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一章 土匪头子
    “不用怕,我们未必会输。”

    清狐知道那些东西不好对付,但他们这群人,一旦打起来,也未必会完全处于下风。

    林梦雅明明那么着急赶路,却还是乖乖的跟着这群山匪们去了贼窝,他有些想不通。

    “我知道,谁说我们去,就是怕了他?”

    林梦雅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来。

    清狐突然间福临心至,笑得有些贼兮兮的。

    “你这脑袋,转的还真快。也罢,咱们就去看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名堂。”

    到罗刹寨的大本营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虽然那些弓箭跟弩箭一直没从他们这群人的身上离开过,但同样清狐他们,也时刻绷紧了神经,没有露出半分的松懈。

    林梦雅闭着眼睛,脑子里却是一刻不停的转动着。

    虽然之前向导也说,这一伙山匪不守规矩。可她从刚开始就做出了低姿态,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说,与其跟她们这群人硬碰硬,还不如卖他们个面子,井水不犯河水。

    还有那些拿着武器的人,身上竟没有半点匪气,反倒像是受过训练的正规军。

    如果真的跟她猜测的一样,那这一场,可有意思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罗刹寨的大本营,尽管没有被蒙住眼睛,可清狐也发现,这里易守难攻。只要占据最高点,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处。

    他们这二十多人,被带到了院子里。

    那位骑马的大当家下了马,身段袅娜得一步步走到了清狐的面前。

    “好久不见,师兄。”

    沙哑的声音却带着十足的恨意,清狐看到那张苍白的脸,瞳孔却闪了闪。

    “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大当家痴痴的笑了出来,只是笑声中,掺杂了不知多少的癫狂。

    “是啊,你也没想到吧,我能从死人堆儿里爬出来,这一切,我还要多谢谢你呀!”

    两个人的对峙除了他们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听到。

    那大当家也不等清狐反应,退后一步,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模样。

    “来人,请贵客去前厅休息。”

    话音刚落,就有十几个喽啰上前来准备抓人。

    可清狐的眼睛一瞪,那些人自动把手缩了回去。

    “滚!”

    低吼一声,气场全开。

    那十几个山匪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往后退了几步,忌惮的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青年。

    “走吧,别让大当家的等急了。”

    一张俏脸从马车里钻了出来,在场所有的山匪们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这样漂亮的女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林梦雅感受到了四面八方,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后,却是淡淡的冷哼了一声。

    不过这些都是小喽啰,她还不至于跟他们生气。

    罗刹寨的大本营是一处颇为陡峭的山头,林梦雅他们所在的前厅,也是一个巨大的山洞。

    里面倒是宽敞明亮,只是其中的装饰品,却是十分的精致奢华。

    犹如京都里那些大户人家的正厅,不过因为有些东西过于粗犷,倒显得不伦不类了些。

    林梦雅跟清狐也不客气,进了正厅就坐在了人家的椅子上。

    除了几个看守他们的喽啰之外,并未看到那位面相阴柔的大当家。

    “你认识那个山大王?”

    左右都是自己的人,林梦雅压低了声音,跟清狐耳语。

    后者迟疑了片刻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算是我的师弟,当初也是个当红的名伶,可惜却被人活活灌了炭,毁了嗓子。”

    提起以前的事情,清狐的表情就有些凝重。

    看来这位大当家的,却是一枚弃子。

    “那你跟他——”

    “命令人给他灌炭的就是我,只怕他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我了。”

    哪怕是在仇人的地盘,清狐还是一脸的淡定。

    他从前干的都是杀人越货的买卖,即便是现在金盆洗手,可也从未后悔过。

    “他是犯了什么错?”

    对于烛龙会里折磨人的手段,林梦雅并不意外。

    清狐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寒意,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冷酷。

    “他是被我私下处决的,当初他为了保养自己的嗓子,用孩子的肺炖雪梨汤喝。我让他去外面找,可他非得要在会中找。事发后,负责训练我们的师父差一点打死了他,可他还是不知悔改,在暗中做这些事情。别人我不管,可他不该动了我手下的人。”

    林梦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清狐被烛龙会训练了那么多年,是非观早已经跟常人不同。

    如今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早已经觉得是个奇迹了。

    没想到,他们那里训练出来的人,只有更扭曲,没有最扭曲。

    扶着额头,她开始觉得有点棘手了。

    为什么,她要总是要跟这些非正常人类打交道。

    虽然清狐只是说了他们两个结仇的原因,但林梦雅已经对这位大当家的性格有了些初步的了解。

    心狠手辣、爱吃窝边草,反复无常。极度的自私自立,同时也是极度的疯狂。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除了比谁手段更阴狠之外,她完全不能拿常理试之。

    不过好在,对于这种事情她也算是有了些经验。

    至少在这里,还不至于阴沟里翻船。

    比起外面的那些山匪来说,林梦雅身边的二十几个人,纵然只穿着粗布的衣裳,素质显然是更高的。

    不少人探头探脑的看着他们,但林梦雅留心,那些拿着最好的武器的人,却没有一个来看的。

    “山里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怠慢了贵客。”

    嘶哑难听的声音故作高贵,换了一身衣服的大当家带着自己的亲随们,大摇大摆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衣料依旧是昂贵的绫罗绸缎,就连款式,也是时下最新的。

    看来,这位曾经的名伶还保持着当初的习惯。

    对于这种总是喜欢沉浸在自己的过去而不肯自拔的人,林梦雅向来是觉得没什么前途的了。

    连未来都不敢迎接的人,只能腐朽于过去。

    “哪里,大当家的把我们请上山来,想必是有什么要是。你不妨直说,咱们开门见山的好。”

    对于林梦雅的突然开口,那位大当家的却并未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惊讶来。

    显然,是对他们这群人的情况早已经了如指掌。

    “三绝堂的堂主果然痛快,没错,我之所以把你请上山来,的确是有事。夏某人,想要求一样东西,其他的,我一概不碰。”

    林梦雅挑起眉头冷笑,夏宾却没有把她放在眼中。

    “大当家请说吧。”

    夏宾上下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才开口说道。

    “你林大堂主的项上人头,还有清狐!”

    声音冷淡,情势急转直下。

    双方剑拔弩张,气氛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大当家,我说句不中听的话。想要我的命的人多了,可我这颗脑袋,至今还好好的长在这上面,靠的可不是用嘴求饶。还有,那个让你杀了我的人,怕是没有告诉你吧。”

    夏宾的眼神微微紧缩,不过很快又笑得无比的从容。

    他也是在红尘里打过滚的人,自然知道面前的女子,不是什么好糊弄的小角色。

    “看来,林堂主是不准备配合的了。不过有句话我可先说在前面,既然堂主已经猜到,是有人想要买的你命,那你的一切弱点,夏某人自然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知道你林大堂主,能用毒于无形,可惜,我们罗刹寨上上下下可不怕你。”

    这话说到明面上,什么意思两伙人都已经心知肚明。

    可林梦雅却不疾不徐的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山大王。

    “也许,他们会知道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夏当家,我也跟你交个实底,要是我走不出去,你们这里所有的人,包括你,都是一样!”

    互相恐吓,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交锋,比的就是气势。

    夏宾虽然有那人的话做保证,可还是免不了在心里头犯嘀咕。

    他们这种人,对任何人都不会全心全意的信任。

    更别提林梦雅的身边,还有一个清狐。

    这家伙的脾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能让他这样俯首帖耳,就连当初烛龙会里头的那些家伙都做不到。

    这女人,有些本事。

    气氛僵持住了,谁先沉不住气,谁就先输了这一局。

    林梦雅心里头有底不假,但是她更想要套出,那个想要了她性命的人。

    “林堂主果然胆色过人,夏某人佩服。这笔买卖我可以不做,我退一步,只要林堂主把他交给我,我就可以放你的人下山,如何?”

    对于清狐,夏宾对他的恨意,已经可以压过他对于金钱的贪婪。

    而且他有着十足的信心,林梦雅最终会妥协的。

    他们这样的人,在那些人的眼里,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到底是那样不堪的出身,没人能瞧得起。

    三十年前他也是个玩物,只可惜,被清狐被毁了。

    三十年后,他要亲自毁了清狐,也让这个家伙,尝尝当年自己受到过的苦楚!

    就在他信心满满,期待之心火热的时候,林梦雅的回答,却轻易的击碎了他的希望。

    “我拒绝,想要动他,你先动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