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二章 报仇心切
    清狐不敢耽误,立刻出去找人传递消息会京都。

    林梦雅死死的盯住手上的信,这封没有任何属于烛龙会的标识,却送到了她手上的密信。

    无论这上面说的是真是假,她都不能掉以轻心。

    清狐的动作迅速,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传递出了要保护墨言的口信。

    再次回到马车上,却看到林梦雅的神色,有些凝重。

    “丫头,别瞎想。龙天昱一定会把墨言接到宫里去抚养,到时候,只怕没人敢对他不利。”

    这封信来的蹊跷,但是对方也应该知道不会影响大局,所以在信里只是说,让林梦雅跟清狐用心堤防。

    能瞒过烛龙会的众人,把信送到她的面前,说明对方最少也是个手段高明的人物。

    对方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上这样的信息,所以林梦雅跟清狐第一时间才觉得,这信上的内容,十有**是真的。

    “如果信上说的是真的,只怕烛龙会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把墨言给带到烈云。”

    米黄色的信纸上,让她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的字迹,只写了一行字而已。

    ‘墨言身上带有魁首不传之秘,看好,小心提防旧人。’

    这上面的每一个字她都认识,可组合起来,却是这世上,最无解的难题之一。

    林梦雅想了又想,最终只能先把这封密信藏好。

    可旧人...从前她的确是树敌颇多,只怕烛龙会各个都可以联合利用。

    除非把墨言送入宫中,不然她真是会不放心。

    “魁首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越是了解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魁首,林梦雅就觉得困扰住她的疑团越来越多。

    甚至于魁首一人带给她的危险感,比整个烛龙会的还要多。

    天色微暗,马车也在疾驰中迎来了再一次的休息。

    为了防止消息泄露,这些日子,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宿营在野外。

    拢起篝火免受野兽的滋扰,林梦雅独自一人躺在马车里,却怎么也睡不踏实。

    究竟,魁首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车厢外面,传来了被人扣响的声音。

    白苏已经先行一步,去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落脚地接应,这几天除了清狐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轻易的接近她的马车,尤其是在深夜之中。

    林梦雅谨慎的露出半个小脑袋瓜来,却看到外面,站着正是那个没什么正经的石不破。

    此时,他正舔着一张笑脸,崇拜的看着自己。

    林梦雅这才放下悬着的一颗心,这家伙还真是块说不听劝不动的牛皮糖。

    从前缠着清狐,把清狐烦到想把他一掌给拍死。

    现在又把目标转向了自己,手中不停的在怀中拨动着各式毒药。

    这一次,要不要把他彻底毒哑了算?

    “最最最厉害的堂主,不知你什么时候方便,能教小的炼毒术呢?”

    这句话,林梦雅一天至少要听上几十遍。

    最后许山跟清狐,不得不严厉禁止他接近林梦雅的马车。

    翻了翻白眼,林梦雅要怎么去回应一个,连蒲公英跟断肠草都能弄混的毒药白痴的期待?

    “我昨天给你的医书看完了么?”

    石不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眼神有些躲闪。

    “那...那本破医书没什么好看的。”

    “所以,你就是没看喽?那我跟你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管是医理还是毒经,都是要靠一点一滴的积累才能成功。你连药性都辩不明白,只怕以后别人没事,你自己倒是先被毒倒了。什么时候把我给你的医书看懂了再来,否则我让许山,打断你的腿。”

    这阵子的相处,她发现石不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受虐狂。

    跟他讲道理,他会跟你胡搅蛮缠。但要是胖揍他一顿,他会变成世界上最听话最乖顺的手下。

    虽然一路上林梦雅的怒气得以发泄,但跟这样的人相处,其实挺累的。

    看到林梦雅又要缩回去,石不破立刻死死的抓住了车帘,一脸的可怜兮兮。

    “先别忙着睡呀,好堂主了,你就给我几种毒药傍身吧好不好?你毒术那么厉害,杀人于无形,小的对您的崇拜,真是堪比日月之辉,光耀九州!”

    又来?林梦雅真是懒得理他了。

    躺回车厢,任由那个不死心的家伙,在车厢门口苦苦哀求。

    “石不破,你干嘛非得学这些杀人的功夫呢?而且,是什么狠辣学什么。难不成,你要去向谁报仇么?”

    马车下的火光有些昏暗,林梦雅只看到石不破那双晶晶亮的眸子,此刻散发出冰冷的寒意。

    勾起唇角,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他的语气,也如之前一般的轻松。

    “学杀人的技巧,当然是为了杀人了,堂主,你可有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想要杀了的敌人么?”

    他的杀气很重,纵然林梦雅不懂得什么武功,但从对方的眼神中,她却感受到了一股子,让人心扉俱颤的杀意来。

    下意识的捂紧了被子,听清狐提起过,石不破出身不错,活到现在也是一路顺风顺水的。

    这样的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有这么强烈的恨意呢?

    “我倒是也有这样的敌人,但我知道,他们最终都会死在我的手里。所以我不用担心,也不用着急。”

    林梦雅想了想,才回答了对方的话。

    石不破看着认真起来的林梦雅,勾起唇角笑了笑,随后转身,坐在了车辕上,痴痴的看着外面清冷的银辉。

    “我必须要尽快的学完这世上最厉害的杀人技巧,因为,我的仇人就要死了。我的时间不多,无法浪费在其他的武功上面。”

    两个人之间割了一道薄薄的车帘,也许是因为石不破语气当中的凝重,勾起了林梦雅纷乱的思绪吧。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最后,林梦雅忍不住问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你真的恨他。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想要亲自了结他的生命吧。”

    这世上,爱有千万种,可恨,却比爱还要多。

    但那样强烈,甚至于不惜把恨转成活下去的动力的话,显然,就不是什么好事。

    仇恨终究会有消散的那一天,可人的寿命有时候却长得很。

    余下的日子,如果没有了恨,又该用什么来填补呢?

    “嗯,我很恨他。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可能早就死了。”

    石不破自嘲的说道,可林梦雅却有一瞬间的糊涂。

    像是压抑了很久,也许也是因为,只有借助于林梦雅的毒术,他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吧。

    总之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石不破慢慢的道出了他赖以支撑的仇恨。

    “他是我的义父,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可能在六岁的时候就跟着我的亲生爹娘一起死了。是他救了我,并且将我改名换姓,纵容甚至于溺爱我。可我从小到大,没有一天不想要手刃他。哈哈,我是个畜生,一个恩将仇报的畜生!”

    林梦雅却没有插话,她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

    事实,不一定是眼前所看到的,有些事情,只怕连当事人都是说不清楚的。

    “堂主,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目的,你还会教我毒术么?”

    石不破靠的车门边上,神色有些淡淡的哀伤。

    林梦雅想了想,才缓缓的说道。

    “我会继续教你,前提你学得会的话。”

    有些事情真的需要天分,就石不破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想要成为毒药大师,只怕比登天还要难。

    “为什么?”

    石不破的语气里充满着疑惑不解,林梦雅低声解释。

    “毒术也好,杀人的技巧也罢,不过是你手中的道具而已。想不想复仇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心,如果你想,没有工具一样可以。如果你不想,即便是你满手利器,也不会伤了别人分毫。你觉得,我说的对么?”

    那人突然笑了,笑声中带着难以言明的苦涩。

    “怪不得所有人都说你聪明,你果然如此。是啊,我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把架在脖子上的刀。他不管对我如何好,还不都是为了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么!堂主,我改变注意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替我杀了他?”

    林梦雅有些迷糊,石不破的话她听懂了,只是不知道,刚才还嚷嚷要亲手手刃他义父的人,现在就把这件事情,托付给了自己。

    “请我出手的话,我的费用可是很贵的哦。”

    难得开了句玩笑,其实林梦雅只是觉得,这家伙看起来有些不太靠谱。

    至于报仇什么的,以他现在的能力,只要动动脑,一样可以做到。

    而且,她还不知道这家伙口中的义父是谁呢。

    万一是个厉害的人物,那她岂不是要吃亏?

    “没关系,任何代价我都可以付出,只要你能帮我杀了他。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林梦雅打了个呵欠,把被子往上拽了拽。

    “好啊,那你等我考虑好了再说,现在,麻烦你先滚蛋,我要睡了。”

    外面,很快就传来了石不破落地的声音。

    “好的,小的先滚了,您老早些休息。”

    那人还是一样的不正经,可听到林梦雅的耳中,却多了一抹别样的感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