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三章 截杀陷阱
    夏宾眸中闪烁不停,阴柔的面容上,有着丝丝裂缝。

    他可是亲眼看到她的的确确的咽下了那口粥,怎么会——

    林梦雅勾唇,冷冷的笑了笑。

    小手一松,粥碗就给她扣在了地上。

    拍了拍手,林梦雅眼神里带着几许怜悯。看来,他背后的那个幕后黑手的消息,也不是那么的准确么。

    那人虽然知道清狐跟夏当家的之间的恩怨过往,但是对自己的消息,却没有那么灵通。

    看来,泄露消息的人,应该不是自己身边的人。

    电光火石之间,一条条信息略过林梦雅的脑海。不过面前,那个脸色铁青的夏当家的,她才应该好好应对才是。

    “你...好,你厉害!”

    夏宾虽然知道砒/霜乃是剧毒,粘上就没有什么解药,可他哪里知道,再毒的东西,到了林梦雅的身体里,也毒不过她的血。

    还以为林梦雅是耍了什么手段,提前得知了他下了砒/霜。

    一计不成,他只能先败走。

    倒是林梦雅老神在在的坐在座椅上,似乎一下子戳破了他的心思。

    “你背后的那个金主,应该是想要我的命吧。你留着我,无非是想要多一点价钱。自然,你是可以设计杀掉我的人。但如果他们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保证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怒极反笑,夏宾转过身来,眉眼间带着三分的狠戾。

    “哼,你们如今可是在我手里,林堂主,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好!”

    夏宾挥挥手,那几十张大型弓箭与弩箭,立刻从外面跑了进来,齐刷刷的把锐利的箭头指向了她们这一群人。

    看来,夏宾比她想象的,还缺少耐心。

    “夏宾!你找死!”

    清狐早已经看他不顺眼,夏宾又何尝不想把这个老对头给置于死地。

    “现在,找死的人可是你们!”

    气氛剑拔怒张,就连林梦雅都微微蹙起了眉头。

    不过她的视线掠过那几十个人之后,心头暗暗觉得有些不太对。

    “慢着!夏当家无非是为了求财,如果我能让夏当家的多赚一些,你就放走我手下的这些人,如何?”

    林梦雅面色如常,看不出半分焦急。

    夏宾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抿紧了唇,却是一言不发。

    “再说了,你想要处置我们多得是方法。这些弓箭可不长眼睛,万一伤了你手下的弟兄,只怕是得不偿失。”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的语速缓慢。

    夏宾也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听出了她话里有话。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不留痕迹的掠过那几十个带着弓箭的人。

    虽然知道,可能是那丫头在故意挑拨,但他们终究不是自己的人。

    “好了,你们先下去。”

    夏宾冲着其中的一个人说道,可那几十人却恍若未闻,只拉着满弓,对着林梦雅一行人。

    “赵广达,我说了,让你们出去!”

    夏宾加重了语气,而且冲着自己真正的心腹使了个眼色。

    那人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巧锋利的匕首,暗中抵在了那个名叫赵广达的人的腰间。

    “是。”

    赵广达生得一副彪悍精明的样子,如今被人这样对待,脸上也没有露出明显的不悦。

    看了看夏宾后,就带着自己的人退出了前厅。

    被人当场拂了面子,夏宾的心里头已经是怒意汹涌。

    林梦雅跟清狐都只是谨慎的冲着他点了点头,不敢再出言刺激。

    看着夏宾带着人离开了前厅,林梦雅跟清狐,紧绷的身体,才渐渐松缓了下来。

    而周围的人,都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只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不能露出丝毫的胆怯来。

    各个像是从水里头捞出来一样,后背**的,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粥里面有毒,其他的都没有问题。你们吃一些,免得脱力。”

    吩咐下去,看着其余的二十几个人,每人也只是谨慎的吃喝了一点后,林梦雅却瘫在椅子上,跟清狐两个,用眼神做无声的交流。

    看来她是猜对了,那群人留下来,不仅仅是为了杀了她,更是为了湮灭证据。

    本该是夜深人静,可远处却传来一阵阵的争吵声。

    只留下几个人轮流警戒,其他人都凑在一起,暂时的睡了下来。

    林梦雅躺在最里面,她知道这一夜难熬,但如果连她都露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更不要提其他人了。

    闭着眼睛,可她的心思,却是千折百转。

    小手被人轻柔的抓住,林梦雅知道那是清狐。

    感受着他在自己柔软的手心里,写下了一个天,又写下了一个龙字,林梦雅反手轻柔的握了握对方的手。

    能知道清狐跟夏宾过往的,烛龙会的确是最佳渠道。

    而且用完就丢,也符合天成公主一贯的行事风格。

    看来,失败已经让天成丧失了理智,一心想要杀了她泄愤。

    既是如此,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林梦雅不知道其他的几个山头会什么时候派人来,但如果他们足够聪明的人,应该会尽快赶来。

    夏宾喜怒无常,今天之所以暂时放过他们,无非是因为那群弓箭手们的违背让他抓了狂。

    他既会提防那些人,同时也会加强对自己这一伙人的看管。

    只怕,他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

    也不知道这漆黑的夜,到底隐藏了多少的阴谋诡计。

    有点出乎林梦雅的预料,尽管夏宾跟那伙人产生了分歧,但是对方的处理速度倒是有些惊人。

    只是一晚的时间,今天又是一致对外。

    倒是夏宾看着自己这一伙的眼神带着些不怀好意,却没有了昨日的气急败坏。

    要么,他就是想到了整治他们的好主意,要么,就是对方许给他的报酬,已经足够让他满意。

    “林堂主,这一夜,你睡得可好?”

    林梦雅懒得跟他虚伪的客套,反正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和平共处的可能。

    不过夏宾今天的心情显然不错,对于她的怠慢,居然也没有生气。只是视线却停留在清狐的身上,似乎想要把他凌迟成千百块的才满意。

    “本来我是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多做几天客的。可惜,我这罗刹寨地方小,容不下你们这些大人物。既然诸位已经休息好了,那今日,就请下山吧。”

    要放他们走?

    林梦雅跟清狐直觉夏宾的葫芦里,只怕没装什么好药。

    “那就多谢夏大当家的了,我们不打扰,告辞。”

    林梦雅当然不相信夏宾会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己,但让她更加意外的是,夏宾居然真的带着自己的人退出了前厅。

    “我去外面看看,你们先不要出来。”

    清狐一脸严肃的叮嘱,随后人便消失在门外。

    过了一会儿,他才一脸古怪的回到了自己人的面前。

    “外面,还真的没有任何埋伏,我们先走。”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心中的疑问不比清狐少。

    一行人紧紧的围在她的周围,戒备森严快步离开了罗刹寨,更为诡异的是,就连他们的马车跟行李,都好好的放在罗刹寨的门口。

    而夏宾则是一脸的优哉游哉,还冲着林梦雅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森冷而渗人。

    “外面可有我们的人接应?”

    趁着大家整理东西的短短时间,林梦雅低头问道。

    清狐立刻低声回应:“外面有一百人左右。”

    又看了看夏宾,林梦雅只觉得心头突突直跳,不安疯狂在心中滋长。

    整理好了的商队立刻从罗刹寨出发,夏宾的笑容,也从脸上渐渐消失。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你们的事情了,要是人跑了,可别怪我翻脸。”

    站在他身后的赵广达冷冷的瞥了面前的山匪一眼,挥手便带着自己的人,也同样消失子在罗刹寨。

    “清狐,我这辈子受到的苦楚,也该你来尝尝了!”

    夏宾看向远处的山林,嘴角的冷笑,没有丝毫的温度。

    商队的马车在林间奔驰,可他们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林子里,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几十个拿着弓箭跟弩箭的人。

    有些是提前埋伏在这里,如今他们的箭头,也瞄准了疾驰的马车。

    “嗖——”

    独一无二的红色羽箭正中马车,就像是释放了某种信号一样,瞬间几十只羽箭与弩箭,同时射向了马车。

    被射中的马儿发出悲鸣,轰然倒地间,还维持着奔跑的姿势。

    马车侧翻,场面有些惨烈。

    赵广达立刻带着人查看马车,可马车里面,除了那些行李之外,哪还有人的半分影子。

    “上当了!给我往来路追!”

    尽管截杀失败,可赵广达依旧没有气急败坏。

    不管是去路亦或是回路,他都已经安排了人手。而且夏宾的人也会出来帮着他们一起寻找,想跑,难如登天!

    罗刹寨不远处的林子里头,林梦雅跟二十几个人,都静静的趴在地上,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终于,一阵兵荒马乱袭来,果然那些家伙们是想要在半路上把他们给杀掉。

    看来夏宾也不是傻子,知道如果他们死在罗刹寨,随之而来的就是他背后金主的血腥清洗。

    幸好这几匹骏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没有人也能自己跑到目的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