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九章 再回烈云
    “这...这如何是好!三哥,此事不仅事关盼儿,还关系到三嫂。要是我不去亲自盯着,我只怕不放心!”

    龙轻寒已经急的方寸大乱,自家事自家知。

    盼儿看似聪明厉害,实则心思单纯善良,在他的保护下倒是无妨。可三嫂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就连他都不敢想象。

    如果盼儿真的出了什么事——

    只是想一想,他就觉得入赘冰窖,心头泛起针扎般的痛楚。

    “轻寒,此事交由我来处理。你速速回去,安顿好府里头的一切,切记不要让任何人得知你那位夫人不在京中的消息。”

    现在时局才刚稳定下来,一旦出了什么乱子,只怕会再生事端。

    墨言被掳走,太上皇神秘消失,如今顾盼又留书出走。

    接下来的日子,就连龙天昱,都不免觉得有些棘手。

    对京都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的林梦雅,如今也终于重新上路。

    跟自己以前的兄弟依依惜别后,常虎带着自己的三个兄弟,还有一千多系那个药出去闯荡天下的弟兄,跟随着林梦雅,一起往烈云走去。

    山中再也没有别人阻挡,但危险依旧存在。

    林梦雅端坐在马车内,身边是白苏跟清狐的贴身保护。

    “那几十个弓箭手就散落在山中,要除掉么?”

    那些人其实都是隐藏的高手,但清狐的武功奇高,这些人的隐藏在他的眼中,就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两样。

    但想要完全狙击他们,只怕难度不小。

    “找个合适的地方,把他们都处理掉吧。再过几天就该出山了,免得生事端。”

    林梦雅微闭双眼,脸色显得有些疲惫。

    自打有了宝宝以后,她就特别容易累。虽然她不喜欢杀戮,但那些人像是饿狼一般,随时随地的想要她跟宝宝的命,那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好。”

    简短的一个字后,清狐带着冷笑跳下了马车。

    林间杀戮再起,不过林梦雅却不会回头看一眼。

    那些人,只能怪他们自己时运不济。

    外有清狐内有石不破,想要坑杀掉那些人,只怕费不了多少的事情。

    经过上次的事件后,他们带出来的那五百人的队伍,终于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幸好他们早已经有所觉悟,所以并未出现一个逃兵。

    在生死的磨砺间,能最终存活下来的,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他们也渐渐理解了堂主的意思,人心变得更加的沉稳跟凝练。

    这一次,他们就是来跟仇家拼杀的。

    一连几天,林梦雅都没有看到清狐跟石不破的身影。

    终于,山路的尽头出现在她眼中,林梦雅被人扶着从马车里头晕脑胀的出来,心头总算是放下了一丝重担。

    “所有的尾巴都已经处理完了,可以放心了。”

    清狐跟石不破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林梦雅的身侧。

    尽管味道很淡,可林梦雅还是嗅到了清狐身上飘来的血腥味。

    点了点头,林梦雅的目光延伸向远方。

    “走吧,跟那些人汇合。”

    车队静悄悄的离开五雄山,尽管罗刹寨已经被夷为平地,其他的四个山寨也早已经名存实亡,但所幸有五雄山的阻挡,倒是没把消息传的人尽皆知。

    不过即便是知道了也无妨,多亏了夏宾的*,即便是有人发现了异常,也不过是以为山匪之间的内讧罢了。

    翻过五雄山,就进入了烈云国的国境。

    明明只有一山之隔,但这边的烈云,却已经是绿草如丝,一派盛春的景象了。

    “离我们商定的地点,还有多远?”

    跟烈云那边联系,一向都是由清狐来负责的。

    后者拿出一份地图,仔仔细细的研究过后,才抬头回答。

    “大约明天晌午就能到,我们比约定时间迟了三天。那边应该还在等着,没发生什么意外。只是——小玉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应,我怕,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也是林梦雅现在最担心的问题,按照他们的计划,当小玉能够完全控制王蛊的时候,只怕连辛家都不能拿他怎么样。

    到时候,不管小玉是不是要继承烈云国主的位置,都算是有了自保的能力。

    只是辛家跟其他的势力,是绝不可能放任小玉离开。

    但诡异的是,他们安插在烈云的探子来报,小玉现在已经平安的回到了王城,并且烈云国内,各部分势力相安无事。

    更让她忧心忡忡的是,小玉居然没有再跟她联络过。

    至少,以小玉的性子,他一定会跟自己报个平安的。

    为何现在,却半点消息都未曾传来呢?

    林梦雅日夜忧心,唯恐小玉会有什么损伤。

    “我们先去王城看一看,再说,无论如何,我们得先去皇宫。按照地图上的指使,仙城的入口就在烈云国的皇宫下面。虽然我们不知道没有钥匙,能不能打开大门,但至少不会让任何人,抢占了先机。”

    众人都跟她是一样的意见,但对于仙城的入口居然在烈云的皇宫,大家倒是觉得有些意外。

    也不知道烈云国的先人是如何想的,也不怕这群人闹红了眼,直接把皇宫给掀翻了。

    揉了揉眉心,自从进入烈云境内,她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马车很快就到了约定的地点,这里是烈云国边陲上的一个小小村落。

    地方不大,人也不多,但却是烈云国的国君,颇为重视的地方。

    从他们进村起,那些村民们就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计,颇有默契的分散于四周。

    按照清狐的说法,这里是一处秘密通道,一个隐瞒住国内所有的势力,专属于烈云过国君一个人的通道。

    “这里,怎么这么奇怪。”

    石不破也坐在马车内,好奇的向外面张望。

    “这些人都是高手,当然不是普通的村落。”

    许山的眼力比石不破要毒辣得多,但远远没有他的细心。

    “我不是说他们的武功,我是说——他们似乎很畏惧我们。即便我们人多一些,也不应该会如此吧。”

    冲着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翻了个白眼,石不破小声的嘟囔着。

    林梦雅也跟石不破一样,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怪异。

    他们明明都已经走到了村子的中央了,那些人除了自发的去外面警戒外,并未有一人主动上前,与他们沟通。

    奇怪了,他们明明没有走错,怎么接应的人,迟迟不出现呢?

    “来了来了!”

    一直在外张望的石不破眼尖的发现了冲着他们走来的一行人,林梦雅循声望去,只见村子最大的一个院落里面,五六个打扮各异的男子,从里面疾步走出。

    忙命人停下,白苏扶着林梦雅下了马车。

    可还没等她站稳,便被一个人,狠狠的拥在了怀中。

    “放肆!玉...玉少爷!”

    白苏刚想要呵斥,便撞入了一双冰冷的黑眸中。

    生生的打了一个激灵,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面前这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纤瘦男子,居然是他们这几天常常提到的林中玉!

    “小玉?真的是你么?”

    有些不太习惯被人这样紧紧拥抱的林梦雅,闻言立刻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俊脸。

    一时间,兴奋取代了不安,她拉着林中玉的手,笑得甜美灿烂。

    “是我。”

    少年比她走之前似乎又高了不少,从前他们两个还可以勉强持平,但现在,小玉却明显的比她高了半头。

    灰白色的头发已经再次恢复了墨色,渐渐长开的五官,已经隐隐有了极为艳丽的模样。

    只是少年的唇色过于苍白,整个人的气质,有些阴郁,连声音都低沉了不少,让林梦雅有些陌生。

    “你这孩子,怎么出来了也不知道给我报个平安。害大家担心了那么久,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不自觉的躲避着小玉的目光,一直把他当做自己亲生弟弟一般疼爱的林梦雅,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压迫感。

    这小子,似乎跟大半年前有些不同了。

    小玉的手却死死的困住了她的纤腰,眼神之中拼死隐忍着喷薄的情绪。

    “你还在担心我么?在你抛弃了我之后,还会这样担心我么?”

    少年的声音很轻,轻得林梦雅差一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一样的笑容,一样的熟悉,但他语气里,那刀割一般的冰冷,却让她觉得尤为陌生。

    “小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姐姐没有——”

    “没有抛弃我?还是你没有趁着我陷入危险当中就离开?在你眼里,我究竟是什么?是随意可以抛弃的玩偶,还是你用来引开敌人注意的道具!你说啊!”

    到了最后,少年的声音几近咆哮。

    被那双黑眸紧紧的盯着,林梦雅这才发现,他眼中燃烧着的,是熊熊的怒火与悲凉。

    一下子,心头窜起的火气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是姐姐不对,没有跟你说一声就离开了。小玉,对不起。我总是会忽视你的感受,对不起。”

    眼泪滴落,林梦雅心头泛起阵阵心酸。

    大概是这孩子太乖巧了,所以她总是想当然的以为,这孩子会谅解她,不会怪她。

    可她却忘记了,他也会伤心,也会失落,也会彷徨无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