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六章 唯有一人
    问鼎天下,几乎是每一个有野心有志气的帝王的理想。

    其中不乏佼佼者,例如秦皇汉武,哪一个不是经过万千艰辛,几代人的努力,方能成功。

    晋元帝已经疯了,也许是勃勃的野心把他的耐心熬干,让他看不到君临天下的希望。

    所以,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古卫之遗之上。

    林梦雅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她不想再面对一个疯子去说教。

    如果晋元帝能想通的话,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结果。

    “没事吧?”

    才刚走出宫门,就看到一身戎装的龙天昱急匆匆的赶到了她的面前。

    翻身下马,紧紧的把她收入怀中,低声在她的耳边问道。

    “你是问我,还是在问你的父皇呢?”

    到了这个时候,林梦雅还不忘了开这家伙的玩笑。

    伏在男人的胸口上,林梦雅只觉得安心无比。

    她何其幸运,能得到一个无时无刻,都站在她这一边的男人。

    如果龙天昱一心向着他的父皇的话,林梦雅也不会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毕竟一边是难以割舍的骨肉亲情,一边是要与他生死与共的终身伴侣。

    龙天昱是明智的,他其实也很爱他的父皇。

    可他更明白的是,如果任由晋元帝这样下去,只怕晋国早晚都会生灵涂炭。

    四国之中,唯有晋国还在故步自封,沉沦于幻想之中。

    即便是在他们这一辈,也许四国还会保持着原本的势力分布。

    但这种情况,绝对不会持续很久。

    早晚,其他的三国会越发强大,到时候,晋国的优势荡然无存,终究会沦为别人的盘中餐罢了。

    龙天昱绝不会任由这种情况发生,所以,现在的种种,都是为了以后整个晋国的强大。

    她明白,所以她会尽自己所能,帮他达成所愿。

    “当然是你,这世间,再没有人比你还重要。”

    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龙天昱掩藏住自己眸中翻腾的复杂情绪。

    皇宫的大门,在他们的身后缓缓的关闭。

    但是看守皇宫的侍卫们,都已经换成了忠心于他们的人。

    整个晋国的心脏,已经尽数落入他们的手中。

    龙天昱却觉得有些莫名的悲凉,这些,本不是他最想要的。

    抱紧怀中的女人,现在的他,唯有她一个了。

    “我么?当然没事了,走吧,我们回家。”

    林梦雅知道龙天昱心中,对这座皇宫,以及那个已经疯癫的帝王的感情有多深沉。

    她听得懂他的难过与自责,更心疼于他的坚持与顽强。

    看着他翻身上马,对着自己伸出双手,林梦雅脸上带着柔美的笑,化身为一只轻盈的蝶,轻巧的安坐在他的怀中。

    “回家。”

    龙天昱低沉的在她的耳边回应着,两个人骑马在长街上疾驰,把那座埋葬了许多的回忆的皇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回来了!王妃跟王爷都回来了!”

    昱亲王的府邸外,府内众人望眼欲穿的等待着夫妻二人归来。

    “快去告诉白芨姐姐,王妃回来了!”

    门房的小厮立刻笑嘻嘻的奔入了后院,反倒是林魁一脸尴尬的牵过缰绳。

    自从这次王妃回来之后,王妃的地位在王府中可比王爷高多了。

    府中的大事小情统统的都会禀告给王妃不说,就连王爷要什么东西了,也须得王妃同意不可。

    虽说这倒不是什么坏事,可终究王爷才是一家之主——好吧,他也不是很想承认,那位一家之主,才是王妃党的魁首。

    不过,比起从前那个,从来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的王爷,他倒也是觉得,这样至少会冲着王妃一个人笑的王爷,才更有活人的气息。

    其他的事情,并不重要。

    “姑——姑——”

    小墨言迈动着胖胖的小腿,走得虽然不是很稳当,却也是张着小手,磕磕绊绊的投入了林梦雅的怀中。

    “吃的跟小肥猪一样,有没有想姑姑?”

    林梦雅笑着抱起墨言小小的身体,他们既然已经决定,把皇位送给龙轻寒,那么子嗣的问题上,并没有那么着急。

    在这个问题上,龙天昱跟她的态度差不多。

    如果他们真的不能有自己的孩子,那么墨言,则会继承他们的一切。

    小孩子说话还不太利索,有些话一旦着急了,就会用肢体来表达。

    小墨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小脑袋瓜拼命的点了点。

    “我看你是饿了,快去传饭。”

    林梦雅笑着摸了摸墨言的小肚子,顺手把孩子递给了白芷。

    身后,龙天昱噙着一脸宠溺的笑容,视线时时刻刻的,都不离林梦雅左右。

    “干嘛这样看着我?”

    林梦雅被龙天昱的笑容弄得心里毛毛的,从前他冷冷冰冰的时候没觉得,但后来这家伙对自己越发的温柔,越发的痴缠。

    好好的大男人,却生生每次都让自己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虽说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林梦雅就是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得了什么毛病了。

    “你很疼爱墨言。”

    龙天昱伸出手来,爱怜的拂过林梦雅娇嫩的脸颊。

    “恩,墨言很可爱,又聪明得很。家里的这些姐姐妹妹们,都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林梦雅还以为龙天昱是在吃醋,小手轻轻的抚平了他胸口处软甲的褶皱。

    却没有看到,龙天昱的眸光一暗,大手爬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也生一个吧。”

    还没等林梦雅反应过来,龙天昱就打横把人给抱走了。

    “喂,放我下来!龙天昱,会被别人看到的!”

    林梦雅只觉得面皮要烧掉了似的火热,周围的人看到她被龙天昱抱在怀中,全部丢过来那种他们全部都懂,让夫妻二人自己体会的眼神给他们。

    饶是林梦雅脸皮再厚,也经受不住被人这样暗中调侃。

    好在都是自家人,林梦雅只能把头严严实实的藏在龙天昱的怀中,干脆装死好了。

    被人抱回房间,又被蹂躏了一个下午。

    龙天昱倒是一脸的清爽,如沐春风的从流心院离开了。

    徒留林梦雅一个人,忍受腰酸背痛之苦。

    “嘶——”

    刚想起床,就觉得自己的腰要折了似的疼着,不由得在心头怒骂某个不知道节制的死家伙。

    做大事的事情都没见他这么拼过,当真是个禽兽!

    “主子,饭都凉了,要不要端进来给您?”

    每次这样的事情,都是白芨来服侍的。

    白芨的年纪也不小了,听说白大娘给她寻摸了好几门亲事。

    可白芨却都不同意,唯独是对她的一个青梅竹马的邻居小哥情有独钟。

    那人林梦雅也看过,长相清秀,性格也好。

    看起来倒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对白芨也是有情有义的。

    而且林梦雅还动用三绝堂的关系,给人家的家底摸了个门儿清。

    往上数三辈儿,都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的确是个正正经经的人家。

    虽然白芨名义上是王府签了卖身契的奴婢,但林梦雅在之前,就早已经还了白芨自由身,再加上白芨深得林梦雅的信任,俨然已经是王府内的半个主子,想必也是没人敢欺辱她的。

    最重要的是,可能是大家过于无聊,竟然三三两两的打着考察未来女婿的名义,去那户人家登门拜访过了。

    大家得出的一致结论是,那小子勉强可配得上自家姑娘。

    除了哭笑不得之外,白芨更是感激大家对她的用心。

    不过林梦雅却明令禁止过了,成亲前,不许大家再去骚扰人家。

    幸好龙天昱之前就已经娶了她过门,不然的话,这罪只怕她家昱亲王也要承受一遍。

    “白芨,过了年,你便要嫁人了吧?我没什么可送你的,听说白芍给你准备了不少的陪嫁。我嘛,便送你一副保胎药如何?”

    林梦雅笑眯眯的使坏,果然看到白芨的一张粉脸变得通红。

    “主子总是这般没正经,怪不得大家都说你这次回来,变坏了。”

    没好气的白了自家主子一眼,她们如今与林梦雅不仅仅是主仆,而是患难与共的姐妹。

    姐妹之间,自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忌讳。

    倒是林梦雅,十分享受这种气氛。

    慵懒的靠在软塌上,除了抚慰过于酸疼的腰之外,则是看着流心院内,大家忙碌的身影。

    “快要过年了吧。”

    轻轻的呢喃着,林梦雅低下头,算计着时间。

    “是啊,还有一个半月,就要过年了。主子,可是想林老爷跟林少爷了?”

    白芨最懂林梦雅的心思,虽然主子没提过,但她却知道,主子的心里头,是极惦记自己的家人的。

    “吉人自有天佑,何况我似乎能感应到他们没事。”

    林梦雅看着桌子上温热的白米粥,三绝堂跟龙天昱的人马,以及她能够调动的力量,都在拼命的寻找着父亲和哥哥的消息。

    不管掳走他们的人上天入地,她也非得找出来不可。

    但血亲之间,那种微弱的心灵感应,则是让林梦雅坚信,父亲跟哥哥,一定不会有事。

    况且,她总觉得,父亲跟哥哥的失踪,跟林家祖上那奇怪的血脉脱不了干系。

    寻找古卫之遗的势力,远远不仅只有烛龙会一家而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