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四章 再入匪寨
    但林梦雅也知道,这些小伎俩很快就会被人识破。

    那些人一看身手就知道训练有素的兵士,这样的人一般都会有非常详细缜密的作战计划。

    自己手下人,虽然跟山匪一比是强了不少,但林梦雅心里有数,知道肯定是干不过人家正规军的。

    为今之计,只有先拖住他们,隐身于山林之间,然后与另外的人汇合了。

    “离罗刹寨最近的匪寨是哪一个?”

    既然这里是官匪的地方,那么他们应该很忌讳有其他正规军的参与。

    毕竟这事并不光彩,万一被不识相的揭发,这一条财路被会被断送不说,那些从这里捞到成绩的官员们,恐怕也会被牵连。

    所以,林梦雅的想法很简单,祸水东引,借力打力。

    清狐飞快的想了想,才低声回答她。

    “最近的寨子离这里也有十几里地,想要想走过去的话,只怕是来不及。”

    对方骑的是马,而他们可是靠两条腿的。

    又不是人人都有清狐那样的好身手,所以想要抢在对方反应过来到达,有些不太现实。

    “你挑几个身手好的,做出我们要去那个匪寨的样子。记住,不要走的太远,一旦听到后面有动静了,就立刻折返,其他人跟着向导一起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清狐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的注意到了林梦雅的语气。

    “那你呢?”

    林梦雅笑了笑,显得有些无奈。

    “如果想要你们都安全,我自然是要做些牺牲的。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清狐最终还是没有阻止她,他知道她的性子,也知道她是轻易的不会让她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良久,只拿出一把匕首,塞进了她的手中。

    “保护好自己,我很快就回来。”

    点了点头,林梦雅知道清狐对自己的关心跟照顾。

    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在确定周围没有那些正规军的追兵后,林梦雅自动现身,往大路走去。

    “什么人...哈哈哈,原来在这里!”

    几个跟着打秋风的小喽啰,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刚才忍痛放走的肥羊,居然会这样轻易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眼看着她一个纤弱的女子孤立无援,心头那股子不堪的想法,再度燃烧得火热。

    “带我去见你们当家的。”

    林梦雅只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脸上半分恐惧都没有。

    开玩笑,别说这几头蒜了,只要她不想,谁又能近的了她的身。

    不过很显然,那几个被忽略的大头蒜不太清楚面前女子的实力,阴笑着把她围在了中间,林梦雅眉头微皱,看来得给他们一些教训才行了。

    纤细美丽的手指轻轻扬起,一旦淡白色的粉末飞出袖口,瞬间离她最近的那一个喽啰突然倒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再不带我去见你们当家的,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女子的声音冰冷,犹如地狱阎罗。

    那几个喽啰立刻变成了软脚虾,登时不敢在造次。

    左右看了看,只能咬了牙,带了那女人回匪寨。

    罗刹寨的捎岗上,夏宾正一脸焦急的等待着那些人,把清狐交到自己的手上。

    可没想到,自己的仇人没等来,却等来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克星。

    只见几个垂头丧气的小喽啰们,畏畏缩缩的走在那个女人的身前。

    而那个早就该死的女人,却是毫发无伤不说,还极为嚣张的时不时训斥着他的手下。

    半晌,夏宾才把自己脸上的惊讶压下去,该死的,她怎么会在这里?

    “夏大当家,别来无恙。”

    才不过一会儿没见,林梦雅故意气夏宾,既然他步步算计着她,她又何必跟他留着客气。

    “没想到,林堂主倒是好兴致。怎么,放着你的好日子不过,也想要跟我一起,在山里头落草为寇了?”

    夏宾故意露出一脸的阴沉,可林梦雅却丝毫不把他的挑衅放在心上。

    挑了挑眉头,似乎是真的在考虑他的提议。

    “对啊,尤其是在看到夏当家的风采之后,我越发觉得,五雄山可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我倒是有意占山为王了,只是夏当家的,能不能退位让贤呢?”

    当真人家的地盘,言明要人家的位置。

    林梦雅的不可一世,绝对超出夏宾的想象。

    再三的平复着被林梦雅挑起来的怒意,只是夏宾怎么自我开解,都化解不了想要亲手掐死面前女子的冲动。

    若不是他跟那个人提前有协议在的话,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跳下去,砍她个十七八刀的解气。

    “只怕我这穷山恶水的,实在是的不合你林堂主的口味。既然我已经言明不再为难你们了,林堂主又何必自讨苦吃。真当我这罗刹寨,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林梦雅一直笑意迎人,可心里头却转的极快。

    有问题!

    “所以啊,本堂主就不走了。我觉得你这里山好水美,从今儿起,我就在你们这安营扎寨下去了。来人,给我开门!”

    除了夏宾之外,其他的人都用着一脸惊恐的目光看着她。

    这么些年的山匪生涯,他们还真没看到几个肥羊,居然能这么主动的送上门来的。

    可更加诡异的,是他们那个向来雁过拔毛的大当家。

    “不行,你赶紧走!不然,本当家要你好看!”

    “不走不走,我就不走。你有本事抓我来,你有本事开门啊!”

    得,肥羊直接耍赖,在门口撒了泼。

    几个回合下来,夏宾几乎咬碎了牙,可林梦雅就是不走,撒泼打滚的功力还有越来越升级的趋势。

    到了后来,夏宾已经是脸色铁青,反观林梦雅可是越战越勇,直接来了一段雪姨叫门版的说唱。

    “你有本事去劫道,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上面干瞪眼,我知道你不敢!”

    节奏之欢快,情感之鲜明,歌词之讽刺,都时时刻刻的挑战着夏宾的忍耐底线。

    终于在林梦雅单曲循环,魔音灌脑第十五遍后,早已经忍耐到了极点的夏宾,终于受不了的吼道。

    “给老子开门!老子要拿刀砍死她!”

    一阵风般,一向行走如同弱柳扶风,十分讲究风雅韵味的夏宾夏大当家,操持着钢刀,几步就跨到了地面。

    而终于达到了目的的林梦雅,则是大喇喇的再度回到了罗刹寨的院子里。

    “夏大当家,我劝你最好别冲动。我要是死在你手里头,外面的那群豺狼虎豹,可就有了剿灭你罗刹寨的理由了。”

    林梦雅眨巴着眼睛,神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可怜斗嘴斗不过,也不会说唱的前名伶夏宾,则是一口气没上来,直直的被自己的一口气给噎得差一点翻了白眼。

    “你!”

    钢刀明明就握在手中,可他却迟迟不能下手。

    气疯了的夏宾,五官都气得疯狂扭曲。

    可面前的那张脸,的的确确的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

    夏宾急火攻心,唯有鲜血才能慰藉一二,看也不看的,把钢刀捅向了自己的身侧。

    ‘噗嗤’一声,还在暗笑的喽啰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老大,瞪大了眼睛,身子却是轰然倒塌。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似乎凝固在了各自的脸上,没有人再敢乱说一句话,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鲜红的血液,终于让夏宾恢复了理智。

    随手便抽出捅入那人胸口的刀,脸上带着残酷的冷笑。

    “林堂主既然想要来,我自然是没有不欢迎的道理,来人,给林堂主安排一个最好的房间。”

    夏宾的声音彻骨寒冷,似乎刚才他杀的不是自己的手下,只是什么小猫小狗。

    林梦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种变态毫无理智可言,反正她知道对方不敢对自己下手就可以了。

    至于其他的么?

    目光不经意的掠过周围那些人,暴/政,可永远无法真正的得到人心。

    说是被人请到了房间里,其实不过是给押送到了一个临时的监狱罢了。

    罗刹寨虽然是个匪寨,但由于夏宾的个人爱好,内里的装饰倒是不见任何粗糙的地方。

    夏宾终究还是怀念他曾经的生活,纸醉金迷繁华盛世,如今到了这山林之中,每日与这些人为伍,他心里又怎么能甘愿呢?

    只怕是再多的金钱,也无法调填补那家伙的心理落差。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大概对那些人给夏宾的开出的条件,有些了解。

    只怕除了钱财之外,还有些东西,是夏宾求而不得的。

    不然以他的性子,又怎么可能是一个遵守承诺之人。

    门外有两个门神似的人守卫着,可林梦雅压根儿就不想跑。

    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单曲循环气那个家伙的。

    现在,那群正规军的目标是她,追他们无果之后,那些人一定会回到罗刹寨。

    按照夏宾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正规军们再次入寨。而那些人,不抓住她是决不罢休。

    一个想进来,一个不让进。

    这场好戏,可有的看了!

    靠在床上,林梦雅闭着眼睛假寐。

    但愿清狐跟白苏那里别遇到什么危险,不然,她可不在乎掀翻整个五雄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