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章 小玉危机
    “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离开!你是我的,是我的!”

    小玉的情绪变得更加激动,林梦雅眼看着他那头乌黑的长发,瞬间变成了浓烈而妖艳的紫色。

    那些跟随在小玉身后的随从们,突然间后撤了几步,纷纷跪倒在地,不停的叩拜。

    林梦雅顾不得其他,反手抱住了小玉的腰,用力的喊着他的名字。

    “小玉!小玉!你冷静点,姐姐在这里,我在这里!”

    那围在自己腰间的手越来越紧,紧到林梦雅似乎觉得自己要被他懒腰截断了。

    但她还是没舍得放手,因为小玉的情况,很明显透着几分诡异。

    “丫头,这小子怎么了?”

    清狐眉头微皱,看着林中玉的眼神中,也充满了警惕。

    但林梦雅却艰难的摇了摇,一双手不停的安抚着小玉的背。

    狂躁的少年渐渐的平静了下来,那双黑色的眼眸里,也渐渐的找回了属于自己的清明。

    “姐...姐姐...”

    干涩的开口,少年的语气里,带着丝丝的愧疚。

    “没事了,没事。小玉,别怕,姐姐在这里。”

    林梦雅心头五味陈杂,即便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小玉的状况很明显带着几分诡异。

    眸光扫过跪在他身后的那群人,看来,她走了以后,还真是发生了不少事。

    “我是来接你的,姐姐很抱歉让你担心了。”

    觉察到自己正紧紧的抱着姐姐的纤腰,小玉俊脸一红,立刻松开了手。

    看着他下意识的想要躲开,林梦雅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

    “没什么的,正好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走吧,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下来,但除了他们这一群人之外,那些小玉的手下们的眼神,却都带着敬畏的神色,看向林梦雅。

    只是即便小玉现在看似已经恢复了正常,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抬眼看他。

    “好,我们走吧。”

    轻轻的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可还是没成功。

    小玉眉心带着几分忧郁,领着他们一行人到了之前他落脚的大院。

    里面的布置也只是寻常农家的样子,但此时里里外外站着的,可都是未来的栋梁之才。

    林梦雅把清狐他们都留在了外面,只跟小玉两个人,进了内室里。

    “好了,这里没有外人,只有咱们姐弟两个。小玉,你能不能告诉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由始自终,林梦雅都没有松开小玉的手。

    这孩子总是懂事得让他心疼,她多想小玉可以像墨言一样的撒撒娇,可这孩子,只会把一切都藏在心里,只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哪怕是用他的眼泪堆积。

    “我...我没事。姐姐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么?”

    小玉依旧是记忆中,最让她心疼的笑脸。

    拉着他的手,林梦雅坐在了暖炕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后,才把小玉的手,轻轻的扣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这里,已经有了一个比你还小的小娃娃。以后,你就要当小舅舅了。所以,你必须要好好的,不然这娃娃出来了,少了你的疼爱可怎么办?”

    小玉一脸的震惊,随后眼神里溢出一抹狂喜。

    手不由自主的轻轻摩挲着姐姐的肚子,那是他最喜欢的人的宝宝,不知为何,他的眼中,有泪落下。

    “这里面,真的已经有了一个娃娃了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把手覆在他的手上。

    “是啊,虽然我还不知道这娃娃是男是女,但有一点我知道,等到这娃娃出来以后,你一定是宝宝最喜欢的小舅舅,对么?”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自己肚子里的宝宝,有一种特殊的魔力。

    如果说她的使命是破坏,破坏掉一切宿命,一切的束缚。

    那么她肚子里的宝宝,则带给人的,是救赎,一种新生命的希望。

    “对!我一定会好好的疼爱宝宝,比任何人,都要疼爱他。姐姐,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小玉蹲在林梦雅的面前,一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单纯的渴望。

    林梦雅只觉得一阵阵的心酸,看着那孩子,把头枕在自己的膝上,脸贴在了她的肚子上,似乎在感受着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好,这一次,不管姐姐去哪都带着你。什么国君,咱们不稀罕。小玉,你告诉姐姐,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头发,为什么会——”

    抚摸着他柔顺的发丝,只是那妖艳的紫色,却给人一种不祥之感。

    小玉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但他还是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本来,我跟阿秀在万蛊池内,很顺利的得到了王蛊。因为有你给我的东西,我也很快的就把王蛊制服了。只是没想到,那东西竟然那么厉害。我从万蛊池回来以后,就发现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身体会出现一些诡异的花纹。到了后来,我就时常精神恍惚。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发现眼前,都是死尸。”

    哪怕是到了现在,小玉的声音还是颤抖着的。

    林梦雅可以理解那孩子的恐慌,心疼之余,她更加想知道原因。

    “后来,是舅舅帮我治疗才发现。我太急迫了,所以没有完全的收服王蛊。所以,它会让我性情大变,也会让我变得越发冷酷嗜血。姐姐,我不想变成无情无泪的怪物。姐姐,你帮帮我。”

    看着小玉无助的流着眼泪,林梦雅知道,事情有些严重。

    “别着急,姐姐一定会帮你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那么急切的掌握王蛊么?只要你把它带出来话就可以,只要有姐姐的血在,它拿你是没办法的。”

    小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烈叔说,过不久烈云会有大事发生,如果我不尽快的收服王蛊的话,只怕会生祸端,所以我才...”

    又是完颜烈?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那阿秀呢?当初我把你们都送入万蛊池,可不是单纯的为了让你们谈情说爱的。阿秀身上的心蛊,正好可以克制王蛊给你带来的弊端。”

    王蛊存在了太久的岁月,所以之前,林梦雅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的。

    如果小玉能完全收服最好,而一旦他强行收服的话,心蛊恰好可以克制这些后遗症。

    小玉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犹豫,最后才小小声的说道。

    “阿秀被烈叔带走了,他说,阿秀是个盲人,不能做我的正妻。但一定不能失去东方家的支持。”

    小玉越说越小声,因为林梦雅的眼神里,已经带着些许的不满了。

    小玉怕她生气,连忙解释。

    “不过,烈叔一定不会为难她的。何况东方家现在,跟父王的关系良好,阿秀现在应该平安无事。”

    偷偷的用眼神看着她,林梦雅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你呀!”

    轻轻的戳了戳小玉的额头,看到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林梦雅又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但小玉的这种行为,已经超出了她的底限,她不能因为这孩子是自己的弟弟,就可以任由他去伤害别人。

    “小玉,你可以不喜欢她,也可以拒绝她,但是你不能糟蹋一个女孩子的心意。我知道,在他们的眼中,互相利用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我希望你,不要去利用一个女孩子的真心。这事也怪我,是我没有给你做一个好表率。阿秀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让完颜烈把人交给我。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我也希望你跟她说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再也不参与了。”

    之前她是抱着把两个人送作堆的心态,觉得只要让他们独处,就一定会生出一些情义俩。

    可现在来看,却是她做错了。

    “烈叔,也失踪了。现在,没有人知道阿秀的下落,姐姐,我是不是做错了?”

    看着小玉小心翼翼的样子,林梦雅最终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失踪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就在我第一次发病的时候,烈叔就带着阿秀消失了。父上本来是知道阿秀藏匿的地点的,后来发现烈叔并没有带阿秀去那里。为了不惊动东方家,我们瞒住了这个消息,已经派人去暗中寻找了。”

    在姐姐的面前,不管小玉变成什么样子,终究还是林梦雅最最熟悉的那个乖巧的小家伙。

    眉头微微蹙起,林梦雅预感到完颜烈跟阿秀的失踪,绝对不简单。

    “你被王蛊影响的事情,都有谁知道?”

    刚才的情况她也看得清清楚楚了,如果不是她在场的话,只怕小玉又会再次暴走。

    而从那些手下人的反应来看,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玉笑得有些酸涩,嘴角的苦笑,也是越发鲜明。

    “父上说此事不能被太多人知晓,不然会对我不利。所以除了我们的心腹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我的具体情况。在他们看来,我只是性情大变,变得冷血嗜杀了而已。”

    事情只怕没有小玉说的那么简单,一国的继承人居然变成了残忍嗜血的怪物,这对于小玉的名声,几乎是致命的打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