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一章 神秘消息
    白芨重重的磕了个头,这几天,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眼泪,怕的如果自乱阵脚,对救墨言没有任何的好处。

    如今虽然陛下开口,但白芨依旧心如刀割,不过她现在只求墨言能平安归来。若是让她以命来换,她都会立刻照办。

    “多谢陛下。”

    百里无尘若有所思的看着白芨,眼神有些闪烁。

    “白芨姑娘,小公子失踪以后,你们可去调查外面的那些杂耍卖艺的人了么?”

    白芨点了点头说道。

    “在发现小公子失踪后,白芍跟我,就已经查过那些人的底细。进京献艺的人不少,但都是京城内声名赫赫的世家邀请过来的。一般都是知根知底,表面上是看不出来什么的。但这些杂耍班子人员流动得较为频繁,一些生人根本无人记得住。我们也曾经怀疑,是不是那些人拐了小公子出去。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收到相关的消息。”

    百里无尘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等到白芨的身影消失于御书大门之时,龙天昱提笔,很快在桌子上写了一封信,随后用亲自用火漆封了口。

    “把这封密旨,交给凌夜。无论如何,都要找出墨言的踪迹。”

    凭空出现的人影是接替凌夜的新暗卫,双手接过龙天昱的密函,忠诚的去执行着他主人给他的任务。

    “陛下觉不觉得,此事有些太过巧合?”

    思考良久,百里无尘才敢说出自己的猜测。

    现在朝纲初定,众臣各怀心思的不少。但敢动墨言歪脑筋的却没几个,除非是彻底的想要跟新帝翻脸,不然谁敢动林梦雅的人,就是在作死。

    所以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拐走墨言的人,也就不难猜测。

    “难道是——天成?”

    太上皇失踪得诡异,现在墨言的事情出来,多年锻炼出来的敏锐直觉,让龙天昱在二者之间,找出了一条隐秘的联系。

    他的人时时刻刻监控着京都内外,可他们是消失得无声无息,除了早有预谋之外,更多的则是因为他们更为熟悉京都内外所有的情况。

    除了上官家跟天成之外,他想不出更为合适的人选。

    如果只是为了报复梦雅的话,绑架墨言,虽然是个不错的法子,却不是上上之策。

    看来,有许多事情,至少现在他还不清楚。

    “如果是天成公主的话,这一路上也许属下能帮上忙。其实属下觉得,对方应该不会威胁到小少爷的安全。毕竟如果他们真的动了小少爷,殿下绝不会放过他们。人质,只有在活着的时候,才最有价值。”

    百里无尘挑了挑眉头,压低了语气,阴森森的回道。

    这话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龙天昱看了看他,勾起嘴角现出了一抹冷笑。

    的确,绑走墨言的人一定有其目的。但不管是他,亦或是林梦雅,都是一块能磕掉对方爪牙的硬骨头。

    既然敢对他们下手,那就提前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吧!

    京都内,风云暗涌,各方势力悉数登场。

    京都外,林梦雅紧赶慢赶,终于在半个月后,进入了襄州。

    他们这次回去,走得并不是离烈云最近的一条路。

    过了襄州之后就是蕲州,而蕲州跟烈云国接壤的边境线上,则是有着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翻过这座山,就会有烈云国国君派来的人接应。

    林梦雅有意在襄州集结一下自己的人马,清点安排一下,免得到了那里,会节外生枝。

    “堂主,再走几天就能到崇安郡了。我们的人,已经到的,都在那里等着。”

    许山作为林梦雅的贴身护卫,自然是要把这些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这几天,石不破也收敛了许多,每日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就像是一个怎么也甩不掉的小尾巴,却不敢烦她。

    这俩个奇特的组合,如今却成了林梦雅的左膀右臂。

    许多事情她跟清狐不方便出面,他们两个会替她料理得妥妥当当。

    “嗯,辛苦大家了,到了崇安郡暂时休息一下吧。”

    深蓝色车帘后面,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头,再度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马车内,她已经被成堆的来往信笺堆积了起来。

    三绝堂的情报系统日益精进,现在不仅是大晋的消息能事无巨细都传到她的面前,其他三国的事情,她亦可以完全得知。

    小玉已经出关了,比她预计的时间要早一些。

    辛家果然想要在暗中截杀小玉,不过都被那小子给解决了。

    看到传回来的消息,林梦雅却没有半分的喜悦。

    信上说,不知是何原因,出关之后的小玉性情大变,就连阿秀都因为他差一点出了意外。

    因此,辛家也是损失惨重,家中的精锐尽数都战死了。

    虽然小玉战斗力飙升是件好事,但林梦雅却觉得隐忧重重。

    可从她得到的消息来看,即便是小玉真正的收服了王蛊,也绝不该会有这样的反应。

    她可以肯定的是,有她之前做的准备,小玉在万蛊池内,绝对不会遇到什么危及生命的危险。

    到底是什么,让那孩子性情大变的呢?

    林梦雅捏着那封密信,心头乌云密布。

    看来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

    “别担心,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到烈云了。”

    一直陪着她的清狐,也知道小玉对于林梦雅来说,是最重要的家人之一。

    他实在是看不得林梦雅眉头紧皱的样子,忍不住出声安慰。

    “我最近几天,总是觉得心神不宁。清狐,你说我们这一次,会不会失败?”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林梦雅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常胜不败。

    但这一次,她却是非胜不可。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执念,才会让她心头的不安,越来越深吧。

    清狐很想说局假话安慰一下林梦雅,但熟知她性子的他,最终却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古卫之遗知道了最后究竟会炸出怎样的一个情况,我也跟你一样,一无所知。你还是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们不是还有其他人么?”

    林梦雅看着清狐,淡淡的摇了摇头,眉心之间,积聚着浓密得化不开的忧愁。

    “你明知道的,除了我们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信。我不能拿自己人的命去赌,因为我根本就输不起。”

    林梦雅从来没有这样沮丧过,她真的很想逃避。

    但母亲逃了一辈子,到了最后,还不是死在了自己的宿命上。

    所以,她只有面对。

    外面阳光正好,春寒料峭,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冬雪掩埋的蔷薇,纵然看起来枯败,可谁又能知道底下,竟然是勃勃的生机呢?

    “别想太多,眼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瞧你,几天都没睡好了吧。再这么下去,还没等到地方,你就先饿死了。”

    清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些,好让这个被各种事物缠身的女子,能有片刻的喘息之机。

    但林梦雅却只是抱歉的笑了笑,端起清狐给她准备的补汤一饮而尽。

    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坚持到哪一步。

    努力的处理所有的消息,依赖于神农系统强大的处理速度,她处理消息的进度已经到了一个非人的程度。

    但带来的后果,却是精神上的疲惫。

    林梦雅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旋转的陀螺,每时每刻都在超负荷运转。

    不过好在,拼命的结果是惊人的,至少现在,她还没有遗漏过任何的线索。

    “咦,这个消息,是谁传过来的?”

    眼前的信纸堆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下降,林梦雅却捏起桌子上的一封信,仔细的看了又看。

    “这个,我也没什么印象。奇怪,不是我堂内专门传递消息用的信笺。但既然能送到你的手上,想来也是咱们的人送回来的吧。”

    清狐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眼,也觉得有些陌生。

    三绝堂内,所有的消息都是在分堂经过汇总之后,才会送达上一层的手中。

    当然汇总的速度的速度是极快的,完全不会耽误消息的传播速度。

    也因为如此,三绝堂内,所有的消息来源都是有据可查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些人弄虚作假,跟外人里应外合。

    但是这封信,却是盛放在一个皱巴巴的信封内,打开看看,第一眼只觉得字迹有些凌乱。

    可是的等到林梦雅看清楚里面的内容后,眉头却紧紧皱起。

    “墨言有危险!”

    长久的超负荷工作,让林梦雅的精神有些萎靡。

    因为激动而一下子站起身来,脑袋里却立刻感觉到一阵眩晕。

    清狐立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林梦雅,顺便也接过了她手中的信。

    三两次就急匆匆的看完,一向镇定的清狐,也也变了脸色。

    “这...怎么可能?”

    像是见了鬼一样,清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信纸,似乎想要把信纸上面烧出个洞出来。

    “我早就预料到墨言的身世可能不简单,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清狐,你立刻派人回京都,寸步不离的给我守着墨言。绝对,不能让那些人找到他!”

    林梦雅咬紧了牙关,那个小家伙是她林梦雅的侄子,谁也不能动他!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