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五章 所谓母亲
    “神兵利器,也得在善于使用他们的人手中,才能发挥中他们原本的实力。我想这部医书如果在老师的手中传承下去的话,也许就不会嫌弃那么多的腥风血雨了。毕竟,医书跟医术一样,可以害人,也可以救人。”

    林梦雅笑着拍了拍墨言的小脑袋,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惹得院子里的几个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孩子性格也宽厚,看到大家都笑他却也不恼,只是咧着还没长全牙齿的嘴巴,笑得见眉不见眼。

    “走,伯伯带你去吃糖瓜。”

    对待这个漂亮的孩子,清狐一开始是十分厌恶的。

    不是嫌弃这孩子吵,就是嫌弃他的身子太软。

    可也奇怪了,墨言却特殊喜欢清狐跟老师这两个脾气古怪的人。

    成日里,只要林梦雅不在家,就找机会黏着老师跟清狐。

    久而久之的,这两个人也是真心的喜爱上了这孩子。

    尤其是清狐,除了林梦雅之外,他只对这孩子有些笑模样。

    如今听说要去吃糖瓜,墨言乐得手舞足蹈,小身子紧紧的依偎在清狐的怀中,生怕他反悔一样。

    “少吃一下,好了,瞧你吃的跟小猪一样。”

    林梦雅知道,这是清狐想要把院子,空出来给他们师生二人。

    看着他抱着墨言离开,林梦雅思索了片刻后,才幽幽开口。

    “我听清狐说,云竹又来了。”

    只短短的一句话,就让百里睿浑身一震。

    那双眼睛里,也溢满了酸涩的滋味。

    他蹉跎了半生,只是因为爱上了一个不懂情爱之人。

    现在,他也明白。不是云竹不爱他,也不是云竹错爱上了别人。

    而是云竹,根本就不懂爱是何物。

    如果云竹真的爱他,又怎会分辨不出,他与别人的区别。

    即便是她当初有眼疾,分辨不出来他与旁人。

    但如果一个人真心的爱上另外一人,只怕那人改变了容颜,调转了时空,也依旧能够一眼认得出来吧。

    云竹,也是不爱那个顶替了他身份的人的。

    若她真心相恋,又怎么会因为所谓的真相,而去灭了人家满门。

    试问,即便是他,到了现在,也是绝对不会伤害云竹一缕发丝的。

    当初在那个小院,他被囚禁,被虐打。

    却是实实在在的,看透了那个女人的心。

    “来就来吧,与我已经没有了半分的关系。”

    许久之后,百里睿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

    虽然语气有些颓然,可是那张脸上,却带着几分解脱。

    林梦雅替老师倒上了一杯茶,脸上也带着真挚的笑容。

    “恭喜老师,终于堪破了情关。”

    百里睿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却是仰头,饮下了这一杯茶。

    “你这丫头,你老师我又不是庙里的老和尚,怎就像是看破了红尘一样。放心吧,我这条老命可不禁折腾了。以后留着给你看看孩子便是了,其他的,我也不想再参与了。”

    老师依旧是那副洒脱的模样,这一点上,连林梦雅都自叹弗如。

    虽然老师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小老头,但当年的意气风发,即便是现在,她也能窥得一二。

    什么样的女人,能对老师这样的男人,丝毫不动心呢?

    她相信云竹,是曾经喜欢过老师的。

    只不过,云竹没有看清楚自己的真心,而有些事情,一旦错过了,那便是一辈子。

    更何况,是云竹,亲手抹杀了老师对她的一片真心。

    能想通,这是好事。

    “云竹想要见一见百里无尘,所以,我想听听看您的意思。”

    百里无尘如今已经回归了龙天昱的阵营,她问过几次,龙天昱说,因为百里无尘曾经当过细作的关系,所以他自己亲自要求,替龙天昱掌管暗中的一些势力。

    想要见他,现在并不难。

    可为难的是,林梦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这些真相。

    毕竟,这有些残忍。

    “不能告诉他!那孩子因为我们已经够苦的了,如今,就让他按照他自己的方式活着吧。”

    提起自己唯一的亲生子,百里睿的脸上,带着几许歉意与温暖。

    手中摩挲着那套青花瓷的茶杯,那光滑而细腻的手感,却比不上无尘送给他的时候,他心中的感动。

    那孩子是跪在自己的面前,痛哭着求自己原谅的。

    可是,真正该祈求原谅的人,是他啊!

    当初他看到那孩子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这孩子仿佛跟他有缘。

    所以,他才抱了他回去抚养,还假借是已经过世的哥哥嫂嫂的名义。

    这一养,便是十八年。

    十八年中,是他看着那孩子一点点的长大,一点点的从一个幼/童,变成了一个聪明绝顶的谋士。

    可是,更让他惊奇不已的是,这孩子的胸口,有一颗朱砂痣。

    那是他们百里家族才有的标记,也是因为如此,他才认定那孩子跟他是有缘分的。

    只是等着百里无尘长成了一个青年才俊之时,他才惊愕的发现,那孩子,居然跟云竹有些相像。

    那是他唯一深爱过的女子啊,百里睿的震惊,如同天塌地陷。

    所以他才想法设法的打听当年的事情,他才知道,云竹曾经生下过一个死婴,只是无人知道,这死婴的下落。

    从那时起,一个石破天惊的想法,盘亘在他的脑海中。

    百里无尘,这个他无意中捡到,并且视如己出的男孩,有可能是他的亲生骨肉。

    在那些生不如死的日日夜夜,唯有这个想法,坚持着他活了下来。

    后来,百里无尘成为了昱亲王的谋士。

    他虽然无意卷入这一场风波,可还是甘愿,成为了昱亲王的囚徒。

    只为了,能守住自己唯一的念想。

    如今知道那孩子正是自己唯一的儿子,百里睿只觉得,他死而无憾了。

    他的儿子实在是命苦,所以,他宁可隐藏起所有的秘密,也不愿意那孩子,再承担一点点的不幸了。

    “我明白了,老师放心。”

    林梦雅优雅起身,冲着老师点了点头。

    一切,她都会以老师的感受为基准。

    看着后者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林梦雅起身,往府外走去。

    昱亲王府如今可不是从前的那番光景,这里面居住的,可是未来的帝后。

    所以除了一些身份贵重的大人物外,一般人,是不得靠近的。

    但是,在一个角落内,却停留着一道身影。

    从几天前,这道身影就死死的钉在那里,半步也不肯挪移。

    不管侍卫们如何驱赶,那个女人,就是站在那里,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后来,还是惊动了小侯爷。

    而那位俊美的小侯爷不过出来看了一眼,就冷冷的说道,让她等死就好,谁也不去管。

    谁知道,那女人白天就站在角落里,晚上却匆匆离开,第二天循环往复。

    眼看着那些侍卫们都有些不耐烦了,王府之中,那位尊贵又美丽的公主殿下,却出现在了那疯婆娘的面前。

    “你走吧。”

    林梦雅淡淡的开口,眼神微冷。

    已经几乎化作石像的云竹,却是呆呆的看着她,淡青色的唇,微动了动,没有发出任何的音节。

    “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这几天,我会他去你那里取一些东西。但是,你不能认他,也不能说出任何有关于他身世的事情。”

    这是林梦雅最后的让步,而且她也是答应过,要让她们母子相见。

    转身欲走,云竹却拉住了她宽大的云袖。

    像是从肺里挤出来的声音,带着撕裂般的沙哑。

    当初艳绝京都的那位花魁,却是再也没有了娇媚的嗓音。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认他?他是我的孩儿啊,是我期盼了二十几的孩儿啊!”

    那声音饱含着凄苦的思念,可却勾不起林梦雅一丝一毫的同情。

    转过身去,林梦雅的眼神,是云竹从不曾看到过的平静与冰冷。

    不自觉的,云竹松开了拉着林梦雅袖子的手。

    后者的眼中,飞快的掠过了一丝讽刺。

    “你真的爱你的孩子么?那为何,当初你生下他的时候,没有辨明他的死活,就轻易的把他抛弃了呢?”

    “不!我没有!是他们,是他们做的手脚!”

    云竹惊恐万分的低吼,可林梦雅却只是单薄的瞧了她一眼,就让她的话,都噎在了喉咙中。

    “是么?你是那孩子的母亲对吧?你既然是孩子的母亲,即便他已经死了,你也应该自己确认之后,再把他给埋葬了吧?云竹,你从来不曾爱过别人。你爱的,只是你自以为的爱情。也许你说的没错,一个被下了毒的孩子,也唯有老师才能救活了。但你知道么?同样有一位母亲,她为了救自己的孩子,甚至于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费尽心思的,为儿女们铺好了一生的道路,那才应该是一个人母亲正常的反应吧?”

    林梦雅并没有疾言厉色,甚至于她的语气轻柔到,似乎是在跟云竹低语。

    可云竹却如同雷击,傻傻的看着她,不知道再思考些什么。

    “他的生命的确是你给的,但从你抛弃他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再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是老师把他养大,也是老师拼尽了所有护佑着他。你可以说我自私,但我必须保护我的老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