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二章 通知官府
    “你拒绝?林堂主,你莫不是疯了吧?”

    夏宾面目有些扭曲,似乎没想到自己的提议,居然被人拒绝得如此的干脆。

    “我的选择,用不着跟你解释。”

    林梦雅态度冷淡,说实话,她可以理解夏宾对清狐的恨意。

    可她就是这么一个护短的人,想要动她的家人,门都没有!

    夏宾狰狞的冷笑,一双白玉般的手,指着面前的清狐。

    “恐怕你是被他给骗了吧!我告诉你,他当初可是——”

    林梦雅的神色一凛,开口截断了夏宾的话。

    “他的过去,我很清楚,也不在乎。倒是你,堂堂的当红名伶,如今沦落到占山为王,这滋味,只怕是不好受吧?”

    抓住对方的痛脚猛踩,林梦雅总是知道如何快速的激起一个人的愤怒。

    “好啊,看来他还真是把什么都告诉你了。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都给我都留下来!来人,给我看好了!”

    夏宾恼羞成怒拂袖而去,林梦雅跟清狐却没有半分担忧的神色。

    不过那些喽啰们虽然恶狠狠的瞪着他们,却没有人敢进来造次。

    清狐吩咐大家不可掉以轻心后,跟林梦雅两个人交换消息。

    “这事,除了那个女人之外,只怕别人轻易做不得。啧,还真是厉害,居然能找到我的老冤家对头。”

    清狐眼神里带着几分不屑,当初夏宾就是他的手下败将,如今他依旧不会害怕。

    “你也觉得是天成公主么?虽然我也觉得是她,除了她之外,其他人也不可能轻易的就得到哪些武器。但有一点我想不明白,现在天成已经是丧家之犬。她为什么不把武器自己留着,好想着以后东山再起?就算是她要透过这个姓夏的抓我,好威胁天昱,可这个姓夏的,却不像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以天成的性子,只怕她宁可带着人亲自来抓我,也不会跟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人合作。”

    天下大势已定,即便是天成有上官家的拼死保护,只怕也是无力回天。

    她想要抓自己没错,当行事应该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何况最重要的一点是,江湖中人,知道她就是三绝堂堂主的人并不多。

    即便知道她是堂主的人,也未必知道这里就是她的必经之路。

    能把她所有的消息都掌握得这般透彻的人,只怕不简单。

    “啧,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那个该死的内鬼!”

    清狐恨恨的说道,可林梦雅又仔细的想了又想。

    “经过我们一番清洗之后,我不觉得我们的高层内还有内鬼的存在。就拿这次前往烈云来说,各个分堂的堂主只知道我们要有大动作,但他们也仅仅是知道,把堂内的精英都送往崇安郡。其他的事情,都是到了后面由我们亲自安排的。我不排除可能是我们之间有人,把消息给散布了出去。但如果,对方是个高手呢?毕竟我们虽然行事隐秘,可这条路,并不是咱们第一个开辟的。”

    自从云竹的事情爆发出来以后,林梦雅跟清狐,就相当注意身边人的忠诚问题。

    纵然他们不否认,有些人会隐藏得极深。但他们的调查跟试探也不是白给的,如果这样还能让人家给混过来,让他们也只能认栽了。

    所以,既然有可能不是他们的内里出了问题,那么就有可能是外面的事。

    但她不认为,那个识破了她们意图的人实力会有多强悍。

    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可以在山中埋伏好自己的人,把他们给一举拿下了。

    又何苦出钱出武器,找这么个不靠谱的山匪来做事。

    其中,只怕是有些说道。

    “也是,咱们要去的地方可是龙潭虎穴,能人自然是不少。咱们在这里只怕引出来的也是几个小角色,我知道你是想要趁机灭掉罗刹寨这个不安定的因素,给咱们争取一条可以完全掌握在手中的退路。所以,是我们把他们的人都杀了,还是——”

    林梦雅白了清狐一眼,这家伙,杀人就跟切颗白菜似的。

    “哪里还用得着咱们,你帮我去联络一下白苏,让她去找其他的四股山匪来的。至于内容嘛,就说罗刹寨劫了不该劫的人,惹得朝廷震怒,要踏平五雄山的匪寨。”

    清狐顿了顿,随后眼神有些犹豫。

    “丫头,这山匪要是怕官府的话,恐怕就不会落草为寇了。”

    林梦雅小手托着下巴,斜着眼睛看着他。

    “你也想想,为什么其他的四伙山匪从来不做这种事情。而且向导不是说了么,这罗刹寨,也只敢在山上耍耍威风,轻易不肯下山。自古官匪就是一家,我们暗中透露给他们跟朝廷有关系,你觉得,他们真的会无动于衷?”

    这些事林梦雅在电视上看得多了,虽然不排除有演绎的成分在,但是大体上是没错的。

    之前就有许多的山匪,其实跟当地的官府是有关系的。

    朝廷剿匪,地方官才会有人有钱有功绩。

    不然匪患没了,他们可就少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

    甚至有些地方,匪患就是当地人跟官兵之间的角色扮演游戏。

    唯有这个罗刹寨,才是真的硬点子。而且他这样劫掠过往商队,算是一种破坏游戏规则的行为。

    只是常年闹匪患的地方,如果不死人的话,实在是有些假。

    所以只怕当地官员,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虽然林梦雅很讨厌这种行为,但想要剿灭罗刹寨,这种祸水东流的做法,算是上上之策。

    又除了真正害人的罗刹寨,有让那几个山匪寨子伤一伤元气。

    大家可都是聪明人,其中的利害关系,不会想不到的。

    “还是你想的周到,放心,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你们照顾好堂主,任何人都不得声张,知道了么?”

    “是。”

    一看到向来照顾堂主不假他人之手的副堂主,居然把这样这样的重任放在自己的身上,两个女孩有些激动。

    “早去早回,小心些。”

    林梦雅还是免不了嘱咐他几句,虽然清狐武功高强,但谁又能保证不发生任何的意外呢?

    点了点头,清狐随意的走到了前厅的门口,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总之良久之后,外面都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这是做杀手的基本功,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目标者的身边。

    “堂主,副堂主他——”

    两个姑娘有些惊讶,她们两个的拳脚功夫还可以,不然也不会被选入精英之中了。

    可像是副堂主这样厉害的身法,可还是第一次见呢。

    来去无影踪,如入无人之境,果然厉害!

    “没什么,别担心。”

    安慰着别人,可林梦雅自己却悬着一颗心。

    好像自打有了宝宝之后,她就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些。

    虽然知道这是女人必须要经历的反应,只是过于感性的情绪,还是让林梦雅有些不适应。

    下意识的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大概,这就是做母亲的不同吧。

    清狐的消失并未引起外面那些喽啰的注意,事实上,因为这二十几个人并不怎么惧怕他们,所以那些喽啰,只敢在门外巡守。

    没过多久,清狐便偷偷的跑了回来。

    跟林梦雅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默契十足的两个人,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而此时,恰好夏宾又再次到了林梦雅这一伙人的面前。

    那人又换了一身绫罗绸缎,打扮得像是一只艳丽的孔雀。

    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怎么看都觉得他不坏好心。

    林梦雅警备的看着他,可是屁股却没挪动地方。

    比起嚣张来,她可不输任何人。

    “不愧是林大堂主,果然与众不同。我这个人呢最讲仁义了,既然林堂主不合作,那我只好把你交给别人了。只是现在天色已晚,我看众位兄弟们也都饿了。山上没有什么好酒好菜招待你们,这点粗茶淡饭,还望大家不要嫌弃。”

    这么好,居然还管饭?

    林梦雅跟清狐对视一眼,他们两都觉得这人是不安好心。

    可夏宾身后,真的有几个小喽啰们抬上来一些粥饼跟几盘小菜,称不上是美味,倒也不算是太差。

    “众位不用怀疑夏某人的好意,来者是客,何况你们还送了我那么多东西,这点子东西,就当是给你们的回礼了。”

    夏宾的声音本就嘶哑难听,如今他这样张狂的大笑,更像是一只秃鹫般难听。

    三绝堂的二十几个人,没有一个领受他所谓的‘好意’。

    倒是林梦雅眯起眼睛,看了他那么一眼后,随后转向了清狐。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浪费了夏当家的好意。清狐,麻烦你帮我拿来一些,我先尝尝看,这五虎山的特产吧。”

    夏宾的眸子紧缩了缩,随后便做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只是那双眸子深处闪烁着的,却是绝对的恶意。

    清狐样子倒像是毫不知情, 盛了一碗温热的粥,放在了林梦雅的手中。

    后者极为优雅的吃了一口后,眉头淡淡皱起。

    “粥是不错的,只是里面的辅料有些不太好。夏大当家,既然是害人,拿多少也该让你的手下,买些好砒/霜来。啧,一股子馊味,别是隔夜的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