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四章 偷袭受伤
    小玉最终还是只能点了点头,现在清狐跟白苏都倒下了,也唯有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吩咐左右一定要细心照顾后,这才恋恋不舍的放了她们两个出门。

    阿秀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林梦雅也不好开口,只能揽着她的肩,两个人往院子外面走去。

    刚让阿秀上了马车,林梦雅就发现了不远处,一道身影正缓缓朝着他们走来。

    “是...是烈王爷!”

    她身边有眼尖的人,一下子就看出了远处的身影,是那个带着阿秀失踪了许久的完颜烈。

    可还没等他们迎上去,就听到车厢里头,突然传来一道惊恐不已的声音。

    “林姐姐快跑!完颜烈要杀你!”

    众人因为这句话都迟疑了片刻,就在这个当口,疑似完颜烈的身影却暴射过来。

    周围的侍卫们下意识的挡在林梦雅的面前,而林梦雅只不过是稍微迟钝了一下后,就立刻转身往府内跑去。

    几声闷哼从身后响起,林梦雅听到有人倒地的声音。

    那人的速度太快,她自从有了身孕以后,人也不似从前灵敏。

    林梦雅只来得及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后背就被人重重的击上了一掌。

    一股大力从背心的深处急速蔓延开来,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似乎被拍散了一般的疼着,可她还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护住了孩子。

    “噗——”

    喉咙一甜,她喷出了一股鲜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可她还是努力的弓起自己的身体。

    “姐姐——”

    耳畔传来小玉的嘶吼,而林梦雅终于用尽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意识渐渐飘远,可她心头,却紧紧的牵挂着自己肚子里的宝宝。

    意识,再度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这一次林梦雅的情绪却是充满着焦躁与不安,眼看着神农系统的各项身体指标,都在疯狂闪烁着警报的信号,林梦雅的心跟着颤抖。

    宝宝!她的宝宝!

    林梦雅紧紧的盯着属于宝宝的实时监控信息,眼睁睁的看着宝宝的生命力在一点点的减弱,而她却无能无力,第一次,林梦雅感受到了如同深渊般的绝望。

    “你这个庸医!若是她好不了,我就杀了你!”

    安城的一间医馆内,林中玉看着面如纸色的姐姐,不停的渗出鲜血来,早已经暴躁得如同一只受伤的狮子。

    “林中玉,你给我冷静点!”

    白苏强撑着身子,冷冷的吼了小玉一声,可同时,她却也红了眼眶。

    “大夫,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家主子跟她肚子的孩子!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求你能够救活她!”

    林中玉抿紧了唇,一拳捶在了墙壁上。

    他永远也忘不了,当他听到外面的动静,急急的跑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姐姐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

    而浑身沾满了鲜血的完颜烈,则正想再下杀手。

    目眦欲裂的他,不管不顾的抽出腰间的长剑,削掉了完颜烈的手掌。

    在完颜烈癫狂的咆哮声中,顾不得差一点就要被王蛊反攻的危险,救下了已经昏过去的姐姐。

    随后,他就抱着姐姐,把她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馆。

    却不想那庸医说姐姐的情况太过危险,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怕是要保不住的了。

    “姑娘,不是老朽不救她,而是这姑娘伤了心脉。再加上孕体本就孱弱,能保住便是不错的了。而且,这姑娘根本就近不得身,老朽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啊。你们还是快些想办法吧,不然这样下去只怕会一尸两命。”

    那老大夫也是有苦说不出,想他行医数十载,见过的病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但像是这姑娘的情况的,却是半个都没有。

    眼看着这姑娘血流如注,但是他刚刚不过是靠近把了把脉,就差一点把老命交代到这里。

    若不是那个叫清狐的年轻人,及时的给自己喂下了一颗他从未见过的解药,他只怕要被这姑娘身上所带的毒给毒死了。

    这姑娘周身之处根本不能靠近,要不是清狐先生取来一袋药粉,不停的盖在那姑娘的血上,只怕周围的人都要跟着遭殃。

    “庸医!都是庸医!”

    林中玉眼珠通红,可清狐却往他的手中塞了药粉,示意他去覆盖新的一层,顺便再给林梦雅喂上一片参片来吊着一口气。

    抹了抹眼睛,林中玉只能照办。

    现在除了他之外,再也没人能暂时抵抗住姐姐血里带来的剧毒。

    忍不住拿着布巾擦了擦姐姐嘴角的血,不过是多停留了一阵子,就感觉到胸口处传来的剧痛。

    “小玉,快回来!”

    清狐眉头一皱,立刻跳了进去,捞起小玉头也不回的冲了出来。

    “清狐哥,如果...如果姐姐没了...不!我们得救她跟宝宝才行啊!”

    林中玉从未感觉过如此巨大而深刻的恐慌,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姐的血,一点点的从她的身体流出来,带走她跟宝宝的生命力。

    人世间最大的酷刑也莫过如此了吧?他只觉得一把刀子,正在血淋淋的割开他的心,翻来覆去的凌迟着他。

    清狐抿紧的薄唇勾出一抹决绝的弧度,放下了林中玉后,深深的看了林梦雅一眼。

    “你们在这里看好她,我去想办法!”

    转身要走,可白苏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知道你这一去,可能会没命么?如果主子因此而获救,她一定也会自责的!”

    白苏知道,清狐所说的办法,就是去求烛龙会的那些家伙们。

    但她同时也明白得很,这一去,只怕清狐再也回不来了。

    “白苏,让开!”

    清狐却丝毫不领情面,而白苏挡住他的身形,也不再那么坚定。

    因为,她也想让主子跟她肚子里的小主子活着啊!

    “我跟你一起去!小玉,主子就拜托给你了。”

    清狐皱了皱眉头,伸手拨开了白苏。

    “你去凑什么热闹,好好看着她,不要让任何人再伤了她。”

    既然打定了注意要牺牲自己,清狐也不再啰嗦。

    强忍着想要回头再看她一眼的**,可他却不敢回头,只怕自己再看她一眼,就会忍不住发狂。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清狐走到了门口,可还没等他踏出医馆的大门,一道身影,便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要上哪去?”

    面前的男子面如冠玉,英俊儒雅,一身翠绿的长衫,挺拔如竹。

    清狐却是迟疑了一瞬,随后眼中升起了几分狂喜。

    “左丘羽!快,你快去看看梦雅,她受伤了!”

    扯着那家伙的袖子就把他给拽到了内室的门口,可左丘羽却只是脸色一变,生生的在门前站定。

    “这屋子里的,是我那小表妹么?”

    其他的几个人都急的跳墙了,立刻猛点头。

    可左丘羽却露出了一抹苦笑来,轻轻的挣脱开了清狐的手。

    “你们还真是抬举我了,不过,我倒是带来了一个人,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门外,立刻有一道清瘦的身影,健步如飞的蹿了进来。

    “我的乖学生呢?哪个庸医说治不了的,老夫一定扇他几个耳光!”

    众人的眼前一亮,只见名震天下的毒圣百里睿,正一脸担忧的往里面冲。

    “嗳,这位同行。那屋子里的姑娘身上可是带着奇毒,你莫要因为逞一时之能,白白的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那位在安城里颇受爱戴的大夫不爱听了,不过出于道义,他还是出来阻拦了一下。

    可是这位嚣张的同行非但不领他的情,还一下子就甩开了他的手。

    “哼,老夫的学生,岂是你这种庸医能调理的。左丘羽,你跟我一同去。让这个庸医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国手!”

    眼看着人家不领情,这位被三番几次称为庸医的人也气得甩手不理这几个疯子了。

    刚想要甩手离开,却猛然意识到,这里可是他的医馆。

    不甘心的站在门外,心头泛着冷笑,反正一会儿这两个人一定会跟他一样,被剧毒所挫败。

    可没想到,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只见那个长相儒雅清秀的年轻人里里外外的忙着拿药煎药,屋子里那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医师,却半步都没踏出来。

    心头不由得把那一抹看好戏的心情压下来,这一次,只怕是遇到了真正的高手。

    清狐,小玉还有白苏三人,如同脚底生根一般,牢牢的霸着门口的位置。

    不错眼珠的,盯着在林梦雅的床前,忙前忙后的两个人。

    尽管他们相信百里睿跟左丘羽的医术,但看到他们两个人也是一脸的凝重后,心也不由得空悬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林梦雅的血渐渐止住了。只是呼吸还是如同从前一般的微弱,脸色依旧苍白。

    百里睿抹了一把汗,跟左丘羽对视了一眼后,这才起身两个人一同走出来。

    “这丫头身上的伤已经暂时稳定住了,但是她失血过多,只怕暂时醒不过来。白苏姑娘,你去跟邱羽一同配置药水。小玉跟清狐,你们两个去街面上采购这些最好的药材。能不能救回梦雅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看你们的了。”

    随后,百里睿拿出一张药方来,四个人立刻飞奔着去做事。

    百里睿的眼神幽幽飘向远方,既然老天爷让他们在此时赶到,那就不要残忍的收走这两个孩子的生命了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