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七章 我好想你
    “噗嗤...”

    所有的人都被林梦雅的‘聪明机智’给笑弯了腰,龙轻寒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膝盖一软,差点跪在自家三嫂的面前。

    “三嫂...我跟你有仇吗?”

    弱弱的问了一句,却得到了对方一个带着冷笑的眼神。

    “你说呢?”

    天下女人一家亲,何况林梦雅是出了名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

    龙轻寒自知这位三嫂是惹不起的,只好陪着笑脸,做小伏低。

    “没错,没错,您老人家说的都对。以后我一定积极改正,爱护家法,没有了我就去去买。红木的怎么样?金丝楠木的也不错吧?”

    就连藏在林梦雅怀中的顾盼,都忍不住笑开了花。

    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牵着顾盼的手,放在了龙轻寒的手上。

    “千金难觅有情郎,我还欠你们一句恭喜,今天日子不错,这铁蒺藜我就不送了。若是他再敢惹你,看我如何收拾他。”

    顾盼得意的扬了扬眉毛,可是那双小手,却跟龙轻寒握得紧紧的,不曾有过片刻的分离。

    有情人之间,即便是一个眼神都带着浓重得化不开的情谊。

    不管是顾盼的抱怨,亦或是龙轻寒的小聪明,其实不过是情人之间的情趣罢了。

    林梦雅知道,所以也乐于配合。

    毕竟,他们这些人,生下来就是身不由己。如果没有个可心的人陪在身边的话,也未免过得太凄惨。

    “你们都在外面做什么?”

    斯文儒雅的修长身姿,出现在林梦雅的眼前。

    男子那极为清俊的眉眼,却没有了当初,那傲视天下的清高。

    “林家妹子,别来无恙。”

    林梦雅点了点头,如今的她,早已经看淡了曾经的那些恩恩怨怨。

    而且当初的萧奕?不过是手段激烈了一些,为此,他也算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更何况,由始自终,萧家都是林家最坚定的盟友,所谓一笑泯恩仇,对待萧奕?,她早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怨恨了。

    “奕?哥哥也是风采依旧,更胜从前了。前阵子我还听说,满京都的贵女们,为了见你一眼,可以把桥都挤塌了呢。若是我哥哥在,这风头啊,只怕也抵不过奕?哥哥了。”

    眼前的女子依旧是明艳动人,只是萧奕?的心中,也早已经没有了半分的悸动。

    她是未来的皇后,是他要拼死效忠的人。

    从前的那些纷纷扰扰,他也只会当做秘密,永久的埋葬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我哪里比得上南笙兄,好了,大家都进去吧。”

    萧奕?与林梦雅互相对视,彼此淡淡的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屋子里茶香与酒香互相缠绵,令人闻之欲醉。

    宽敞而温暖的屋子里,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围坐在一起。

    这里没有皇子,没有公主,也没有大臣。

    有的仅仅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毫无血缘的亲人。

    抛弃了尘俗中的那些身份,等级,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或是高谈阔论,或是低声交谈,气氛融洽又温馨祥和。

    林梦雅独自一人坐在窗边,嘴角的笑容从未停止过。

    这一幕她总觉得如此的熟悉,似乎是在梦中见过,也许,这是她早就期盼着的吧。

    “丫头,我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一天。”

    端着一杯酒,清狐坐在她的身边,声音轻柔却又充满了别样复杂的情感。

    从前的他是孤独而阴郁的,为了生存,他可以毫不留情的夺取人命,也可以冷血的看着任何人倒在他的面前。

    但如今的他,却只为了身旁的女子而战。

    也许在那些人的眼中,他重新变得软弱,因为有了必须要顾及到的软肋。

    可唯有他自己清楚,有了软肋,他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而不仅仅,只是别人握在手中的武器。

    “世事难料不是么?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际遇。所以,有些事情我才非做不可,清狐,我突然间一点都不怕了。”

    林梦雅饮了一口玫瑰色的果酒,微醺的她俏脸酡红,神色慵懒又带着一股子妩媚。

    就连清狐都看得痴了,片刻之后,才低下头来,重新隐藏好自己轻易不外露的情绪。

    有些感情,她一辈子都不必知道。

    “不怕了好,无所畏惧,就可以战胜所有的敌人。”

    林梦雅举起杯子,与清狐轻轻碰了碰杯后,一饮而尽。

    明天开始,他们将会踏上最后的征途,为了守护这些人,为了让此刻的安宁绵延下去。

    他们将会用尽自己全身的力量去厮杀,而他们,将会是彼此,最为忠诚的战友。

    “你看,谁来了。”

    好好的收敛起那略有些悲壮的情绪,清狐指向了窗外,一脸的坏笑。

    林梦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迷蒙的双眼,却在瞬间明亮了起来。

    意外于看到来人,她红唇微张,一副傻掉了样子,哪里还有半分精明睿智的模样。

    那人带着宠溺的笑,踏着最后的一缕阳光走到她的面前。

    “怎么喝了那么多酒,这酒太冷,你可别贪杯。”

    低沉的声音比酒更加的醇厚,只单单的一句话,就让林梦雅每每都会沉醉其中。

    轻柔的抽出她小手握着的酒杯,宽厚温暖的手掌,包裹住她纤细微凉的手。

    林梦雅想也不想的,伸出手来,抱住了他。

    “你...你不是在宫宴上么?”

    好想他,明明两个人天天见面,可想念,就像是线,细细密密的缠绕着她的坚强。

    让她的渴望,一秒比一秒更加的强烈。

    想见他,想靠在他的怀中,想听到他的心跳,她疯了一样的思念着这个人,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我想见你,所以,就来了。”

    敞开自己的怀抱,龙天昱紧紧的拥抱着怀中的女子。

    那是他真正的生命,什么皇位,什么天下,都不如怀中的她来的重要。

    从窗口把她抱出来,安置在自己的怀中,温暖的大氅盖住了她看起来纤细而薄弱的身体,龙天昱总觉得自己空荡荡的心,从这一刻才真的被填满了。

    无视那一屋子看戏的人,他只是紧紧的抱着她,给了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一个不许捣乱的警告的眼神后,龙天昱抱着有些激动的林梦雅,走到了一处厢房。

    “怎么哭了?”

    从怀中挖起那张小脸,却意外的看到了她满脸的泪。

    “没什么,大概是因为...因为看到了你。”

    在他的面前,林梦雅不想找任何的借口。

    龙天昱心疼的吻了吻她还沾着泪水的睫毛,轻柔的哄着她。

    “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不管你身在何方,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从前一句情话都不会说的男人,不知何时变成了这般的浓情蜜意。

    也许是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再平淡的话,都会变成动人的情话吧。

    林梦雅抱着他的脖子,表情却是突然一变。

    “糟了,你就这样跑出来,那些皇亲国戚们怎么办?你把太后一个人丢在宫里怎么行,我没事的,一会儿我就回宫。你先回去,不要惊动任何人。”

    看着她这样千般不舍,却还是在为自己考虑,龙天昱的一颗心,都化成了一滩软水。

    “没事,现在他们都知道,是因为七皇子无故缺席,所以朕龙颜大怒,在宫宴上询问无果后,拂袖而去。太后也气得心口痛,早早的回宫休息去了。”

    龙天昱冲着林梦雅眨巴眨巴眼睛,十分得意于自己的安排。

    林梦雅终于破涕为笑,鼓着一张小脸,戳了戳他结实的胸膛。

    “唉,真应该让整个大晋臣民们都知道,他们的新帝,是个演技高超的影帝呢。不过这样也好,从此以后,你跟龙轻寒的敌对关系也就被确定了,以后也省了不少的事。只是,能不能...”

    看到林梦雅期盼的眼神,就算是此刻,让他将大晋江山拱手送上都可以。

    龙天昱叹了一口气,这丫头,总是舍不得委屈那些入了她眼的人。

    “以顾盼的身份,虽然做不得皇后,但皇贵妃却是可以的。你不是给了他们生子秘方么,要是在五年内,她能给轻寒诞下麟儿,或许可以母凭子贵。毕竟立后一事,除了出身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绵延子嗣。”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林梦雅再明白不过。

    笑眯眯的在龙天昱的唇上落下一个吻后,小脸又再次贴回她最喜欢的怀抱。

    “还是陛下最英明了,你这么善解人意,老天爷一定会奖励你的,千古名君非你莫属。”

    无奈低头看了一眼自家娘子,这丫头,一旦随了她的心思,就会说出让他哭笑不得的恭维来。

    偏偏,他就是吃她这一套。每每都觉得心头暖洋洋的,然后再次被她给牵着鼻子走。

    唉,大概这毛病,这辈子都好不了了吧。

    “你们磨蹭什么呢,年夜饭都已经做好了,你们要是再不来,我们可就先吃了!”

    “就是,有什么悄悄话不能回家去说。我们都要饿瘪了,是不是,墨言。”

    清狐跟田宁两个不省事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推开了大门,大声的嚷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