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六章 状告分堂
    “老任,何必把事情闹得这么僵。堂主虽然年轻气盛,可我倒觉得堂主并非言而无信之人。”

    金儒炳的一番话,明里是替林梦雅说话,可暗里,还不是在说林梦雅年轻气盛靠不住。

    两个人一唱一和,想要挤兑林梦雅一番,在玩弄言语陷阱上,他们也算是高手。

    如果林梦雅一旦恼了,怒了,那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所以他们的余光,从未离开林梦雅,只为了寻觅那个合适的时机,想要趁机发难。

    不过让他们越来越惊讶的是,即便如此林梦雅还是淡定自若,仿佛他们刚才说的话,并不能造成哪怕一丝的影响。

    两个人暗中用眼神交流了一下,要么这位堂主是真的好涵养,要么她就是真的,还有什么后招。

    任南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看不透这个女子,多年锻炼出来的直觉,让他的心头,生气了淡淡的不安。

    旋即强压了下来,真是,对方再厉害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丫头罢了,还能有什么翻天的本事不成?

    一贯的自大,让他完全抛弃了谨慎,一心想要看这个小堂主的笑话。

    “启禀堂主,人都已经到齐了。”

    从刚开始就消失了白苏此刻又突然出现,恭敬的站在林梦雅的身后,声音低沉却清晰无比。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规矩走吧。”

    除了林梦雅之外,其他的几个人则是一头的雾水,就连郭茂都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

    郭天通有些着急,暗中扯了扯自己父亲的袖子。

    但后者却显得十分的淡定,无论任金二人有多狡猾,他总是相信林梦雅,一定会力挽狂澜。

    “是。”

    白苏垂首退去,众人这才看到,她离开的地方,正是客栈的后院。

    客栈本就是三绝堂的产业,所以一般人不得进入后院,不过此时此刻,后院却聚集了不少人。

    白苏才出去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喧闹。

    最后不知怎么回事,此刻又沉寂了下来。

    “堂主,云州分堂孟庆年求见。”

    声音刚起,任金二人的眉心,就忍不住一跳。

    这几天,他们可没少纵容手下人欺辱云州分堂的人,难道现在他们是来告状的么?

    不过,他们两个倒是没着急。

    三绝堂内阶级分明,如果堂众想要状告副堂主的话,必须要经过执法队的三十鞭鞭刑。

    若是能挺过去了,分堂堂主跟总堂堂主,就必须严厉追查,否则不予理会。

    “既如此,那你可受的我的三十鞭刑?”

    白苏的声音依旧冷淡,听不出半点的情绪来。

    可那叫孟庆年的男子,却是十分的激动,就连林梦雅他们几个在屋子里的,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孟庆年初心不改,还请执法队的大人,现在执行。”

    没想到,世上居然还真的存在这么倔强的家伙。

    白苏转身回到了屋子里,将此事据实已报。

    只要林梦雅同意,那鞭刑将会即刻执行。

    任金二人对视了一眼后,从双方的眼睛里,看出一抹阴郁来。

    “堂主,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还没等林梦雅表态,任南北便皱起了眉头,发难道。

    “哦,那依任副堂主的意思,怎么处置比较妥当呢?”

    林梦雅心头早已经冷笑涟涟,她一直纵容那两个家伙,目的却是彻彻底底,把他们两个推入地狱之中。

    可惜,那两个作死的家伙还不自知,总以为林梦雅只是无能懦弱罢了。

    “依我看,这执行的人换一换的好。不敢瞒堂主,方才云州分堂的弟子,与我门下弟子生了些口舌。本只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算不得什么数。却没有想到,这位执法队的姑娘,竟然生生的砍断了我堂下弟子的左脚。想来,莫不是因为这位姑娘,跟云州分堂的人有旧,所以才如此偏袒。若是还由她来行刑的话,未免不公。”

    清冷的眸光,闪过林梦雅那双晶亮黝黑的眼。

    缓缓由座位上站起来,不知为何,明明只是一个纤细柔弱的女子,可气场却像是一把深埋与雪山之中的凶刃。

    “我也正有此意,我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手脚重了些。所以这一次,郭公子由你来执行,可好?”

    由始至终,郭家父子没有说出一个字。

    如今被林梦雅突然点名,父子俩个都有些错愕的神色。

    “这...是,谨遵堂主之命。”

    任南北跟金儒炳自然是不干,这郭家摆明了就是来保堂主的,让他们来,岂不是跟堂主亲自动手一样?

    咬着牙还要发难,可林梦雅手中的那杯热茶,却突然间被她扫向了地面。

    “白苏,违抗堂主令着,该当何罪?”

    瓷杯落地之后的响声,让任南北与金儒炳突然间惊醒了过来。

    刚下堂主可以对他们的话不计较,但现在,外面怕是来了不少的人,他们这样公开挑衅,早已经触犯了堂规。

    至少在现在,他们的表面功夫必须要做得周全一些,免得落人话柄。

    何况行刑的鞭子可不是寻常的驯马的鞭子,那鞭子内里掺杂了精铁打造的铁钩,一下就可以要人半条命去,又何况是三十鞭子。

    “堂主息怒,属下也是为了公平起见。既然堂主希望由郭公子来执行,想必他一定不会让堂主失望。郭公子,你可以记得一点。单反对堂主阳奉阴违者,也是犯了堂中大忌的。”

    金儒炳阴测测的说道,郭天通早就看他不顺眼,只冷哼了一声后,便也去了后院。

    “诸位,随我移步到后院,亲自看看我三绝堂是如何规矩人的吧。”

    林梦雅脸上的笑容也渐渐隐去,隐隐有些风雷之色。

    任金二人只觉得心头擂鼓,有些不太好的预感。而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连话都插不上的那位副堂主,则是不经意中,额头上布满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不对劲,从他们刚开始进来的时候,这里就透着一丝丝的诡异。

    如今,堂主的样子,绝对不像是他们之前所猜测过的那样,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

    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两道身影。

    一人长身玉立,但眉目间,却带着渗人的杀意。

    一人如同铁塔,虎目圆瞪,煞气非凡。

    高手之间,只消一眼便知道对方深浅。

    饶是他们纵横江湖多年,也知道面前的两个人,绝非善类。

    只怕他们的后路,早已经被这俩个人所斩断了。

    “各位,还是跟堂主一起去看看吧。原来是清狐副堂主,您的一身功力,仿佛又精进了不少。”

    郭茂此时心头早已经有了数,眉间的紧张消失不见,冲着清狐,拱手问候。

    “有堂主在,什么天材地宝还不是唾手可得。可惜啊,我这一身的武艺,至今还难逢敌手。”

    随着本身的势力壮大,林梦雅跟清狐,早已经不怕烛龙会的暗中报复。

    而当初桃花坞第一杀手的名头,早已经名震江湖。

    任南北跟金儒炳只知道副堂主向来是行踪缥缈,很少无故在堂中出现。

    没想到,此时居然真的碰到了正主儿。

    双双咽下一口口水,桃花坞当年的第一杀手,天下无他不可杀之人!

    从现在开始,他们才知道自己,有多低估了那个女子。

    “也是,您常年侍奉在堂主身边,自然是没有用武之地。”

    郭茂又跟清狐客套了几句,不过唯有他们自己清楚,那丫头看似柔弱的小身板下,到底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只怕她要是认真起来,清狐这个第一杀手,如今也不是她的对手了。

    武功套路杀人有形,而林梦雅却能杀人于无形。

    那三个猪油蒙了心的家伙,只怕是要倒霉到家了!

    林梦雅率先走到了院子里,感受到那些或是惊讶,或是疑惑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她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只是走到了白苏的身边,在后者的面前,一个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青年,已经脱了上衣,跪在院子里。

    他双手紧握,脑袋低垂,可身上的肌肉却绷得极紧。

    林梦雅只看了他一眼后,便开口问道。

    “你可坚持,要状告青州分堂的副堂主,任南北么?”

    像是有些处于那青年的预料,女子的声音纵然清冷如玉,却还是娇柔婉转。

    青年立刻抬起头,不过看了她一眼之后,又立刻低垂了下去。

    他们分堂的堂主说过,天下间唯一要尊敬的人,就是这位菩萨下凡一样的堂主。

    但有些事情,他也不得不背负。

    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个头,青年坚定的说道。

    “属下死都不会改!”

    周围,属于青州分堂的都是不屑一顾,而云州分堂的同伴们,则都是红了眼眶,却也只是死死的钉在青年的身上,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止。

    林梦雅看了看周围的人,把他们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

    “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便准了!”

    少女的话掷地有声,那跪着的青年,又再次重重的磕了个头,只是此时,语气早已经染上了淡淡的血腥味。

    “多谢堂主成全,请堂主赐下三十的鞭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