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四章 医道为尊
    清狐陷入了对过往的回忆,有些事情当初他恨不得忘得干净,如今却又盼着点点滴滴都回忆起来,帮助他们突破面前的困境。

    想了许久之后,他才略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只是眼中的神色,却是越发的凝重。

    “魁首我虽然从未见过,但是我听人家提起过,负责照顾他饮食起居的近侍,好像常常往魁首的饮食里面,掺杂少量的曼陀罗花。这花虽有毒,但烛龙会有许多毒医,这倒不算什么。当初我觉得,可能这只是魁首的一个习惯罢了。不过现在想来,魁首的饮食,似乎有许多东西,都有镇痛的作用。”

    清狐常年跟在林梦雅的身边,自然是认得一些常见的药材的。

    不过他的话,却让林梦雅也跟着思考了起来。

    “曼陀罗,可以作为麻醉剂来使用,镇痛的药物...”

    瞳孔微微紧缩,一个想法,在她的脑海当中,逐渐成型。

    尤其是看向清狐的眼神,越发的有些复杂。

    “你有没有想过,之前让你生不如死,却可以永葆青春的那种药,是用来做什么的?烛龙会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种的**实验,可能,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按照舅舅跟老师的说法,烛龙会并非一开始就是那种枉顾人命的邪恶组织。

    而是自打现任魁首上任后,事情才变得越来越不可收拾。

    这样疯狂而激进的人,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来阻碍他。

    除非他的目的已经达成,烛龙会对于他来说,犹如弃子。

    这个发现,让林梦雅如鲠在喉,仿佛被人完全拿捏住了,不得反抗。

    “我想,我猜到了魁首的目的。他之所以会让人进行这些疯狂的试验,是因为最终实验结果,都是要用在他的身上的。之所以他这么多年不曾见人,是因为试验出了岔子。而曼陀罗跟那些镇痛的药,都应该是用来减轻他的痛苦。之所以他现在没有去管朱先生的背叛,怕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如果说,从前林梦雅只是觉得,烛龙会的魁首,是一个聪明却残忍的枭雄的话。

    那么,现在的魁首,只是一个疯子。

    她可以无惧枭雄,是因为对方好歹会有身为人类的自觉。

    但一个连自己都能下得去手的疯子,她不得不更加谨慎的去应对。

    毕竟,谁会了解一个疯子的所思所想呢?

    “你是说,我们所遭受那些痛苦,都是为了达成这个疯子的目的?”

    清狐的表情变得难看,双手紧紧的攥住,那双狐狸眼,也不在有潋滟的光彩,剩下的,唯有阴沉到了极致的愤怒。

    从小受到的折磨,受到的那些非人的待遇,居然只是为了一个男人的私欲。

    感受到清狐的身体紧绷,气息也开始变得不再沉稳,林梦雅站起身来,握住了那双修长的手。

    “都过去了,再也不会有人敢来伤害你。而且,我一定不会让他达成他的目的。你的仇,我来报。”

    女子轻柔婉转的嗓音,渐渐的唤回了清狐脑中的清明。

    低下头,看着那个温柔浅笑的女子,一股子暖意,妥帖的浮上了他的心头。

    反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是的,他现在有家人有牵挂,心早已经重新活了过来。

    他跟那个人,是完全不同的。

    “说的有道理,要是让他这么轻易的达成所愿,那我们这些人的罪过,岂不是白遭了,肯不能就让他这么逍遥。”

    眉头轻挑,一双眸子闪着几分精光,脸上似笑非笑,一股子妖媚气息,让人似乎移不开眼睛。

    林梦雅终于放下了一颗心,清狐看似对世事浑然不在乎,但过去依旧是缠绕着他的枷锁。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家伙应该是已经完全想通了。

    这算是好事,至少他不会再因为过去的事情,而被人利用。

    “你这丫头,凡事总是逃不出你的眼睛。”

    拍了拍林梦雅手,算是让她放下着一颗心。

    他可不会那么没用,输给那些鸟人。

    “不过,虽然我不知道你舅舅跟你那两个表哥到底要做什么,但他们如果想要对你不利,我是绝不会允许的。”

    一抹狠戾划过那双狭长的眼,在他眼中,没有人比她更值得被尊重。

    林梦雅笑了笑,笑容之中,却也含着几分的果决。

    “毕竟这是外祖做下来的事,他们若是真的有心于我修复好这段关系,那他们便是我们的同伴。要是打着牺牲我的主意,哼,我这人你是了解的,还没有人占了我便宜后,能全身而退的。”

    捏下发上的一枚发钗,那发钗是纯金打造的,上面还镶嵌了嫣红如火的红宝石。

    这些都是,都是她那两个表哥,千叮咛万嘱咐送过来给她做嫁妆的。

    要是真的打算把她给坑掉,这代价,好像也有些大了吧。

    事到如今,她又曾畏惧过谁?

    “这倒是,每次想坑你的人,最后还不是被你坑得毛都不剩。”

    清狐玩味的笑了笑,却闭口不提,这里有多少是他在背后助纣为虐的成分在。

    长眸瞥向了门口的方向,唇边漾出一朵无谓的笑容来。

    漫不经心的提起,好像是他真的忘记了似的。

    但唇边的那一抹恶意,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云竹已经在门口等了你好几天了,先前他们想要告诉你,可惜我告诉他们,你这几天比较忙,可惜我事情又这么多,所以就忘记了。”

    瞥了清狐一眼,林梦雅自然知道清狐的性格。

    凡是胆敢算计她,背叛她的人,在清狐的眼中,就已经被烙上了十恶不赦的烙印。

    云竹要不是还有点用处,只怕清狐早就会寻了个时机,处理了她吧。

    “我答应她的事也该做到了,老师呢,他在哪里?”

    老师这几天的心情不错,虽然他恐怕早就已经猜到,百里无尘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老师其实是个很豁达的人。

    他宁可事情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想伤害那个可怜的孩子。

    但云竹怕是已经迫不及待了,这些天只怕她也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个女人,怎么说呢,说她可恨,却也透着几分可怜。

    终归是被男人欺骗,才会有这样的下场。

    但走到这一步,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有些事情,实在是说不清楚的。

    起身来到流心院外的一处小院,对于她的这个老师,龙天昱是十分敬重。

    可百里睿早已经看透了世事,于是只要了一个普通清静的小院住着。

    自从他身子大好了以后,一个人住在这里,身旁也只有一个伶俐的小药童来伺候。

    龙天昱早晚是要进宫的,这里也不能无人看守。

    而老师自愿留在这里,倒也省了他们的一分心思。

    毕竟是潜龙宝坻,也没人敢擅闯。

    才到了院子里,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小孩子奶声奶气的笑声。

    “墨言,你又在淘气什么呢?”

    隔着窗子,林梦雅便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屋子里立刻冲出来一个穿着墨绿色小袄的小小子,只是因为腿短,所以才跨过门槛的时候,还不小心摔了一下。

    不够小家伙却皮实的很,从地上爬起来,还有模有样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后,这才抱住了林梦雅的双腿,嘴上裂开大大的笑容,看着姑姑。

    “姑姑,爷爷,教我,药。”

    墨言很聪明,学说话也算是早的。

    不过小孩子一高兴,表达的就有些不清楚了。

    清狐一把抓起了他肥肥短短的小身子,那孩子也不怕他,反而是主动抱着他的脖颈,把自己安置在清狐的怀中。

    只是那双眼睛,却盛满了兴奋,看向了林梦雅。

    “你们来了,我正在教墨言辨认草药。你不知道,这孩子很有天赋。”

    百里睿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这段日子,他被折磨得瘦削的身体,已经在林梦雅不计其数的灵药滋补下,好了不少。

    好在他根基不错,如今虽然还是有些瘦弱,可却是精神奕奕。

    林梦雅伸出手来,捏了捏墨言那白嫩的小脸蛋。

    “这孩子终归是跟药草有缘的,他比我有福气,能从小就得到您的教导。过些我有空闲了,就把青筝谱给默出来。虽然这书承载了不少的杀戮,但是对于世人来说,它却是一本可以救人性命的奇书。”

    百里睿的眸光闪了闪,最终只能化为一抹一言难尽的笑。

    青筝谱,是每一个医道毒道人的梦想。

    世人疯狂的争抢,都只为了踏上前人从未有过的顶峰。

    可世上唯一一个得到了这一切的人,却想要心甘情愿的放弃。

    有些东西,必定是天生注定的。

    “这样也好,医书本是用来造福世人。你能这样想,不知会有多少人因此而受益。”

    百里睿看着自己唯一的学生,满眼的欣慰。

    总归他这辈子眼光是最毒辣的那一个,千挑万选的学生,不仅重情重义,还是个胸怀天下的人。

    对于他来说,医门也好,毒门也罢,不过都是浮云。

    而且他有预感,之后以后天下医者,都要以面前的女子为尊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