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一章 逼问钥匙
    “我想见见她,而且冯子蝶手中的那个东西,我们也得拿到手才行。”

    四把钥匙,到了现在林梦雅这一方,等于握住了其中的两把。

    千年不死的蛊,说的应该就是万蛊池里的那只王蛊。

    而玉尺自是不必多说,剩下的,应该那株千年不败的玉花跟千年不熄的火种。

    火种她现在尚且没什么头绪,倒是那株玉花,她其实也是极为好奇。

    龙天昱想了想,却坚定的摇了摇头。

    “她已经疯了,我不可能再给她伤害你的机会。”

    这话,让林梦雅觉得可笑又甜蜜。

    窝在他的怀中,手指轻轻的戳着那人的肩膀。

    “她都被你关在牢里了,还能对我怎么样呢?”

    虽然龙天昱很尊重她,但有时候这男人的保护欲实在是让人无奈。

    不过现在的林梦雅甘之如饴,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爱她。

    “不行!”

    无论如何,龙天昱就是不答应。

    实在无奈的林梦雅,只好又求又保证的,磨蹭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让那人同意她去见冯子蝶。

    说起来,天牢这种地方,林梦雅还真是有些陌生。

    而且,这里关押的都是一些罪大恶极之人。

    东边是男监,西边是女监。

    跟电视里演的有些不同,这里的犯人都死气沉沉,即便是看到她进来,顶多也就是转过头看她一眼,随后再没有了其他的动作。

    空气里散发着浓重的霉味,两侧也有火把在照明。

    可这里的气氛,却压抑得让人从心里生出几分颤栗。

    白苏警惕的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彻彻底底的执行着龙天昱的命令,亦步亦趋的保护着她家主子。

    而在林梦雅的周围,六名精明强干的精兵们,则是把她保护在一定的安全距离之内。

    刚才不过有个犯人想要口头上调戏一把林梦雅,就被其中的一个精兵给直接打残了。

    这种野蛮粗暴的保护方式,也只有他们未来的新帝,才能干得出来。

    林梦雅只觉得有些无奈,除此之外,唯有快走,免得波及到别人。

    “殿下,小心脚下,前面就是关押那个人犯的牢房了。”

    在天牢里少说也混了半辈子的牢头,也是一脸紧张的讨好着面前这位与众不同的公主殿下。

    早就听闻新帝对这位公主殿下宠爱非常,现如今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当下,也对这位公主殿下,多了几分恭敬,半点不敢耽误。

    “有劳你了。”

    冯子蝶的牢房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按照龙天昱的命令,周围没有关押任何犯人。

    柴草垛上,曾经的冰山美人,现在早已经狼狈不堪。

    只是痴痴的盯着窗口泄露进来的光线,嘴里头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林梦雅看着冯子蝶,却并不觉得对方有多可怜。

    牢头刚想上前呵斥,就被林梦雅给拦住了。

    “你们都下去,白苏在这里陪我即可。”

    六位精兵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颇有默契的退到了几步外,不过,却依旧警戒四周。

    冯子蝶听到了她日夜都在咒骂的声音,一双眼睛狠狠的瞪向了牢房外。

    可对方却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在华美精致的宫装的衬托下,那人似乎比当时初见时更加的娇艳。

    而自己,酸臭可怜,早已经沦落成卑贱的泥土。

    眸中溢出了几许冷笑,是的,她早已经输的彻彻底底。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么?恭喜你,得偿所愿。”

    林梦雅却笑了,到了现在,冯子蝶还是在执迷不悟。

    “冯子蝶,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由始自终,龙天昱都是我的,而你,不过是个过客。你以为我在跟你争抢,可他从未属于过你。”

    不管是冯子蝶,亦或是姜如沁,还有那些,想要挖她墙角的人,都搞错了一件事情。

    龙天昱的心,从来都在她这里,不曾给过任何人。

    所以,她与龙天昱在一起,不需要任何人的成全与退让。

    林梦雅的话,让冯子蝶突然间激动了起来。

    她想要冲出来,但是脚踝上的锁链,却限制了她的行动。

    只能站在那里,张牙舞爪的瞪着林梦雅。

    “他是我的!林梦雅,你不是死了么?那你为什么还要活过来!你只是比我遇到他早一些,为什么你行,我就不行!”

    看到冯子蝶疯疯癫癫的模样,林梦雅觉得自己的耐心,都被人一点点的耗干了。

    “我就是比你遇到的早,所以他只能是我的。冯子蝶,我是看在以往你还算是做了点好事的份上才没有为难你。若你继续顽固下去,那就怪不得我了。”

    失去了耐性的林梦雅尤为可怕,冯子蝶还以为林梦雅不敢对她如何,可没等她反抗,便有两个男人捆住了她的手脚,随后又打开她脚踝上的铁链。

    “你们要带我去哪!”

    惊恐的吼叫着,冯子蝶此刻觉得,那个又黑又臭的牢房,居然能带给她心安的感觉。

    没有人会理会她,不多时,她就被困在了一处木桩上。

    而那个她恨之入骨的女人,正好整以暇的坐在不远处。

    “冯小姐,我的目的我想你也清楚。我们不绕弯子了,你把东西给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但你不给我,我也有办法得到。”

    刑室内,浓重腐臭的血腥味道,让冯子蝶的牙关都开始打颤。

    各式各样的刑具都染上了黑乎乎的血迹,一想到那些东西,会落在自己的身上,她便觉得有些腿软。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难道,你想要彻底的得罪冯家么?”

    这话,说得太天真。

    林梦雅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轻轻的掸了掸自己裙摆上,本不存在的灰尘。

    “冯家——算个什么东西?”

    从小到大,已经听惯了别人的奉承的冯子蝶,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的贬低冯家。

    愤怒的瞪着林梦雅,恨不得直接把她扒皮抽筋。

    可惜,她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

    “冯小姐,神医世家的确是厉害。也许你们能让人起死回生,延年益寿。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小小的冯家,又算得了什么?”

    真不知道是该说她天真好,还是直接说她蠢的好。

    “我改变注意了,等会我就派人以晋国新帝的身份,给你们冯家传一句话。你冯子蝶得罪了我,所以,我要你整个冯家来偿命。”

    冯子蝶愣在了当场,她显然没有预料到,面前的女子,居然会如此的喜怒无常。

    可她,不是想要自己手中的东西么?

    “你,你要是敢动我冯家一人,我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你!”

    “哼,他不放过我又能怎么样?晋国的十万大军踏平你个小小的冯家,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再不济,还有我临天国的大军。来人,把她拖出去斩了。”

    冯子蝶傻傻的看着脸色突然变得冷酷无情的林梦雅,心中自后的依仗,也一点点的崩塌了。

    眼看着两个男人,真的冲着自己抓了过来,她再也控制不住,惊声尖叫了起来。

    “别杀我!别杀我!你要什么都可以,求求你,放过我吧!”

    看着冯子蝶完全崩溃,林梦雅的脸色,又恢复之前的冷淡。

    只是一抹精光一闪而逝,冯子蝶,注定是一支被精心呵护的花朵。

    其实龙天昱只会把她关押起来,并没有给她上过什么刑罚。

    如今在她两次三番的吓唬中,早已经骇破了胆。

    “那好,你乖乖的告诉我,那朵玉花,你藏在哪里了?”

    林梦雅语气柔和却冰冷,冯子蝶刚稍稍的有些反抗,她便示意那两个男人,继续往前走。

    “我说,我说!那朵玉花被我藏在了皇宫里。佟姐姐说过,只有藏在皇宫里才是最安全的。谁都不会想到,那东西会在宫中!”

    冯子蝶如同竹筒倒豆子,一口气的把藏匿的地点,也给说了出来。

    可她越说,林梦雅的表情就越是淡漠。

    到了最后,几乎如同像是在看死人一样的看着自己。

    “你是说,藏在御花园北角的假山洞里,是佟姑娘的主意?”

    冯子蝶立刻点了点头,可林梦雅却挑了挑眉头,起身便往刑室外走去。

    “你等等!我说的都是实话,别杀我!别杀我!”

    冯子蝶心急如焚,但那两个留下来的男人,却不顾她的反抗,再次把她架到了囚室内。

    有些傻眼的看着那两个人,锁了囚室的门,却再也没来折腾她。

    冯子蝶跌坐在草堆上,对自己逃过一劫的事情,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她哪里知道,林梦雅是因为她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所以连吓唬她的兴趣都没有了。

    在白苏跟护卫的陪伴下,林梦雅终于离开了天牢。

    外面,龙天昱派来一队护卫们,簇拥着她来时坐的轿子。

    可林梦雅却提起裙摆,自顾自的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最了解自家主子心思的白苏寸步不离,沉默的走了许久之后,林梦雅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主子不高兴么?”

    白苏疑惑的问道,她们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钥匙的消息,但主子,却显得有些沮丧。

    “我怎么能高兴得起来,这钥匙已经落在了敌人的手中,只怕我们的时间,又要紧迫不少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