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四章 堂内争斗
    “是,但凭主子吩咐。”

    白苏突然觉得有些庆幸,幸好她不是主子的敌人,也幸好自己悬崖勒马,没有真的做出背叛主子的事情。

    否则,她肯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天,让他们七个人来这里见我,其他人,原地待命。”

    大战将至,她原本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

    而且三绝堂以如果真的要交给百里无尘的话,只怕这些人,还斗不过那家伙。

    所以,明天要看那几个人的态度。

    她虽然不想惹事,可有的人胆敢把她的大度,当成可以挑衅的借口的话,那么她倒是不介意大开杀戒一次。

    “是。”

    月色加深,可屋子里的林梦雅却弯起了一抹凉薄的笑。

    果然,那些儿女情长什么的完全不适合自己呢。

    崇安郡,是一个不太起眼的郡县。

    如果不是因为其靠近边境线的话,只怕一年到头,都不会有人来这里。

    但现在却有不少人,都暗中聚集到了这个小小的崇安郡内。

    纵然前途未卜,可他们都是满满的雄心壮志。

    因为那位高高在上,神通广大的堂主曾经有言在先。

    进,则光宗耀祖,退,亦可平安度日。

    可加入三绝堂内的人,谁不是满怀着满心的不得志,盼望着能有一个机会,让自己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所以,他们抛弃了往日的安稳,只为了能求一个机会!

    但在这样热血沸腾的时刻,却总有一部分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焦山脚下,一座宽敞整洁的院子内,聚集着整个三绝堂最为顶尖的力量。

    虽然他们都分属于各个分堂,可彼此之间却鲜有沟通了解。

    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见面。

    有能力的人,普遍都会有些脾气。

    本来没什么大碍,只是在有心的挑唆下,这些陌生的情绪,就会化为冲突。

    院子内,一场因为口角而衍生的争斗正打得火热。

    一位眉头微微蹙起,但气势却十分雄浑的男子,站在门前,抿紧了唇,看着面前争斗不休的人群。

    “任副堂主,管好你的人。”

    郭爷低沉的声音夹杂着几分怒气,他虽然身处临天,但几个分堂之中的暗潮涌动,他却早已经有所耳闻。

    那位任副堂主是个四十多岁的矮胖男子,一身的丝光绸缎,显得富贵非凡。

    虽然气场上不如郭爷,可一双眼睛却显得他别样的精明。

    那人却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还闲闲的看了混乱不堪的场中一眼。

    “不过是年轻人闹着玩罢了,我们青州分堂可跟你们跑商道的不同。没有点拳脚功夫,怎么打天下?”

    郭爷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只是他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会跟一个区区分堂的副堂主计较。

    倒是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青年冷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

    “这位,便是令公子吧?”

    任南北也不恼,只是笑着看了一眼站在郭爷身后的男子,眸中却带着几分轻蔑的神色。

    “只是年轻人嘛,一定要多见一些市面,免得贻笑大方。若郭爷有意的话,在下倒是愿意给令公子行个方便。只是我们青州分堂艰苦些,令公子未必习惯。”

    这话,明晃晃的是说临天分堂那边太过养尊处优了。

    “小小一个青州分堂,也敢说尽大话。”

    “天通!”

    郭爷虽然低喝了一声,但眼神却隐晦的传达了他的态度。

    原本他除了给堂主保驾护航之位,也是为了亲自送自己的儿子去锻炼一把的。

    郭天通尽管心有不甘,可还是低下了头,但心中却想找个机会,给那个死胖子一个好看。

    他们临天分堂每个人都是从拼杀中过来的,当初纵然有堂主,神通广大的打点了临天国上下的关系。

    但民间跟朝廷不同,他们的进入,就意味着要打破现有的势力分布,那些人哪里肯拱手相让。

    他跟他爹一起,为临天国的分堂抛头颅洒热血,可不是为了,听一个死胖子奚落的。

    “无妨,令公子血气方刚,这倒是难得的好事。唉,你们瞧瞧,我手底下的这群小崽子们,就是没规矩。”

    那任南北一副无奈的样子,可眉宇间隐隐的,却是藏不住的骄傲。

    院内双方的争斗,以他们这一方的胜利而再次告终。

    他带来的都是一些心狠手黑的大块头,所以自然是要占上风的。

    处于弱势的一方,则是来自云州分堂的。

    他们都是当年那一场瘟疫剩下来的人,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当初那个救了他们一家老小性命的人,就是他们的堂主。

    但他们的堂主跟副堂主却是清清楚楚,也因此,云州分堂对林梦雅这个堂主的中心度远远超过其他分堂。

    而林梦雅自然也是投桃报李,暗中给予不少照顾。

    久而久之,云州分堂被其他的分堂称为堂主的嫡系。

    而那任南北正是四人当中的头目,既然他想要给堂主颜色看看,作为嫡系的云州分堂,俨然就成了他第一个攻击的目标。

    如今连嫡系都被他的人踩在了脚下,心头别提有多得意了。

    “任副堂主,老夫只有一句话告诫你,好自为之。”

    昨晚,堂主的亲随给他传来的消息,也是让郭爷如此忍耐的原因。

    既然堂主想要亲自来处理这件事,他就应该相信她。

    毕竟,那小丫头的手段,可不比他差。

    眸子冷漠的扫过任南北后面,那三个幸灾乐祸的蠢货。

    堂主那样的人物,即便是生有二心,也最好憋在心里,千万不能让她看出来。

    何况这几个,居然来主动送死的。

    只怕从今以后,三绝堂内再也不会有他们的地位了。

    人高马大的青州分堂的男子,狠狠的把比他瘦小一些的云州分堂的人踩在脚下。

    “哈哈哈,什么嫡系!在老子的拳头下,你们都得乖乖趴在地上给老子当狗!”

    被踩在脚下的云州分堂的部众,却是咬紧了牙关。

    尽管他已经被那壮汉打得头破血流,却不允许自己,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痛呼声。

    “你放开他!大家同是三绝堂的人,你下如此狠手,难道就不怕堂规处罚么?”

    被拦在外面的云州部众只能恼怒的冲着那人喊叫,只可惜青州分堂的人实力太强,可其他人,则是不想要惹麻烦,所以并未出手相助。

    况且,那任南北护短得很,昨日一个其他分堂的人看不过去他们嚣张的样子,不过争辩了几句,就让那任胖子差点打成残废。

    短短几日,他们倒成了这里的霸主似的。

    “堂规?老子就是堂规!”

    壮汉眼中掠过一丝戾气,抬起脚来,就想要冲着那人的脑袋重重的踩下去。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血腥的一幕,要从他们的面前上演,可除了云州分堂的人悲愤交加的吼叫声之外,其他人都只是站在那里,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啊——”

    痛彻心扉的惨叫声响起,可喊的人,并不是那个躺在地上,睁大了双眼,一脸悲怆的男子。

    “残害同门,犯堂规第十九条,当受腰斩之刑。”

    冰冷的语调,掺杂着丝丝杀意。

    ‘咣当’一声,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壮汉,捂着自己的脚,倒在了地上。

    而他左脚的脚腕部分,喷涌而出的鲜血,在地上溅出一滩血色的花。

    面无表情的白衣少女收回自己的剑,不染一丝血腥。

    恍若刚刚削掉了对方左脚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白...白苏姑娘!是白苏姑娘!”

    因为前几天白苏提前到了这里,所以早来的一伙人,一下子就认出了她。

    丝毫不受任何人的影响,白苏径自走到了几个分堂主的面前。

    “堂主有令,命你们即刻前去迎接。违者,以堂规处置。”

    少女拥有极为清冷的面容,如同深埋于地下的冷玉,冰寒彻骨也坚硬无比。

    “你,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伤了我的人!”

    任南北虽然暴跳如雷,可眼中却有不停闪动的兴奋。

    他正怕堂主是个油滑的人,让他找不到任何的办法,没想到,这就送上了门来。

    白苏也不理他,只是从腰间抽出一块精钢锻造的腰牌,扔在了任南北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执法队的标志!”

    任南北身后的的副堂主们自然是有眼力的,但听到他们的话后任南北的胖脸,却有些不太自然的抽搐。

    “侮辱执法队罪加一条!置疑执法队者,由堂主亲自定夺。若我有处置不当之处,当领受三刀六洞之刑。反之,质疑者受罚。”

    少女刻板冷淡的声音,让任南北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早就知道三绝堂内执法队的威名,只知道这些都是一群完全忠于堂主,且油盐不进的顽固派。

    只是他明明收到了消息,这一次执法队绝不会出现,可是面前的女子却...

    那腰牌他也认得,执法队里的人各个武功高强只怕不好对付。

    可现在,大庭广众下,他又不能轻易的软下去。

    只能梗着脖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好,那咱们就到堂主的面前说个分明!走,众位请随我去迎接堂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