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七章 历数罪状
    眼看着面前的青年态度坚决,林梦雅的眼中也划过一抹赞赏。

    冷冷的环顾了一周后,林梦雅看到了青州分堂的人的嚣张得意,也看到了云州分堂的人的于心不忍。

    更让她失望的,是那些还在犹豫,亦或是从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冷漠的部众。

    她知道三绝堂存在的问题不小,而且在之前,让从未有过任何合作经验的人协同作战,如何获取双方的信任,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原本她是觉得,如果是让他们以后共同经历之后,也许会锻炼出彼此之间的默契跟信任。

    可如今,各个分堂各自为政,这才是让她觉得最为头疼跟棘手的事情。

    “此事我已经交由郭天通来处理,放心,他绝不会徇私枉法。但在这之前,我还要处理一件事。来人,把石不破石公子请上来。”

    石不破的名头可比任南北要响亮得多,当初他初入三绝堂之时,就曾经成功挑战过当时的智绝公子。

    后来他倒是也安分守己的一阵子,不过每日在三绝堂内坐镇实在不合他的性子,为了缠住清狐教他杀人的武功,这人又把位置扔给了上一任的智绝公子。

    不过那人自从败于他手之后,就把他视为自己的终身偶像。

    关于这一点其实林梦雅也挺纳闷的,他们这些聪明人,怎么性子都有些古古怪怪的。

    但每次三绝公子一旦更迭,那是需要昭告给每一个分堂。

    何况以石不破那奇葩的个性,如今三绝堂内,可是各个对他的大名如雷贯耳。

    林梦雅的话音刚落,从外面就进来了一位身穿孔雀蓝长衫的年轻男子。

    男子一张白嫩的脸蛋上,却含着几分似笑非笑的嘲弄。

    那双眼睛微微上翻,仿佛天下间还没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背着手慢悠悠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却是‘噗通’一身,跪在了林梦雅的脚下。

    “属下石不破,拜见我三绝堂英明神武,冰雪聪明,倾城绝色总堂堂主!”

    说完,还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林梦雅按住了自己略有些抽搐的眉心,本来很严肃的一个场合,怎么留让他给生生的破坏了?

    “起来吧,石公子不必行此大礼。”

    林梦雅强挺着自己的表情,不想让这场面变得更加滑稽。

    眼神透露出明晃晃的威胁,只要石不破再敢出什么洋相,她一定会狠狠的整治他。

    机智如石不破,自然也领会到了自家老大的意思。

    极度谦卑的起身,然后像是她天字第一号的乖巧小弟似的,站在了林梦雅的面前,好像刚才那个鼻孔朝天的牛掰货不是他一样。

    “石公子昨天不是说,有要事要禀告么?我倒是想要听听,你想要说什么。”

    好不容易把话题给拽了回来,林梦雅正色道。

    石不破也不敢再开玩笑,立刻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灰色封面皮的小本子来。

    “属下奉命暗中查探各堂情况,青州分堂副堂主任南北,七月三日曾纵容手下李平当街打残无辜老百姓。同月二十五日,于账房先生于三桥合谋,贪墨本堂资金七百五十两,藏匿于青州良山寺禅房内。同年八月...”

    接下来,几乎每一句都指出了任南北的一条罪状,不管是时间地点还是具体的时间,包括他藏匿东西的地点,跟经手的人,都被一一挖了出来。

    任南北越听越心惊肉跳,因为这些消息都是真的!

    额头渗出了滴滴冷汗,他没想到,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都已经暴露于人前了。

    林梦雅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示意石不破继续念下去。

    “靖州分堂副堂主金儒炳,强抢民女,残寒部众...”

    又是一段罄竹难书的罪状,饶是以金儒炳的城府,也忍不住心头冒出丝丝凉意。

    他跟任南北一样,自以为有些事情做得极为隐蔽,这辈子只怕除了自己,再也无人能够知晓。

    却没想到,在林梦雅的眼中,他们的那些秘密,都成了要命的催命符。

    谁也不知道,石不破的小本子里头,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只见他念了一页又一页,而随着每一页的翻过,那些被隐瞒在重重黑雾当中的真相,就会渐渐的显现出来。

    “今日上午,青州分堂部众王大壮,蓄意挑衅云州分堂部众栾歌,后蓄意重伤栾歌,被执法队白苏阻止,削其左足。青州分堂副堂主任南北,侮辱三绝堂在先,置疑执法队在后,还请堂主,亲自决断!”

    石不破的小册子终于念完了,缓了一口气后,恭敬的站在林梦雅的身后。

    “你们,都挺清楚了吧?”

    那些围观的部众们,早已经是目瞪口呆。

    而青州跟靖州分堂的一伙人里面,凡是知道这些事情的人,都露出了震惊无比的表情。

    可那些不知道的,脸色却难看得紧。

    他们之中,也并非各个都是奸邪之徒。相反,这次带过来的,除了少量他们的心腹之外,为了防止万一,大部分来的都是一些边缘的新人。

    登时壁垒分明,被孤立者虽然是少数,却也让人看得清楚明白。

    “堂主,这...这...”

    一向能言善辩的任南北,顾不得擦掉自己一脸的冷汗,刚想要辩驳,却在接触到林梦雅的眼神后,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那是,看向死人才有的眼神。

    曾已何时,他在看向那些,身份地位能力远不如他的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无情跟冷漠。

    因为他可以随意的决定那人的生死,他甚至觉得,自己堪比地狱的阎罗。

    可今天,终于轮到了他们自己,来体会这种滋味。

    “任堂主是不是要说,你无凭无据,如何能确定这些罪过都是你犯下的呢?别着急,许山,把东西都给我拿上来。”

    许山立刻扛着一个笨重的大木头箱子,走到了所有人面前。

    木头箱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激起一阵阵的尘土。

    随后许山蒲扇似的大手打开了箱子,那任南北不过看了一眼后,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想必这些东西,你任副堂主必定是十分的熟悉了。只怕你自己也好奇吧,怎么你亲自书写,亲自蜡封,为了防止被人偷走,还亲自制定了破解之法,又藏在了你隐瞒了十多年的相好的手中的账本,怎么会跑到我手中了呢?哎呀,是不是仿写的呢?不太可能,因为你任副堂主为了不让人仿写,特意用了五种笔法,也是跟你的破解之法遥相呼应。所以,这个账本世上除了你本人之外,再无第二个人可以临摹出来。我是应该夸你任副堂主想得周到,还是该夸你多才多艺呢?”

    林梦雅的语气轻柔,看似是在玩笑,实则那股子毫不掩饰的杀意,早已经吓得任南北有些腿软了。

    “哼!堂主若是这般不客气,那我也就不念旧情了!那些银两本来就是我分堂兄弟应该得的,凭什么都要白白送给总堂!”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敢跟她胡搅蛮缠么?

    林梦雅冷哼了一声后,眼神轻轻扫过任南北。

    “是么?可我怎么听说,你外宅里的整整一面墙,都是由我青州分堂的银子所铸呢?你堂下部众,被你克扣银钱,致使老母差一点饿死,怎么那个时候,不见你任副堂主出来救济!”

    眼见林梦雅拆穿了他最后一丝的隐藏,那任南北也咬紧了牙关,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不想让他好过,那谁都别想好过!

    恶向胆边生,任南北暗中运气瞄准了林梦雅所在的方向后,突然间脚蹬地面,身体朝着林梦雅飚射而去。

    就在他行动的时候,金儒炳跟那位跟着他们一起闹事的副堂主,也加入了战团当中。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只要掌握了林梦雅,他们就有了逃出生天的可能。

    管他什么基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凭借着他们的江湖地位跟能力,换个地方也能重新开始,省得受这个小娘们的气!

    一时间,所有人的救援都来之不及。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原本应该惊慌失措的女子,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心头暗叫一声不好,身子里的真气却顷刻间完全散开。

    从身体的最深处,一股子剧痛震颤了他们的心肺。

    ‘噗通’一声,三人同时掉落在地。

    同时,每个人的嘴里,都吐出了一大口暗红色的毒血。

    “我家堂主的身你们也敢近,果真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在林梦雅身边的石不破,看着那三个急于作死的货色,冷冷的嘲讽了一句。

    此时林梦雅才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三只半死不活的家伙。

    “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把你们放在眼中了么?”

    对于生死都由不得自己的货色,她又怎么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敌人?

    任南北此时拼命的抬头,却终于看清楚了面前,这一张美人皮的下面,究竟隐藏了一颗,多么心狠手辣的魂灵。

    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摆在她砧板上的肉,毫无可逃之路。

    可他们,却一无所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