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二章 诱敌之法
    “没事,我还好。”

    已经将近有五个月身孕的林梦雅还是很灵活,她的肚子并不像是普通孕妇那样凸起来很大。

    只要穿一点稍微宽松点的衣服,就可以轻易的遮挡。

    况且知道她有身孕的人不多,而这些都主张她还是低调处理此事的好。

    从马车上走下来,林梦雅环顾四周。

    这里就是之前,王上跟完颜烈商议好,送阿秀来的地方。

    城池的规模不算小,人来人往的看起来很繁华。

    如果想要在这里藏个个把人,的确不容易找出来。

    而她面前的那个民居又十分的不起眼,从外面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里就是之前选中的地点,只是在这里接应的人,始终没有看到阿秀跟烈叔的踪迹。可城门口接应的人却说,确确实实看到他们进来了。这人,总不可能凭空就消失了吧?”

    这也是小玉怎么想都想不通一点,林梦雅点了点头,视线仔仔细细的观察者周围的环境。

    这一带应该是城内的居民区,从周围的建筑风格跟新旧程度来看,能来这里居住的,一般都是一些小官小吏,亦或是家里条件富足的老百姓。

    一般这样的地方,不会特别乱,治安环境也算是不错。

    这条巷子也算是宽敞明亮,前后都接着热闹非凡的大街,颇有点大隐隐于世的感觉。

    抬脚迈入了她面前的门,二进的院子倒也算得上是宽敞明亮。

    而且这里的装饰跟外面的朴素不同,该有的都有,且考虑到阿秀的身份,用的都是市面上最好的东西。

    院子里,五个仆人颤巍巍的跪在那里,显然是害怕这群贵人们会把罪责都怪到他们的身上。

    林梦雅一一的打量过后,感觉这五个人倒是没什么异常之处。

    “客人,真的没来过么?”

    见中间那位美丽的女子开口,几个人中的管事的中年男子,立刻回禀道。

    “回贵人的话,那两位贵客的确是没有上门。小的一大早就出去等着了,连贵客的人影都没见到。”

    秀眉微微凝起,视线看向了四周。

    从城门口到这个宅子,即便是用走的,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完颜烈跟阿秀进城的时候还是一切正常,这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挥了挥手,让那吓坏了的五个人退下。

    小玉立刻搀扶着林梦雅坐在正厅的椅子上,白苏奉上了一杯用果子熬制的果子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的身上。

    “从王城到这里要多久?”

    若有所思的林梦雅随便提出问题,一直等候在侧的小玉立刻回答。

    “如果是骑马的话,大概是需要一天半的时间,如果是坐马车的话,那至少是需要两天的了。而且这里并不是出入王城的必经之路,所以——”

    小玉的话林梦雅听得很明白,她也知道,如果完颜烈事先就要把阿秀带走的话,只怕他没有必要来这里。

    只要在路上一拐,就可以把阿秀带走。

    但他还是按照原计划,把阿秀带来了这里。

    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就在进城之前,也许完颜烈还没有改变主意。

    可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内,是什么让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呢?

    “你的人有顺着这条路追出去过么?你们跟完颜烈之间,应该有约定好的地点跟暗线吧?这些人,完颜烈也没有用过么?”

    小玉摇了摇头,清秀的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

    如果完颜烈有联系过的话,他也就不用这么着急了。

    林梦雅放下手中的茶杯,大脑却是在迅速的运转。

    都说雁过留痕,以完颜烈的身份地位,他所留的痕迹哪怕是经过精心的掩盖后,只怕会遗留的更多。

    何况从之前的行为来看,林梦雅觉得完颜烈并不像是早有图谋。

    既然如此,如果想要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的话,有很大的可能是,完颜烈跟阿秀,很可能还藏身在这个城池内。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对于她来说,反倒是好办多了。

    “派人暗中寻找吧,也许阿秀跟完颜烈还没走。”

    小玉闻言却迟疑了一下,方才苦笑着说道。

    “我跟父上也想过,但我们已经暗中在城内搜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见过他们的踪迹。”

    林梦雅却笑了笑,温柔的看向了小玉。

    “你们熟悉完颜烈,完颜烈又何尝不熟悉你们。你想想看,他现在手头上,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一旦跟他之前的下属联系,就会被你们察觉。而且我觉得,他像是临时起意。既是如此,哪怕是他的心腹,怕是也来不及反应。而之后,你们察觉到人不见了,第一想到的,就是监控他的心腹。所以如果我是完颜烈的话,我也会选择就在这里停留。但同时,他也知道你们会如此搜查。既然如此,想要躲过你们,不是太容易了么?”

    林梦雅知道灯下黑的道理,而完颜烈也是玩弄权谋的大行家。

    想要躲过王上的搜查,对于完颜烈来说,轻而易举。

    “理的确是这个理,但就像是姐姐所说的那样,我跟父上的方式烈叔都太熟悉了。那...那我们要如何做,才能不惊动烈叔呢?”

    林梦雅却笑了,且笑容有些坏坏的,就像是每一次,她想要搞事之前的恶魔之笑一样。

    “这个简单,你附耳过来。”

    小玉将信将疑的把脑袋伸了过去,林梦雅低声在他的耳边讲了几句话后,后者脸上立刻露出了别样的光彩。

    “姐姐,这成么?”

    小玉虽然已经尽力了不少的事情,但根本上,还是个清纯无辜的小少年,比不得林梦雅这样的已婚妇女来的豪放。

    后者递了一个包在她身上的眼神后,老神在在的靠在椅子上。

    “放心,你姐姐我出马,没有不成的事儿。你就按照我说的做,我包管完颜烈察觉不出来。”

    小玉最终还是比较信得过林梦雅,咬了咬牙后,带着人匆匆离开。

    林梦雅好整以暇的瘫在椅子里,这几天,她就等着看好戏吧。

    作为王城附近的第一大城池,安城最近有些人心惶惶。

    特别是一些有黄花大闺女的人家,更是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原因就是,安城出了个采花大盗。

    说起这采花大盗,那可是安城的一大祸害。

    据说是从别的地方流窜过来的,身上拥有多个郡县的通缉令。

    此人武功高超,但是手段极其恶劣。

    虽然那采花大盗并没有祸害哪家的大闺女,但是他有一个特殊的癖好,偷人家姑娘的贴身衣物。

    偷完了以后,还会在绣工,布料上加以品论。

    最气人的是,他会把这些自己的偏好都写到那件衣物上,然后悬挂在人家正厅的房梁上。

    至于评判的标准,是从一颗星到五颗星不同。

    至今为止,最高的就是城主大人家的四小姐,不管是材质还是做工上面,都得了四颗半的高分段。

    据说那位四小姐看到自己肚兜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气得哭了一场,且原因,居然是那淫贼没给她五颗星的满分。

    不过虽然如此,安城却是一片风声鹤唳。

    但凡是家里头有点余钱的,都会请几个有武功的人来护院。

    没钱的家里头,当然是父兄来承担此责。至于没钱又没父兄的,官府迫于无奈,开辟了一处大屋,把这些女孩们集中起来,由官府的人来看护。

    即便是如此,那采花大盗却是频频得手,安城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啧,丫头,我说这样无聊的事情,你还要我做多久啊?”

    安城的一处不起眼的民居内,清狐看着面前的女子肚兜,眼里充满了无奈。

    没错,他们就是让安城大乱的元凶。

    但每次出入女子闺房的都是乔装打扮过后的白苏,而挂在人家堂屋这样的事情,都是清狐来办的。

    而负责评分的人,当然是林梦雅亲自来的了。

    “快了,就这几天吧。”

    她也不想继续闹下去了,其实那些被盗的家里头的姑娘们,都知道所谓的采花大盗是个女子。

    但女人的心思就是这样奇怪,第一个出这个事的,是他们安排好的人家。

    可自从听说会有人打分后,从第二个人家开始,那姑娘竟然就有些默许了的态度。

    别看他们的父兄叫嚷得厉害,实际上,有好些不拘小节的姑娘们,甚至都偷偷的把自己最好的肚兜挂在窗户上,就等着采花贼来偷,顺便看看自己的评分呢。

    当然,这事只有他们跟那些姑娘们知道,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玩的就是一个默契。

    不过林梦雅再次为烈云的姑娘们的奔放而感到咋舌,这要是放在大晋,只怕飞出几条人命不可。

    用其中一个姑娘的话说,谁的评分高,就代表谁的手艺更好。

    这样以后嫁人了,也好有个凭证。

    瞧着这种事情硬生生的被姑娘给变成了以后出嫁炫耀的资本,这个结果,就连林梦雅也是始料未及的。

    “你觉得,完颜烈真的会出现么?那老家伙可不简单,咱们这么做,万一要是逼不出来他,可也会打草惊蛇的。”

    对于这种事情,清狐虽然无感,却还是不免觉得是在浪费时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