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八章 交换条件
    太后淡淡的说道,似乎与上官东珠不曾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倒像是不相识的陌路。

    没有恨意,却也没有熟络。

    历经世事后,太后与上官东珠之间,似乎也没有那么多不可调和的矛盾。

    如今即便是一人为天下女子之尊,另外一个,沦为阶下囚。

    可到了最后,剩下的都只是一片悲凉罢了。

    她们两个终究,不过是那个人利用的武器而已。

    “是啊,当我被封为皇后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以为,这个位置会是我的。可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

    上官东珠的语气里有些遗憾,但林梦雅却觉得,她更像是从一场噩梦当中解脱了出来。

    也许,上官家,这个皇宫,对于上官东珠跟太后来说,不过是一场梦。

    一场,她们从出生,就已经被注定了道路的梦。

    “你是淑晴的孩子,对么?”

    上官东珠转过头来,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心头却觉得上官东珠是在明知故问。

    “哈哈哈——一场大梦!大梦而已!”

    上官东珠突然间笑得很激烈,她开始咳嗽,直到脸都涨红了,才稍稍的平静了下来。

    只是那双眼睛里的光,却更加的晦暗。

    “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些话,想要单独跟这个孩子谈一谈。”

    太后有些不放心,毕竟上官东珠跟林梦雅之间的恩怨,她知道得一清二楚。

    但直觉告诉林梦雅,这位前任皇后肯定知道不少的秘密。

    递给太后一个眼神,让她安心便是。

    让白苏带着太后跟锦月姑姑退出去,很快,屋子里就剩下了她与上官东珠两个。

    屋子里昏暗的灯光下,上官东珠那略有些潮红的脸,看起来有些病态。

    林梦雅知道,天成公主喂给她的那些药,早已经伤了她的根本。

    只所以为何,上官东珠现在看起来,依旧像是个正常人,也许是这位前皇后娘娘,自己残留的手段罢了。

    “我很羡慕你的母亲。”

    上官东珠的声音很柔和,整个人,也似乎陷入到了当初,那些年少时的过往当中。

    “她嫁给你父亲的时候,我也才刚刚诞下麟儿。那时候,我虽然是中宫,却也寂寞得很。那些命妇们只知道讨好我,宫内的妃嫔们,每一个都盯着我的位置。为了保护我的孩子,守住我的地位,捍卫我的母族。我不得不去争,去抢。直到我遇到你的母亲,才知道这世上,原本还有另一种活法。”

    林梦雅曾经听过一句话,所有的坏人,都貌似会有他自己的不得已。

    但这些不得已,却并不能成为,他们做坏事的理由。

    也许上官东珠说的是对的,为了那些荣耀,她必须抛下一个女人的胆怯,温柔与慈悲。

    可她终究,带给别人的都是不幸。

    所以,她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也是咎由自取。

    “原本,我以为她是一个空谷幽兰,美则美矣,却少了尊贵的出身。但是后来,我却发现,那些曾经以自己的容貌仪态为傲的贵女们,全部被她耀眼的光芒所掩盖住了。直到她跟我坦白了身份,我才明白自己有多可笑。她居然,是一国公主。怪不得她会如此的优秀,如此得让人自惭形秽。”

    上官东珠像是想要把憋了许多年的话,一起倾诉出来似的。

    林梦雅只能静静的听着,反正对方夸赞得是自己妈,纵然她觉得有些无聊,心头却海华丝免不了浮出几分骄傲。

    “我是真心想要与她交好的,她是那样的美丽,善良,聪慧。仿佛能看透人世间所有的虚妄,我把她当成我唯一的知己好友。你可能不知道,当你的兄长呱呱落地之时,我比任何人都高兴。可最终,她还是死在我的手里。”

    林梦雅看着上官东珠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心头不由得升起了几分冷意。

    不管现在上官东珠说的有多好听,可母亲的命,终究是葬送在她手中的。

    只是没有想到,上官东珠,却突然间哭得十分的伤心。

    望向她的眼睛里,唯有深浓的哀伤。

    “我真的不想害她,但你的母亲却哭着求我,她一定得死才行。孩子,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阿晴过门之前,我就曾经警告过她,让她绝不能苛待你们兄妹。甚至,我曾经想过,把你们都接到宫里来抚养。可我没有想到,阿晴,阿晴她居然会那么狠心。孩子,终究是我对不起你们。”

    林梦雅的眸中,已然都是彻骨的寒意。

    嘴角淡淡的弯起,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你对不起的,只是我母亲把你当成至交好友的心意。就算当初上官晴过门的时候,你还对我们兄妹存着几分的善意。可这些,在你跟你那一双儿女的野心煎熬下,也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吧?你当初趁着我父亲不在,把我塞给龙天昱,打得是什么主意,我们两个心知肚明。所以现在,你不用再用这些伪善的话来给自己开罪。我只问你一件事,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泪眼朦胧中,上官东珠看着面前的女子,眸子里有些微微的陌生。

    尽管容貌十分相似,可面前的女子性格,却比她的母亲冷酷得多。

    慢慢的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她说的对,自己现在这样一番作态,只会让人觉得可笑罢了。

    缓缓的收起了脸上的悲凉,转而露出了她身为皇后时的那份淡漠与高雅。

    毕竟是维持了几十年的面具,如今竟然是再也摘不掉了。

    “我希望你能放了我的孩子一马,我知道,他们做出的事情,跟我一样是不可原谅的。但也求你,能在最后的时候,保住他们的一条命。你可以废除他们的身份,甚至毁了他们的容貌,但请你,能让他们好好的活着。”

    林梦雅知道,这位前任皇后,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对自己诉说当年的恩怨。

    眉头微微一挑,看向上官东珠的眼神里,也带着几许残忍嘲弄。

    “条件是什么?你那一双儿女,我可从来不想放过。要是想要他们活着,你至少得拿合适的条件来换吧?”

    林梦雅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丝毫不受刚才所谓往事的影响。

    上官东珠叹息了一声后,才幽幽的说道。

    “你应该不知道,烛龙会的魁首是谁吧?”

    林梦雅挑眉看着她,纵然知道上官东珠跟烛龙会有染,但连清狐都不知道魁首的秘密,上官东珠一个常年生活在深宫当中的妇人,又如何得知?

    只见上官东珠,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物件来,放在了她面前的方桌上。

    “你一定也知道,茹儿给我灌下了不少的药吧。如果是常人,现在早已经因为药性而发狂了。之所以我现在还没有,都是因为这个东西。”

    林梦雅有些狐疑的拿起物件来看,发现只是一块类似绿松石的圆柱。

    凑近看,鼻间却窜入一股子幽香,顿时头脑一阵清明。

    而神农系统里,自动的跳出一个名字来。

    “神仙酿,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人的神志清醒。”

    拿指甲轻轻的一划,那珠子上很快就有了一道划痕。不过很快,就可以自动复原。

    青筝谱上说,此物来历不详,只有极为稀少的存量传世。

    别看就这指甲大的一块,却足足能使用几百年而不消散。

    怪不得,上官东珠能丝毫不受到那药物的影响。

    “这是我们上官家的传家宝,从祖上传下来的时候,能比这个大一些。后来我进了宫,家里人怕有人谋害我,所以才把这个东西秘密的交给了我。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所以上官家的人才都疯了。当初,那个魁首找到我的时候,为的,就是这个东西。”

    林梦雅有些惊讶的看着手中的神仙酿,魁首好好的,干嘛要用这个东西呢?

    可随后,上官东珠,却面色有些犹豫的,说起了她与魁首的那次会面。

    “那是我刚刚入主中宫之际,一个小宫女秘密的跟我说,说她有法子,可以帮助我长长久久的留住陛下的恩宠。当时有几个嫔妃仗着自己得陛下的宠爱,想要取我代之。我那时年轻便答应了。果然,半个月后,那几个女子,不是疯了,就是病的再也无法侍寝。我找到了那个小宫女,质问她是不是她做的。可我得到的结果是,那个小宫女,早就在几个月前过世了。我以为自己遇到了鬼,所以并未声张。直到一天晚上,那个小宫女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而这一次,她带来了几个人。”

    那时候的上官东珠,还没有练就一副铁血的心肠。

    当传闻中已经死了的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她的确是吓坏了。

    可小宫女解释说,她只不过是借着这个身份来办事,所以才易容的时候,上官东珠那颗狂跳的心,也终于安慰了不少。

    但是之后,当小宫女威逼利诱她见到那位幕后的主子后,饶是以上官东珠的胆量,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那个人裹在一个黑色的斗篷里,我没有看清楚他的样子,但是我却看到了那双眼睛。纯粹的黑,就像是地狱的颜色一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