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九章 拜访郡主
    林梦雅随手把茶盏放在了桌子上,身边的四个姑娘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

    如果这件事要是放在以前的话,也许她们才会急得跳脚。

    可现在——那些娇小姐们,有几个还是她们的对手?

    互相对视的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出了几分戏谑。

    过年前的余兴节目,看来真是不差。

    “公主,京中的几位夫人,带着家中的小姐来访。只不过——她们说公主您也是寄住在这里的,所以她们先去拜访了琳琅郡主。而且郡主,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田宁算是府中的外管家,而且除了她亲近之人外,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就是林梦雅的乳哥哥。

    想必田宁在那几个夫人的面前受了写屈枉,所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况且她们摆明了就是来抢他妹夫的,没叫人打出去,已经是他克制之后的结果了。

    不过他却看到林梦雅院子里的那些人,好像是在故意等着那些人似的,当下也就安定了一颗心。

    也是,他怎么忘记了他的那个乳妹,可不是等闲人。

    “听闻郡主在云州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淑女典范,如今我们姐妹一见,当真是不同凡响。”

    流心院的外面,苏琳琅一脸淡漠的看着周围那些,拼了命要讨好自己的世家夫人们。

    意兴阑珊的听着那些,自己根本就不感兴趣的话题,心头却是在盘算着,一会儿该如何收场。

    美目流转之间,隐藏在深处的幸灾乐祸总是不经意的露出。

    这些日子以来,她可是见识过了几次林家妹子的手段。

    这么些人,只怕不够瞧的呢。

    “我早就听说,京都里唯独前王妃打理的流心院乃是京中一绝。今日也不知道咱们有没有这等福气,跟着郡主开开眼界呢?”

    一位穿金戴银,打扮得跟只花公鸡似的夫人,谄媚的笑着。

    只是那双贼精的眼睛,却总也不忘了,瞟向流心院暗红色的大门。

    那里的奢华与精致,哪怕是皇宫内院都赶之不上。

    若真有一天,她的女人能入主中宫,这里的东西,一定会落入她家。

    苏琳琅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内院,当然知道这是林家妹子在唱空城计。

    当下做出一副略有些为难的样子,揉了揉眉心才开口说道。

    “那里是好,只是这些日子以来,都是临天国的那位荣安公主在住着。公主的脾气不好,排场又大,我可不去找那个晦气。我看你们,也别惹她就是了。”

    曾经贤良淑德,坚强宽容的琳琅郡主,也终于在林梦雅这块黑魔给沾染了。

    府内的人,谁不知道她跟林梦雅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两个人几乎是一见如故,一有时间就黏糊到一起。

    最后惹得王爷没办法了,只能联合最近正在闭门蓄发的盛南坤一起抢老婆。

    可如今郡主的语气,分明又像是跟林梦雅不合。

    在她身后跟着的那些丫鬟们,纷纷低头抿嘴笑了笑。

    自家郡主,这是要搞事啊!

    “哎呦,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不过是那海上番邦来的破落公主罢了,哪里比得上咱们郡主金贵呢!再说了,郡主好歹是王爷的表姐,她这样,分明就是不给王爷脸面。这委屈郡主受的,咱们可受不得。”

    花毛公鸡夫人再次挑起了战火,义愤填膺的样子,倒真像是在给苏琳琅抱打不平似的。

    可苏琳琅却聪明的闭上了嘴,她可什么都没说,以后不管传出什么版本去,跟她可是无关的,对吧?

    谁知,苏琳琅这幅但笑不语的样子,落入那些人的眼中,似乎成了无声的鼓励。

    花毛公鸡夫人可是今天来张罗来府中最厉害的人,如果不是她上蹿下跳的,那些人也未必有这个胆量。

    只是她现在的得意洋洋,一会儿可就会变成目瞪口呆了。

    几个人刚想要推开流心院的大门,杀向里面的时候,身后突然间,就传来了一道尖细的声音。

    “何人挡路!要是耽误了咱家的大事,你们可担当不起!”

    这声音,但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是属于何种人群的。

    那些夫人小姐们立刻安静了下来,视线一致转向了声源处。

    只见一位穿着朱红色内侍官服的中年男子,面白无须的脸上,还带着几分倨傲。

    在他身后,两列总计十二位的灰衣小内侍们,则是恭恭敬敬的托拿着手中精致的箱笼。

    如果她们没有看错的话,那箱笼内的盛放着的,好像是大红色的嫁衣。

    而且上面,还用金线描绘着凤舞的图案。

    那是——皇后大婚才有的规制!

    内侍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走了过去,连瞧都不瞧她们一眼。

    倒是在流心院的门前,内侍却笑得一脸的褶子。

    “劳烦老姐姐通报一声,就说内务所的管事求见咱们公主殿下。”

    内务所,那可是负责后宫一切事宜的地方。

    而箱笼里面的大红色,早已经昭示了他们这位新帝,对荣安公主的心意。

    正妻,嫡后。

    而且内务所的嫁衣赶制了出来,他们那位新帝的中宫,只怕非得是这位荣安公主不可了。

    苏琳琅饶有兴致的看着这群人的目瞪口呆,这群人还真是贪心不足。

    新帝拨乱反正之时,她们这些人的夫婿,大多都是不言不语。

    如今看到新帝的后宫空虚,尤其是后位高悬,就想要来动外心思么?

    这事,只怕没那么容易。

    “原来是徐大人,大人请进。”

    门房的婆子闻声而出,即便是只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婆子,但一举一动,都带着皇家该有的风范。

    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却总是带着几分疏离与冷漠。

    腰杆挺得直直的,哪怕是在那位徐大人的面前,也依旧不卑不亢。

    跟那群不安于室的莺莺燕燕们比起来,这门房的婆子,都似乎要高贵许多似的。

    “多谢老姐姐,走吧。”

    徐大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和煦,从他第一次来到王府的时候,就发现了流心院里的仆役与众不同。

    冷冷的瞥了那些个花枝招展的夫人小姐们一眼,他在皇宫内三十多年了,早已练就火眼金睛般的毒辣目光。

    瞧着那位新帝的眼神,只怕四海之中,普天之下,再没有任何女子,能入了新帝的眼了。

    这些庸脂俗粉,哪里比得上荣安公主呢?

    “各位夫人,咱们也请吧。”

    见识过了这一遭,有些个胆子小的,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可世上怎会有那么便宜的事儿,故意落单在她们身后的苏琳琅,早已经带着谦和的微笑,却死死的堵住了她们的退路。

    明明是最轻柔的笑,可看在几位夫人小姐的眼里,却有了不明意味。

    她们哪里知道,苏琳琅早就已经挖好了大坑,就等着她们往里面跳呢。

    流心院的大门洞开,但是看在几位夫人的眼里却活像是地狱之门。

    看到她们踌躇不前的样子,苏琳琅也不催促,只是轻咳了一声,方才状似漫不经心的提醒了一句。

    “本郡主可是听人说,这位临天国的郡主,凭生可是最厌恶人家不讲礼仪的。咱们既然到了这里,焉有过门而不入的道理么?何况人家才是王府里的正主儿,几位夫人既然是来拜访我,也应该去顺便拜访一下公主。不然,人家该说我不知做客之仪了。”

    一段话,说得几位夫人小姐冷汗连连。

    她们只是听说,那位公主的形貌跟曾经的昱亲王妃极为相似,所以才得了王爷的倾慕。

    但谁也没告诉他们,王爷早已经议定了皇后的人选啊!

    一想到刚刚,她们为了讨好琳琅郡主的那些话,可能落在了荣安公主的耳朵里,顿时口中泛出苦意来。

    完了,只怕自家女儿,从此要断了前程了。

    不管心思如何百转千回,但人,硬着头皮也是要见的。

    一众人磨磨蹭蹭的进了院子,才刚绕过影壁,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的痛哭。

    “公主,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饶了奴婢吧!”

    那哭声,甚为凄厉。

    就连苏琳琅都忍不住吓了一跳,不过,好在她马上就分辨出来,这声音,好像是流心院里,一个名唤翠竹的二等丫环的声音。

    奇怪了,这丫头因为机灵又忠心,所以格外得到林梦雅的喜爱的。

    怎么今天,居然会哭得这么凄惨呢?

    带着那一群夫人,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主屋前面。

    之间那翠竹只穿着一件单衣,正瑟瑟发的跪在地上。

    钗环散乱不说,那张小脸蛋也是红红肿肿的,此刻正伏在地上,一句句的哭求着。

    “呸,不知好歹的蹄子。毛毛躁躁的不会做事,万一要是弄坏了公主的嫁衣,砍了你那双爪子都不够赔的!还有脸在这哭,你们都是死的么?她这样哭丧给谁看,要是搅了我家公主的好心情,连你们一起发落!”

    主屋的廊檐下,一位穿着藕荷色裙袄的少女,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面前,哭哭啼啼的翠竹。

    苏琳琅忍不住心头打了个突,那个骂的比宫里的老嬷嬷都厉害的少女,是那个天真可爱,每天都忙着去厨房里试吃的白芷吧?

    怎么,有点不太对劲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