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六章 父兄消息
    林梦雅眸光坚定,态度也是寸步不让。

    可能她的话不中听,态度也是自私霸道,可她不是圣母,没那么多狗血的原谅。

    只要老师说不行,如论如何,那都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转过身去,林梦雅不想再在云竹的身上浪费时间。

    可手臂被人抓住,云竹跪在了地上,那双枯井般的眼睛里,再次流出了眼泪。

    “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认回我的儿子吧。我还有关于那个人的情报,只要你让我认回我的儿子,我就全部都告诉。”

    云竹清楚林梦雅所面临的事情,所以她才想到,用这个消息,来做最后的交换。

    可林梦雅却头也不回的甩开了她的手,语气愈发冰冷。

    “我不需要用这种事情来做交换,你要是胆敢违背我的话,那便等着,你们母子,永世不得相见!”

    冰天雪地中,林梦雅的身影渐行渐远。

    而瘫在地上的云竹,则是放声痛哭。

    那哭声带着几许悲恸,但更多的却是对自己从前所作所为的悔恨吧。

    “主子,有人给您送来了一封信。”

    才刚进到院子里,就看到白苏急匆匆的赶来。

    狐疑的看着她手中棕红色,还封着红色火漆的信封,林梦雅快速的拆开,把上面的字迹,仔细的了一遍。

    “去把清狐请来,如果王爷回来了,也请他立刻过来。”

    心头,因为云竹跟老师的孽缘而升起的失落感,随着这封信的到来,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于有些急切的回到了流心院,连白芨她们几个都浑然不理,只是脚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主子,这是怎么了?”

    几个姑娘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计,围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看到她神色有些激动的紧捏着手中的信纸,不由得有些担心。

    “是爹跟哥哥有消息了,上官慧居然找到了他们。而且,还偷偷派人传回来了消息。”

    上官慧走之后,清狐就派出不少三绝堂内的精锐跟随她一起去寻找。

    而且上官慧也并非是传统的娇弱女子,听清狐提起过,那位上官小姐手中,也握有一些从未暴露过的力量。

    看来,为了逃脱上官家那个牢笼,上官慧可算是用尽了心计跟手段。

    不过她有些庆幸,自己跟上官慧,永远不可能是敌人。

    上官家的女人,不管是哪一个,都不好惹。

    “太好了,老爷跟少爷没事吧?”

    白芷扔下了手中的吃食,扑过来兴奋的问道。

    与此同时,清狐也踏进了房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他也知道,林梦雅对那两位至亲的思念。

    “没事,你们先下去。”

    有些事情,林梦雅并非有意隐瞒,只是现在,还不到把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的时候。

    几个姑娘乖巧的退了出去,独留下白苏机警的守在了门口。

    林梦雅把信递给了清狐,眉眼之中的情绪,有些微微凝重的情绪。

    “没想到,抓走林将军跟少将军的人,居然是他们。”

    清狐嘴角挑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不过神色当中,却也隐隐有些意外。

    “如果林家的人真的打开仙城遗境的话,那么这些人想要抓父亲跟哥哥,倒也还能说得过去。可信上说,他们对父亲跟哥哥以礼相待,也不曾有过为难,更是一见面就把他们的目的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这路数,我倒是有些摸不准了。难道,他们想要让父亲跟哥哥,主动牺牲自己么?”

    林梦雅心头有些疑惑,看着清狐柔声说道。

    上官慧的信不长,可以看得出来,是匆忙让人给带出来的。

    不过,信上该有的信息都有。

    父亲跟哥哥是被一个烈云国的部落给救了下来,据说这个部落是烈云最古老的部落之一。

    从他们第一次见到父亲跟哥哥,就把林家当初的使命告诉给了父亲跟哥哥。

    上官慧中,这部落淳朴得很。对待他们也算是十分的客气,只是不允许他们跟外界联络。

    不过信上也说,不管是父亲哥哥,亦或是她跟红玉,都觉得这部落的人,没有看起来那么的单纯良善。

    所以,并未暴露自己的力量,只是派人,秘密的传了这封信出来。

    “果真如此的话,只怕他们打错了算盘。要是真的有意救人,又为何不让他们与外界联系。我看这些人,摆明了是不怀好意。他们既然知道林家人的身份,后面的事情,可能会有点麻烦。不过既然如此,等到我们回到烈云之后,不妨亲自去走一遭。”

    清狐眸光闪烁,表情也阴晴不定。

    许多事情的真相,眼看着就要浮出水面。

    一旦古卫之遗,也就是仙境之城开启。只怕是各路牛鬼蛇神,都会现身。

    到时候,谁都跑不掉。

    “野心不小,只可惜,我有种预感。仙城,未必就是他们所想的那个仙城呢。”

    林梦雅的笑容有些神秘,她对那里面的东西并不十分的清楚,也不感兴趣。

    而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命运,跟那个该死的仙城,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但她却有种预感,古卫之遗里面的东西,很有可能会让这些人失望。

    想要争霸天下,哪里会那么简单?

    不过让林梦雅有些意外的是,这一天晚上,龙天昱并未回到昱亲王府。

    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宫内才有人传过话来,说是太后宣荣安公主进宫陪伴。

    腊月二十三,正是在民间俗称的小年这一天,一架极为奢华的马车,从曾经的昱亲王府,把临天国的荣安公主和小侯爷,接到了皇宫内。

    许多人都听说,这位他国来的公主,茹毛饮血,长得也是青面獠牙,如同地狱爬出的夜叉一般。

    但当那个穿着樱桃红色的斗篷,由四个仙女般的侍女簇拥而来的绝色女子,缓步走向宫门之时,关于荣安公主的传说,又填了一条。

    荣安公主貌似天仙,说不定什么妖狐鬼魅化成的。

    这些传闻不过是在市井中流传,可其中,到底有多少人暗中的推波助澜,却无人得知。

    只不过这一次,不管是龙天昱亦或是林梦雅,都一反常态的没有去管。

    有些人在暗中得意,殊不知,自己却早已经落入了别人的圈套当中。

    看着面前巍峨高耸的宫墙,林梦雅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垂下眸子,在白芨的搀扶下,上了一顶小轿。

    她不太喜欢这里的气氛,尽管这里已经改换了主人,再也不会有人刻意的想要谋她,可囚笼一般的气息,还是让她觉得有些稍稍的压抑。

    想必是龙天昱也知道,一道谕旨下来,除了少数人留在潜龙宝坻内,其他人,都要跟着林梦雅进宫侍奉。

    她知道那人是怕自己不习惯,心里头也是有些感动的。

    不过一路行来,看到不少的宫娥内侍,都对自己垂手而立,恭敬万分,她的心头,又涌上了一丝丝的无奈。

    终究,自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林梦雅了。

    “殿下,太后跟陛下给您安排的宫苑到了。”

    轿外,被安排过来引路的内侍低声禀告。

    林梦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整理好自己的仪容,除了轿门。

    凌冽的寒风中,林梦雅抬起头来,仔仔细细的看着宫苑的名字。

    “一心院。”

    近乎呢喃的独读出了那三个字,似是一股暖流,彻彻底底的抚慰了她的心。

    那笔记她认得,除了那个人之外,怕再也没有人,会对她如此深情了吧。

    心头,那一抹淡淡的不安感,也被龙天昱的心意,温暖了起来。

    “好奇怪的名字啊,不过,看殿下的样子,倒是很喜欢呢。”

    白芷眨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笑着说道。

    四个人中,唯有她是一点情爱都不懂的,白芍暗中拉了拉那丫头的袖子,一张粉脸,早已经带上了几分微红。

    不过,她们倒是很高兴。不管对方是王爷还是皇帝,对待自家主子的心意,却是从未改变过的。

    千金易得,知心人却难求。

    自家主子,并没有看错人。

    一心院中的一切,虽然不是最为奢华,却绝对是尽善尽美,精致好似人间仙境。

    虽比不上流心院的精巧,却也处处都透着不凡的心思,比那些华丽却冰冷空荡的宫室,不知好了多少倍。

    “陛下知道殿下不习惯让外人伺候,所以这院子里的伺候的,都是跟着殿下的老人。只是有十几个内侍是重新调拨过来的。不过殿下可以放心,那些奴才都是太后亲自挑选出来,不仅能干,而且忠心。”

    引着林梦雅进宫的内侍是太后面前的老人了,听说已经侍奉了太后几十年,从未出过什么岔子。

    如今宫里的人,都知道这位荣安公主,乃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物,就连太后都喜爱得不得了,当然对她,也就格外的仔细。

    “多谢公公指点,我家殿下初来乍到,还请宫中的各位大人,多多包涵。”

    长袖善舞的白芍,从袖口中拿出一沓银票来,偷偷的塞在了那位内侍总管的手中。

    总管只瞧了一眼,便心头猛地一跳。

    在宫中服侍这么多年,他倒是见过大方的。

    但大方到这种没天理的人物,他还是第一次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