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九章 奇怪魁首
    哪怕时隔多年,可上官东珠回想到那个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林梦雅看到她的眼神有些错乱,便知道可能是离了神仙酿,所以药效已经开始影响她的大脑。

    立刻把手中的东西,塞入了她的手中。

    那股子淡然的幽香突然间加重,而上官东珠,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我只知道他是个男人,但奇怪的是,他的声音,一会儿苍老,一会又年轻。我以为,这是他故意做的掩饰。可当我把另一块神仙酿交到他手上的时候,我却发现,他的两只手,一只像是老人一样沧桑,可另外一只,却莹白如玉,像是少年一样。”

    光是从上官东珠的讲述里,林梦雅就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寒而栗。

    那魁首到底是什么样的所在,才会有如此诡异的一面。

    刚想要追问,就看到上官东珠似乎极为疲惫。

    闭着眼睛,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丝丝冷汗。

    想来那段记忆,对于她来说,也像是梦魇一般,折磨了她这么多年吧。

    “借由烛龙会的力量,我铲除了不少对手。我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我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的孩儿登上龙位,可我没想到的是,最终,还是我害了他们。梦雅,你一定要除掉烛龙会!他们是一群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与他们为伍,终究会被那啃食得连魂灵都不剩。我已经是不中用了,还请你,能救救我的孩子。”

    上官东珠有些激动的抓住了林梦雅的手腕,后者想要挣脱开来,却一时之间没有成功。

    只是在面对那张写满了期盼的脸之时,林梦雅并未露出一丝一毫的同情来。

    一个个的把上官东珠的手指掰开,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的确是不会放任烛龙会存活于世,但我不是为了你的儿女。说实话,也许千千万万个被烛龙会坑害的人都应该活着,可唯独你的儿女,却该死。”

    她的冷酷无情,终于让上官东珠认清了现实。

    嘴角涌起一丝无力的苦笑,因为她知道林梦雅说的是事实。

    她的一双儿女所造的孽,她这个当母亲的,比任何人都清楚。

    有些事情,必定是得偿还的。

    “我知道,但求你,如果可以的话,能让他们活着就好。这颗神仙酿还请你收下,如果你能靠它赢得烛龙会的魁首的话,那就算是,他们的买命钱了。”

    到了现在,上官东珠还是在恳求着林梦雅,给她的儿女一条生路。

    但看到林梦雅一直不为所动,她再也顾不得什么尊严,跪在林梦雅的面前,给她磕着头。

    “你干什么?快起来!”

    林梦雅没想到,曾经高傲无比的皇后娘娘,居然真的会跪在自己的脚下。

    她立刻跳开,扶住了上官东珠的手臂,阻止了那人疯狂的行为。

    “我知道...我知道即便是没有这个东西,你也能有办法打败那个人。但是,我求你,我求你给他们一条生路吧,求你了!”

    上官东珠声泪俱下,刚才那份淡然都已经消失不见,留下的,是一个一脸狼狈的普通女子。

    林梦雅就是再硬的心肠,如今也被她生生的给揉软了几分。

    脸上露出不耐的表情,可手却强硬的把上官东珠拖了起来。

    “不管你怎么求我,我都不可能答应你。你儿女手上血债累累,就算是我放过了他们,别人也不可能放过。但我可以答应你,如果他们不继续跟我作对的话,我可以让他们拥有一个别的身份,重新开始。只是我最大的让步,不然你就算是磕死到这里,我也不会心慈手软。”

    上官东珠显然没有想到,林梦雅居然会让步。

    她立刻点了点头,连忙把手中的东西,塞进了林梦雅的手中。

    “这神仙酿有个特性,若是单独一块可以发挥效用。但如果切开了再次合到一起,却会暂时失去效用。当初烛龙会的魁首,应该急于想要这东西,所以才会现身的。我想,只要你找机会,把这两个东西合在一起,那他应该就会旧疾复发。”

    就连林梦雅都没有想到,这东西,居然会有这样的功效。

    但给了自己,那上官东珠要如何?

    仿佛是感应到了林梦雅的心思,上官东珠突然笑了,脸上的表情,却如释重负。

    “我没关系,其实疯了比清醒着更好。如果我继续清醒下去,这个世上,很快就会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所以,我宁可疯了。”

    林梦雅看着她蜷缩回榻上,那双清明的眸子,渐渐的染上几分疏离的色彩。

    那是压抑了许久的药效,正在一点点的侵蚀掉她的仅有的理智。

    天成公主骗她喝下去的药,主要毒害的便是大脑。

    如果不是有神仙酿的话,她现在肯定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院子,曾经有一颗茂盛的桂花树。可惜,我贵为皇后,是不能住在这个小院子里的。现在,真好,我可以天天看到它了。”

    上官东珠痴痴的说道,那双眼睛,却是凝视着院子里虚空的某一处。

    林梦雅握着手中的神仙酿,默默的退出了屋子。

    其实,上官东珠还是受到了那药的影响。

    只是一直牵挂着那双儿女,所以,才拼命的忍到现在的吧。

    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那个坚强聪明的女子,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迎接自己的到来的呢?

    回头看着那个,继续在窗前着迷的看着空空荡荡的院子的上官东珠,林梦雅的心头,却泛几分杂陈的滋味。

    “雅儿,她可为难你了?”

    刚踏出小院,林梦雅就看到了匆匆迎过来的太后。

    手,被一双微凉的手给攥住,细细的放在手心里,那双眼睛,却是担忧无比的看着自己。

    “没有,您不必担心。”

    看样子,她们好像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她吧。

    林梦雅看着太后,太后,心头涌起了无限的温暖。

    转而扶住了她的手臂,赶紧招呼着众人往凤翔宫走去。

    “她...唉,也是个可怜人。”

    在路上,林梦雅只说上官东珠,想要让自己放过她一双儿女的事情。

    至于神仙酿,早已经被她贴身收好。

    这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也许到了最后,还能取到出其不意的效用。

    “虽是个可怜人,但有些事情,她既然做了就必须得承担后果。”

    林梦雅自然知道,太后还是德贵妃的时候,就受了上官东珠的不少气。

    如今即便是自己答应了,可也得顾着太后的心情。

    “嗯,这话倒是不错。不过哀家知道你心善,放心,过去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其实哀家正想跟皇儿商量,到底该如何安置上官东珠。”

    林梦雅看了太后一眼,对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由得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太后如何处置都可以,但我觉得,还是把她放在宫中,让她安然老死的好。”

    婆媳两个的想法不谋而合,前太子因为囚禁陛下,谋反逼宫的事情,如今已经被废黜了太子之位,贬为庶民幽禁起来了。

    但因为天成的狠辣手段,如今他们母子,都已经成了疯子。

    可即便是如此,万一那一日太子余孽死灰复燃,那么他们,就是极好的靶子。

    杀人容易,关键是如何利用他们,收拢人心。

    “嗯,还是你最懂哀家的心思。”

    太后满意的看着林梦雅,真是越看这个儿媳越欢喜。

    不仅人长得漂亮,又聪明伶俐。

    关键是,她还难道有一颗慈心。

    杀了上官东珠跟前太子是小,但终究会让新帝落下一个屠杀手足嫡母的罪名。

    这些事可大可小,但是对于一国之君来说,却是半点都马虎不得的。

    “还是太后宽宏大量,不然,就凭着当初那些事情,让他们似几百次都是不够的。”

    林梦雅笑眯眯的拍着太后的马屁,当然,太后对她的话,也是十分是受用。

    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笑着说道。

    “就你这个鬼灵精会说话,唉,有些事情,我们都是身不由己。他们即便是能够安稳度日,可也已经跟之前大不相同了。就算是,为了哀家将来的皇孙积德积福吧。”

    反被调笑的林梦雅,通红了一张小脸。

    “哪就皇孙了,我现在,还是个待嫁之身呢。”

    低下头来,林梦雅却觉得心头一阵阵的苦涩。

    她不是不想给龙天昱生一个孩子,但...

    甩了甩头,把那些无关紧要的念头都给赶出脑海。

    现在最重要的是,打开仙城,解开林家跟左家那荒唐的使命。

    唯有解决了那些心腹大患,她才有那个时间,来跟她的亲亲爱人相亲相爱啊。

    顿时,林梦雅觉得自己的未来,好像是一座直飞冲天的高峰。

    还好,自己已经辛辛苦苦的爬到了山顶,只差一点,她就可以达到胜利的彼岸了。

    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凤翔宫回到自己的一心院,林梦雅把所有人都打发出去,唯独留下白苏在身边伺候着。

    不自觉的拿出了那颗神仙酿,有些事情,她只觉得特别奇怪。

    魁首,为什么会有那么诡异的症状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