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六章 负荆请罪
    在这几天里,听过跟他们两个的闲谈,她已经知道老师跟左丘羽会出现在烈云的原因。

    原来,左丘羽本来是带着左丘辰的贺礼,来恭贺/龙天昱的登基大喜。

    却不想在拜访百里睿的时候,被他抓着一起研究,可以暂时让林梦雅身上的血液失去效用的解药。

    没想到他到处搜索得来的古籍派上了用场,再加上百里睿一直在研究此事,也有所收益。

    可惜那些方子上的药,有些只能在烈云国才能找到。

    所以他们就跟龙天昱求了一道公文,来这里找药来试验。

    而龙天昱也正好顺便告诉了他们,林梦雅就在烈云国的事情。

    他们出发的时间正好是脚前脚后,也是在各种机缘巧合下才能碰到。

    也许是林梦雅命不该绝吧,天时地利人和,她居然都占了个全。

    听到这里,林梦雅除了感谢上苍之外,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靠在椅子上,林梦雅才刚不过走了几步而已,小玉跟白苏就大呼小叫的让她停下来休息。

    更夸张的是,自从她身体能走动了,回到了他们之前住的那个小院后,小玉居然派了个人,搬了一张椅子跟在她的身后,让她好随时随地的休息。

    其实她自己能感觉的出来,宝宝跟她的状况不错,只要不过度操劳就没事了。

    可惜这话,那几个人是听不进去的。

    还有老师跟羽表哥,他们可都是大夫啊,怎么跟着这三个医盲搞事情?

    虽然心里头不服,可她还是得少数服从多数。

    毕竟,那时候的她可是把大家都给吓坏了。

    靠在院子里,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林梦雅闭上双眼,感受着难得的美好。

    “主子,阿秀姑娘说她想要当面来跟您谢罪。”

    白苏磨磨蹭蹭的走过来,说实在的,阿秀已经来了好几次了。可他们都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挡了回去,这一次实在是赶不走她了,白苏他们才勉强同意。

    看了院子外面一眼,一道纤细瘦弱的身影,正站在那里张望着。

    林梦雅点了点头,柔声说道。

    “请她进来吧。”

    她知道阿秀要说什么。

    完颜烈自从打伤她的那天开始,就被小玉给囚禁在城主府的牢狱里。

    阿秀一定是提前知道完颜烈要对自己不利,只是不知道为何,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警告他们。

    甚至按照清狐的猜测,可能是阿秀故意把她引诱出去,然后让完颜烈得手的。

    但林梦雅并不想相信,毕竟,她真的见识过那孩子的美好。

    “林...林姐姐,我听说你有了宝宝,你们都还好么?”

    阿秀跟在白苏的身后,无神的大眼睛,有些惊慌的朝着她所在的方向,拘谨得有些语无伦次。

    “好得很,不劳你挂心。”

    白苏忍不住冷冷的刺道,林梦雅知道白苏是彻底的恼了阿秀,轻咳了一声,叫白苏先停下。

    “林姐姐,我知道你肯定讨厌我了。我也讨厌我自己,我不该那么做的,我不该听了她的话,起了害你的心思。但是我控制不住,他们说,只有你死了,完颜玉跟我才会有机会。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觉得脑袋里,只剩下害你的这个想法了。对不起,林姐姐,我...我该死!”

    可以看得出来,阿秀是真心的难过。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抓住了阿秀的手腕。

    “我能理解,也许是因为你跟小玉一样,都受到了身体里蛊虫的影响吧。”

    林梦雅知道,越是执着的人,疯狂起来也会越发的可怕。

    比如完颜烈,虽然她不知道完颜烈为何对她起了杀心,但据小玉所说,完颜烈已经疯了。

    不管他们用什么刑罚,完颜烈始终翻来覆去的一句话,要杀了她,杀了她才能永绝后患。

    可阿秀却颤抖着反握住了她的手,语气有些急迫。

    “不,我想不仅仅是这样。林姐姐,那些人——我虽不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子,但是我的心蛊见到了他们之后,反应有些特殊。我不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开罪,我说的,是真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却并未开口询问。

    如果说这话是别人说出来的,那倒是有几分可信。

    但阿秀身体里的,可是心蛊。

    心蛊最大的作用,就是能稳定住人心。

    阿秀作为饲主,而且还是个盲人,只怕什么催眠手段,都不会对她起作用。

    只是有些失望而已,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谎话连篇了呢?

    “好了,我家主子还要休息,阿秀小姐还是请回吧。”

    白苏生硬的打断了阿秀的话,不耐烦的把她推到一边。

    后者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林梦雅顺势却抓住了白苏的手,眼神带着几分犹豫,最终化为了一句袒护。

    “你——别这样,她还年轻,可能是冲动了一些。我不怪她,你也不要怪她。”

    她相信缘分。

    如果有一天,她们姐妹相认的时候,她不想让自己,成为她们姐妹之间的一块心病。

    “可是主子,她——”

    林梦雅拍了拍白苏的肩,又转身把阿秀从地上扶了起来,细心的擦拭着她被划破的手掌。

    “如果不是她最后发出的警告,完颜烈的偷袭就会得逞。到时候,我有几条命都不够死的。我相信,阿秀只是一时迷惑了而已,她并不是想要真心的害我,对么?”

    听到林姐姐居然向着自己说话,阿秀又是高兴又是难过。

    高兴的是林姐姐好像还认她这个朋友,难过的是,林姐姐不相信她的话。

    低下头来,抽了抽鼻子。

    这事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是林姐姐。

    也许,真的只是自己推诿的借口吧。

    “我不是故意的,林姐姐,我错了。”

    阿秀的声音低沉得让人心疼,林梦雅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头。

    “没关系,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不过阿秀,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何完颜烈,会临时改变主意,把你给带走了呢?你们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秀碍于眼睛,能听到的消息其实是很有限的。

    她只记得在他们进城的前一晚,有一伙神秘人找到了完颜烈。

    那一晚他们吵得有些激烈,阿秀只听到完颜烈说什么红颜祸水之类的话,其他的,就听不太清楚了。

    不过那一晚过后,完颜烈就遣散了所有的随从,孤身带着她来到了安城。

    才刚一进城,完颜烈带着她来到了齐家藏身。

    至于后来的事情,因为阿秀全程都藏身在齐家的一处地窖内,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不过完颜烈曾经跟她说过,等到风声过了,就把她送到某一处。

    至于送去哪里,不管她怎么问,完颜烈就是不肯说。

    “这倒是奇怪了,看样子他还是想要把你给藏起来。但他为何,要改变主意呢?跟他交谈的人,你还有其他的印象么?”

    阿秀努力的回想,最后才讪讪说道。

    “他们之中有个姑娘,曾经跟我说过几句话。她似乎知道我所有的事情,也知道我...我对玉王子的感情。她说,自己喜欢的就要去争取之类的话。本来我是不太相信的,但那天,我的心蛊竟然被轻易的挑拨了起来。林姐姐,我真的不是在撒谎。那种感觉,就像是着了魔。我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我,就是没办法停下来。”

    阿秀再一次的提及,也让林梦雅抓住了一些事情的重点。

    结合她之前的分析,完颜烈改变主意,应该是在进城以前。

    红颜祸水什么的,说的应该是自己。

    不是她臭美,而是除了这一项外,她根本想不出完颜烈要要她命的理由。

    如果事情真的像阿秀说的那样,那这个神秘的女人,可就有些太邪门了。

    “你说的那个女人,态度是不是居高临下,十分的高傲不客气?”

    听了林梦雅的问话,阿秀却迟疑了一下。

    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不,那应该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态度很温柔,声音也很稚嫩,不过她的话,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会让你不自觉的人听从她。林姐姐,她不会是个妖怪吧?”

    瞧着阿秀一脸害怕的样子,林梦雅忍不住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世上哪有什么妖怪,要是有,也是人扮的。好了,我相信你的话,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古怪,只是现在,我们还没有猜透罢了。你先不要自责,以后等我们找到那个人的时候,你不就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了么?好了,你看你,熬的小脸都瘦了不少。白苏,替我送阿秀回去休息。”

    听了林梦雅的话,阿秀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心中的难过,却是丝毫没有减少。

    不管是不是那个女人的关系,可她终究曾经想要害林姐姐,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愿,她还有那个机会弥补吧。

    送走了白苏跟阿秀,林梦雅继续坐在椅子上晒太阳。

    只是她的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从她踏上烈云的国土开始,她就知道有人想要害她。

    可能迷惑完颜烈跟阿秀的人,她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是谁。

    难道,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烛龙会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