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章 神话故事
    烛龙会的魁首,是个很矛盾的怪人。

    一方面,他似乎对于烛龙会里的所有东西都了如指掌,那些会众们,即便是没有见过他的面,却也对他奉若神明。

    但另外一方面,他除了制定看更严格的规程之外,就再也不见他有过任何管理的行为。

    严厉的放纵,这是她对烛龙会那位会首唯一的评价。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又为了一颗神仙酿就出现在当年,还不是那么强大的上官东珠的面前。

    还有那一半苍老一半年轻的怪病,当初,她初见清狐的时候,那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也是顶着一张嫩嫩的正太脸。

    难不成,魁首只是一个古代版的变态博士么?

    这个想法,让林梦雅的脸色有些难看。

    敌人再强大她也无从畏惧,可变态...总是会让人难以捉摸啊。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身体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身后的那人叹息了一声,似乎有几分惊喜。

    转过头去,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凑上去亲了一口那人的唇角,林梦雅笑着看着龙天昱的眸色加深,但显然,现在不是抒发某些情感的最好时机。

    她英勇睿智的帝王,不管怎么看,都让她的一颗心,只能为了他而飚速跳跃。

    “唉,真想...”

    后半句话被龙天昱生生的卡在喉咙里,手臂收紧,保住自己一生挚爱。

    林梦雅舒服的靠在他的肩头,手中却把玩着那一粒神仙酿。

    今天上官东珠跟她说的话,林梦雅也没有任何的隐瞒,反而是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转告给了龙天昱。

    “那烛龙会的魁首,是不是疯了?”

    大手把玩她的一缕黑发,这是龙天昱最真实的想法。

    林梦雅也轻轻的点了点头,现在看来,这好像是最接近正确答案的了。

    “你说,他如此执着于仙城,是不是想要追求长生不老呢?”

    她虽然是医学生,但历史却学的不错的。

    从古至今,无数的帝王方士们,都在追寻长生之术。

    即便是在科学的角度上看,长生是一种可以被实现的假设。

    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只怕是一场虚妄的梦。

    龙天昱思考了片刻后,却抱着她走到了书桌边上。

    一心院的内室布置得几乎跟流心院没什么两样,知道她喜欢看书,特别是某些神怪故事,龙天昱更是暗中名人搜罗了不少。

    任由她像是一只缠人的小猫一样赖在自己的怀中,龙天昱还是伸出手来,在书架上取了一本薄薄的册子,摊在了书桌上。

    “这是什么?咦,这不是你的笔迹么?”

    林梦雅好奇的看着面前的书,龙天昱的字是极其漂亮的,所以他一眼就认得。

    “这些嘛——”

    难得龙天昱会有些羞于启齿的时候,大手温柔的拂过这些书本,他要怎么说,这是当初被这个小女人骗了以后,每次想她的时候,便抄录这些准备给她看的书。

    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回一丝丝的平静。

    不知有多少个夜晚,他都是在灯烛下,抄录这些书本度过的。

    响起那段生不如死,浑浑噩噩的时光,龙天昱不禁再度抱紧的怀中的女子。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承担一次失去她的痛苦了。

    “哦,不过是因为那些残本看起来太模糊,所以我才在空闲的时候抄录几本罢了。”

    把这件糗事尽量说的轻描淡写,可龙天昱那过分正经的样子,早就已经出卖了他真实的想法。

    林梦雅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些看起来簇新的书,一定是那个傻子抄的。

    心,早就软成了一滩水。

    执起那人修长而有力的手,轻轻的烙下一个吻。

    “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把我们分开。等我,我一定会回来。”

    她珍重的发下爱的誓言,龙天昱只觉得那温温柔柔的一句话,却奇迹般的抚平了自己所有的不安与狂躁。

    “好,我信你。”

    除了相信她,他已经别无选择。

    “你到底要我看什么?难道,是要我欣赏你的字?嗯,字迹工整又颇有风骨,好字啊好字!”

    龙天昱无奈的看着怀中,又开始调皮起来的女子,摇了摇头,也收起了那些会让他软弱起来情绪。

    拍了拍女子的小脑袋,认认真真的指向了书上的某一页。

    “这本‘诸神奇谈’上,有一段记载的是烈云国的故事。我们这次去烈云的时候,不是看到了他们几个神仙跟仙城的故事么?这里头写得,却是跟烈云的有些不同。”

    这倒是件新鲜事儿,林梦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本薄薄的书本里头,有几夜记载的是烈云过的那位万蛊王与巫后。

    若非龙天昱记忆超群,这段神话故事一般的记载,还真的会被人给忽略掉。

    而且这本‘诸神奇谈’算是孤本,只怕世上看过它的人不会超过三个。

    故事有些老套,但让林梦雅惊讶的是,在这个故事里,万蛊王与巫后不是一对神仙眷侣,而是一对宿敌。

    他们是各自国家的领袖,每年都会带领着各自的军队对打。

    但有一次,他们在战场上相遇了。

    于是天雷勾地火,烈火遇干柴,总之是一见钟情,而后历尽千辛万苦,最后终于可以结成连理了。

    可这本书,只写到巫后准备嫁给万蛊王,便没有了下文。

    按照一般故事的套路来说,也就是女王跟国王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但林梦雅看完后,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扶着额头,林梦雅神色怪异的看着这本书。

    良久,才幽幽开口。

    “你说,到了最后,巫后会不会根本就没有嫁给万蛊王?”

    龙天昱也愣了愣,半晌才回答她。

    “应该——不会吧。辛家不就是万蛊王跟巫后的后代么?如果她没有嫁给万蛊王的话,那故事里的巫后,跟烈云国供奉的巫后,会不会不是一个人。不过,我要你看的不是这一段,你接着往下看。”

    林梦雅这才注意到,在这一页的最后,本应该是记载着结尾的地方,却又突兀的记载了一个小故事。

    故事里没有提及巫后,只是说万蛊王找到了一种可以长生不老的药。

    但是那是给神仙用的,一旦凡人擅自服用之后,就会朝老夕幼的怪人。

    怪不得龙天昱要自己看这个小故事,可她看完之后更疑惑了。

    这个小故事好像是突然穿插进前面的那个大故事里的,不是那个故事的结尾,倒好像是一则无关紧要的轶事。

    可朝老夕幼,不就跟魁首的症状很相似么?

    林梦雅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总觉得这事情有些离谱。

    “你别告诉我,你怀疑烛龙会的魁首,就是看了这本书,所以才会变成那个鬼样子的?”

    龙天昱虽然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叹了一口气。

    “我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幼稚到可笑,但雅儿,我们所经历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少么?”

    林梦雅把反驳给咽了回去,自从她再次回来以后,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坚不可摧的三观,早已经碎成了渣。

    哭笑不得的看着那本册子,林梦雅只能悲鸣一声。

    “假书害人不浅啊!”

    难道说,她的对手,竟然是一个相信神话故事的资深中二少?老?年人么?

    林梦雅觉得有自己的头有点疼,这种人设,简直比变态博士还坑爹。

    “我觉得也是,所以以后这一类的书,你还是少看一点的好。”

    跟林梦雅从来在这种事情上,t不到同一个点的龙天昱,也颇有感触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摇了摇头,无论如何,她跟魁首敌对关系都是注定的。

    “算了,先不提这件事。冯子蝶你给关在哪了?还有她身边的那个佟姑娘,你可查清楚她的底细了?”

    一提到这个女人,龙天昱的脸色就阴沉如墨

    他极其痛恨那些,想要算计他亲亲娘子的那些人。

    尤其是冯子蝶,几次三番的居然想要林梦雅的命,光是这一条,就足够她死上个百八十次的了。

    “没什么,只是扔在了天牢里里而已。至于她身边的那个姓佟的女人,轻寒说她是的确跟烛龙会有所勾连,但并不是烛龙会内部的人。而且她身后的势力,似乎跟烈云国的辛家有关系。”

    居然是辛家?

    林梦雅本来就对辛家的一切,都觉得诡异到莫名。

    难道真的是因为近亲结婚的多了,所以连基因里都潜伏了各种疯狂因子么?

    可辛家因为万蛊池的原因,其实比一般的烈云人,有更多的限制才对。

    为什么处处,却都有这个诡异家族的影子呢?

    “也不知道小玉跟阿秀怎么样了,人家都说,两个人独处的事情,是最容易产生爱情的小火花。真希望他们出来的时候,爱情之火都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

    眯起眼睛,林梦雅对自己在这种强行送作堆的行为,表示了十分浓厚的兴趣。

    这一次龙天昱对自家娘子的行为,除了肯定就是强烈的支持。

    那个小鬼头,以为自己看不出来他的觊觎之心么?

    想要挖他的娘子,最好是及早死了这份心的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