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二章 访七皇子
    冯子蝶也是个大蠢蛋,这种保命的东西,怎么能交给别人。

    姓佟的已然是不怀好意,那东西既然是她寻的地方藏了起来,岂能还在原地?

    倒是前阵子,因为太子跟龙天昱的对垒,皇宫混乱不堪。

    只怕那个时候,玉花已经被偷偷带出宫去了。

    叹了口气,林梦雅最终还是不死心的派人去冯子蝶招认的地点去寻一寻。

    “去七皇子府。”

    转身上轿,林梦雅有些不太甘心。

    如果她能早一些下手,也不会磨磨蹭蹭的,被人抢占了先机。

    佟姑娘被关在七皇子龙轻寒的府邸内,比起冯子蝶这个糊涂虫,那一位才是真真正正的幕后黑手。

    如今,荣安公主已成为整个大晋国内,最最炙手可热之人。

    七皇子府的人又怎么敢拦她,远远的看到有皇家标志的轿子后,忙不迭的跑到府中去通报了。

    “三嫂,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才刚下轿,与她关系不错的龙轻寒,就迎了上来。

    林梦雅看着那张俊脸,神情却有些微微的复杂。

    “七皇子,我看,我还是帮你配一些药膏吧。”

    一只巨大无比的青黑色眼圈,牢牢的霸占着龙轻寒那张俊秀清朗的脸。

    男子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家嫂子,满心满腹的都是委屈。

    瞧瞧,就连三嫂都看不下去了,可家里的那只河东狮,却还是跃跃欲试。

    “唉,多谢三嫂的好意。咱们,还是里面说话吧。”

    知道如果自己此时笑,好像是有点不太地道。

    林梦雅皱起眉头,忍得有些辛苦,不过还是快步带着白苏,往七皇子府内去了。

    “给本夫人滚!”

    刚到院子里,就听到了一记中气十足的狮子吼。

    林梦雅捂住了到嘴的笑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幸灾乐祸。

    急慌慌的往内院的方向看去,可碍于林梦雅还在,龙轻寒只好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但那摆明了就想要奔过去的双腿,可焦急得有些过分。

    “咳,七皇子,不如先去处理要事吧。我们过来的急,有些口渴了。”

    感激的看了林梦雅一眼,龙轻寒立刻让叫人带着林梦雅跟她的侍女先去花厅等待。

    看着那活像是火烧屁股般的男人匆匆离开,林梦雅终于得以笑个够本。

    这家伙,倒是难得看到他这样的一副样子。

    七皇子府上她倒是还没来过,只觉得这里比起昱亲王府,多了几分清雅。

    坐在花厅里,七皇子府上的管家恭恭敬敬的服侍着这位荣安公主。

    听力出众的林梦雅,不时的听到后院,似乎有些动静传出来。

    转而看了一眼管家,心头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你们家这位新夫人,倒是很...很厉害呢!”

    能不厉害么?龙轻寒的武功如何她虽然不知道,但龙天昱说过,他们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想必也是个顶尖的高手。

    可那半张脸,一看就被蹂躏得够呛。

    没看出来,龙轻寒居然是这样的一枚痴情种子。

    “公主玩笑了,不过我家夫人...的确很厉害。”

    管家颤抖着一张老脸,用人格担保,他刚才真的没笑。

    看到管家的样子,林梦雅好奇心更盛。

    坊间流传,这位新夫人可是母老虎转世,凶得不得了。

    怎么她看这位管家的意思,似乎,对新夫人印象还不错的样子。

    “哦?那我更想见见这位新夫人了,不知夫人,何时方便...”

    “方便!本夫人现在就方便!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不怕死,还敢来勾引我的相公!”

    霸气十足的声音在花厅外想起,随后,一位红衣似火的少女,大马金刀的往花厅里闯来。

    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雪白的一张粉脸,镶嵌着极为灵动璀璨的一双眼。

    虽然自称是夫人,但发饰却是个十足十的少女。

    尤其是那张微微撅起的红唇,带着丝倔强与俏皮。

    少女一进来,便俏脸微寒的杀向了林梦雅。

    白苏也不甘示弱,挺身就把自家主子护在了身后,冷冷的与面前的少女对视。

    还不等林梦雅开口,少女便大咧咧的上上下下的把她打量个遍。

    那双眼睛不知为何染上了些许的无奈,随后咬了一下樱唇,冲着后面的人喊道。

    “算你眼光不错,这个还可以。以后你要是再娶其他人,就以她为标准吧!前些天那些大人们送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我可不想每天跟一些个细作勾心斗角。”

    听了这话,反倒是林梦雅愣了愣神。

    这是认可她了?那她要不要说声谢谢?

    “我的小祖宗,她可是我三哥的夫人。我要是敢娶她,咱们家得被我三哥夷为平地!”

    一双大手揽住少女的香肩,龙轻寒的语气宠溺,眼中心中,似再也装不下其他人。

    少女回身,疑惑的看了看林梦雅后,小手抓了抓头。

    小嘴裂开,给了她一个软绵绵的笑。

    “抱歉啊三嫂,我就说嘛,你气息这样纯正,怎么可能是那些臭老头送过来的细作。”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但少女的态度却是落落大方,有错必改。

    林梦雅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姑娘,笑着摇了摇头,白苏也闪到了一边。

    “无妨,对了,上次我送给你的礼物,你用着可好?”

    眨巴眨巴眼睛,那份‘礼物’,可是林梦雅亲自挑选,又命人详细的写了一份‘使用说明’,最后秘密的交到这位新夫人的手上。

    果然,少女眼前一亮,毫不留恋的挣脱开了龙轻寒的一双手,飞扑到林梦雅的面前,拉起她的双手,晃来晃去。

    “很好的礼物,我很喜欢!三嫂嫂,你还有没有其他的给我介绍介绍!”

    龙轻寒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丝毫不知道自家的亲亲娘子,在跟林梦雅大魔王,商讨着他的惩罚措施。

    如果他知道,那些让他受尽折磨,生不如死的搓衣板是林梦雅所赠的话,恐怕一定会夹带着行礼,立刻带着自己的娘子逃之夭夭。

    可惜,他的娘子,已经被林梦雅带坏了。

    “东西倒是不少,以后有空了,我再慢慢教给你。”

    噙着几丝笑容,林梦雅笑得极为温和。

    红衣少女立刻狂点头,一双眼睛,散发出崇拜的光芒。

    林梦雅强忍着笑意,几乎憋到内伤。

    不过她跟这位新夫人,可是京都内并驾齐驱的‘皇室双虎’。

    当下,不由得生出几分惺惺相惜的感情来。

    拉了她落座,忽视龙轻寒的频频示意,与她闲话家常。

    “妹妹不知如何称呼?”

    林梦雅态度和蔼,再加上她本就长得和善漂亮,很难让人生出恶感来。

    “我叫顾盼,三嫂就叫我盼儿吧。”

    点了点头,林梦雅觉得这位顾小姐的确是个难得的妙人儿。

    “好名字,我在府外就听到了关于盼儿妹妹的不少传闻。今日一见,我更是觉得,谣言不可信。”

    她本身就常常是那些无聊人士茶余饭后的谈资,如今亲眼见到了顾盼,更觉得她不不是那种蛮横不讲理的人。

    龙轻寒是何等精明之人,若是顾盼只是个会耍狠逞强的河东狮,他又怎会对她动情。

    这话,深得顾盼的心意。

    抓住林梦雅的袖子,就开始源源不断的诉说自己心中的郁闷。

    “还是三嫂慧眼识珠,我顾盼虽然出身草莽,可也懂得些道理。相公之前的那些妾室们气息混杂,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相公在外已经是疲于奔命,要是到了家里还不能安心休息,那人岂不是要垮掉?”

    顾盼说这话的时候态度极为认真,林梦雅不由得瞥了一眼龙轻寒,看到后者一脸的痴汉笑,心头也明白了个大概。

    比起龙天昱来,轻寒需要隐藏的东西更多。

    即便是他曾经妻妾成群,可那些人,更像是来监视他,甚至企图控制他。

    那人也像是龙天昱一样,不曾有过片刻的喘息之机。

    时时刻刻,都要端着虚伪的面具,周旋于各色人马之中。

    所以,顾盼才会是那个,让他无法割舍,也软了心肠的意外。

    这些事情,她都懂。

    “盼儿妹妹高见,我也受教了。妹妹做的不错,应该好好嘉奖才是。”

    顾盼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一双眼睛泪汪汪的看着她,显然是已经是把她当成了知己一样。

    “我也觉得应该如此,但相公说了,凡事不能太张扬。我知道,以后那些臭老头们,一定还会给相公送来美人。我跟相公已经约定好了,以后不管是谁送来的,必须要我亲自过目,才能决定能不能留下来。今天误会了嫂嫂,还请嫂嫂责罚。”

    看到顾盼这幅认真负责的样子,林梦雅又怎么可能会真的生她的气。

    只是捕捉到了顾盼话中的信息,气息,又是什么意思?

    “我刚刚听妹妹说气息,盼儿妹妹,是怎么觉察出人跟人的气息不同的呢?”

    提起这个,顾盼气呼呼的瞪了龙轻寒一眼,哪怕后者满脸谄媚的笑,可她还是生气。

    “我自小嗅觉便跟别人不同,能嗅到一些常人闻不到的气息。师父说我这是天赋异禀,可某些俗人就是不相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