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五章 杀妻之仇
    林梦雅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外面。

    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她的耳目。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林梦雅心头的担忧与焦急也在逐渐加剧。

    赵广达他们那些人不出现,只能证明他们还在外面追捕剩余的人。

    临走之前,她曾经暗中嘱咐过清狐,如果一旦遇到什么危险,就想办法制造出自己已经回到罗刹寨的线索。

    赵广达既然已经见识过夏宾的小人行径,想必不一定能信得过夏宾。

    夏宾为了不让那些人再进来,多半会否认自己的存在。

    她要是就是他们两个狗咬狗,为白苏跟清狐他们争取时间。

    大约又过了几个小时,就连林梦雅也觉得心头有些焦躁不安的时候,外面终于再次响起了些许的动静。

    远处好像有人在喊些什么,因为她所在的地方比较偏远,所以听得不是很清楚。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来她所在的这个院子里头,叫上了那两个人。

    “快点!大当家那边有事!”

    那两个看守着她的喽啰也不敢耽误,锁了她房间的门后,就跟着自己的同伴急匆匆的往前面跑去。

    林梦雅立刻翻身下床,从窗户缝里往外看去。

    看来外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然夏宾不是让看守自己的人也跟着一起去。

    就是不知道来的人,究竟是赵广达,还是其他的四个山头的官匪了。

    但不管是哪一样,对于她来说,都算是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

    事情果然不出林梦雅的预料,不过却比她预想得更加混乱。

    夏宾站在哨岗上,虽是居高临下,可脸色却阴阴沉沉。

    大门外,不知何时居然聚集了不少的人,而且,都是他的老熟人。

    眯起眼睛,夏宾的视线在人群中穿梭。

    果然,那些时时刻刻盯着他的地位,想要取而代之的家伙们都在。

    只是平常,他们可是各自为政,怎么今日,居然不约而同的到了自己这里?

    凭借着罗刹寨的各种优势,他才可以在这五雄山内横着走。

    但更重要的是,其他的四个山头互相提防排挤,这才让他的罗刹寨成了山内名副其实的山大王。

    如今他们居然凑到了一块,自己只怕是难以抵挡。

    可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夏当家的,这么些人来找你叙旧,你们罗刹寨,难不成就是这样待客的?”

    底下,一位骑在马上的彪形大汉,露出了看似憨厚的笑容。

    但他背上锃亮的钢刀,却闪着冷冽的寒光。只怕此时,也是个狠茬子。

    夏宾脸色不变,笑得阴风阵阵。

    “常大当家,我这罗刹寨地方小,容不下你们这些位大神。若是想要来拜访,还是改天自己来吧。否则仗着人多势众,再吓坏了我寨子里的人。”

    尽管人数上处于下风,可夏宾并不觉得害怕。

    那些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一旦真的打起来,只怕各个都要往后退的。

    大不了一拍两散,他也是不怕的。

    但常虎却只是冷哼了一声,眼神隐晦的在空中,与其他的几个头领交换。

    除了他们四个之外,这山里头再也没有人知道,其实他们曾经是战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

    不过是因为那一场仗,他们那一队不管是长官亦或是其他弟兄都死了个光,而他们四个也是死里逃生,所以才在五雄山上占山为王。

    只是他们都清楚山匪跟官兵的那些弯弯绕,为了保全各自,这才做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这一次,他们却因为一个女人,名正言顺的集结到了这里。

    共同经历过生死磨难的兄弟,又岂会真的完全抛弃情义。

    况且几十年的打打杀杀他们也累了,正好昨晚这一票,就可以金盆洗手,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那个该死的娘娘腔可是暗中算计了他们不少人,这个仇,他们非抱不可!

    “啧,要是只有这点胆量,还当什么绿林好汉。我看不如你带着你家的崽子,都去割一刀进宫当太监算了。”

    另外的一个名为孙壮的大当家,也开始对夏宾冷嘲热讽起来。

    这些话顿时换的众人的一场哄堂大笑,而夏宾虽然恨得牙痒痒,却不敢先开大门去挑衅。

    可恶!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连番的羞辱。

    先是那个死女人!又是这几个该死的死对头!

    这些人,他早晚要一个个都杀光!

    “原来孙大当家的也在,我倒是想起来,三年前,我手下的弟兄们曾经下山去找几个女人玩玩。听说里面就有你孙大当家的老相好,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小气了。连块金子都舍不得给人家,还是我手下的人心善,好好的照顾了一番你那老相好。只可惜啊,她命不好,就这么去了。”

    夏宾的语气恶毒,孙壮的脸色,也在这一刻阴沉了起来。

    那个女人是他当兵前的青梅竹马,等了他好多年,生生的成了老姑娘后,终于迎来了他的归来。

    只是为了保护她,孙壮不好把她接上山,只是两个人在私下却是换了婚书,拜堂成亲过的。

    两年的时间内,他都是瞒着山里的弟兄偷偷下山。

    可没想到,居然无意中被罗刹寨的人给撞见了。

    他在山上虽然也派了弟兄暗中照顾,可那夏宾实在是心狠手辣,几百个人偷偷下山,自己的几十个弟兄根本抵挡不住。

    若不是有一个拼死杀出重围来山上报信,只怕他连个全尸都见不到了。

    那一晚,他再也顾不得其他,带着弟兄们冲到了妻子所在的院子。

    可一进门,迎接他的却是惨绝人寰的一幕。

    那些保护着嫂子的兄弟们,早已经被人砍成了尸块。

    而正屋内,他可怜的妻子,却是*着身体,被人开膛破肚。

    他登时发疯了一般,想要去找夏宾拼命。

    如果不是弟兄们拼命拦着,只怕他也就中了夏宾的诡计。

    事后,他亲手收敛了爱妻的尸身,那个曾经美丽善良贤惠的女子,早已经被糟蹋得不成人样。

    而且她的肚子里,还怀着自己未成形的孩儿。

    就连见惯死人的仵作,最后都摇着头,连连说了几声惨。

    从此以后,他与夏宾可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今日有以前的兄弟能助他一臂之力,亡妻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少废话,今日,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

    孙壮弯弓射箭,羽箭直直的冲向了夏宾。

    夏宾吃了一惊,却是伸手随意的抓过了身边的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羽箭穿透了那人的胸口,而夏宾也后退了几步方才停住。

    他脸色铁青的看着门外的这些人,看来,他们今日是要来真的了!

    “夏宾,老子今日就要让你血债血偿!”

    孙壮嘶吼着冲了上去,其他的几个人也不敢怠慢,纷纷骑马上前。

    人多力量大,看似坚固的山寨大门,在上千人的围攻下,也显得摇摇欲坠。

    “给我顶住!任何人,都不许逃!”

    夏宾气得跳脚,无奈他寨子里头满算满算的只有几百人。

    孙壮不过是死了个女人而已,居然敢这样算计他,全部都该死!

    “大当家的,外面可能要顶不住了,不如您先走一步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一直跟在夏宾身边的狗头军师,也是罗刹寨的二把手,焦急的在他的耳边小小声的说道。

    “有道理,你去把那个女人给带过来。有她在,我们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我先去后山的暗道里等你!”

    夏宾丝毫不把自己寨里的山匪命当回事,既然抵挡不住,那他今日就先走一步。

    不过是个山头罢了,只是他夏宾的东西,可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

    嘴角咧出一抹狠毒的笑意,他夏宾丢了的东西,谁也别想要!

    眼看着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开,夏宾却是速度极快的往后山的方向走去。

    外面传来厮杀的声音,林梦雅有些小小的激动,看来,是那四个山头的人到了。

    夏宾这里的人员不少,但按照他那种冷酷无情的自私个性,难保不会逃之夭夭。

    没一会就看到有道身影,偷偷摸摸的跑到了自己这个院子,还回身关上了院门。

    林梦雅一下子就认了出来,此人正是一直跟在夏宾身边的那个手下。

    这个时候他来这里,只怕没什么好事。

    悄悄的握紧了清狐之前塞给自己的匕首,林梦雅悄悄的站在门后。

    门锁被人打开,那人推开了房门。

    林梦雅瞅准了时机,把手中的匕首,用力的刺入了对方的肋下。

    “啊——”

    那人发出一声惨叫,林梦雅立刻跳到了一旁,戒备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她这一下子虽不致命,却也够的这人受的。

    只见他疼的面目扭曲,人也靠在房门,倒在了地上。

    “救...救救我...”

    那人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发出微弱的呼救声。

    林梦雅努力维持着镇定,上前一步,才低声说道。

    “想要让我救你,就给我乖乖的说实话。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夏宾呢?你要是敢有一句假话,我就让你当场死在这里!”

    看着眼前的女子态度镇定,面色如常,那人也知道只怕她的厉害,立刻一五一十的禀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