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章 吓死你们
    哭哭啼啼的少女被人给捂住嘴拖走了,且动作之残暴,让人看到不由得胆战心惊。

    虽然她们看不到后续的事情,但大家族里的那些事情,人命可算是最轻贱的东西了。

    几位夫人早已经被面前的一切吓住了,那位花公鸡似的夫人,更是胖脸煞白。

    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那往前走的脚步,也不知怎的就变得别样沉重。

    都说那位荣安公主喜怒无常,如今看来,好像不是什么传说。

    “原来是郡主大驾光临,奴婢这就去通报我家公主。”

    白芷刚‘发落’了小丫鬟,就立刻变了一副模样,喜笑颜开的看着苏琳琅她们。

    苏琳琅也是机灵的很,一看到那些夫人小姐们的反应,心下也就有了一些决断。

    当下扯出一张温和无害的笑脸,装作不经意的迎了上去。

    “不忙不忙,对了丫头,刚才那个婢子可做错了什么?她到底是王府的丫头,你家公主就这样打发了,只怕王爷那边,不好交代。”

    白芷忍住笑,心头却是不由得称赞着琳琅郡主的机智。

    怪不得刚才主子就说,全府上下,唯独郡主不用提前通气,就能知道她的打算。

    如今看来,主子还真是神机妙算。

    当下便调转了一张笑脸,鄙夷的说道。

    “都把奴婢给气糊涂了,我家主子这会儿正在花厅里坐着呢。刚才宫里头来了人,想想要把帝后大婚时的吉服送过来给我家主子试穿。我家主子派了奴婢来做此事。偏生那奴才笨手笨脚的,把吉服上的璎珞给弄坏了一只。这可是大婚的吉服,打死她也不够赔罪的。”

    白芷语气十分的阴狠,这半月来,林梦雅的亲自指导起了不少的作用。

    当然,她是按照电视剧里的容嬷嬷来培养的。

    别说,白芷还挺有演戏的天赋。

    平常那副呆萌可爱的样子收起来以后,还真是有些厉害的劲头。

    苏琳琅一听就知道,这怕是林家妹子耍的花枪。

    立刻露出了一张担忧的神色,有些紧张的问道。

    “大婚的吉服没事吧?要不要让人去修补?这可了不得,万一让王爷知道了,只怕是要震怒的。”

    苏琳琅跟白芷一唱一和,忽悠得那群有心人,心头一阵阵的冷风飒飒。

    吉服上的璎珞她们是知道的,其实有好几十个,坏了一个半个倒也不算是什么。

    但为了一条璎珞就死了个人,那位公主,也着实邪乎了一些吧。

    面面相觑的各位夫人小姐们又哪里能想得到,此番种种,不过是王府里的各位女子们,联手给她们下的一个套而已。

    在这个问题上,林梦雅的观点向来简单粗暴得令人发指。

    想要挖她的墙角,可以。

    还是先有命来偿,然后再说后话。

    “这倒是没什么,不过是璎珞下面的流苏给她抓破了而已。总管大人说了,尚服局还有备用的,定然不会让大婚吉服,留下一丝一毫的瑕疵。光顾着跟您说话了,倒是忘了问这几位夫人小姐的安。敢问几位夫人小姐,是特意来拜访我家公主的么?”

    白芷此时的笑容,就像是魔鬼的微笑,渗人的紧。

    几位夫人小姐们,动作整齐划一的赶紧摇头,生怕反应得慢了,会被面前的丫头给生吞活剥了。

    一个随身伺候的丫头都这么厉害,只怕荣安公主的那一关,更不好过呢。

    此时,她们早就已经萌发出来的退意,更是在恣意的疯涨。

    这哪里是富贵窝,分明就是龙潭虎穴呦!

    “咦?奇怪,各位夫人不是说仰慕荣安公主的风姿,所以才要我引荐的么?想来,大家是怕生吧。没关系的,我这位公主妹子为人最是宽厚和善了。王府中的婢子奴才们,没有不交口称赞她的。各位也别见外,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常来常往的好。”

    苏琳琅丝毫没有负担的煽风点火,其实她也看不上这些的样子。

    这几天,‘死而复活’的盛南坤,因为跟新帝的关系交好,所以也被几个想要攀龙附凤的世家给缠上了。

    偏偏她又拉不下脸来,把那些不怀好心的人都给赶出去。

    如今见了林梦雅的诸多手段,她倒是眼前一亮。

    名声什么的都不重要,谁要是敢动自己的相公,那就不必客气。

    听闻那位七皇子家就十分的安静,大概是因为半个月前,皇子府中的几位美貌歌姬,可是让那位新夫人给毒打一顿,扔到大街上的。

    有时候,女人就得对自己狠一点。

    嗯,听闻林家妹子,可是送了不少的好玩意给七皇子的新夫人呢。

    怪不得,七皇子最近腿脚一直不太好用,想来是东西太好用的缘故吧。

    这一招,倒是高超得紧。

    苏琳琅心思百转,而远在衙门里,正在轻点兵部沉积胆敢的盛南坤却是背后陡然一寒。

    心里头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可打死他都没有想到,是暂时别居在昱亲王府的亲亲未婚妻,终于在林梦雅的熏陶下,彻底的黑化了。

    而在王府内的几位夫人千金们,此时却是心如擂鼓。

    颤颤巍巍的跟在苏琳琅与白芷的身后,活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年旅行团。

    活地狱之旅,多刺激,多过瘾。

    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昱亲王府的花厅前面,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极为轻柔婉转的笑声。

    几道同样温婉的笑声也夹杂在其中,听起来倒是分外的愉悦。只是这话题,就似乎有点...

    “要奴婢说,还是火烤的过瘾。用泥糊了之后放在炭上火烤,也不用怕他跑了。翻几个个,可就里外都熟了。到时候,主子岂不过瘾?”

    所有人都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火烤之刑么?

    光是听一听,就会让人汗毛倒竖,惊悚万分。

    “火烤多没意思,还弄得满手脏。要奴婢说,水煮最好。剥了皮光秃秃的放在锅里,用不了多少的时间也就好了。”

    众人再度颤抖,此时有几个已经要昏厥了。

    才刚是火烤,如今又来了水煮。

    她们宁愿去大牢或者是去菜市口领一刀,也不想落在这些个女魔头的手中啊!

    “火烤也好,水煮也罢。有空咱们都试试,对了,他们不是送上门来了么,那咱们也就别客气了。”

    ‘嗷’的一声怪叫,那位花公鸡似的夫人,终于脸色惨白,翻了白眼,瘫倒在地。

    其他的夫人小姐们也一下子没了主意,有几个还哭了出来,让苏琳琅跟白芷摸不到头脑。

    她们刚才,不过是听了林梦雅院子里的人的烤番薯心得而已,怎么一个个哭得,如丧考妣呢?

    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眸中都带着几分疑惑。

    但人家都晕在自家门口了,不照顾一下实在是有些失礼。

    苏琳琅立刻打发了人,把晕倒的那位夫人送到了客房里。

    刚想要转身招呼其他人进去,却发现那些人,几乎跟看到鬼一样,惊恐的盯着花厅的大门。

    “几位,不进去了么?”

    苏琳琅觉得事情有点难做,她猜想林梦雅一定是想要敲打她们一番,所以才让白芷演了那么一出的。

    如果人不进去的话,她们岂不是白费了力气。

    可刚说完,眼看着夫人小姐们又倒下去几个,偶尔有几个勉强站在那里的,也是一脸的哭丧。

    好像面前不是花厅,而是地狱当中的刀山火海。

    “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一锅汤,就不打扰公主跟郡主的雅兴了,告辞,告辞。”

    有几个聪明的,立刻给自己找到了退路。

    才说了话,就飞一般的跑掉了。

    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拿出了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一群人就此做鸟兽散。

    看着干干净净的花厅门口,苏琳琅跟白芷有些尴尬。

    是不是她们刚刚演过火了,所以才把人给吓走的呢?

    唉,以后想要遇到这样的好机会只怕不容易了呢。

    真是,功亏一篑。

    推开花厅大门,苏琳琅跟白芷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翘首企盼的林梦雅。

    白芨白芍跟白苏,三个把烤番薯说的眉飞色舞的姑娘立刻恢复一脸的冷漠,露出主子所说的,仿佛别人欠了她们几百两银子不还似的表情。

    可是,她们等了许久,却只看到苏琳琅跟白芷,其他人,却是一个都没有看到。

    秀眉不由得垮了下来,她们还以为,训练的成果,终于能够派上用场了呢。

    却原来,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啊!

    “都怪我们,刚才在流心院门口大概是给人吓坏了。所以到了花厅的门口,这些夫人小姐们,没有一个肯进来的了。”

    白芷有些抱歉的说道,其实她也知道,屋子里的那四位也睡摩拳擦掌急不可耐的。

    没想到,都被自己给搞砸了。

    “吓坏了?不是说,你只要吓一吓那个丫头不就行了么?哦,我知道了,是不是那个鬼丫头主动加戏了!我就知道,她头天还去厨房里面,弄了不少的鸡血来呢!血糊糊的,可不是吓人么?”

    白芍瞪圆了眼睛,一副她早就预料到的样子。

    那丫头鬼灵精似的,自打知道有人惦记着王爷,就憋着坏的要给那些女人们一个教训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