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一章 再度成亲
    没多久,已经梳洗一新的翠竹,就鬼鬼祟祟的溜到了花厅来。

    刚露面,就被眼尖的白苏给揪了过来。

    到了花厅内,受到了大家一致的埋怨。

    “我哪有那么做嘛,主子,白芨姐姐她们冤枉吧。”

    委委屈屈的翠竹嘟着嘴跟林梦雅告状,不过后者却是带着淡然的笑,喝着手中的茶。

    “好了,这事还真是不怪她。只不过,有人是做贼心虚而已。唉,只怕明天开始,京都里就要流传开来,我这位来自临天国的公主,要吃人肉的传闻了。”

    林梦雅低下头来,忍不住浅浅的笑开。

    花厅里的一众姑娘们刚开始没听懂她的意思,互相看了看,一脸的茫然。

    “呀!我知道了!是烤番薯!”

    几个人里,琳琅郡主突然间叫了一声。

    苏琳琅立刻笑得前仰后合,整个人跌落在椅子上,全然没有了半点的端庄。

    捂着肚子,苏琳琅觉得自己这二十年来,简直像是白活了一般。

    “烤番薯怎么了?有那么吓人么?”

    白芷挠了挠脑袋,她可是最喜欢这种又香又容易做好的美食了。

    看着她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林梦雅跟苏琳琅却因为笑得不能自已而时间解释。

    倒是四人里面,最是不声不响的白苏眼中一亮。

    忍着笑,在白芷的耳边匆匆解释了一番后,也转过头去,肩膀忍不住耸动。

    “啊?她们居然以为,我们是在讨论如何吃人?不会吧!”

    确切的说,是那群没见过什么市面的世家小姐们,以为自己说的,是如何处罚敌人吧。

    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林梦雅摇了摇头,其实,她也不是故意的呢。

    花厅内的几个人笑闹了一番,连日来,因为这些事情而低落下来的气氛,也是一扫而空。

    从今以后,只怕是再也没有人有那么大的胆子,想要爬上龙天昱的床了。

    “对了,内务所的徐总管把大婚的吉服送了过来,主子,您不去试试看么?”

    白芷眼中带着继续期待,皇后大婚的吉服就是非同一般。

    即便是她,都差一点被晃花了眼睛。

    那簇烈火般的红,衬托她家主子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天地间,只怕只有自家主子,才配得上那浓烈又尊贵的颜色。

    垂下眸子,无人看到她眼中的挣扎与无奈。

    良久之后,才听到她的口中,传来一声似有若无的回答。

    “好。”

    月上中天,一身风霜的龙天昱,才匆匆的自宫内赶回来。

    俊美刚毅的眉宇间挑着淡淡的疲惫,一身玄衣依旧高贵清华,只是如今的他,气质越发沉稳,行动之间,早已经有了一国主君的气度。

    在国事上,他发号施令,偌大的晋国,已经渐渐的被他攥在手中。

    可他的那一颗心,却是落在了那个小女人的身上。

    父皇的情况还算是稳定,只是人憔悴了许多。

    即便如此,父皇还是盘算着想要从他的手中夺回大权。

    眸光略显得有些暗淡,看来权势,比任何事情,都让父皇在乎。

    “王爷,王妃已经睡下了。”

    正思忖朝中事物的龙天昱,才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流心院的大门口。

    那婆子依旧是每天守门的那一个,只是今天那婆子却穿了一件暗红色的夹袄。

    没由来的,让他想起昨天,内务所的尚服局,赶制出来的大婚吉服。

    纵然还有其他的吉服要赶制,但龙天昱亲自下了命令,一定要优先赶制出皇后的吉服。

    料子是他亲自挑选的,只是不知道,样子她是否喜欢。

    不过,那丫头一向在这种问题上没什么意见。

    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当初,她可是宁要药材不要珠宝来的。

    天地间,也唯有她会如此不在乎富贵荣华吧?

    不过,她却是值得拥有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可刚踏入院子,龙天昱却愣住了。

    那一方天地,竟然被红色做装裹了起来。

    每天他回来的时候,那些早已经入睡的仆从们,此刻都穿着各色各样的红色衣衫,喜庆洋洋的站在回廊上,带着亲切的笑容,看向了自己。

    而那四个一直跟在林梦雅身边的女孩们,则是头上带着一朵红花,打扮得尤为艳丽。

    “新郎官终于到了,请新郎官去更衣,莫要让新娘子等久了。”

    四姐妹之中,处事最为妥当的白芨,笑着把他推到了一旁的屋子里。

    除去他的外衣与皂靴,给他穿好一身大红色的吉服,便都抿着嘴笑着,把他引入了正屋内。

    铺盖着大红色绸缎的桌子上,两根手臂粗细的大红喜烛,让屋子里看起来格外亮堂。

    两支龙凤喜烛的上方,大红色的双喜字,让他的脚步,忍不住微微一顿。

    这,难道是——

    “新娘子到喽!”

    白芷俏皮的喊道,随后,白芍与白苏则是从里屋,把林梦雅给搀扶了起来。

    直到手中,被白芍塞进了红色的丝缎,龙天昱还是久久难以回神。

    那身霞光溢彩的吉服,就这样穿在了他最心爱的女子身上。

    那一刻,他的眼中,早已经容不下这世间任何的色彩。

    为何他从前没有发现,那身吉服,与她分外相衬呢?

    即便是早已经看到过她穿着凤冠霞帔的模样,即便是早已经认定,自家的娘子,乃是世间的第一等绝色。

    可当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之时,龙天昱才明白,何谓天外有天。

    他的娘子,如同九天上的仙女一样的漂亮,人间只怕再难求。

    林梦雅却有些微微的羞怯,珠帘后的一张脸,娇嗔的瞪了那呆子一眼。

    满屋子里的男女老少笑成一团,他家的王爷,何尝有过如此的窘境。

    “娘子,你好美。”

    在流心院中,他不是那个即将登基的新帝。

    不过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男人,而他的面前,则是他朝思暮想,眷恋已深的女子。

    林梦雅早已经面红似火,可今天当她穿上这件嫁衣的时候,没由来的,就想要即刻与他成亲。

    他们早已经属于彼此,紧紧的连接在一起,再无人可代替。

    这一场婚礼,是他们对彼此的承诺与见证。

    生生世世,相爱相依。

    而她,则是要成为他真正的新娘,他真正的爱人。

    “来来来,莫要再看了,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你们夫妻俩个可以随便看!”

    活泼大胆的白芍,则是充当了喜娘的角色。

    平常她们也不敢如此大胆,但今天却是不同,因为她们最好的姐妹,就要出嫁了。

    每个人的心头都有些激动,毕竟,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见证了这一对男女极为不易的相爱相知。

    第一次被如此调笑的林梦雅,忍不住低下了一颗头。

    纵然有些不好意思,可她却依旧甘之如饴。

    因为,新郎是他呢!

    “对对对,拜天地,拜天地了!”

    哭得眼睛都红肿的白芷也跟着起哄,她从小就跟小姐相依为命。

    如今看到小姐找到了终身的归宿,她如何能不高兴。

    说起来,上一次小姐穿嫁衣的时候,她就哭得不能自已。

    不过这一次,却真的是喜极而泣。

    “一拜天地!”

    随着白芍的唱喝,林梦雅与龙天昱缓缓朝着外面的天地跪拜。

    一时间掌声雷动,所有人都在尽情的祝福着这一对男女。

    “二拜高堂!”

    原本,龙天昱跟林梦雅的高堂都不在。

    可林梦雅却说,一是为师终身为父。

    老师为了他们两个,早已经操碎了一颗心。

    所以这一拜,老师也是受得的。

    于是百里睿就成了这对新人唯一的高堂,不管怎么说,这一场突然袭来的婚礼虽然简陋,但该有的,却是一样都不缺。

    “好,好,好啊!”

    百里睿早已经眉开眼笑,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林梦雅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亲生女儿。

    而且梦雅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老天爷,对他不薄。

    “夫妻对拜!”

    终于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饶是以林梦雅的胆色,也忍不住小小的紧张了一下。

    他们明明已经是最亲密的夫妻了,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担忧些什么。

    两个人盈盈下拜,终于礼成,结为夫妻。

    林梦雅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忽然瞧见,龙天昱也似乎放下了心头大石般的表情,忍不住失笑。

    看来他们夫妻两个,还是不够镇定呢。

    “送入洞房喽——”

    白芍喊得眼泪都飘了出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那两个人的爱情之路,究竟走得有多艰辛。

    三番几次差点就生死相隔,历经千辛万苦,只为了能与彼此再度相遇。

    所幸一路走来,他们彼此的心中,只有对方一人,不曾迷失。

    也许正是因为心中有所牵挂,所以不管身处何方,都会再度相见吧。

    眼看着林梦雅被丫头们给送入了充当新房的卧房,龙天昱却被以清狐跟田宁为首的娘家团给包围了。

    “喂,姓龙的。我可就这么一个妹妹,如今让你给拱了,来来来,你与我大战三百杯才行!”

    清狐也穿的喜气洋洋,只是眉宇间的一抹阴郁,此时却是一扫而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