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六章 除夕之夜
    “哪能呢,新帝大婚,那可是多少人一辈子都见不得的好事,我们巴不得主子您天天大婚呢!”

    白芷脆生生的一番话,却让周围的人都笑拧了肠子。

    白芍无奈的敲了敲白芷的脑袋瓜,这丫头,除了吃之外,好像对什么东西,都是这样迷迷糊糊的。

    院子里的气氛活络了许多,林梦雅也跟着笑了笑,因为离别而升起的情绪,也随着大家的哄笑声而渐渐的消散了不少。

    她虽然没有瞒龙天昱,但是要走的具体时间却并未告知给他。

    她的帝王荣耀加身,君临天下,而她宁愿化作他身后的流光,为他照亮无边的黑暗。

    心思有些紊乱,最终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都化作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除夕,一年当中的最后一天。

    一大早,林梦雅就让人从床上挖了起来,任由几个姑娘们的巧手,在自己的发间穿梭不停。

    云鬓高耸,华美的钗环垂坠在她的墨发之中。

    新裁的裙袄鲜红若火,她细腻的肌肤,更因此而衬托得莹白如玉。

    院子外面,传来低沉的礼乐。

    那是新帝出宫祭天的依仗,而当礼乐完全消失的时候,林梦雅也穿戴一新,现在了镜子边上。

    “主子不愧是大晋的第一美人,这样的活色生香,只怕是咱们那位新帝,一定会喜欢到心坎里的。”

    白芷拿来了一面半人高的水银镜子,看着镜子里的女子,眉目如画,锦衣华服,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稚嫩,点点瑰丽的清冷,让镜中的女子,透出几许不许人随意亵玩的妩媚。

    林梦雅也有些微微的愣怔,随后便淡淡的弯起了嘴角,软化了镜子中的女子,那眼角眉梢带着的寒意,她有多久,没有好好的这样看过自己了。

    纵然她还年轻的很,过了今年,也不过刚好二十岁。

    可那双眼睛,却洞察世事,恍若活了几辈子一样的超脱。

    她这前二十年的经历,只怕再无人能遇到过了吧。

    风云变化,翻云覆雨,前路甚至还有埋葬了千年的未知,横亘了时间长河的羁绊等着自己。

    如此人生,既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亦有平淡真诚的祥和。

    总之,老天爷对她不薄。

    “太后一大早,就派人把东西送了过来,果然太后的心思奇绝,这些东西,倒是极配主子的。”

    一向最为贴心的白芨,哪里不知道其实这是太后变相的补偿。

    终归,不管是太后亦或是新帝,心里头总是心心念念着自家主子的。

    “不错是不错,但在这里有什么热闹可看的?丫头,咱们出去走一走?”

    一心院里热闹非凡,不管是主仆都换上了新衣。

    清狐一袭水貂大氅,更衬托得那张俊脸,比女人还要精致三分。

    噙着他独有的狐狸笑,眼中满是对他唯一的妹子的宠溺怜爱。

    周围的人自然也清楚,这位传说当中的小侯爷,最最心疼自家主子的了,不由得也跟着劝慰了起来,纷纷进言让他们赶快出去溜达溜达。

    “主子,把这件斗篷穿上,免得着凉!”

    “主子,这些是一些散碎的银子,喜欢什么就买,莫委屈了自己。”

    “主子,这盒子糕点你拿着,里面还放了许多炒货,您在路上饿了就吃一口,千万别饿着自己。”

    瞧着她最忠心耿耿的三个姑娘,一会儿你摸出个香囊,一会儿她掏出一个盒子,没一会儿的功夫,不管是清狐还是林梦雅的身上,手上,就挂满了琳琅满目的东西。

    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的三个管家婆,她不过是出去走一趟而已。

    “先收起来吧,等以后我有空了再带出去。你们好好的看着家,晚上等我回来给你们带好东西。”

    一一安抚过了,那三个姑娘才肯放她走。

    不过此时却是一个两个的,都站在一旁,用羡慕嫉妒的眼神,鞭策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白苏。

    “学武功,真好。”

    良久,最最能言善辩的白芍,才愤愤的说了一句。

    谁知道,其余的两个,也跟着频率一致的点起头来。

    白苏淡漠惯了的,闻言倒是也没什么反应。

    只是在跟着林梦雅和清狐一起出去后,方才幽幽的说了一句。

    “练武,就是这么简单。”

    身后,三只红了眼的小兔子,差一点冲上来撕了她。

    清狐古古怪怪的看了白苏一眼,随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唉,都学坏了。”

    腹部,立刻受到了某人的一记肘击。

    “不学武,照样能打你。”

    一点点心虚都没有露出的林梦雅,带着优雅的笑意,瞪了清狐一眼。

    后者只能露出狗腿兮兮的笑意,坚决拥护他家妹子的各项主张。

    两个人虽然身份贵重,但因为有龙天昱钦赐的腰牌,皇宫当然是畅通无阻。

    才出了宫门,便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小马车。

    “田宁哥,怎么会是你?”

    赶车的男子模样清秀,气质儒雅,哪怕是只穿着一身粗布的衣裳,也透出几分读书人的温和来。

    田宁看到多日未见的林梦雅,一双眼睛早已经笑弯了。

    “不光我呢,你看,这是谁?”

    信手撩开了车帘,里面安坐的人,除了她老师百里睿之外,还会有谁?

    林梦雅只觉得心头像是绽放了五彩的烟花,立刻手脚利落的爬上了马车,抱住了老师的手臂摇晃个不停。

    “老师怎么会在这里?我还想着,偷偷的把你们都运到宫里来呢!”

    闻言,百里睿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学生,早已经经历过不少的风浪,却不想,她心头还是带着几分属于年轻的跳脱。

    这样也好,如他一般暮气沉沉的,岂不是辜负了青春。

    “咱们要去哪看热闹?”

    林梦雅从未这么开心过,以往过年的时候,她都是独自一人,要么在实验室中度过,要么就是在宿舍里闷头睡一觉罢了。

    而今年,她所在乎的人,都会陪在自己的身边。

    在外人面前,端庄稳重的林梦雅,快乐得像是一个小疯子。

    “待会你就知道了。”

    清狐老神在在的卖起了关子,林梦雅也懒得软磨硬泡他,她最清楚这家伙的性子,让他来安排,总是最好的。

    马车一路疾驰,奔的却是京都西郊的方向。

    眼看着周围建筑越来越稀少,人也都被新帝第一次祭天的气派跟热闹所吸引了,马车终于停到了一处不起眼的民居门前。

    “到了,下来吧。”

    清狐率先跳下马车,看着林梦雅一脸的狐疑,脸上的得意,简直要突破了天际。

    自打他栽到林梦雅的手中后,每每都是被这个丫头给耍的团团转。

    如今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怎么能不好好的得瑟一把。

    “清狐,你今天到底在打什么注意?”

    谁知道清狐却只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随后把她轻轻的推到了院子里。

    小院比外面看起来宽敞了许多,收拾得干净利落,虽不像是王府,更没有皇宫一样的气派。

    可却也是有模有样,一看就是富庶之家。

    林梦雅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有看出什么来。

    清狐脸上带着得意到猖狂的笑容,一路拉着林梦雅的手臂到了内院。

    还没等她站稳,两道身影,便打打闹闹的跑了出去。

    “龙轻寒你给本夫人等着!看我回家就给你用家法!”

    少女一袭嫩黄色的袄裙,冬日里,这娇嫩的颜色,总是让人感觉到勃勃生机。

    而少女身后的男子,则是一脸的奸笑。

    “我的娘子,你是不是忘了,就在昨天,咱们家的家法,可是让我一个个的,都给跪断了。”

    男子眼神闪烁着浓重的爱意,可少女却并不领情。

    撅着小嘴气呼呼的想着回击之策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到了林梦雅,立刻眼前一亮,如同一只轻盈的小鸟,立刻投入了林梦雅的怀中,抱着她的纤腰,委委屈屈的告状。

    “三嫂,龙轻寒起欺负我,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林梦雅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的顾盼,还有不远处追过来的龙轻寒。

    “你们,不应该陪着陛下一起去祭天么,怎能会?”

    一抹寒光飞快的闪过龙轻寒的眸子,林梦雅也在瞬间福临心至。

    是了,现在晋国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就是龙轻寒。

    如果他不表现得跟龙天昱水火不容,又怎么骗过那些人的眼睛呢?

    权势的确能够迷惑人的双眼,但总有人会拨开迷雾,看到真正该珍惜的东西。

    微微的冲着龙轻寒点了点头,不管是为了大晋,亦或是为了她跟龙天昱,龙轻寒,总是牺牲了许多东西。

    “哼,什么祭天大典我才不稀罕呢。三嫂,前阵子你送我的那些家法,都被龙轻寒这个奸臣给弄坏了。有武功了不起啊,有武功就能欺负人嘛?”

    顾盼还抱着林梦雅不依不饶的哭诉,只是那双澄澈见底的水灵大眼,可是半分眼泪都没有。

    很显然的恃宠而骄,却让人生不出任何,讨厌她的心思来。

    “这还不简单么?明日我叫人打造一对大号铁蒺藜送给你,保证你家王爷,会跪的心服口服。”

    微眯着双眼,笑得极为猖狂。

    林梦雅眼看着龙轻寒瞬间变了一张俊脸,堪比窦娥赛过苏三。

    “三嫂,你...算你狠!”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