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五章 终极必杀
    林梦雅的话,撕毁了晋元帝虚假的伪装。

    那双如同恶狼一样的眼睛,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女子,杀机肆意涌动着。

    “放肆!”

    晋元帝本来极有威严,尤其是当他发怒之时,更曾经让所有朝臣,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只是此时,面前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却仿佛纸做的老虎,没有半点威慑力。

    “您还是不要动怒的好,如今我的夫君已经掌握住了京都内外所有的军队。您以为,您还会有几分胜算?”

    林梦雅一点点的凌迟着晋元帝所有的依仗,没有了在民众之中的号召力,也没有了忠臣良将们的拼死相护,甚至于,这皇宫内外的宫女内侍们,都早已经背弃了他。

    现在,他还哪里是个皇帝,不过是个垂死挣扎的老人罢了。

    “哼,乱臣贼子。你们当真以为,能一手遮天么!”

    晋元帝虽然嘴硬,却也知道林梦雅说的是事实。

    “呵,这顶帽子,当真是让人胆颤心寒。陛下又要像是逼迫我父亲一般,来中伤我的夫君,只为了你能坐稳这个位置么?陛下,故技重施未必管用。您以为,我们还会在乎?”

    林梦雅定定的站在晋元帝的身边,眉尾扬起,看着他垂死挣扎。

    “朕是皇帝!只要朕在这龙位上一天,就容不得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以下犯上。来人,给朕拖出去,处以极刑!”

    晋元帝当真是气疯了,他向来自诩是个风度翩翩的君子,如今却是如癫似狂。

    林梦雅冷笑着看着他,这幅模样,倒是真的跟太子有几分相似。

    到底,唯有太子跟他才是最像的。

    不管是皮囊,亦或是内在。

    书房内依旧静悄悄的,不管是卫兵亦或是内侍宫女,竟然乜有出现半个。

    晋元帝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之中,他所一以为傲的一切,早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之中。

    阴沉的脸,看向了身旁的女子。

    多年伪装的好风度也终于完全溃散,看着林梦雅,却是真真正正的想要扼杀她的性命。

    “我劝你最好不要如此,不知道你中意的儿媳冯子蝶有没有提醒过你,她是神医世家,而我,则是毒圣的弟子。世间万物,皆可为毒。陛下觉得,你能撑多久?”

    林梦雅笑容浅浅,可吐出来的话,却裹着一层冰霜。

    晋元帝心头一跳,他不过想要动一动,却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已经不听使唤。

    心头的怒意与惊恐,让晋元帝拼了命的想要移动身体,可他费尽了全身的气力,额头的青筋都已经暴起之际,手脚却还是有千斤重,连手指也不能移动分毫。

    “朕是皇帝!朕是皇帝!你们这群乱臣贼子,休想篡夺朕的江山!”

    晋元帝的浑身上下,唯有这张嘴跟脑子还是可以动的。

    此时此刻,他已经快要被逼疯了。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也丝毫不会承认,他居然被一个女子算计了。

    “陛下,江山从来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大晋,是属于千万大晋子民的。您已经不配为国君,这个位置,也会有人接替你坐。”

    林梦雅幽幽说道,其实晋元帝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一个有着理想与抱负的帝王。

    可权力果然是能侵蚀人心,不过几十年的光景,他就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样子,当真是晚节难保。

    “哈哈哈哈,朕...朕居然败在了自己儿子的手中!好,好,好!这个位置,这个江山,朕不要也罢。不过,你们也休想得偿所愿!”

    晋元帝面上青筋毕露,狰狞的样子如同地狱恶鬼。

    死死的咬着牙,那句话却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早已染上嗜血的恨意。

    林梦雅眉心微蹙,不过却是优雅从容的,从晋元帝的身边离开。

    “陛下,我原本以为,你即便无耻,也多少也是有些智慧的。只是我实在是难以想象,这样愚蠢的计谋,居然会出自你之手。”

    林梦雅回过头来,眼神之中带着点点的怜悯。

    那如同花瓣般的唇瓣微微开启,唇红齿白间,却亮出了刀锋一样的话语,血淋淋的割断了晋元帝所有的妄想。

    “您是说,那封册封我为晋元帝之妃的圣旨么?亦或是,传位于龙轻寒的密旨?”

    晋元帝停止了挣扎,表情完全凝固,那双眼睛也似乎在瞬间,失去了活力,如同一对木偶的假眼。

    林梦雅低下头来,轻柔的叹了一口气。

    “我今天来的匆忙,身上没有带任何毒药。况且您这毒可是日久天长才能积累下来的,我跟王爷忙得很,可没有时间陪您耗。哦对了,我差点忘了这件事。”

    在晋元帝近乎呆滞的目光中,林梦雅再次回到了他的书桌前。

    素手拿过桌子上的玉玺,拿在手上又看了看,方才回过身说道:

    “进来吧。”

    话音未落,就看到一身玄色衣衫的百里无尘,自门外走了进来。

    如今太子已经伏诛,在他这个内应的接应下,那些顽固分子们早已经被一网打尽。

    不过百里无尘的身份有些尴尬,龙天昱也曾经说过,此生百里无尘算是再也无望在朝廷之中出人头地了。

    因为不管他如何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在那些朝臣的眼中,他,始终是个叛徒。

    哪怕是他们现在已经是在一个阵营当中,以后,他们也不会轻易的相信百里无尘。

    与其受人排挤,不如一辈子生活在黑暗之中。

    百里无尘是个聪明人,他自然知道,哪怕是成为黑暗当中的那个影子,他也一定是龙天昱,最为信任的人。

    士为知己者死,即便是永不见天日,那又能如何?

    “你...你居然敢背叛朕!”

    从百里无尘进门的那一刻起,晋元帝就瞪大了眼睛,如同看到鬼一样。

    “陛下言重了,由此至终,百里无尘效忠之人,唯有昱亲王一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摆脱了太子的百里无尘再也不用做戏,即便盲了一只眼睛,可他却被磨炼得像是刀锋一般的锐利。

    那张俊朗的脸上,虽没有阴沉的神色,但却更加显得棱角分明。

    如果说,当初的百里无尘是一柄温润的玉如意,那么现在的他,则是完全磨砺而出的君子剑。

    棕色的独眼冷静的看向了龙椅上的那个人,当初,是他亲自发掘了自己,而又送到了昱亲王的身边。

    他还记得,陛下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从此之后,你只需要效忠三皇子一人便可。

    他记住了,生命之中,也唯有龙天昱这么一个主人的存在。

    可惜陛下却不了解,总以为自己是他在昱亲王身边布下的一枚暗棋。

    所以当王爷早已经对陛下心存怀疑之时,他便成了王爷,安插在太子与陛下两个人手中的暗桩。

    现在,那两份圣旨就在他的手中。

    从怀中掏出了那两份圣旨,在晋元帝惊怒的目光下,投入了离他不远的炭盆里。

    火光映衬着百里无尘苍白的脸,那丝毫没有任何多余表情的冷静,早已不是晋元帝眼中,昔日少年英姿。

    “噗...你们...”

    气急攻心的晋元帝只觉得胸口一闷,随后便吐出一大口血来。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儿子,部下,却早已经联手背叛了他。

    如同一颗多年的老树,熬过了太多的春夏秋冬,终于在这个冬天,被抽干了所有的生命力。

    快速的衰败了下去,再也没有了焕发新生的机会。

    看着他堆坐在龙椅上,那双眼睛也终于没有了神采,林梦雅却并不觉得他可怜。

    所有的一切,都是晋元帝咎由自取。任何人犯了错,都必须要承担自己的错误。

    哪怕,他曾经是叱咤天下的一国之君。

    “朕...朕不过是想要守住祖宗的江山,守住我大晋百年基业啊!”

    晋元帝低沉嘶哑的声音,犹然带着几分不甘。

    林梦雅拿起玉玺,却是盖印在了百里无尘,刚才怀中拿出来的另外两份圣旨。

    做完这些之后,百里无尘则是迅速的走出了书房,屋子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难道你还不明白么?你身为帝王,守住万里江山又有何不对?可是,你早就忘了你的责任,你的初衷。”

    林梦雅丝毫不同情晋元帝,不仅仅是因为晋元帝当初,默许甚至间接参与了毒杀她亲娘一事,也不仅仅是因为他玩弄权谋,让他们林家一家落得现在的下场。

    而是晋元帝他根本就忘记了一国之君的重任,也忘记了当初,他取得皇位时,所立下的誓言。

    “你懂什么?如果朕得到了古卫之遗,那整个天下就是朕的。朕没错,朕是为了黎民百姓,是为了天下苍生!”

    没想到,到了此时晋元帝还是如此的顽固。

    林梦雅眉头微皱,眼中露出了几分厌恶。

    “争霸天下?你以为古卫之遗是什么?那些再珍贵,也不过是冷冰冰是石头而已。你看看你的江山,你的黎民百姓,他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你若有心成为天下共主,那便励精图治,让你的百姓成为列国最强者。到时候四海归心,天下早晚是龙家囊中之物。可惜,你不过是庸才,误人误国罢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