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八章 解散山寨
    “他,一定会死。但仇家太多,我可不能保证最后是死在你的手中。但我敢保证的是,至少你能补上一刀。”

    林梦雅眸光流转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坚定,一直愣愣的看着西南方向的孙壮,神色复杂的深深看了她一眼后,终于不再如同之前一样的呆板跟麻木。

    起身往屋子外面走去,剩下的两个兄弟立刻着急了追了过去。

    “孙壮,你要去做什么?”

    “安排人手,跟她走。”

    简短的一句回答,彻底宣告了五雄山山匪们的解体。

    林梦雅悠闲的从屋子里逛出来,现在四个人都已经回到各自的山头去处理余下的事情。

    而他们本身带来的人,清查了一遍,除了有几个轻伤之外,重伤跟死亡的人数为零。

    但林梦雅却高兴不起来,还没出晋国国境就出了这档子事,要是进入了烈云,只怕会更加危机重重。

    “主子,快喝口鸡汤吧。这里的鸡据说味道是极其鲜美的,别处是吃不到的。”

    如今白苏更是半点都不愿意离开她的身边,事事都要自己亲自经手不可。

    对于又过上了这种半残疾似的生活,林梦雅内心是拒绝的。

    可惜她人微言轻,现在身边的这些人又开始统一了口径跟行动,所以她只能老老实实被人照顾的份了。

    说起来,她不是不感激的,只是觉得有些不太习惯而已。

    “那个罗刹寨的人,你们审的怎么样了?”

    倚在床上,喝着白苏做的鸡汤,林梦雅打听着消息。

    “全都招认了,说是一个女人来找的夏宾。那些弓箭手也是她留下来的,那人给了夏宾一万两白银,为的就是取你的性命。”

    荣升为贴身秘书的石不破依旧是那副油滑的痞子样,不过现在,他却是林梦雅最忠实的小迷弟。

    “一万两,没想到我的命还真是值钱的紧,可问到那女人的身份了?”

    石不破却耸了耸肩,眼神明晃晃的写着遗憾。

    “这倒是没有,那女人很谨慎,总共不过来这里两次。而且每次来,她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让人看不清楚她的真实面目。那人说,只觉得是个很娇小的女孩子。而且应该出身很好,是个娇娇女。”

    还真是天成公主龙梦茹,林梦雅嘴角弯出一抹冷笑来。

    “还真是她,没想到,她居然恨我恨到这种程度,只是可惜了她亲娘的一片苦心了。”

    她是答应过上官东珠,给她的儿女留一条活路。

    可惜,这家伙频频作死,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堂主,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也许,我们可以守株待兔。她既然想要你的命,也许会主动的送上门来。”

    石不破舔了舔嘴角,一副阴毒的模样。

    但林梦雅却摇了摇头,一口气闷掉了碗中的鸡汤后,擦了擦嘴才继续。

    “已经晚了,你想想夏宾的性格。狠毒,谨慎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你觉得,他会留给我们这个空子么?何况,他们之间未必没有秘密的联络方式,不信你去问问那个人,他肯定不会知道那个女人的联络方式的。这种事情,夏宾一定会亲力亲为。”

    况且,那些隐藏在林子里的弓箭手差不多会看到事情的经过。

    所以这个办法是行不通的,但林梦雅知道,既然龙梦茹敢对自己出第一次手,未必不会出第二次。

    只要她还活着,那就表示那家伙绝对不会老实。

    自己也好,省得自己这一路上无聊。

    常虎四个人的行动很迅速,经过整理以后,他们每个人都带上约有两百人的队伍。

    不过这一次,林梦雅并没有把这些人打乱编排,毕竟他们跟自己手下的人不是一个程度的。

    况且她还不能保证那些人对她的忠诚,所以,她会更加信任自己手下的这五百人。

    但她并不阻止,甚至鼓里双方的互动跟了解。

    唯有同化,才能让两股人最终成为一股,而这也是她的最终目的。

    “道路已经疏通了,我们现在就走么?”

    石不破脸上带着几分惊喜,前来跟她汇报,经过一夜的奋战,被封锁的道路终于再次重见天日。

    林梦雅看着大家脸上的倦意,也没有急着出发。

    晚都晚了,就不急在这一刻了。

    “告诉大家,吃好睡好。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这几天,不管是那些干活的兄弟们,还是她身边的四个人,谁都没有好好的休息。

    以为危险无处不在,也因为时间紧迫,让人没有半刻的放松。

    是夜,山寨之中燃起了篝火,肉香飘散到了整个寨子里。

    但没有一个人,会彻彻底底的松懈, 所以,这里没有任何人一个人喝酒。

    危险之中,酒是断肠药,唯有在睡梦中都可以保持清醒,才能让自己,多一些生存下来的可能性。

    林梦雅被安置在山寨里最好的屋子,看着外面看似豪迈,实则是在跟自己过去道别的汉子们,有些小小的伤感。

    “也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如何了。清狐,这几天我总是睡得不安稳,好像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一样。”

    靠在门边,林梦雅低声说道。

    清狐拿起衣服,披在了林梦雅单薄的肩头。

    “我听人家说,有了身孕的人,总是会胡思乱想。他都成了皇帝了,谁还能把他怎么样呢?”

    清狐笑了笑,开解着林梦雅。

    “唉,这世上啊,做什么都比做皇帝好。眼瞧着是尊贵无比,炙手可热。可是这江山,却重逾万斤,都压在一个人的身上,哪有什么逍遥。”

    林梦雅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鞋尖。

    但愿,是她荷尔蒙不正常,所以才多思多想了吧。

    摸了摸平坦无比的小腹,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会有多开心呢?

    远在千里之外的京都皇宫内,龙天昱处理完了一天的政务后,正坐在椅子里,闭目养神。

    他这几天睡得不好,所以眼下有些略略的发青。

    尽管如此,但穿着龙袍带着玉冠的他,还是有着能够威慑天下之人的非凡气势。

    “启禀陛下,属下已经找到了那天,在府外表演变戏法的班子。只是在属下找到之前,他们都已经死于火中了。”

    龙天昱猛地张开眼睛,眸中射出一抹精光。

    “死了?”

    那穿着黑衣的暗探不敢有所隐瞒,立刻把自己所探听到的消息,托盘而出。

    “朕知道了,下去吧。”

    声音清冷,尽管龙天昱心头不满,可却知道,这并非是手下人办事不利的错。

    那人立刻退去,御书房内,只留下了年轻的新帝一人。

    墨言跟太上皇已经消失了一个月有余了,在这期间,他命人暗中封锁了京都,还加强了搜查与戒备,可始终,没有他们的消息。

    心头的不安感越来越盛,他越发担心那个人儿。

    那些人如果是冲着他来的也没什么,可如果是冲着她去的...

    龙天昱的手紧紧的攥住,不行,他终究是不能放任她一个人,在外面冒险。

    可是——

    “皇兄!”

    一道极为难得声音响起,如今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大人物的龙轻寒,却像是一个小贼般,小心翼翼的冲到了他的面前。

    兄弟两个为了做戏做的逼真,如今在朝堂上已经是剑拔弩张的态势。

    但在龙轻寒的心中,龙天昱不管是不是皇帝,他永远是自己最敬重,最信任的三哥。

    “你怎么来了?”

    他们的事情还算是进展得很顺利,所以龙天昱觉得,他们更应该注意才是。

    可龙轻寒却急急的把一封信送到了龙天昱的面前,声音透着急切。

    “我家盼儿留书出走了,皇兄,我得去救她!”

    顾盼么?龙天昱自然是知道顾盼对于龙轻寒的意义,毕竟为了她,轻寒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立刻拿过他手中的信来看,眉头却是越看越紧。

    “她怎么不早说!”

    信,被龙天昱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

    眼中,露出了跟龙轻寒一样的焦急神色。

    那信的内容倒也符合顾盼一向的风格:

    “相公,我忘了件大事,办完了就回来。你一定会问我是什么事,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你皇帝三哥。其实我这次出来,是奉了家族长老的命令,送一样东西给一个人。我找了很久没找到,昨天跟你三嫂的家里人聊天我才知道,原来她就是我要找的。这东西很重要,如果我没有及时送到的话,她可能会死。所以我去追她了,你多保重。”

    林梦雅的生死,对于龙天昱来说,可是头等敏感的大事。

    “我也不知道,她之前什么都没有说过。三哥,我要去找盼儿!”

    龙轻寒也顾不得许多,撂下话就要往外冲。

    可龙天昱却比他还剩下多几分的理智,冷着一张脸,叫停了他的动作。

    “她现在早就已经出城了,你去哪追?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只要咱们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外面的人立刻就会知晓。如今我跟你,都轻易动不得。”

    气急败坏不能解决任何事情,这一点,龙天昱跟龙轻寒达成了共识。

    事情又添了几分棘手,虽然顾盼做事有些莽撞,但是她说的事情,十有**是真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