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章 墨言失踪
    看着又惊又怒的石不破,林梦雅终于挑起了眼皮,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

    “嘿嘿,石不破啊石不破,你这娘娘腔居然敢在堂主的面前放肆。你可知道,咱们堂主医术厉害不假,可毒术,更是天下无双。”

    许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幸灾乐祸的说道。

    那石不破听到这话,双眼瞪得更大,这一手神鬼莫测的毒术,别说是在三绝堂内,就是江湖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厉害。

    当下,那双充满了愤怒的双眼,居然隐隐有崇拜的神色。

    心底的狂热翻涌而出,一瞬间,石不破只觉得那个能把自己轻易撂倒的女子,简直就是自己这辈子追求的终极目标。

    再厉害的武功,也需要刻苦的练习与强大的天赋。

    可不管是什么样的暗器亦或是武功,都是有着自己的套路,只要被击杀的人谨慎一些,武功再高强一些,还是有可能防范的。

    但毒术却不同,他自以为已经足够的了解各种暗杀的方法,却根本没有察觉到,是何时被人下了毒的。

    顿时林梦雅这个堂主在石不破心中的地位,比清狐还要高上几个等级。

    可惜,她本人倒是一点不感兴趣。

    “把他抬出去吹吹风就好了,我再警告你最后一遍,让我再听到你说些不三不四的话,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本来林梦雅不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但暗中不踏实的不安感觉,让她的情绪有些不稳定。

    现在的情况,对于她来说并不是最稳妥的。

    四把钥匙她才确定找到两把,还有一把已经落入了烛龙会或者是辛家的手中。

    虽然之前舅舅说过,从那时候算起,应该还有三年的时间可以周旋。

    但谁知道中途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加速仙城入口的开启也未可知。

    “丫头,我知道你不放心龙天昱,但我们这边也是耽误不得的了。”

    看着许山托着石不破出门,清狐叹了一口气,才幽幽的说道。

    她又何尝不知道,看着手中关于新帝的情报,她神色有些复杂。

    良久,才听到她轻柔的回应了一声。

    “罢了,我们走吧。”

    话是这样说,但林梦雅还是觉得,晋国看似稳定的内政当中,一定还隐藏着什么。

    但愿,龙天昱能够及早发现,不要让那些人,有什么可乘之机吧。

    京都的皇宫内,如今已经贵为天下的龙天昱,应挺的眉头微微蹙起。

    他也跟林梦雅一样,一直没有断了对对方的担忧。

    一身劲装的百里无尘,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走入了新帝的御书房。

    而在这之前,他已经言明自己是来辞官的。

    御案后,龙天昱看着手下人的密报,眉头从未有一刻的舒缓。

    只因为他心爱的女人,面临的境况当真是凶险万分。

    “她的人马,今天已经确定要出发了么?”

    得知林梦雅只是在京都外的庄子上暂时落脚之后,龙天昱就明白,那是那丫头担心自己,所以不舍得离开。

    他又何尝舍得让她离开,所以他封锁了一些,会影响林梦雅动向的消息。

    “是,属下也会即刻动身。请陛下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没有人会察觉到,属下是暗中追随殿下而离开的。”

    百里无尘恭敬的低头禀告,世人都以为他百里无尘反复无常,是个无耻的小人。

    可又有谁知道,他本就是一心向着当今圣上,甘愿牺牲掉自己的名誉的呢?

    龙天昱点了点头,转而拿起了另外一道密信。

    只是并未再次拆开查看,可那双大手,却是紧紧的捏住了棕色的信封,薄唇抿紧,眼神清冷而阴沉。

    “父皇...当真是贼心不死!”

    低吼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那个本应该囚禁在深宫当中,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的人,却在他登基的那天夜里,离奇失踪。

    负责看守他的侍卫跟宫人们,全部被发现死在一侧的偏殿内。

    室内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甚至于,那里还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连一丝血飞溅到别处的痕迹都不曾有。

    但那十几个侍卫跟宫人,可都是被人斩落了头而死的。

    这是对他,这位新帝绝对*的挑衅与讽刺。

    能做到这一切的人不多,可偏偏,还就有那么几个人,与他是不死不休的死敌。

    一想到皇宫居然被人来去自如,龙天昱就气怒交加。

    “陛下,关于这件事情,我倒是觉得,您不用过分担心。能劫走太上皇的人,未必能就能轻易的损害到您自身。而且属下有预感,这些人,应该会跟公主殿下有交集。”

    这一点,龙天昱也早有猜测。

    也是如此,他才会觉得无比的焦心。

    “陛下,一心院的白芨姑娘,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向您禀告。”

    负责在外等候的内侍,突然间闯了进来。

    龙天昱刚想要呵斥,却在听到一心院三个字后,生生的转了口。

    “让她进来。”

    内侍擦了擦汗,果然在宫内,任何人任何事,都比不上一心院三个字来得重要。

    纵然几位姑娘不是皇宫内的女官,但除了太后跟陛下外,却无能敢劳动她们的大驾。

    可刚才,白芨姑娘却红了一双眼眶,声泪俱下的求他来通报,他哪里敢怠慢。

    “奴婢见过陛下,陛下,墨言少爷,丢了!”

    “什么?”

    这下子,连龙天昱都提高了声调,而跪着的白芨,则是瞬间再度落泪。

    “怎么回事?墨言不是一直养在宫中么?怎么会丢?”

    那孩子可是林梦雅的命/根/子,即便是平常不在身边,也是委托了最稳妥的人来照顾的。

    且加之那孩子又生的聪明可爱,就连向来脾气古怪的百里睿都视若珍宝,平常都是亲自教养在身边的。

    却不想,竟然丢了!

    龙天昱只觉得一股子杀意从心头蹿起,若是有人敢对那孩子下手,他必定会将其斩杀殆尽!

    “前几日大典太后娘娘说,怕生人面孔多,惊吓到小公子,所以奴婢们就带着小公子回到了宝坻。可谁知道,大典第二日后,小公子居然不见了。奴婢们还以为小公子是偷偷跑出去玩了,暗中找了几日。可不想,再也没有找到小公子的踪迹。”

    白芨难过自责,平常墨言都是她在照顾,却不想一眼没看到,就把那孩子弄丢了。

    龙天昱此时已经是面色铁青,若跪着的不是白芨,只怕早被他当胸一剑毙命了事。

    何况他也清楚白芨对墨言的喜爱,只怕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姑娘,你还是想一想,小公子失踪的那一天,你可曾察觉到可疑的情况?还有,那几天府内可有什么人去过?”

    白芨不敢直面龙天昱的滔天之怒,倒是身边这位俊秀的独眼公子,虽然态度有些冷淡,可毕竟还算是温和。

    不由得垂下了一颗脑袋,用力的回想。

    “殿下走之前吩咐过,府内不可以出现任何生面孔,必须要知根知底才行。而且每日不管是送东西的还是倒夜香的,都要仔细的检查过才能放行的。况且小公子一向是跟在百里先生的身边,旁人轻易哄骗他不得的...倒是...倒是因为陛下登基,普天同庆三天,府外好像是有杂耍的艺人跟戏班子在。但奴婢一向是严格约束下人,绝不许轻易的出门。这些东西,更是不得轻易的沾染。只是小公子年纪小,玩心重,倒是趴在墙头看了几回戏法。奴婢看着他也觉得可怜,所以就只让小公子在墙头看几眼便是了。”

    白芨不愧是林梦雅*出来的人,纵然她已经是百爪挠心,可说话倒还是条理清晰。

    百里无尘点了点头,随后又想了想,继续问道。

    “那你是何时发现小公子不见的?为何没有及时来禀告给陛下?”

    白芨闻言更加的难过,只觉得小公子的丢失,全部都是她的毛病。

    “那天奴婢本来是亲自带着小公子看热闹的,却不想,此时府中送果蔬的马车来了。而小公子的饮食,一向是由奴婢亲自打理的。奴婢把东西都整理好后,就听到看着小公子的丫鬟说人不见了。不过她们说,她们也是寸步不离的看着小公子的。只是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奴婢当时就让人在府内找了半天,后来又带着人出去找的。这几天,我们找遍了京都内外,可还是没有小公子的踪影。奴婢怕...怕小公子可能是碰到拐卖小孩子的坏人了。”

    尽管很想哭,可白芨还是强忍了下去。

    主子走了,那她就是这一群人的大姐。

    如果她都慌了,那别人岂不是又要乱成一团?

    百里无尘再度点了点头,白芨自己去找也是有原因的。

    据他所知,这几个姑娘里,有一位极有经商头脑的人。

    现在京都内的铺面,十有**都跟她有关系。

    可以这么说,只要她想,掘地三尺也并非没有可能。

    朝廷如果出动禁军,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点上,她们这些人有先天的优势。

    但如果连她们都没有找到的话,这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

    “朕知道了,你且先下去。墨言,朕一定会找回来!”

    龙天昱的眉头皱得更紧,因为此时此刻,他跟百里无尘的想法,却是不谋而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