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章 被迫上山
    想要顺利的从五雄山传过去,除了冒着被山上的匪徒洗劫一空的危险,还可以选择拜山头。

    也就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拿出一笔不少的银子来主动孝敬。

    但罗刹寨的人很不守规矩,有些时候给了孝敬依旧是洗劫。

    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向导的心是好的,只是不希望大家起冲突罢了。

    仗着胆子,向导走到了罗刹寨指定放下孝敬银两的地点。

    那是一个半人高的土地庙,里面黑漆漆的,未必真有什么佛像,只是在庙门口放了一只缺了一个口的香炉。

    但凡是想要提前孝敬的,就把银子放在香炉下面压着。

    大多数情况下,收到了银两的山匪会放行。

    可这也意味着,这里会有山匪的暗哨存在。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毕竟他可是亲眼看到过被山匪砍成两半的尸体。

    尽管他知道自己背靠的三绝堂能耐更大,但是余威尚在,他只能咬着牙,把银子放在了香炉的下面。

    “众位山上的兄弟辛苦,这一点孝敬,还请兄弟们笑纳。”

    按照规矩,如果罗刹寨的山匪同意放行,便会有人出来喊话。

    但向导等了又等,却不见有人来回话。

    当下就沉了一颗心,往山上作了个揖。

    “兄弟们如果嫌少的话,尽管提。我们东家是个大方的人,最是敬佩咱们山上的英雄好汉们,还请兄弟们高抬贵手。”

    周围,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回荡。

    一滴冷汗从额角落下,随后越来越多。

    向导头皮发麻如坐针毡,他是当地人,自然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

    可山上依旧安安静静,连个鸟叫声都没有。

    他进退两难,心里清楚得很。

    只怕今天罗刹寨这一关,不好过。

    “你们东家是谁?”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从山上幽幽的传出来个动静。

    向导也顾不上擦擦自己的冷汗,立刻把之前商量好的那一套拿出来说。

    “我们东家是从南面来的药材贩子,小本买卖,知道咱们这的规矩,不敢造次。”

    对面再度沉寂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之后,才有人继续喊话。

    “既然大家是明白人,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当家求财求人,你们若是识相的,就留下所有的钱财跟那个女人。如果不识相,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捏住了自己的拳头,向导只觉得这罗刹寨未免欺人太甚。

    “这位兄弟,钱财可以给您。只求您高抬贵手,就把我们放过去吧。”

    “少他娘的废话!要么给人,要么杀人,你们自己看着办!”

    山上的人语气陡然狠厉了起来,向导虽然知道有危险,却还是不免心火大起。

    “人是万万不能给你们的,你们虽是山匪,却也该讲规矩的吧!”

    向导的话,触怒了从来不讲道理话的山匪。

    只听到山间传来一道破空之声,向导还没等反应过来,一枚长长的羽箭便呼啸而至,直奔他的心窝。

    心头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坏了’,眼看着就要被羽箭贯胸而入,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银光闪过,羽箭被砍成两段,坠在了他的脚下。

    “跟这帮山匪讲什么规矩,该杀就杀了,浪费口舌。”

    一道修长的身影跃到他的身边,那人反手便拔出地上还在颤抖的钢刀。

    “副...副堂主!”

    劫后余生那人才知道自己腿都软了,可看到清狐冷眉冷眼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向导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副堂主一直都潜在暗中保护。

    转过身来,清狐看向了山上,嘴角的冷笑带着*的杀机。

    “想要伤我的人,谁给你们的狗胆!告诉你们那个狗屁的山大王,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让出一条路,别在给我们找麻烦。否则,我就踏平你们罗刹寨!”

    清狐的杀气比土匪还重,那躲藏在林子中的山匪们,居然没有一个敢回话的。

    丝毫不在意的拎着冷汗浸透后背的向导下山,把他仍在了一辆马车上之后,径自转身回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丫头,不如我杀上山去。给脸不要脸,我看他们是活够了!”

    按照清狐之前的脾气,一个铜板都不会给,还会要了那些人的命。

    可林梦雅却若有所思,刚才发生的一切,她都是看在眼中的。

    “先不要,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太对。你让大家多小心,既然选择大家硬碰硬,那就不要留手。”

    比起心狠手黑,林梦雅绝对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刚才向导跟山匪喊话的过程却有些不太对,只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全体戒备,走!”

    不用清狐说,那些人也都绷紧了自己的神经,知道接下来的路途会有危险。

    打着十二万分的精神,商队小心翼翼的过了山岗。

    直到日落西山,也不见有任何动静。

    倒是清狐敏锐的感知到,在他们的周围,已经集结了不少的人。

    想来,那些山匪们也想要寻找到他们松懈的机会,再像是野狗一般一拥而上。

    商队里的其他人轮番休息,保证每个人都处于最佳的状态下。

    终于,午夜降临。

    安静的林子里,不知何时出现拳头大的火光。

    火光越来越密集,离商队也是越来越近。

    清狐立刻命令所有人迎敌,以马车为遮挡物,围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圆圈。

    火光越来越多,最少能有几百个,而到了近前众人才发现,一个火光就是一个火把。

    也就意味着,他们被几百个山匪包围了。

    “哼,还真是阴魂不散。你们当家的在哪里,给爷我滚出来!”

    清狐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人群,不知为何,他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高手的直觉都很敏锐,如果是在平常,他根本就不会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反正他们根本拦不住他,任他来去自如。

    但今天,他还有身后的人要保护。

    人群被分开,随后唯一一个骑在马上的男人,却看起来颇有些妩媚风流的姿态。

    但跟清狐的雌雄莫辩不同,这人的五官太过于阴柔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的那一种。

    男人穿着上好的绫罗绸缎,打扮得不像是山匪,倒像是山下唱戏的戏子。

    “呦,这便是传说当中,桃花坞第一杀手么?真是幸会,不过,今儿你到了我罗刹寨的地盘,可由不得你!”

    男人的语气跟长相一样,但是声音却嘶哑难听,犹如夜枭。

    清狐眯起眼睛,看向了对方,这个人,他总觉得在哪里看过。

    “你身后的,便是当年的昱亲王妃吧?放心,只要她跟我走一趟,我绝不为难你们。你们的算盘打得是不错,这么些人,如果是放在以前,只怕我也要掂量掂量。但现在嘛——来人,让高手见识见识咱们罗刹寨的威力!”

    山大王的语气森冷,随后前面的人便闪开,露出了后面的一切。

    之间周围,布满了弓箭手跟大型弩箭。

    只要那人一声令下,就算是清狐有天大的能耐,都会被射成刺猬。

    眸色释放出森然的冷意,清狐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只要把那个人挟持住,不愁他手下人不听话。

    可还没等他暗中行动,一只温热的小手,却拉住了他的衣袖。

    转过头,看到的便是林梦雅表情平淡的侧脸,不明其意的清狐,只好暂时放弃自己的打算。

    “既然大当家有事找我,那我们就跟你们去。但有件事情,我得告诉大当家。您的弟兄如果敢伤了我的人,那么我保证,在场的诸位,谁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她弯起唇,轻轻浅笑。

    可见惯风浪的大当家却只觉得面前的女子,如同暗夜里无声绽放的罂粟。

    美极,却也毒极了。

    想到某人告诫自己的事情,他也只好收起了轻视的心思。

    “这是自然,不过是请众位弟兄上山一叙罢了。来人,带贵客上山!”

    话音刚落,便有人主动上前。

    那人看起来并不起眼,大约有四十岁左右,是个管事的模样,只是眼神之中的精明外露,反倒是有些奸诈之相。

    “众位贵客,请吧。”

    林梦雅没回话,反倒是回到了马车里。

    清狐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些人,挥了挥手。

    众人立刻收拾好了,跟在大批的山匪后面上山。

    山匪们倒是没敢再动手,只是那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让清狐略有些不舒服。

    不过他的视线,却始终落在骑在马上的那个山大王的身上。

    那股子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越发的强烈。

    他故意放缓了步伐,跟林梦雅的马车齐平后,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人,我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马车内,闭目养神的林梦雅睁开双眼。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你看那些弩箭跟弓箭,他们一个山匪窝子,可找不到这么好的武器。”

    她出身林家,虽然之前一直傻着,可也是耳濡目染。

    即便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但她却能准确的辨认出,那些弓箭跟弩箭,都是正规军才能使用的武器。

    这些东西不仅仅是造价昂贵,更因为杀伤力巨大,所以民间一直是限制私用的。

    她刚才数了一下,至少有五六十把。

    这事,一定不寻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