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二章 难得温存
    田宁也穿了一身的新衣服,平常见到龙天昱的时候,他都是一脸的严肃跟拘谨,如今他跟清狐一样,都算是林梦雅的娘家哥哥。

    大舅子见了妹夫,哪里还有拘束的道理,跟着清狐一左一右的夹着人往桌子上去了。

    周围都是喜气洋洋的笑脸,龙天昱也被气氛感染,端起面前的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的灌下了肚子。

    纵然这个婚宴简单的很,甚至比不上他在皇宫之中的一饮一食来得精致。

    但龙天昱却是打心眼里高兴,毕竟,这是他跟林梦雅的婚宴。

    “天昱,表姐敬你一杯。”

    清狐跟田宁闹够了,便有院子里的其他人顶上。

    已经灌下不少美酒的龙天昱,看到一脸喜悦的盛南坤与苏琳琅后,脸上也带了几分笑。

    “多谢。”

    酒再次一饮而尽,盛南坤又敬了龙天昱一杯。

    只是他们师兄弟二人,也没有什么啰嗦的话,两双眼睛一碰撞,便知道彼此想要说出口的话。

    他们二人都是过命的交情,用不着那些虚假的客套。

    “王爷,我们几个姐姐妹妹的来敬您。以后你可得待我们家王妃好,可不能欺负了她。”

    苏琳琅二人刚退去,白芍便带着他们四个女孩子笑意盈盈的来敬酒。

    对于这四个姑娘,龙天昱自然是知道她们跟自家娘子之间的感情。

    郑而重之的喝下了酒,也算是做出了回应。

    何况欺负林梦雅?那简直是个笑话。

    且不说他早就把林梦雅视若自己的生命,旁人动都不能动的。

    就是林梦雅这些虎视眈眈的娘家人,对一般的男子来说,那便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只不过与他而言,却是无法言喻的甜蜜。

    这一切,唯有她才能带给他,也唯有她。

    今天的昱亲王府,纵然是大门紧闭,可里面却是火热非常。

    龙天昱从未感受过这种家一般的感觉,娇妻在侧,他早已经心满意足。

    皇位从来都不是他的理想乡,到现在他才明白,之所以当初的自己,不管对任何人都是冷冷清清,只是因为,他的心是空的。

    后来,林梦雅的出现,一点点的把他的心给填满了。

    现在,他的人生,也终于圆满。这一切,都是她给的。

    流心院的人不多,可此时却显得分外的鸡贼。

    眼看着龙天昱被灌得醉眼朦胧,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清狐这才挥了挥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

    “好了,咱们把他送进新房里去吧。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个的事儿了。”

    俊美的容颜上,一抹阴险深藏于眼底。

    与老神在在的百里睿暗中对视了一眼,他可不会告诉别人,龙天昱的酒其实被他动过了手脚。

    当然不会什么剧毒,只不过是能让人呈现出酒醉的状态罢了。

    虽说**一刻值千金,但就让这个家伙,轻易的采撷了自己捧在手中,仔细呵护的鲜花,他总觉得有些不甘愿。

    几乎是被人拖着送到了新房的床上,在新娘子控诉一般的瞪视下,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家伙们立刻退场。

    他们敢戏弄王爷,却无人敢戏弄王妃。

    林梦雅有些无奈的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龙天昱,刚想要起身帮他拿一条布巾来擦脸,手腕,就被男人温热的手掌给抓住了。

    转过头来,有些惊讶的看着龙天昱。

    那双眼睛里哪里还有半点醉酒的样子,那眸中的样子,只怕比他还清明几分。

    “他们给我下药,可惜我有你给我的护身符。”

    低沉的笑着,从腰间拿出一枚荷包。

    从前他们出门的时候,林梦雅总是会给他弄来各种各样的解毒良药。

    如今因为太子的余孽犹在,父皇那里也总是不安分,林梦雅身份敏感,不能时时刻刻的都陪在他的身边。

    是以他身上所有的荷包,衣饰,都被她细细的做了些功夫。

    而且除开他之外,其他人也并不知情。

    这一次,倒是清狐他们几个,失算了。

    “你倒是厉害,他们若是知道了,一定会悔死的。”

    被他拉回到身边,明明两个人早已经亲密无间,但这一次,在大红喜烛下的映衬下,那双黝黑而深邃的眸子,却似乎能散发出魔力,让人不忍沉沦其中。

    她只觉得脸颊微烫,情不自禁的垂下了一颗脑袋,殊不知自己的这番模样,落在龙天昱的眼中,却是让他心头的那股子涌动的暖流,越发急切热烈。

    “娘子,你真好看。”

    咧开嘴,龙天昱笑得有些傻气。

    林梦雅娇嗔的瞪了那家伙一眼,脸上的殷红也是越发的浓烈。

    心跳也开始变得尤为剧烈,外面的喧嚣也似乎在渐渐远去。

    低下头,柔顺的任由龙天昱除去自己头上的凤冠,灯烛摇曳中,俏脸酡红。

    芙蓉帐中,**苦短。

    无人知道那一夜,他们低语之中,到底包涵了多少的浓情蜜意。

    林梦雅把自己窝在龙天昱的怀中,自从晋元帝下了退位诏书之后,他们已经好久没有如此悠闲的享受过二人世界了。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都很体贴,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抬起头来,身边的龙天昱还在沉睡。

    心头一股股幸福的感觉涌出,就连林梦雅自己都没有想到,她一时兴起的主意,居然会带给她这样的体验。

    只不过是因为在试穿嫁衣的时候,她突然间很想让龙天昱看到。

    也不知道是哪个丫头想出来的主意,说是在院子里办一场喜宴。

    谁知道正中那些丫头们的下怀,再加上有白芍大包大揽,这一场简单却又隆重的婚礼,就这么顺顺利利的举行了。

    这才是完全属于他们二人的婚礼,与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没有关系。

    仅仅,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这么早就醒了?”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也与她撞在了一起。

    那是她如论如何也看不够的深情,也是能让她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的咒语。

    勾起唇角,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笑容有多甜美动人。

    龙天昱心神一动,大手探入她的黑发中,虏获了她的樱唇。

    又是一枚让她窒息的甜美的吻,林梦雅气喘吁吁的靠在龙天昱的怀中,感受着难得的温存。

    “大概,过几天你就得进宫了吧?母妃前几天派人过来,问我能不能跟你一同进宫。”

    林梦雅眸中深意涌动,她没说的是,其实德惠皇贵妃,不,应该被尊称为太后,是派锦月过来劝说她的。

    龙天昱现在的身份毕竟不同,如果不坐镇宫中的话,难免会被那些不甘心的小人诋毁。

    太后也知道,自家儿子的一颗心都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而且对这个儿媳妇,她也是相当的满意的。

    虽说暂时不能住在中宫,但是其他宫殿却是随便林梦雅挑的,当然,她也不舍得委屈了儿媳。

    只待他们二人大婚之后,再让林梦雅,名正言顺的成为中宫之后。

    况且现在龙天昱还没有正式登基,但他已经是名正言顺的新帝了,按照规矩来说,的确是因为入宫居住。

    不过因为林梦雅的身份,再加上她实在是不喜欢那个皇宫,所以才一拖再拖。

    但年初一就要举行登基大典,他早已经知道林梦雅早晚是要离开的。

    所以,更是忍不了离开她一时一刻。

    至于什么规矩,他们二人可从来没有放在眼中。

    “你意下如何?”

    龙天昱低声问道,其实他也不喜欢那个皇宫。

    这座王府,盛满了他们二人的回忆。

    他还盘算着,以后退了位,就带着林梦雅在清幽之所寻个合适的地方,然后把王府内所有的东西都带过去,与她共度一世。

    只是一想到,要委屈她在那冰冷冷的牢笼里居住五年,龙天昱就觉得无比的心疼。

    “我觉得,母妃说的很有道理。还是我若进了宫,你会觉得不方便?”

    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坏笑来。

    林梦雅虽然总说这种不讲理的话,可龙天昱却觉得,这样略有些小任性的雅儿,才越发的可爱。

    “是会不方便,唉,怕是以后我想要宿到你的屋子里,就没那么方便了。”

    龙天昱假装失望得叹息着说道,反被调戏的林梦雅俏脸通红一片。

    “哪个要你来了,讨厌!”

    捏起粉拳捶了他一把,听到龙天昱低沉的笑声后,林梦雅才意识到自己上了他的当。

    这人,当真是学坏了。

    从前她只要一说这话,龙天昱就会忙不迭的表忠心,生怕自己不相信一样。

    那样急切的他,总是有一种让她心里头憋笑到内伤的傻劲儿。

    如今这种乐趣,可是越来越难以享受到了。

    “我这几天白天可能要出门,你叫你的人远远的在后面跟着我就行,可别看我看得太紧,免得吓到别人,知不知道?”

    垂下眸子,林梦雅柔声叮嘱。

    还有半月就要过年了,清狐说一切都已经打点得妥妥当当, 就等着大年初一,龙天昱登基的那一天,他们带着人悄悄离开。

    可日期越是临近,林梦雅就越感受到对他的不舍。

    但是她已经别无选择,但愿,他不会怪自己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