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五章 前世记忆
    静谧的气氛,让林梦雅的心,忍不住悬了起来。

    良久,百里睿才叹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接过了那枚黑色的小圆球。

    林梦雅从未看到老师这样的神色,似乎有些犹豫,但更多的,却是她也看不懂的情绪,不停的沉淀,混杂。

    “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梦雅,这不是什么一体双魂,而是一个疯子,为了追寻自己的一个疯梦,而做出来的东西。”

    林梦雅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紧紧的等待着老师从尘封了多年的记忆里,搜寻属于这个东西的回忆。

    百里睿看着手中的黑色小球,若有所思。

    “有一部分人,他们相信这世上会有魂灵可以投胎转世。而为了完成他们这辈子没有完成的事情,他们就想要控制自己的下辈子。而这个东西,就是他们做出来,用来控制自己下辈子的关键。”

    尽管她受过现代教育,也看了不少科幻类的小说。

    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林梦雅也还是第一次听说。

    “控制下辈子,这...怎么可能呢?”

    百里睿苦笑着的看着自己的学生,他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可是,就是有人成功了。这东西,似蛊非蛊,似药非药。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制造出来的。但是一旦被种上这东西,这个人,就会获得自己前世的回忆。我本以为,它只是存在于那些古籍之中。但三十年前,有人却让我亲眼见到了这东西的神奇之处。不过,我到现在都是不信的。那些陌生的记忆,既是前世的,又如何能证明,那就是属于自己的前世记忆呢?”

    老师不愧是毒圣,说出来的话也十分的有条理。

    林梦雅点了点头,慢慢的消化着老师所说的一切。

    “老师是说,凡是被种上这东西的人,都会拥有一份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对么?”

    点了点头,百里睿的眼中有些惭愧的神色。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光是能接受这一点,就耗费了他几十年。

    也是到了近几年,他才从当年的疑惑中挣脱出来,给了自己一个还算是合理的理由。

    林梦雅的眼界跟思想,却是比百里睿更加的理智与开阔。

    人的记忆,有可能会被传输么?理论上,是可以的。

    假如把这粒黑色的圆球,比作一个存储着记忆的存储卡的话。

    那么通过一定的程序跟条件,是不是就能把这里面存贮的记忆,复制到另外一个人的大脑里呢?

    林梦雅觉得自己的想法很荒谬,却又莫名的觉得,这似乎才是唯一的合理的解释。

    但这些记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佟姑娘很明显是一个弃子,也许,她只是一个试验失败了残次品,所以才可以随时被舍弃。

    那么这个关于记忆的试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让人们回想起自己上一辈子的事情么?

    “老师,你说的那个疯子,到底是谁?我能不能见一见他?”

    林梦雅十分期待的看向了老师,可后者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也许烛龙会就不会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那个人,正是烛龙会的上一任魁首。”

    什么?居然是烛龙会的上一任魁首?

    “他...真的死了么?”

    看着老师沉重的点了点头,林梦雅却又不死心的追问。

    “那他,有没有什么继任者。这个死者,才不到二十岁。即便是上一任魁首再厉害,时间上也是对不上的吧。”

    百里睿抱歉的看着自己的学生,他也想解开林梦雅的疑惑。

    “不可能,他说过,这东西是他偶然得到的,天底下,也只有独独这么一个而已。如果不是当初,他看重我们百里家的医术,想要让我从旁协助的话,只怕我也认不得这东西。梦雅,相信我。世上除了我之外,再没有别人能继承他的一切。”

    可老师,却是世上,最不会继承这种事的人。

    眼看着线索就这样生生的被暂时截断,林梦雅只觉得有些不甘心。

    不过,这边不成,她还可以从辛家入手。

    即便是再难搞,她也得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告别老师,忙碌了一天的林梦雅,再次回到了皇宫中。

    留守在一心院的人来回禀,午膳的时候,龙天昱曾经来过一次,不过略坐坐就走了。

    心头有些微微的失望,明知道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多了,可她还是浪费了一整天。

    “殿下,这是陛下吩咐给您留下的吃食。”

    刚到屋子里,便有个机灵的宫女上前来回禀。

    不多时,桌子上就出现了不少色香味俱全的饭菜。

    温温热热的,正好入口。

    “咱们陛下,对殿下就是上心呢。”

    白芨服侍着林梦雅洗了手,屋子里就剩下她们这一群人后,忍不住开口调笑了一句。

    林梦雅心头微甜,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真好。

    吩咐了人继续去追查父兄跟佟姑娘的事情后,清狐那边,也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而年关,也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

    龙天昱分外的忙碌,常常是三更才偷偷跑到一心院里,过不了几个时辰,就要跑回去上朝。

    两个人之间,常常一整天都见不上一次面。

    但每个夜晚,仅仅是互相依偎片刻,林梦雅都觉得安心无比。

    似乎因为他给自己带来的温暖,而有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宫内的气氛,也因为新年跟新帝登基的缘故,热闹非凡。

    林梦雅除了要处理各地调查得来的结果外,还要陪着皇太后,一起处理些宫内的事务。

    凤翔宫的内室中,檀香袅袅,让人的心神安宁温暖,最是能静心凝神。

    一大早,林梦雅就被皇太后派人叫醒,焚香更衣后,亲手抄写一份佛经。

    据说这是大晋皇室的规矩,要在年三十的晚上焚烧祈祷来年的风调雨顺。

    如今林梦雅虽还不是皇后,但太后的心里头比任何人都清楚,她那个倔强的儿子,只怕谁都不会要的了。

    打了个呵欠,林梦雅继续乖乖的趴在小桌子上一笔一划的临摹,而皇太后,就坐在她的对面,总带着温和慈爱的笑容,督促着林梦雅的进度。

    “太后,公主殿下。陛下传了封信过来,请太后跟公主亲启。”

    终于有了合适的理由扔下手中的笔,林梦雅心头暗中欢呼了一声。

    太后看到她偷偷扬起的笑容,忍不住摇了摇头。

    只是手下却不停,拆开了宫人送来的信封。

    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眉宇当中似乎有些为难。

    把信递给了林梦雅,却是屏退了左右。

    细细的看了几眼,林梦雅便知道太后为何会这幅样子了。

    信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是希望与太后商量一下,如何处置宫里的那三个人。

    不假他人之手的烧掉了这封信,林梦雅了解这母子两个的为难之处。

    毕竟,那人曾经是太后的夫君,也曾经是龙天昱,最敬重的父亲。

    垂下眸子,林梦雅意外的看到了太后的手,正在细微的颤抖着。

    看来,不管面上表现的有多绝情,终究,太后还是不能完全放下那段感情。

    “太后,不如,你去看看他吧。”

    握住了太后的手,林梦雅轻轻的安慰道。

    静默无声,不知过了多久,太后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唉,一切都是命罢了。”

    这一年的年关,事情似乎格外的多。

    太上皇禅位,安享在紫云殿内。

    先皇后猝死,以皇贵太妃的位分下葬,也算是被儿女连累。

    至于先太子,则是以谋逆大罪,永世囚于府中,非死不得出。

    当林梦雅得知这些消息后,也终于安下了一颗心。

    从此之后,皇室的事情,也可以落幕了。

    明日就是除夕,林梦雅坐在屋子里,看着外面的人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年节的东西。

    她一大早特意去求见了龙天昱,主动要求不跟他出现在除夕的宫宴上。

    尽管龙天昱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但林梦雅却知道,他们已经够任性的了。但既然在这个位置上,有些事情,只能妥协。

    “主子,这还是咱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团圆年呢!”

    白芷趴到窗子上,一张白里透粉的小脸蛋上,满是团团的甜笑。

    林梦雅笑着给她抓了一把炒货,眼看着这丫头笑得见眉不见眼,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是啊,真是个难得的团圆年。”

    过了明天,她就要再次离开这个地方了。

    心头不免有些惆怅,不过她掩饰得很好,没人能看得出来她的异常。

    “只是可惜了,主子不能跟陛下一起去祭天。不过陛下说的对,大婚的事情的确是不能仓促的。”

    白芨拿来了要挂在林梦雅屋子里的挂饰,他们知道林梦雅素来喜欢安静,所以只在这最后一天尽情的闹腾。

    林梦雅笑着点了点头,勉强压下心头翻涌的情绪。

    “不是都让你们闹过了么?再来一次,你们只怕会忙死,反倒要怪我生事呢。”

    合上手中的书本,林梦雅只觉得那个微笑着的自己,跟心里头真实的自己,已经生生的撕裂了开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