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八章 请保护她
    百里无尘愣了愣,面前的人即将成为晋国之主,他们这些人也清楚,那人的心里,唯独只能装得下林梦雅一个人了。

    但如今,却是要送她走?

    百里无尘疑惑不解的看向了龙天昱,但后者,却只是带着几分复杂的神色,坐在书桌的后面。

    此时,哪怕他的面前,摆放着的是他登基大典上,一定要用到的祭文。

    可龙天昱,依旧无心于此。

    “王爷的意思,属下不懂。”

    虽然陛下的禅让圣旨上,写明了五年后,会由龙轻寒即位。

    但是他们这些人都清楚,龙轻寒本就对皇位不感兴趣。

    只要王爷想要,那么大晋的江山,始终都会紧紧的攥在他的手中。

    林梦雅现在的身份尊贵,皇后之位本也当得。

    不过前几天,那些本就拥戴王爷的大臣们,也曾在私下里商量,如何扩充新帝的后宫。

    只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名门淑女们,谁也入不了王爷的眼。

    “她有她的使命,我陪不了她,但也决不能看着她陷入危险之中。无尘,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能帮得上她的人。我请求你,成为她的助力。”

    百里无尘从未看过龙天昱,会如此诚恳的跟别人请求过什么。

    面对着那双幽深却又带着几分无奈的黑瞳,他只能深吸一口气,重重的点下自己的头,做出轻易不会出口的承诺。

    “王爷放心,属下一定会保护好王妃,让她平安归来。”

    龙天昱感激的看向了百里无尘,他知道这道承诺,会成为林梦雅最后的一道防线。

    不管她是闯龙潭还是入虎穴,百里无尘必定会对她拼死相护。

    但是他更希望的,是这两个人都可以平安归来。

    给了百里无尘最高的权限,让他可以用尽自己的所有力量筹谋,龙天昱一个人坐在书房之中,却觉得那双可以握住刀剑的手,此时却是别样的无力。

    垂下眸子,那双深眸之中的打算,无人能看得懂。

    良久,龙天昱才抬起头来,一声深沉的叹息,缓缓的从气氛压抑的书房内传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梦雅的幻觉,她总觉得这几天,龙天昱格外痴缠些。

    虽说元月初一才正式登基,但是因为陛下的身体欠安,许多国事都必须要龙天昱来下决断。

    曾经冷冷清清的王府书房,如今倒是热络了不少。

    而且因为她顶着个异国公主的身份,有些古板的老臣们,还是明里暗里的敲打了龙天昱几次。

    无非是希望新帝注意下名声之类的,但更多的是提醒新帝,他连半个后宫都没有,实在是不像话。

    可惜龙天昱也不知怎么就转了性子,不管那些人说出多少条大道理来,他依旧我行我素,气得那些老臣们半死也丝毫不后悔。

    现在,他不管忙成什么样子,一日三餐都会跟林梦雅一起吃。

    每天多晚,他忙完了都要回到流心院的卧房里,与林梦雅同床共枕。

    虽然大部分时间,两个人不过是相拥而眠。但林梦雅却似乎感觉到,龙天昱每每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好像是都隐藏了什么似的。

    只是因为离开的事情,她自己也已经是心乱如麻,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跟龙天昱黏在一起不分开。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守着各自的秘密,可日子,却过得比蜜饯都甜。

    一大早,天还没亮。龙天昱就被林魁他们给请走,去商量朝中要事了。

    而被他细细的塞进棉被里,连风丝儿都无法侵袭的林梦雅,则是抱着还留有龙天昱温度与味道的被子,亲昵的蹭了蹭。

    她曾经一度唾弃那些,在爱情里会变得如同猫儿一般缠人的女人。

    如今自己却体会到,一旦恋爱后,再坚强独立的女人,也会成为磨人精。

    而她,也放开了自己所有的矜持。

    这些日子以来的火热的缠绵,其实有大部分,都是她先点起的火。

    不过,龙天昱甘之如饴也就是了。

    “主子这些日子以来,越发的贪睡了。不过您今天还是快点起来吧,昨个内务府的管事大人就来找过我,说是今天,要带几套吉服来给您试试呢。”

    白芍打趣的说道,但人却是跟白芨一起,利手利脚的打开了幔帐,又拿过早就在炭盆上熏烤得温暖馨香的棉衣给她换好。

    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脑后,白芨拿着乌玉的梳子,轻柔的梳开她的长发。

    梳妆台上,摆放着时下正时兴的珠宝首饰。

    不管是发钗亦或是步摇,还是那镶嵌着珍珠或者是玛瑙的耳坠子,都是成套的。

    唯有她们这些身边的人才知道,自家王妃的首饰的存储量,已经到达了一个相当奢侈的程度。

    哪怕是宫内的那些娘娘们,把所有的家底都放到一起,也就堪堪可以比拟。

    更何况,林梦雅所佩戴的,可并非是凡品。

    经过白芨跟白芍的一双妙手的打扮,镜子里,那个本就天生丽质的美人,更是国色天香,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虽然林梦雅不是个自恋的人,但是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每天都漂漂亮亮的呢?

    何况今天,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说实话,古人的发髻跟首饰是漂亮不假,但对于她来说,却觉得脖子都要被压断了似的沉重。

    “王爷那边传过话来,说是一时走不开,让您别惦记那边,先用早饭。”

    一身劲装的白苏从外面走了进来,自从她这次回来之后,林梦雅也不想委屈她做一些她不擅长的工作。

    如今这丫头可是王府内第一女侍卫,博多了不少小丫鬟们的崇拜。

    这段日子,府里头学针织女红的少了,反倒是有不少人,经常偷偷的看白苏练武。

    更有胆子大的,还经常去偷看林魁他们那些侍卫们操练。

    搞得那些木讷的汉子们,每每在看到爬墙头的少女们的时候,都变得脸红脖子粗。

    为此,林魁还来林梦雅这里诉过苦告过状,好在林梦雅在府中颇有威信,经她提醒,那些情窦初开的小闺女们不在爬墙头去看,而是组队大大方方的去看。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批量成了好几对有情人,不过林梦雅的本意,只是希望那些姑娘们看清楚练武的艰辛后,再做出选择。

    而且不管姑娘们最终的选择是什么,她都会予以支持。

    这几天,她也正想着让白苏,找一位女师傅来教姑娘们练武。

    为此昱亲王府的这些小姑娘们,更是把林梦雅供到菩萨一般的位置上。

    谁要是敢说她们家王妃一个不字,那都是要冲上去跟人家手撕一下子的。

    一时间,林梦雅的威名,倒是跟龙轻寒府里的那位暴力夫人,并驾齐驱了。

    得知此事的她也并未阻止,反正恶名声对于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以后谁想要趁着她不在,挖她的墙角,也得掂量掂量了。

    摸了摸下巴,林梦雅看着院子里面,那些活泼可爱的姑娘们。

    龙天昱一旦登基,他肯定就是要搬到宫里去住的。

    要不要让他把府里的这些人都带着?

    到时候,宫里面的仆役们,一窝蜂都是她的奸细,龙天昱的皇帝生活,一定会愉悦得升天的。

    畅想着美好未来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露出的笑容有多恐怖。

    正带着人来送早饭的白芷,则是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轻轻的捅了捅身边的白苏。

    “白苏姐,你说,咱们主子,不会是傻了吧?”

    白芷可爱的小脸蛋上满是疑惑的神色,白苏也仔细的瞧了瞧自家主子,与众不同的模样。

    偷偷的点了点头,才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们说,脑子坏了,还能治么?”

    除了林梦雅之外,其他的几个姑娘,看到白苏一脸的严肃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可白苏却是一脸的疑惑,她之前是因为看到过几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也会像这样笑,所以才担心是不是自家主子也生了病。

    但是看着其他人的眼神,她却觉得自己,好像是说错了什么东西似的。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而被人当场脑子坏了的林梦雅终于回过神来,神采奕奕的开始消灭她面前的早饭。

    等到她终于齐整的坐在王府用来会客的花厅内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充满了活力与干劲。

    人吃饱了,就连头上的东西也都不感觉特别重了。

    林梦雅端坐在花厅的上位,旁边四个各不相同的女孩子,像是四大护法一般,牢牢的守在她的身边。

    花厅内外都装饰一新,因为龙天昱知道她畏寒,所以特意命人重新收拾了一下,这下子,虽然比不上流心院里她的卧室一样温暖,却也比寻常的大户人家好上许多。

    不过能让她们这样严阵以待,想必对方的来头也不小。

    林梦雅正喝着白芨送上来的第二杯热茶后,外面,才传来了几道莺声燕语。

    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林梦雅轻品了一口杯中茶。

    人来了么,正好。

    “这昱亲王府虽然是与众不同,不过,以后你们若是进了宫便知道,宫里头啊,可比外面好多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