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八章 分离之日
    墨言圆滚滚的身子,也摇摇晃晃的冲了过来,抱住了林梦雅的小腿,抬起头来,用圆圆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姑姑...肚肚饿...”

    糯糯的声音,让林梦雅立刻投降。

    抱起墨言软软的身体,却递了两记眼刀给外面看热闹的两个人。

    “敢带着小孩子偷窥,清狐,田宁,你们两个是越来越出息了啊!”

    那两个哪里敢在林大小姐威胁的眼神下求原谅,只能立刻低下头来,妄想互相推诿责任。

    “墨言,以后不要学你这两个叔叔,为老不尊知道么?”

    林梦雅指着那两个狡猾的家伙,一字一句的教授着墨言。

    小家伙却像是听懂了一样,拍着小手,裂开小嘴,笑得比谁都开心。

    “呜,丫头你这样不对,你这样会教坏小墨言!”

    又一记眼刀,让想要蹦出来平凡的清狐,立刻老老实实。

    抱着孩子,身后还跟着目前这个国家的最高长官,林梦雅觉得自己简直牛气冲天。

    宴席是真正的家宴,想必是为了今天的这个除夕夜,清狐跟龙天昱已经计划许久。

    白芨她们,都随着龙天昱一起悄悄的赶了过来。

    左右的邻居只怕怎么也不会想到,整个大晋最尊贵的人,此时此刻,都聚集到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中。

    席间,龙天昱也放开了自己。

    尽情的与那些明日见到他,会山呼万岁,亦或是会违心的对自己横眉冷对的人喝酒,谈天。

    林梦雅也被这气氛所感染,豪迈万分的与大家一起玩乐。

    通宵达旦,不曾有过片刻的停歇。

    小院足够宽敞,喝醉了就可以随便调一间屋子呼呼大睡。

    到了最后,就连龙天昱也撑不住,先带了林梦雅离席。

    身后的热闹被完全隔离,两个人就像是要把自己燃烧掉一半,抵死缠绵。

    尽管身体疲惫不堪,可林梦雅还是勉强支撑着自己,痴痴的看着龙天昱睡脸,直到天亮。

    天才蒙蒙亮,便有人轻轻的扣响了他们所在的房间的门。

    龙天昱立刻苏醒,眼神清醒,早已经没有了昨晚半分的醉意。

    “我要回去了,今天还有的忙。”

    感觉到怀中的女子身子一僵,随后一张笑脸,迎向了自己。

    “是啊,今天可是你的登基大典呢。恭喜你,我的陛下。”

    贪恋的看着面前男子的眉眼,林梦雅只能生生的压下自己心头的不舍。

    龙天昱也如她一样,非得用尽自己平生的所有力量,才能不至于疯狂的抱着她,从此不许她离开自己半步。

    但他们终究,爱对方胜过了爱自己。

    “我...我等你回来。”

    狠下心来,龙天昱才能从她的身边,抽身离开。

    他会等她回来,他坚信不管多久,她一定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那人的背影,她似无论如何也看不够一样,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出温暖的小房,林梦雅才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刀割。

    “我会回来的,你一定要等我。”

    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对自己保证。

    从他的身影被隔绝的那一刻起,林梦雅终于泪如雨下,可她却拼命的咬着自己的唇,生怕她发出哪怕一个音节,都会让那个男人不顾一切的跑回来。

    薄薄的门板外,龙天昱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拳头,哪怕指缝已经流下了丝丝蜿蜒的红色,可他依旧克制着自己,却不知他早已经红了眼眶。

    生离,竟痛过死别。

    天光大亮,昨晚彻夜狂欢的那些人,也不得褪去。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他们都默默的离开,甚至连告别都舍不得说出口。

    也许,以后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些淡淡的感伤。但他们不能表露出哪怕一丝一毫,因为出了这个小院之外,也许举世皆敌,再不得掉以轻心。

    林梦雅静静的躺在床上,眼角的泪痕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外面,传来清狐的一声叹息。

    “丫头,我们也该动身了。”

    换下华美精致的钗环,那个美丽动人的荣安公主,从今天起,就会藏在深宫之中,任何人,都不会再见了。

    新帝的后宫里,不会再有其他的妃嫔,太后会处理好一切,直到新的后宫之主出现。

    而她,一个早就已经死了的林梦雅,则会坐在一辆最不起眼的马车上,在新帝的登基大典进行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京都。

    没有人会在意她的离开,可她却知道,自己会带走多少人的心。

    “都收拾好了么?马车已经等在外面了。”

    清狐不忍心催促她,看到她失魂落魄,却还要强装坚强的样子,他只会感觉到心疼无比。

    “好了,我们走吧。”

    拍了拍自己的脸,林梦雅告诫自己,千万不能露出任何破绽来,不然会被那些人利用。

    但强烈的不舍与失落感,还是让她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勉强。

    清狐最终还是忍不住,轻轻的把她拥在怀中。

    “想哭就哭吧,至少在这几天,你不用强行伪装自己。”

    他的丫头为何会这么可怜,为何这该死的命运,会加诸在她的身上?

    清狐从未有过这般,怨恨着无情的老天,却也同时,感激着它让自己,与她有相识的机会。

    心情有些复杂,但该做的事情,他却从来不会含糊。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林梦雅独独会选择自己,成为她最坚实的伙伴吧。

    被清狐塞到了马车里,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五感,都渐渐的远离。

    清脆的鞭子声响起,马车平稳拉着她往城外的方向跑去。

    耳边突然传来礼乐的声音,比起昨天,却更加的庄重,肃穆。

    她的天,她的王,这会应该去太庙祭祀先人了吧?

    林梦雅几乎已经把龙天昱登基的流程背得滚瓜乱熟了,那是她的爱人,最重要的一天,即便她不能亲自参加,但她的心,也是永远与他在一起的。

    这里的京郊,他们的马车畅通无阻。

    因为所有人,都去看他们的新帝了。

    林梦雅捂着胸口,明明哭着,却还是笑了起来。

    那个高高在上的君主,那个胸怀天下的帝王,是她的,他的心,独属于她的。

    一股子自豪油然而生,纵然前途渺茫,可她依然无所畏惧,因为,她已经拥有了世间,最为珍贵的一切。

    再见,她的王,总有一天,她会再度回到他的身边,再不与他有片刻的分离。

    “陛下,该出去受朝臣万民的朝拜了。”

    正殿内,年轻的帝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一缕还残留着最爱的女人的发,由始自终的,陪伴在他的身边。

    身旁,为他整理衣冠宫人们恭敬的退下。

    不怒自威的帝王,在朝臣敬仰的目光下,一步步的走向那个耀眼的王座。

    那时,融合了她的心血的王座,而他会在这里,等待着他唯一的皇后回归。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万岁的朝臣们,跪在了他们的新帝的面前。

    从今以后,他将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主宰。

    “雅儿,你看到了么?我已君临天下,而你,则是我唯一的期盼。”

    新帝默默的对那个,已经占据了自己的一颗心的女子说道。

    除了她,他不会再对任何人,有如此浓烈的爱意了。

    极目眺望远方,那里,才有他的幸福。

    顺利的从京都中赶出来,清狐不敢停下,狂奔了一天后,才跟自己早就安排好了的人汇合。

    “我家主子,一切可好?”

    早就在这里等候的白苏,有些担忧的问道。

    清狐的神色有些复杂,他不是没有听到,车厢里压抑的低泣。

    骄傲如林梦雅,何时有过如此无奈的时候。

    但这一切,她也只能自己默默的承受。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一只素白的手,撩开了车帘。

    林梦雅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双眼也有些红肿,但精神尚可。

    “是,我们的人已经在里面等候您多时了。”

    他们停靠的地方,是一处不起眼的庄子。

    林梦雅点了点头,手脚利落的跳下了马车。

    看着镇定自若的林梦雅,清狐跟白苏,只觉得一阵阵的心疼。

    唯有他们才懂得,这样平静的表象下,到底隐藏了多少的心伤。

    庄子外面,拴着几辆马车和数十匹骏马。

    这些还仅仅是选择从京都出发的人,随着她的一声令下,三绝堂全国各地的分堂,都会派出精挑细选的精兵良将,化零为整的前往烈云国。

    但林梦雅会先于他们进入烈云,虽然已经派人提前跟烈云国国君打好招呼。

    这些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人接入王城,但林梦雅也不想让他们冒险。

    纵然知道会有牺牲,可林梦雅还是想要把这些牺牲降低到最低。

    而且在出发前,她也让人说明了利害关系。

    家里有儿女老少,随便可以退出。如果想要加入的,则是必须写下遗书。

    所有参加的人,一旦发生任何意外,三绝堂会终身供养他们的家人。

    若是得胜归来,则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她敢保证,江湖与朝堂,都会成为他们施展抱负的天地,至少这些人,再也不会被白白的辜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