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八章 赏罚分明
    “我...我们...饶命啊堂主!小人只是一时糊涂,还请堂主看在往日的情面上,饶我们一命吧!”

    任南北显然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条小命全部都系在人家手上,人家要他死,他就不能生。

    可林梦雅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后,转头面对外面的堂众。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自你们加入三绝堂的那天起,就必须要遵守堂规,不得违背。我三绝堂向来赏罚分明,在这里,不会在乎你们的出身,唯独看重的是你们本身的能力。只要你们有能力,我就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她的声音平淡,甚至不具有什么煽动性。

    但落到有些人的耳朵里,却是不免,在心头点燃了一抹火热的种子。

    凭什么,那些出身富贵之人,天生便可拥有一切。

    而他们不过是投胎到贫苦的人家,所以就注定低人一头呢?

    三绝堂当初刚开始发展的时候,许多人还不是一样的不看好,可后来,愣是凭借着一股子闯劲儿,活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如今的三绝堂,在江湖中已经是如雷贯耳,而他们不就正是见证了它如何崛起的一份子么?

    “今日,不管是青州分堂,还是云州分堂,我要你们都看个分明。我三绝堂,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想要退出,可以,那就按照规矩来办。白苏,不破,带他们下去吧。”

    林梦雅没有选择公开处刑,但也不避讳被人看到。

    此次进入烈云国,他们所面临的,是生与死的抉择。

    如果不能完全服从自己的意愿,亦或是根本就是抱持着其他的心思,不仅仅会害了自己,更会拖累其他人。

    石不破跟白苏,很快把人给拉了下去。

    那些被提到的,也都是胆战心惊,生怕下一个,被处置的人会是自己。

    林梦雅环顾一周,知道有些人注定是留不得的了。但她的心头,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惋惜,反而庆幸问题,会提前暴露出来。

    “孟庆年,我问你,你还要不要告了?”

    全程,跪在院子里的青年,都是一言不发,低垂着头。

    但林梦雅知道,自己的话,他必定都已经听到了耳朵里去。

    “小人不告了,堂主赏罚分明,小人服!”

    青年死死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可还是红了一双眼眶。

    本来,他已经做好了死在鞭刑下的准备,只求能为自己的兄弟们,求得一个公正。

    但没有想到的是,其实这一切堂主早有准备。

    林梦雅看着青年,她知道如果今天自己即便是真的让他通过了鞭刑状告任南北,哪怕是这人赢了,自己也会失去民心。

    不过还好,从此以后,那些想要触犯堂规之人,也必定得掂量自己的斤两。

    人走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像是蛀虫一样的人,会渐渐的蚕食着三绝堂,到时候,她才是连哭都来不及。

    “你知道堂内规矩,即便是你不告了,也要领受五鞭子的警告。郭公子,有劳了。”

    青年擦了擦眼眶,如果是说他刚才是想要冒死求个公平的话,那么现在,则是心甘情愿的领罚。

    郭天通一脸的严肃,此刻他感觉自己手中握着的不是惩罚的长鞭,而是鞭策着三绝堂继续向前的责任。

    长鞭高高扬起,重重的抽打在青年的背上。

    血雾飞起,青年的脸上青筋暴起,双手窝得死紧,可脸上却带着笑意。

    “堂主英明!”

    那五鞭不仅仅是抽打在他的身上,更落在了每个人的心中。

    孟庆年咬着牙,却大喊着堂主英明。

    感觉到周围的视线,略有些不同,林梦雅这才放心了一颗悬着的心。

    冲着孟庆年点了点头后,转身回到了客栈里。

    “白苏,去把咱们的伤药拿来,暗中给人送过去。郭爷,我还有件事情想要麻烦您。”

    郭茂看到她身边的人,各司其职,每个人虽然没有开口,却各有默契,便知道这位堂主的性子,只怕不是往日看起来那么的随意。

    在她身边做事,除了忠心耿耿之外,只怕能力也是最重要的。

    彻彻底底的放宽了自己的一颗心,不管是他,亦或是天通,只要跟在堂主的身边,只怕终究会有出头之日。

    “堂主请说。”

    尽管她年纪远远小于自己,可郭茂还是由心里头,对这位堂主敬佩不已。

    “我希望您能暂时在这里坐镇,先前是我考虑不周,只觉得各分堂已经严格把关,必定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却没想到,竟然让这几个人钻了空子。这一次去,就连我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自然也是不能放任那些害群之马来给我捣乱。所以我希望在各个分堂的人集结之后您能亲自为我把关。”

    郭茂想了想,才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终于放心了一颗心,她之前选择各分堂堂主的时候,考虑的大多是对三绝堂忠心不忠心。

    而在才能方面,实在是有些乏善可陈,毕竟当时选择的余地不多,以至于后来,让任南北跟金儒炳这样的人,混入了三绝堂,差一点就坏了大事。

    她不仅仅要处理那几个叛徒,同时出事的几个分堂的堂主,也必须要受到惩罚。

    现在的她,必须要步步谨慎,免得自己,会阴沟里翻船。

    清除叛徒的事情又闹了几天,为了安全考虑,那些被剔除的人,暂时被关押在崇山郡。

    任南北跟金儒炳早已经被处置妥当,剩下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高位的人,即便是放出去也没什么太大的危害。

    但林梦雅坚持,必须要通报各分堂,建立黑名单制度,不然以后只怕是会留下后患。

    等到这事处理妥当之后,时间也到了三月。

    在确定了第一批能随她入烈云国的人选后,林梦雅他们,也终于完全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郭爷的手段跟心计她是清楚,也是完全信任的。

    而且在人员的编排上,也符合林梦雅的心里预期。

    云州这一次送来的百十人,几乎都被编入了第一阶梯。

    他们被称为堂主的嫡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比起别的分堂良莠不齐的人员质量,这一批人才,不管男女,都是人中龙凤,且对林梦雅的中心度最高。

    同时,郭爷也考虑到,如果都安排云州分堂的人,也许会让别的分堂的人寒心。

    所以同时也把几个分堂内抽调出来的精英力量,也一起编到了这一次的队伍中。

    这一次的堂众一共五百人,每十人是一个小组,每五十人是一个大组,每一百人又成为一队,并且有正负两个队长来管理。

    至于队长,大组长跟小组长,则是由内部推举产生。

    为此林梦雅还弄了一个类似于现代的推荐会的形式,让大家互相了解,增进友谊。

    而且所有的分堂都是打乱了重新编排的,本意是为了让他们消除心中分堂跟分堂之间的壁垒。

    在路上,五个队伍会分别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另外四个队会隐蔽起来,既是一种休息,也是在暗中,消除一切对她不利的因素。

    而石不破则是五百人的总指挥,今天的相处下来,林梦雅发现,这家伙不仅仅是个鬼才,还很有军事天赋,是个谋士的好材料。

    也许这次回来以后,她可以试着把人推荐给龙天昱。

    “主子,马上就要进山了。”

    一百多人的队伍其实还是有些扎眼的,不过好在崇安郡内大部分都是三绝堂的力量,所以并未惊动许多人。

    而林梦雅也让大家伪装成翻山越岭的贩药的商队,反正这样的商队其实在这里还是很常见的。

    毕竟烈云有许多药材,是其他国家的气候不能生长的。

    十几辆大马车虽然有些显眼,可进了山之后他们自会发现,这样的队伍,其实在山中倒是挺常见的。

    毕竟这是两国交界的地方,山里面不仅仅有豺狼虎豹,更有山匪为祸。

    想要平安的到达山那边的烈云国,许多小商贩都会选择结伴而行。

    他们这一百人的队伍,也让周围那些想要打他们主意的家伙们,不敢轻举妄动。

    “告诉大家,注意警戒,不要放松警惕。”

    林梦雅坐在马车里,淡定的发号施令。

    白苏立刻领命而去,那四百化整为零,正秘密的缀在他们身后的队伍,才是他们真正的依靠。

    “丫头,你还好么?”

    清狐拿着一碗补汤,掀开车帘后,看着里面脸色苍白,面容憔悴的林梦雅,不由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还好,只是苦了他了。”

    林梦雅脸上现出无奈的苦笑,可小手,却是温温柔柔的,摸了摸自己似乎微微隆起的小腹。

    那里面,正在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

    “这孩子来的也太是时候了,不过我看他倒是很乖,没怎么折腾你这个娘亲。”

    清狐笑了笑,眼光也充满了爱怜。

    那一天,当林梦雅轻轻的在他耳边说,如果她死了,请清狐帮忙抚养这个孩子的时候起,清狐就已经把那个未曾谋面的小东西,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不管那孩子是男是女,他都会拼了命的,护佑这孩子一生的周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