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七章 做你的后
    林梦雅出宫的三天后,晋元帝就宣布了自己的退位诏书。

    不过内容,倒是跟百里无尘拟定的不同。

    至于为什么不同,林梦雅知道,一定是因为,晋元帝已经清醒过来了吧?

    她下的药本就不重,甚至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晋元帝的身体还能恢复过来。

    但龙天昱做事,可跟太子不同。

    如今晋元帝不管是明里还是暗地里的势力,都已经尽数收入囊中。

    那位曾经的晋国之主,如今是真的没有了半分搞事的能力。

    这对于晋元帝来说,虽然有些残酷,但却是护佑晋国江山的唯一的办法。

    而且这封退位的诏书,还无意中顺应了林梦雅跟龙天昱的心思。

    “三嫂,你们这也太狡猾了吧?”

    昱亲王府的会客厅内,龙轻寒一脸的无奈,看着面前,摆了他一道的夫妻两个。

    “让你当皇帝你还不肯?要知道,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呢。”

    林梦雅站在说话不腰疼,比起龙天昱的冷面相对,她笑眯眯的说着风凉话的样子,更加气人。

    “谁想当皇帝了?再说了,你们一定会中途退位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打算,哼,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龙轻寒欲哭无泪,他这辈子的理想,不过是当个富贵闲人,然后守着他的小美人共度一生罢了。

    可谁知道,父皇的一纸诏书,居然要他在五年后,接替三哥成为晋国新一任的新君。

    哼,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

    那公婆两个,铁定是早就藏了这份心思,不然的话,父皇怎么可能还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遇人不淑,识人不明啊!

    “好了,好歹还有五年的时间。我可是听说,你府中的那位夫人的脾气不小。哎呀,就是不知道,以后如果有别的美人想要爬上你的床。我那位弟妹,会作何反应呢?”

    林梦雅笑得极为奸诈,晋元帝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她跟龙天昱正愁如何套牢龙轻寒呢,晋元帝身边的人,就给他们送来了这件好东西。

    自然晋元帝的本意,是希望他们兄弟二人打起来,他好渔翁得利。

    却不知道,他们两个,谁也不稀罕这个皇位。

    不知道若是晋元帝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我猜,他一定会被打得下不了床吧。”

    一向宠妻如命的龙天昱,如今也学会了调侃。

    他们夫妻二人一唱一和,差一点气得龙轻寒吐血。

    “你们...哼,我不理你们了!”

    没好气的龙轻寒指了指那两个没良心的家伙,心头懊恼不已。

    为了安抚好家中的娇妻,他可是把所有的妾室都送出府外了。

    万一他五年后真的要登基称帝,只怕那群老臣们,会想方设法的,把家中的女儿塞入他的后宫。

    万一小亲亲又要误会他,那他之前十年的追妻路,岂不是要白费?

    登时龙轻寒白了一张脸,连斗嘴都顾不得了,急三火四的跑回了自己的府邸。

    “你说,我们这份贺礼,什么时候给他合适?”

    林梦雅靠在龙天昱的怀中,笑嘻嘻的拿出藏在袖口当中的一张药方。

    前些天,她通过别的渠道,了解了龙轻寒的情史。

    说实话,打死她都没有想到,那个看似最为多情的七皇子,居然是个难得的痴情种。

    且不说他当初如何是跟一位江湖女子一见倾心,而后又是如何百折不挠的踏上漫漫追妻路。

    就因为那位夫人不肯跟别的女子共侍一夫,他就立刻遣散了所有的妾室。

    要知道,那些妾室们,可没有一个,是龙轻寒自己要纳的。

    不惜得罪那些权贵们,也要留住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林梦雅虽然觉得这做法有点蠢,可依旧为龙轻寒的心意所感动。

    所以,她才跟老师研究出这生子的秘方来。

    只要按照医嘱来使用,三年抱俩绝不是梦。

    而且老师说了,如果龙轻寒夫妻两个够努力的话,还可以怀多胞胎。

    那些老臣们,无非都是用皇室要开枝散叶为借口来逼他选秀。

    这张生子秘方,多多少少的,能让他们夫妻二人,有些缓和的机会。

    不然,她还有一个终极秘法。

    实在不行,就叫人在京都内,传一些龙轻寒的那位夫人,嫉妒成性虐打妾室致死的消息。

    荣华富贵固然让人心花怒放,可总也得有命享受不是?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觉得,那位夫人应该是不在乎的。

    因为,那女人,当真是与众不同呢。

    “你又知道了什么?笑得这样开心?”

    轻轻的抱着怀中的女人,龙天昱低下头来,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柔一吻。

    父皇宣布退位,对外言明是把江山都送给了他。

    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的登基大典,成为众人忙碌的焦点。

    平民百姓只当是因为太子犯上作乱,所以陛下心灰意冷,想要颐养天年。

    但唯有他们这些参与了那件事情的人知道,父皇,不过是不死心罢了。

    那道退位的圣旨,便是最好的注解。

    可惜,父皇的心思,都已经被他们看透了。

    自然,就不会再如他所愿。

    “我是在笑,龙轻寒该如何安慰他家的那只河东狮。”

    转了转眼睛,向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林梦雅,又叫了白芨过来。

    “去给七皇子送十个搓衣板过去,然后对那位新夫人说,这是我送给她的家法。想必,她会喜欢的。”

    龙天昱笑着看着自家娘子,轻轻松松的就陷害了他最得力的兄弟。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都是自家人,无伤大雅的。

    “钦天监的人送来了登基大典的时间,正月初一是个好日子。其实我本想让你的封后大典也在这一天举行的。但清狐说,上一次成婚的时候就那么匆忙,这一次,一定要我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雅儿,等我好么?”

    林梦雅,只觉得心头,升起一股子浓密得化不开的蜜甜。

    她早已经是他的妻,哪怕是改变了身份,也是不会变化的。

    但龙天昱不想委屈了她,从那身嫁衣出现的时候,她就明白了他的苦心。

    他想要让她,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成为他唯一无二的后。

    “好,我等得起。”

    林梦雅把脸藏在龙天昱的怀中,粉嫩的脸蛋上露出诱人的殷红。

    心脏跳得很距离,一如他们的曾经。

    “谢谢你。”

    龙天昱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子,眸子里,却露出了一抹无奈来。

    两个人缠绵了片刻,直到龙天昱不得不起身离开,林梦雅才恢复了平静。

    坐在梳妆镜前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嫣红的脸蛋,姣好的容貌,无一不是一副,被爱情滋养的女人的样子。

    “你真舍得,就这样离开么?”

    神出鬼没的清狐,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

    看着镜子里的林梦雅,脸色有些痛苦。

    “我还会回来的,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

    昨天晚上,清狐的人传过话来。

    小玉已经提前从蛊池内出关,而且收获,比她预想的还要多。

    所以,真正宣战的时刻已经来临。

    “好,正月初一,我们启程。”

    清狐有意把日期选在了龙天昱登基的那一天,因为唯有在那一天的时候,他们的离开,才会显得不那么突兀。

    “嗯,好。”

    这一次,林梦雅的脸上没有为难,也没有不舍。

    她心里有所记挂,自然不是当初那个,想要以命相搏的傻女人了。

    清狐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下去做他自己的准备去了。

    屋子里只留下了林梦雅一个,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此刻,就在离她不远处的王府书房内,龙天昱却是在接见一个,此时最不应该出现在昱亲王府的人。

    “王爷。”

    如今的百里无尘身份不同,但是他并未要求重建府邸,仍旧选择回到王府当中,成为龙天昱的幕僚。

    只是这一次,他的融入,似乎要困难得许多。

    不过百里无尘倒是不在乎,细作本就是如此,这是他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就必须要承担的一切。

    “嗯,辛苦你了。”

    没有什么多余的寒暄,龙天昱的语气跟态度一切如常。

    但是对于现在的百里无尘来说,已经是最好的对待了。

    他本就对龙天昱带着一丝丝的负疚,但他不是个婆妈的人,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用他余下的生命才能偿还。

    所以,他会为了龙天昱,赴汤蹈火。

    “没什么,只是王爷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龙天昱实在是不应该在此时,选择召见一个曾经的‘叛徒’。

    这样不仅会让他的声名有损,还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喜欢两面三刀之人的嫌疑。

    但是此时的龙天昱,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

    他静静的看着百里无尘,良久之后,才吐出了一口气。

    仿佛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直视着百里无尘的双眼。

    “我希望,你能护送雅儿去烈云国,也希望你能毫发无伤的,把她给带回来。”

    轻轻的吐出自己的希望,龙天昱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几分恳求。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