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七章 后宫之主
    “这,不能收。能伺候公主,已经是奴才们的福气了。”

    惊吓之余,那位内侍总管哪里肯收。

    不过白芍却浅浅的笑了笑,坚定的把手中的银票,塞进了总管大人的袖口中。

    “我们这些人初来乍到,许多事情,还需要大人费心。再者,这也是我们殿下的意思。”

    这话说出来,那位总管大人不收也不是。

    当下面上露出几许感激之情,妥帖的把银票贴在袖口当中。

    只是心头,不免对这位公主殿下,又增添了不说的好感。

    这种名利双收的差事,宫中谁人不想做?

    以后怕是这一心院内的差事,乃是整个皇宫当中,最让人艳羡的差事了吧。

    只是陛下对这位公主殿下实在是偏爱,重修宫室不说,还直接把宫外伺候的奴婢都直接带入宫来。

    自开国以来,唯有面前的这位,才能受到如此特殊的宠爱吧。

    宫墙之内的生活,也没有林梦雅原先遇到过的那样的糟心。

    安排妥当之后,便由那位内侍引着,往太后所在的凤翔宫走去。

    皇宫早已经没有了当初,龙天昱跟太子交战时所留下的任何痕迹。

    即便是被鲜血染红的宫墙,如今也恢复成了当初的模样。

    也许是因为新帝即将登基的缘故,宫内也散发出勃勃生机。

    还是寒冬腊月的时节,但宫内忙碌不停的宫人们,还是给人一种热闹的感觉。

    几乎所有人,都认识林梦雅这位荣安公主。

    即便是有些宫内的老人,早已经看出她的真实身份。

    但在这个宫内,却是没有人胆敢揭开这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只要新帝说她是谁,那她就是谁。

    况且,他们都清楚,往后这宫中,怕只是这位公主的天下了吧。

    凤翔宫内,听着从殿内传出女子清脆的笑声来,林梦雅眉头微挑,却是不动声色。

    在她的身后,四位各有特色,但气势别有不同的侍女无声跟随。

    凤翔宫内外的宫人们,见到这位声名赫赫的荣安公主,无不恭敬行问安。

    就连他们也都清楚,谁才是后宫里最后的掌权人。

    “瞧瞧,哀家与她们刚提到你,你就到了。这位荣安公主,以后也会是你们的新嫂。哀家老了,不中用了。以后你的婚事,还得多仰仗你们的新嫂操心。”

    凤翔宫的正殿内,一身淡青色常服的太后,眉眼之中带着继续淡漠。

    只是看了一眼,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世家女子后,转而对着林梦雅,露出了温和慈爱的笑意。

    “你这孩子,天还这样冷,怎么不多歇歇再过来看哀家。”

    虽然是太后,但德惠皇贵妃其实还不到五十。

    即便是之前遭受过不少的折磨,可到底是天生丽质,又保养得宜,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四十岁的贵气夫人。

    不过,此时的她,已经可以安享太后的尊荣。

    那张柔美的容颜上,也多了几许淡然的尊贵。

    只有在与林梦雅说话的时候,才会露出稍许慈爱温柔来。

    但对于那些小姐们来说,也是够惊讶的了。

    毕竟,她们进宫陪侍在侧的这些日子,太后就连一个笑容都是极少会露出的。

    当下不由得对那位荣安公主起了几分好奇的心思,更有心高气傲的,心头越发第这位来自异国的公主,有些愤愤不平。

    可当那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子,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那些少不更事的少女们,都对这位荣安公主,有了几分敬畏之心。

    她容貌自是不必说,浑身的气质,既不像是京中的贵女一般矫揉造作,也没有半点外藩的粗鲁。

    清贵之中,自带着一番凌驾于众人之上的自信。

    眸光带着一丝亮光,似乎天地间,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阻挡她的脚步。

    那些精致奢华的首饰,衣裳,在她的身上,也仅仅发挥着原有的功能,让人生不出半点想要与她一争高下的心思。

    若陛下为日,那她便是耀眼之月。日月尚且才能争辉,她们这些早已经被掩盖了光芒的星子,无论做何事,都再也难以匹敌她的光芒。

    有她在,陛下的眼中,只怕会容不下任何人。

    而那些怀揣着各种各样目的来的少女们,也终于体会到,何为绝望。

    “小女,见过公主殿下。”

    有几个机灵的,此刻已经笑意盈盈的拜倒在林梦雅的面前。

    太后那句话说的对,她们这些人,注定是不能自择良婿。

    要是在未来的皇后面前得了脸,至少对自己的家族跟未来,也是大有裨益。

    虽然还有几许的不甘心,但胳膊哪里能拧的过大腿。

    在太后的注视下,这些姑娘们,或真或假的跟林梦雅行了礼问了安。

    等到那些莺莺燕燕们自动告退的时候,林梦雅早已经被她们身上的香粉味道,熏得头晕脑胀。

    好不容易保持着笑容,看着她们一个个欢欣鼓舞的离开,殿下只剩下她跟太后的人后,僵硬的笑脸,终于垮了下来。

    揉着脸,一脸幽怨跟同情的看着太后。

    自己只是这一次就有些受不得,也不知道太后,是如何忍耐了这么些年的。

    “太后果真是厉害,光是这耐心的功夫,我就自叹不如了。”

    已经眉头紧锁几日的太后,看到她一副诚心诚意恭维自己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招了招手,把她叫到自己的身边,伸出手指爱怜不已的点了点她细嫩的额头。

    “才这样你便受不了了么?以后,要是你成了皇后,命妇们的朝拜,可比这热闹多。唉,你比我命好。皇儿的后宫清静,你少了多少的麻烦事。”

    其实,林梦雅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太后对是极好的,如果太后开口,要龙天昱纳妃的话,只怕他们两个,都会觉得有些为难。

    但今日的事情,又让林梦雅彻底明白,太后终究是整个皇宫里,看得最明白的那个人。

    她倒是十分的幸运,能遇到太后这样开明的婆婆。

    撅起小嘴,林梦雅故意露出一副小女儿家的样子,跪下来给太后揉捏小腿解乏。

    “只怕这清静,会让许多人看不得呢。到时候,您可得疼我。”

    太后笑而不语,可心里头却已经有了主意。

    以后宫里的事情,都由他们小夫妻做主。自己就等着含饴弄孙,半点闲事都不理才好。

    “对了太后,那位娘娘,不知道被迁往何处了?”

    太后的笑容微微一滞,眸光闪出几分复杂的情绪来。

    她跟上官东珠斗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如今成王败寇,可她的心中,唯有片片悲凉。

    说到底,她们都是身不由己的人啊。

    背负着家族的命运,诞下孩儿后,又为了自己的孩儿而谋夺一切。

    这一生几十载,她们又可有一刻,是为了自己而活的呢?

    太后叹了一口气,收起不该有的软弱。

    她已经成了太后,有些事情,也终究成了定局。

    “她在清衍殿里养着,说起来,哀家也许久没有探望过那位故人了。你既然来了,就跟哀家一起去看看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扶着太后往殿外走去。

    清衍殿是皇宫内最不起眼的一个小宫殿之一了吧,起码当初林梦雅住在宫内的时候,连听都没有听过。

    说是宫殿,看起来也不过是个简单清爽的小院子。

    满院子的宫人,也统共不过那么三五个。

    而且看起来并没有聪明伶俐的,想来,也只是一些木讷愚钝,不受别人待见的宫人们才,才能在这里当差吧。

    冰天雪地中,那些慌忙来接驾的宫人更是冻得瑟瑟发抖。

    林梦雅只看了一眼,眉头便微微蹙起。

    “白芨,拿几件棉衣给他们。”

    在宫中,这种事情算是常见。

    而且现在宫中为了准备新帝登基,也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这等小事,自然是无人记挂。

    林梦雅也只当是做了件平常的事情,却没有想到,能收获几个人最真挚的感激。

    与太后一同走到上官东珠养病的那个房间,虽然比不上凤翔宫内的温暖,却也不至于冻死了人。

    屋子不大,却胜在干净利落。

    上官东珠倚窗而坐,一床青灰色的棉被覆盖在她的腿上,披散着长发,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半点也没有了当初的盛气临人。

    在听到动静后,也只是转过头来,无喜无悲的看了她们一眼。

    而后转过头去,又像是刚才那样,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

    太后身边的女官刚想要训斥她,却被太后拦住了。

    轻轻挥手,除了锦月姑姑跟白苏之外,其他人都退出了屋子。

    “我知道你们会来,从茹儿给我的饭食里掺下毒药的那天起,我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到来。恭喜你,成了太后。”

    好像是许多时日没有说话了一样,上官东珠的嗓音有些沙哑。

    但她思维敏捷,调理也清晰,半点不像是被毒傻了的样子。

    林梦雅心头升起了几丝戒备,白苏也绷紧了自己的身体,准备随时冲去去,保护她跟太后。

    可上官东珠始终坐在窗子边上,痴痴的看着院子里的某一处。

    “没有可恭喜的,这个位置,谁都能当得。”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