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三章 魁首之秘
    “你想做什么尽管去做,以后在大晋,无人敢再阻拦你。”

    龙天昱低声说道,在她头上落下一个吻后,便从怀中拿出一个金黄色的腰牌,塞在了她的手中。

    林梦雅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令牌上,只是用小篆刻了一个‘龙’字。

    笔走龙蛇,极为不凡。

    后面,则是印着一条飞天之龙,气势滔天。

    从前她倒是没见到过,但只要是龙天昱给的,她自然知道那是好东西。

    “殿下,该进宫了。”

    两个人还想再温存一番,外面却传来了一道略有些尴尬的提醒。

    随后,便另外一道女声训斥着刚才的人。

    “林大管家,您还懂不懂规矩啦。殿下可是吩咐过,谁也不准打扰我家主子安歇的。小心我家主子心情不好,殿下就摘了您的头啦。”

    说话的是白芷,这丫头仗着自己年龄小,总是被院子里的哥哥姐姐们宠得无法无天。

    而林魁又是府中的老人,一向跟她们的关系也亲厚。

    白芷这小丫头,有事没事的,就拿林魁开开玩笑,对方,倒是也不生气。

    “白芷姑娘说的是,但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咱们家王妃是天底下难得的善解人意,又识大体知礼仪的,自然是不会跟我一个下人计较。”

    这话,可把林梦雅给捧到天上去了。

    窝在床上的林梦雅只觉得面色微红,当初那个一丝不苟的林魁,好像也有些跑偏了似的。

    “好了,你们都闭嘴吧。主子,殿下,我们能进来么?”

    最终,还是白芨这个大姐来安定一下场面。

    随着里面传来龙天昱的允许后,几个丫鬟们,这才捧着东西,鱼贯而入。

    此时,林梦雅跟龙天昱都已经穿好了中衣。

    几个丫鬟们训练有素的替他们穿好了一层层的外套,给两个主子,梳洗干净。

    没多久,龙天昱便换上了他惯穿的朝服,丰神俊朗,气度高华。

    “乖乖等我回来。”

    坐在梳妆台的女子,明眸善睐,风姿倾世。

    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发,眼中满是不舍。

    “嗯,你快去吧。别让那些老臣等急了,入宫的事情,我会跟太后商量的。”

    林梦雅垂下了头,柔声说道。

    最终,龙天昱还是跟着林魁离开,而屋子里,只剩下了她跟那些心腹的丫鬟。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跟清狐说一会儿话。”

    一大早,清狐就站在她的门口,像是一根木头。

    林梦雅知道,这是他有话要对自己说,支开了众人,屋子里只留下了他们两个。

    “怎么了?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么?”

    清狐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林梦雅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前几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丫头,咱们不去了好不好。管他什么古卫之遗,管他什么烛龙会。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能保你周全的,所以,我们不去了,好不好?”

    清狐的情绪有些失控,那张俊美的容颜上,第一次出现了如此深的恐惧之情。

    林梦雅却是温柔的看着他,直视着他的双眼。

    “到底怎么了,你好歹,也得说出来让我知道啊。”

    清狐却有些崩溃般的,看着自己的一双手。

    他曾想用这双手,守护住丫头的平安的。

    但他,却只能把她送入死地。

    “烛龙会,已经找到了进入古卫之遗的方法。丫头,你可知道,当初你们林家,为何会选择,放弃自己的责任么?”

    清狐越说,林梦雅就越糊涂。

    摇了摇头,越发狐疑的看向了清狐。

    “是命啊!每一个林家人想要进入古卫之遗的时候,都必须要用自己亲人的命来换。而当初,你母亲之所以会嫁给你父亲,是因为你的外祖家,想用林家的血脉来打开古卫之遗。可是你母亲不肯,又用一死来断绝了你外祖家的念想!”

    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林梦雅心头五味陈杂,母亲无辜惨死的最后一环,也已经被她给拼上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外祖家,是有意推我去死么?”

    到了现在,任何事情,早已经动摇不了林梦雅的心境了。

    只是听到曾经给她温暖跟帮助的外祖家,居然也是逼死母亲,让她陷入险境的推手的时候,心中的那一抹悲凉,还是有些难以控制。

    “没错,所以他们才这样尽心竭力的帮助我们,你可知道,那个姓朱的骗子,他就是你的亲生舅舅!”

    清狐有些咬牙切齿,显然,比起林梦雅的淡定来,被朋友背叛的他,心头的愤恨越发难以平息。

    “这件事情,我早已经知晓。不过,你是如何得知的?”

    其实,不管外祖家的计划如何,但当初舅舅跟她说的那些事情,应该都是真的。

    他们了解古卫之遗的内情,所以更希望的,是接触自身的诅咒。

    从他们的目的出发,也许对于他们来说,牺牲一个女儿,没有太大的负罪感。

    但对于林梦雅来说,心情却是有些复杂。

    母亲,究竟是怀着何种心情,把她跟哥哥,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呢?

    “那姓朱的混蛋在烛龙会中暗中筹划了许久,早已经把烛龙会一半的势力握在手中了。前阵子,烛龙会已经找齐了最后的祭品,只等着时间来到,便可以打开古卫之遗的大门。他暗中劫走了那批祭品,公开了自己的身份,背叛了烛龙会。现在,那里已经因为他变得四分五裂,只不过魁首依旧不明行踪,那姓朱的,直言魁首已死。但还是有死忠派不相信,现在这两方,早已经打得天翻地覆了。”

    魁首不在?

    林梦雅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不管是舅舅亦或是清狐的描述中,这位魁首都是一个野心勃勃,手段残忍之人。

    但他苦心经营的烛龙会已经出了这样大的纰漏,他又为何不出现呢?

    这一点,倒是有些不合情理。

    “魁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林梦雅低头思考,可无论她如何想,都想不通。

    “难道,你怀疑魁首的目的,并非是为了争霸天下?”

    清狐也是一样的表情,他进烛龙会的日子也不短了。

    但是就连他周围的那些人,也没有一个,见过魁首。

    只闻齐声不见其人,才使得魁首变成了烛龙会最大的秘密。

    林梦雅想了又想,小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分析,说出口。

    “从前你们进烛龙会之后,魁首就不曾出现过了么?”

    清狐点了点头,其实烛龙会中有许多事情,都必须要魁首亲自主持的。

    但自从他进了会中,也未曾看到过一次。

    现在想来,最少也得有个二三十年,没有人曾见过烛龙会的魁首了。

    按照时间线来算,清狐跟老师的实际年龄是差不多的。

    烛龙会现任魁首上位的时候,老师说他是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年轻人。

    “你进入会中的时候,魁首应该还不是现在的这个人吧?”

    清狐继续点了点头,现在提起以前的事情,他也早就没有了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的确,前一任的老魁首我是见过的。这位魁首即位的时候,我已经被送到了大晋的京都许多年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魁首自上位后,就未曾露面,显然,有些不合乎常理吧?

    他是在策划着什么?这是肯定的。

    但不管他想要达到什么目的,烛龙会应该是他的助力。

    可现在,祭品给人劫走,属于自己的势力,也是四分五散。

    他不出面的原因,要么,是目的已经达成,他不再需要烛龙会。

    要么,就像是舅舅宣扬的那样,他已经悄无声息的死了,那些所谓的魁首的命令,是他的手下人假冒的。

    还有,他可能是找到了另外的一个助力,所以不再需要烛龙会了。

    最后一点是,因为某种原因,他现在不能出现。

    林梦雅想了又想,渐渐的推翻了前面的几种可能。

    最后剩下的,是魁首他现在,不能出现。

    “你还记不记得,这位烛龙会的魁首,有什么特殊的习惯么?一个人,不管他修炼什么功夫,都是需要吃喝拉撒,需要人照顾的吧?在烛龙会当中,肯定会有人负责照例他,你仔细的想一想,这位魁首,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林梦雅的提醒,让清狐陷入了深思当中。

    作为烛龙会的一员,尽管他当初,满心满意的憎恶着烛龙会。

    但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活着,他还是得跟其他人一样,巴结那些恶心的人。

    这其中最让人不齿的,便是一个叫王庆达的胖子。

    那家伙脾气暴戾,手段残忍。

    尤其喜欢把面容姣好的少男少女的皮肤割下来,然后风干在上面作画。

    他当初就差一点折在那胖子的手中,若不是他主动吞下那些药,成为会中难得活下来的药人,只怕他早就成了那王庆达房中珍藏的人皮画作。

    但这个人之所以能在会中横行,不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有多强。

    而是因为,他有个好弟弟。

    王庆达的弟弟,就是负责贴身照顾魁首的近侍。

    那是个面色阴沉,身材高大,但是脾气却比他哥哥更加的冷酷无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