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九章 未雨绸缪
    纵然只穿着一身极为简单的棉衣,但林梦雅挺直了脊背,步步坚定的走进了院子里。

    安静的小院里,积聚着几十号人。

    他们都跟林梦雅一样,打扮得极为简单朴素,看不出半分的特色来,但是各个精神抖擞,眼眸中闪烁着锐利的锋芒。

    “参见堂主!”

    即便面前只是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可他们却不敢有半分的轻视。

    在三绝堂内,女人,各个都是极为彪悍的存在。

    而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堂主,才是真正的高人。

    “这一次,大家辛苦。富贵险中求,我虽不能保证把你们每一位都平安的带回来,但我知道,你们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将来不管是江湖,还是朝堂,都会有你们的一席之地!”

    女子清甜软糯的嗓音却掷地有声,每个人的心头,却都因为女子的话,而悄然染上了一抹火热。

    他们虽出身于草莽,可哪一个不是铁骨铮铮,哪一个不是热血男儿?

    握紧了拳头,他们不知道面前的女子究竟是何身份,但她说的话,却像是一把撩原之火,烧去了他们所有的平庸。

    “是!”

    看着士气高涨的人群,林梦雅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些人才是她进入烈云国后,真正可以依托的力量。

    小玉的父王跟她算是殊途同归,况且小玉继承王蛊之后,打开仙城遗址已经成了必然之势。

    至于其他的力量...林梦雅步入屋子,外面的人,自然会有人安排撤离。

    而她,还需要在这里稍作停留。

    “临天那边,还在等我们的消息。”

    清狐也是一身劲装,比起那些奢华的狐裘绸缎,还是这种冷淡到极点的风格,比较适合当年的江湖第一冷血杀手。

    “还是告诉他们一声,我母亲当初的事情,我也想要跟他们要一个答案。何况,我们未必就比他们知道的多。与其让自己多一个敌人,还不如有个盟友。只是,需要提防便是了。”

    对于左家的那两个表哥,林梦雅其实不乏好感。

    她一向看重这些情义,虽然知道当初外祖家对母亲的打算并不单纯,可她觉得,凡事不能光听一面之词,至少在得到左家人的证实之前,她不能这样轻易的下定论。

    更何况,就事论事,两个表哥也真的帮了她不少。

    所以,她更加不能草草的下结论。

    烈云国一行,到底会遇到何种风险她现在也无法预知。

    所以能借助的一定要借助,免得到了最后,她会在阴沟里翻船。

    “那把玉尺,我们的人,可取到手了么?”

    清狐点了点头,他派了自己手下最能干的得力干将去做这件事,现在已经取回,正在返回的途中。

    过几天,他们就会在边境线上汇合。

    “吩咐下去,如果我们一去不复返,三绝堂所有的商业来往都交由白芍打理,至于暗中的那些买卖,送给百里无尘。”

    林梦雅虽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有些事情,还是不得不早作打算。

    “丫头,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保你周全。”

    清狐目光轻柔,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林梦雅看着他的脸上,居然没有了以往他招牌的狐狸笑,站起身来,伸出小手捏了捏他的脸。

    “你必须活着,清狐。”

    清狐愣了愣,不明白她的意思。

    勾起樱唇,林梦雅笑得温柔如水。轻轻的伏在清狐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丫头...我...我会活下去,你放心!”

    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清狐,此刻却有些激动的抓住了林梦雅的双肩。

    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臂,她知道清狐重诺,有这句话,她以后就安枕无忧了。

    接下来的几天,这座远离京都的庄子里,有不少陌生的面孔进进出出。

    但这里远离官道,就连客商也极少会到这里来,所以这里的一切,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

    林梦雅安坐于庄子里,可耳目却遍布天下。

    “新帝登基以后,并未大肆搜捕异党,并且善待先朝旧臣,百姓无不称赞。”

    在所有消息当中,关于他们那位新帝的,林梦雅都是要在第一时间内看到的。

    说来说去,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龙天昱才刚登基,根基不深,有些事情,她只好在暗中替他留着心思。

    “哼,这位新帝倒是会收买人心。不过,听说那位隐太子不是被囚禁了么?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

    坐在林梦雅左手边的青年,斯文俊秀,可眉宇当中,却透出一股子玩世不恭来。

    不过他倒是有别于龙轻寒伪装出来的潇洒,那是一种真正游戏人间的潇洒与不屑。

    为人也是亦正亦邪,只遵循自己内心的规则,真真正正的无法无天。

    但这个人却有一个缺点,他是一个武痴,且喜欢的功夫,都是那种毒辣狠戾到一击致命的法子。

    当初他就是听说了清狐的大名后,便死乞白赖的非得要跟清狐学功夫。

    清狐看他智谋出众,主要是这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那股子劲头很得自己的喜欢。

    这才通过重重的考察后,把这人给安排到了三绝堂内。

    这一次,三绝堂内精英尽出,此人也赖在清狐的身后,愿意鞍前马后的侍奉在侧。

    只是他对于林梦雅却不怎么感冒,左右心里,还是看不起她身为一个女子,却可以执掌大权。

    尤其是在看到这位堂主尤其关心那位新帝的消息后,免不了要说些闲话。

    “石不破,你再敢对堂主无礼,小心爷爷撕了你这张嘴!”

    在石不破的对面,则是坐着一位面相粗犷,一脸络腮胡子的壮汉。

    瞪着一双牛眼,蒲扇似的大手,重重的拍到了自己面前的茶案上。

    “傻大个,你少在小爷的面前耍威风!堂主还没说话,你急什么!”

    石不破也瞪着眼,只是气势没人家厉害,文弱的样子,不自觉的落入下风。

    壮汉名叫许山,那是当年在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侠士。

    只是早年行事鲁莽,所以才被人在暗中下毒暗害。

    后来林梦雅亲自帮其解了毒,所以自愿终生追随在林梦雅的身边。

    对于他们这位堂主,他可是奉若神明,偏偏石不破每每都会出言讽刺,两个人见面,就如同冤家一般。

    “都给我闭嘴!”

    清清冷冷的声音,瞬间停止了两个人的争吵。

    清狐一脸寒意的端着给林梦雅喝的牛乳茶,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两个一眼。

    之所以叫他们贴身协助林梦雅,无非是因为看中了他们两个,一个机智过人,手段干脆利落,一个粗中有细,有勇有谋。

    可没想到,他们到一起,却总是吵成斗鸡眼,随时随地当成两个人斗嘴的战场,真是叫人头疼无比。

    好在林梦雅不受他们的影响,不然,他一定一手提一个,把他们先扔出去冷静一会儿。

    “丫头,休息一会儿吧。有什么事情,你吩咐他们去做便是。”

    眼看着小脸消瘦了不少,清狐知道,准是这丫头,昨晚又没睡。

    他们从京都已经出来三日了,这三日内,林梦雅不仅要处理三绝堂中的事情,还要随时注意朝堂的动向,辛苦无比。

    对着清狐笑了笑,林梦雅浑然不在意。

    “我们的人,有没有查到天成公主跟上官家那些旧部的消息?”

    这几天,她总觉得心头有些淡淡的不安。

    可三绝堂内,所以的行动都是一切正常,没有出现半分的纰漏。

    所以她才觉得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前几天,倒是有人探听过。不过,很快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不过丫头,这些人已经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龙...新帝已经登基,昭告天下。即便是他们出来,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有些事情,关心则乱。”

    是这样么?

    林梦雅看了看清狐,也许,真的是她神经过敏了吧,。

    “哼,什么新帝,我看还不是一个样子。嘿嘿,要是我有一天当上皇帝嘛,我一定会——”

    石不破还在那里出言嘲讽,但已经回过神来的林梦雅,心情奇差无比。

    冷冷的瞥了对方一眼后,那胆大包天的石不破,就立刻脸色铁青,紧紧的掐住自己的喉咙,半分声响都发不出来。

    “要是让我再从你的嘴里,听出半句对新帝不敬的话,下一次,我就真正毒哑了你。”

    女子娇柔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泛着微微的寒意。

    林梦雅不是不知道,石不破想来恃才傲物,在三绝堂内惹得天怒人怨。

    却因为他手段过于狠辣,所以无人敢言。

    这一次,她也只是给他个小小的教训罢了。

    清狐幸灾乐祸的看着脸色涨红的石不破,心头觉得对方是真活该。

    可那石不破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眼看着就要冲上来找林梦雅的麻烦,可诡异的是,清狐居然只是闲闲的待在一边,半分阻拦的动作都没有。

    石不破心中一惊,却觉得自己身乏脚软,‘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此时他心中已然是大骇,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丝毫不知道,他这是中了谁的暗算。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