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五章 吉人天相
    神农系统内,随着血液的流逝,林梦雅的生命特征正在逐步的减弱。

    神农系统还是靠着她的体能来维持,如今,她的意识也渐渐滑向了黑暗。

    她知道,一旦到了最后,连神农系统都失去作用的时候,那就是她跟宝宝的死期。

    紧紧的盯着属于宝宝的那部分数据,林梦雅的情绪十分的悲伤低沉。

    她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但她爱这个孩子,逾越自己的性命。

    意识一阵阵的发昏,林梦雅感觉到自己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但看到宝宝的数据还在亮着,她就努力的维持着意识的清醒,只要一点点,只要再坚持一下下,她就多了几分保护自己的宝宝,让宝宝有平平安安降临这个世界的可能。

    所以,宝宝你一定要争气,妈妈也在为了你而努力。

    意识之外,白苏穿着特制的衣服,全身上下就露出一双眼,嘴里头还含着百里睿特制的解药。

    快速的把林梦雅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抱起她苍白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入一只大木桶里。

    木桶内,已经盛满了殷红的药水。

    红色越发显得她分外的惨白,白苏眼一酸,差一点就落下泪来。

    药水自林梦雅入内的那一瞬间开始,就如同开水一般,不停的翻滚。

    “白苏姑娘快出来!”

    外面,左丘羽大声喊道,白苏尽管不舍,可还是深深的看了林梦雅一眼,转身离开。

    随着药水的翻滚,一股子极为浓郁的药香从屋子里散发出来。

    外面的几个人如临大敌,每个人的口鼻上,都带着一块被药水浸湿了的棉布。

    药香越发的浓烈,即便是他们站在外面,都能听到里面药水翻腾的声音。

    尤其是百里睿,精瘦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自从他得知梦雅的体质后,就在抓紧研究这些东西。

    但愿有用,不然的话,只怕半个城的人,都要给这丫头陪葬了。

    勉强的打起精神,百里睿死死的盯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三个小笼子。

    最左边的放了一只小老鼠,中间的放了一只小兔子,则最外面的则装了一只小狗。

    从药香散发开始,百里睿就密切的注视着这三个小动物的反应。

    只要这三个小家伙没事,那人也不会有事。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百里睿紧张得汗珠儿滴落下来还毫不自知。

    终于,最浓郁的药香渐渐的飘散在空中,那三个小家伙却一动不动的躺在笼子里。

    百里睿的心揪了起来,难道,失败了么?

    其余的几个人,心思各异,可神态都是一样的焦急。

    良久,百里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准备把三个小东西拎起来。

    “不!不可能的!姐姐,姐姐怎么会——”

    林中玉极为激动,登时就要往里面闯。

    左丘羽生怕失魂落魄的小玉,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唯有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

    “放开我!我要去看姐姐最后一面!”

    少年的嘶吼带着深浓的悲凉,白苏也默默的落泪,而清狐,则是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完全失去了反应。

    “你冷静点!现在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左丘羽心中一样悲恸,但他必须强打精神。

    “不!”

    林中玉像是被击中的幼兽,瞬间爆发,挣脱开左丘羽的手。

    跌跌撞撞的想要跑进屋子里,却在挣扎间,撞掉了那三个笼子。

    “汪汪,汪汪汪!”

    刚才还瘫在那里,毫无反应的小狗,瞬间跳了起来,精力充沛的叫着。

    所有人都傻了,愣在原地,定定的看着那三个笼子。

    “它...它们!”

    林中玉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百里先生说过,只要这三个小东西可以平安无事,那就代表着,姐姐还有救!

    “快,进去看看!白苏跟我进来,其他人把我之前交代给你们的东西都准备好!”

    百里睿来不及解释,拉着左丘羽的手臂,就蹿入了房间。

    白苏也跟着跑进去,脸蛋上还带着泪痕。

    清狐狠狠的掐了小玉的脸蛋一把,后者傻兮兮的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为何他要对自己下手。

    “疼么?”

    林中玉点了点头,随即看到清狐的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

    “疼就对了!疼就说明这是真的,走,跟我去准备一下!”

    转过身来,林中玉分明看到了清狐脸颊上的泪珠儿。

    揉了揉被捏疼了的脸,到嘴边的质问,却被他给吞了回去。

    看在姐姐面子上,他,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一番折腾,林梦雅总算再次躺在了床上。

    不过此时,她的血已经止住了,只是人看起来还十分的虚弱。

    百里睿跟白苏忙着给她灌药,上药,直到第二天清晨,林梦雅不断流失的体温,才有了稍稍回暖的迹象。

    几个人都巴在林梦雅的床前,连呼吸都带着几分紧张。

    终于,床上的女子睫毛轻轻的颤动,那双紧闭了一天一夜的眸子,也终于轻轻的睁开。

    “醒了!醒了!”

    白苏喜极而泣,但她声音却轻柔得很,生怕惊动了床上的人。

    “好疼啊...”

    终于再次回到现世,林梦雅却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似的。

    浑身没有半分力气,就连眨眼,都带着几分困难。

    环顾四周,看到一双双熬的通红的眼睛,林梦雅的心中,也终于踏实了下来。

    “姐姐,你好点了么?”

    小玉趴在林梦雅的面前,一张小脸带着十足十的惊慌。

    “嗯,宝宝没事,我也没事。”

    其实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林梦雅的脑海里,想起的却是那个远在大晋皇宫里的人。

    因为神农系统的关系,他们之间的一点一滴一分一秒,她都不曾忘记。

    在她万籁俱灰之际,是他们之间的回忆,强撑着她的最后一点微末的意识。

    她不能死,她还有孩子要养,还有男人要爱,还有家人朋友要去保护。

    一股子坚强的信念,促使她迟迟不肯泯灭最后一点的清醒。

    终于,她的身体特征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而大概是由于她的坚持,宝宝持续下降的数据也都渐渐的有了小幅度的回升。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梦雅只觉得自己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

    当系统再次提示她警报可以解除的时候,林梦雅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围在她身边的家人。

    活着,真好。

    “好了,你们就不要吵她了。梦雅需要休息,你们都给我出去。”

    百里睿终于放下了一颗心,压过新药实验成功的喜悦的是,自己所钟爱的学生,已经确定平安无事。

    可几个人就像是生了根似的,怎么说也不走。

    最后,还是林梦雅轻柔的劝说着他们三个,这才让他们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只会尽管如此,清狐他们三人,还是选择了离这屋子不远的房间睡觉。

    好在这一处医馆倒是规模不小,那老大夫也被林中玉的手下塞了不少的银子,这才任由他们折腾。

    不过让这位一辈子都钻研医术的人最震惊的,还是那位中年先生跟那个年轻人卓越的医术。

    有些事情,只怕他这辈子,都赶超不上的了。

    “丫头,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撵走了清狐他们三个,百里睿抓起林梦雅的手腕,柔声问道。

    艰难的睁开眼睛,神农系统运转之间,把她身体的状况,给检查了个透彻。

    “身体失血过多所以很虚弱,内伤很严重需要耐心调养。不过,我身体的状况有点怪。我目前最严重的问题是,解药过剩。”

    林梦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目前的身体状况。

    之前她的身体是个流动的大毒库,对别人是剧毒,但是对她,却是维持生命必须的物质。

    如今她好像是吃了太多可以抵抗自己身体内毒性的解药,虽然理论上说,她身上的毒是无药可解的。

    但解药进来,总是需要一个中和的时间。

    现在,她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不过只要给她充分的时间,毒药就会渐渐蚕食掉所有的解药成分,到时候,她的身体至少会恢复到七成。

    “这倒是不着急,你身子弱,自然也就扛不住这些药。这方子,是我和丘羽,翻遍了临天国的古籍才找到的方子。本来,我是想拿过来给你试用一下,好在你生产的时候用的。没想到...看来一切都是天意,这东西第一次用,就能救了你跟孩子一命,也算是你福泽深厚。”

    林梦雅虚弱的笑了笑,只是跟老师说了这么一会话,她就觉得自己仿佛是跑了一个全程马拉松。

    闭上双眼,她终于沉入甜美的梦乡,这个梦,再也不会有恐惧与悲伤。

    尽管,特殊的体质差一点要了林梦雅跟宝宝的小命,好在老天爷待她不薄,才短短五日,在百里睿跟左丘羽的精心调养下,她的身体已经好了大半。

    之前她就有心脉受损的这个毛病,如今那二人更是细心照顾,内伤也化解了不少。

    主要还是肚子里的宝宝争气,尽管受到了重创,可还是结结实实的。但林梦雅却很担心,生怕宝宝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

    这一点,百里睿跟左丘羽也没办法,只能让林梦雅静养,然后研制了不少的保胎药给她喝。

    又耽误了三五日,林梦雅这才被允许随意行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