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三章 受到挑战
    摇了摇头,林梦雅还是放弃了继续追问的**。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尽管睡醒以后,石不破还是那副欠揍的样子,可他们两个人之前,却多了一些心照不宣的东西。

    比如,那个毫无医学天分的人,竟然在努力的啃医书。

    别说清狐了,就连许山看到以后,都惊讶得下巴差一点脱落。

    当然,即便是用心学习医书,石不破也还是那个嘴贱无敌的石不破。

    不管多累多艰难的旅途,都能听到那两个人在吵吵闹闹。

    也算是忙碌工作当中的一种消遣,当然除了她被烦的急了,也会吼两句让他们闭嘴的时候。

    总是,这一路上虽然枯燥,却也不难熬。

    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林梦雅都在马车上度过。

    好在她早已经学会了宅车神功,再加上每天都会有源源不断的密信送到她的面前,让她连感觉无聊的时间都没有。

    以至于到了襄州的地界后,马车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她还觉得有些不习惯。

    他们从京都离开的时候,正是元月初一。

    而现在已经是二月中旬了,虽是春寒料峭,却也没有了冬日的酷寒。

    在这一天,已经许久不曾体验过床铺的**滋味的林梦雅,终于逮到了一张床。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睡了昏天暗地,这一次,就连她的生物钟都暂时罢了工,让她整整睡上了一天一夜才够。

    “什么东西,味道这么香?”

    最终,还是饥肠辘辘的生理反应,让她很不情愿的由沉睡中清醒了过来。

    “看来清狐说的没错,主子不仅是个贪睡猫儿,还是馋猫呢。”

    白苏眉眼憨笑,端着一碗青菜粥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在照顾林梦雅生活起居的这方面,清狐从来都是无微不至。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他们呢?”

    林梦雅一边喝粥一边问道,他们是在入夜时分赶到的崇安郡,这家外表不起眼的客栈,其实也是三绝堂的产业之一。

    也是因为在自己人的地盘上,她才能这样放心的呼呼大睡。

    白苏的眼神中,有一抹阴郁飞快的一闪而过,不过还是一派轻松的对着林梦雅,试图掩饰住自己心头的想法。

    “天才刚黑,清狐他们三个去落脚地先行打点去了。不过,他们说希望主子能好好休息,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再说。”

    林梦雅挑了挑眼角,也不知道这丫头自己知不知道,每次她试图撒谎的时候,她的眼神都过于真挚,甚至于会紧紧的盯着别人不放。

    大概,也是人家常说的矫枉过正吧。

    “白苏,你有事瞒着我。”

    放下手中白瓷的粥碗,林梦雅擦了擦嘴,好整以暇的看着白苏。

    后者神色挣扎了一番后,才垂头丧气的耸了耸肩,不过语气却有些愤愤不平。

    “我就说这种事情,主子你一下子就会揭穿我的,偏偏那三个人谁都不肯来趟这趟浑水。”

    摇了摇头,林梦雅当然知道,这事如果是清狐跟那两只来说的话,自己的手段一定会整的他们哭爹喊娘。

    但白苏不同,她一向对这几个丫头宽厚仁慈,拿她来顶缸,显然是上上之选。

    “既然知道瞒不过我,你就照实说好了。那不成,是我们的人手除了问题?”

    白苏惊讶的看了看自家主子,一双水灵大眼带着几许不甘。

    “果然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主子的眼睛,哼,这里的分堂倒是风平浪静,可有些人,却恶意揣度您的意愿,巴巴的赶过来闹事呢!”

    原来,按照她的命令,各地的分堂只要输送自己最精锐的人手过来即可。

    但因为林梦雅跟各国朝堂的关系,导致三绝堂的发展过于顺风顺水了。

    所以有些人就忘记了,之所以他们能呼风唤雨,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大的能耐,而是因为林梦雅这个名头在。

    权力的**一旦膨胀,除了会让人盲目自信之外,带来的便是自以为不可一世的高傲。

    当初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所有分堂的堂主都是由三绝堂总部选任出来的。

    除了保持忠诚度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出身与三绝堂,本身就会有责任感跟归属感在。

    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才充实分堂,所以许多分堂的副堂主,乃至下面的管事,都是由外面招募而来。

    所谓人外有人,总堂出去的那些人虽然有些过人之处,可到底资质有些参差不齐。

    久而久之,便有厉害的副堂主架空堂主,越俎代庖的情况出现。

    本来她跟清狐,已经拟定好了计划,这一次带出去的人既是完成任务,也是一场历练。

    当这些人平安回来之后,他们将会是三绝堂最精锐也是最核心的力量。

    不过有些人却舍不得把自己辛辛苦苦招募来的人手,白白的送给她这个吃闲饭的堂主使用。

    可三绝堂堂规森严,若他们阳奉阴违,堂内执法绝不会姑息。

    那可是清狐亲自训练出的执法队,武功高强不说,又各个都是会坚决维护堂规到底的死脑筋。

    既然硬扛不行,他们其中有心的,便把脑筋动到了其他的地方。

    按照总部发出的命令,先把人给送过来。但他们以护送之名亲自压阵,最后在堂主的面前,再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让自己的人露个脸也算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但他们这样做,何尝不是在试探她这个堂主的底限。

    只是毕竟她有言在先,任何人都有反悔的机会。

    不过要是真的让他们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她这个堂主也就成了笑柄,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的威信。

    如果她执意要处置那些人,反而也会落了下乘,让这些人军心涣散,得不偿失。

    总之,不管这个主意是谁出的,可是把她这个堂主,推到了风头浪尖上。

    果然是来挑事儿的,只可惜手段也忒下作了些。

    “分堂的主事人来了几个?”

    白苏气呼呼的说完,可林梦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淡淡的问了一句后,继续坐在桌边喝茶。

    “一共来了七位,不过闹得最厉害的只有三个副堂主,其他四个有两个副堂主态度暧昧,剩下的两位堂主,应该是来保驾护航的。听清狐说,其中一位,还是您的旧相识呢。”

    林梦雅的眉心跳了跳,最近她的旧相识不少,而且对她来说,也不见得都是好事。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脸上表情依旧淡定。

    “哦?是谁?”

    白苏面露喜色,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大家都管他叫郭爷,据说是曾经跟您一起做过大事的人。现在临天国那边的事务,都是由他来掌控的。这人在众分堂堂主之中的分量不轻。有他力挺您,想必那些人也不会翻出什么浪花来。”

    嘴角勾起,精致的五官表情柔和了下来。

    脑海中泛起某些回忆,某种也闪烁着几分期待。

    郭爷,这个称呼她记得清清楚楚。

    当初去临天寻药的时候,她就是伪装成男子,混在了郭爷的商队里。

    一晃过去那么久,郭爷已然成了三绝堂内的中流砥柱,而自己嘛,也早已经褪去了当初的稚嫩。

    只是没想到,郭爷居然会大老远的跑过来挺她。

    看来,她当初并没看走眼。

    “不,你去给郭爷传个消息。他明天只作壁上观即可,只是这份心意,我心领了。”

    白苏狐疑的看着林梦雅,似乎不懂的,为何主子要做出这种自折双翼的事情。

    语气不由得有些焦急,还以为自家主子是被气糊涂了。

    “主子您这又是何必呢?郭爷说话到底是有些分量的,除了他之外,另外的那位堂主只是个应声虫而已。您明日,可就要孤军奋战了!”

    相比于白苏火急火燎的心情,眯起眼睛品味着手中香茶的林梦雅,实在是显得太过轻松。

    笑眯眯的看着面前,比她还要着急的姑娘,待她欣赏够了白苏为她着急的表情后,才幽幽的说道。

    “在他们眼中,我不过是个靠运气才能当场堂主的废物。既然如此,如果郭爷一味的帮我,岂不是坐实了我废物的名头?这样,无异于饮鸩止渴,根本无法杜绝他们的心思。”

    白苏到底聪明,听了她的话后,若有所思的开口。

    “那主子的意思是——”

    沾到温热的茶,而显得分外红润娇嫩的双唇,弯出了一抹诱人的冷笑。

    眯起的双眸中,却有冷意频频闪现。

    “我们可不同于朝廷的那一套,既然敢动我的心思,就得做好,被人斩草除根的准备。”

    林梦雅的音色明明娇柔婉转,可却让白苏,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她知道主子轻易不会露出一丝杀机,所以纵然身怀决定的毒物,却依旧总是让人觉得她人畜无害。

    但今天她才看清楚,也许惹到远在京都那位国君,尚且还有三分活路。

    可惹到了面前的煞星,却实实在在的,是获得了一张通往地狱的通行证。

    也许,他们够错判了行事。

    三绝堂内最恐怖最严厉最要命的,不是森严的堂规跟铁血的执法队。

    而是面前这一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创建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