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四章 再入皇宫
    林梦雅绝对不会承认,她是故意带着白芨她们几个,躲在墙角暗戳戳的围观了整个过程。

    其实龙天昱也早有让盛南坤他们由明转暗的心思,只不过事情太多,一直被搁置了下来。

    如今被林梦雅给捷足先登了,还让她看了一场笑话,倒也不算冤枉。

    好在林梦雅知道自家男人是个好面子的,特地吩咐了众人,这几天决不能跟王爷提起此事。

    所以即便是这几天流心院里的人,看着王爷总是捂着嘴笑,可龙天昱除了有些恼火之外,并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谁让她们都是自家夫人的娘家人呢,说起来龙天昱还真是悲催。

    明明这些人都是他府中签了死契的奴仆,可现在...唉,提起来都是泪。

    盛南坤本就有爵位在身,再加上他那日大摇大摆的进了京都不说,径直的往昱亲王府走去。

    许多事情,纵然没有宣之于口,却也让京都中的人,再次看清了一个事实。

    即便是陛下还没有表态,但昱亲王龙天昱的势力早已经超过了当初的太子。

    甚至从前他默默做的许多利国利民之事,也通过有心人的嘴传扬开来。

    一时间,那所谓的太子成了笑话,龙天昱倒是成了忠君爱国的典范。

    当然这些事情,也少不了林梦雅跟清狐的推波助澜。

    自打那一日他们获胜之后,清狐便消失不见,想来,也是忙于这件事去了。

    实力有了,名声也有了。

    林梦雅知道,搞事的时候到了。

    “听说,今天上朝的时候,有几位大臣上书,希望陛下能退位让贤,颐养天年呢。”

    早已经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的昱亲王府的流心院内,一身月白色狐裘袍子的清狐,悠闲的吃着炒货,喝着香茗与自家妹子闲话家常。

    如今他已经是京都内十大未婚单身汉之一,虽是个外国的小侯爷,但胜在钱多颜好。外加霸道护妹的行径,更是让他平添了不少的魅力值。

    不少京都贵女们,都对他存了点小心思。

    更是有聪明伶俐的,企图想要曲线救国,先来搞定林梦雅这个妹妹,继而再成为人家的嫂子。

    对于这些示好林梦雅全部都笑眯眯的接受了,反正成不成都是清狐的事儿,她也尽到了责任,该提的提一嘴,不该提的一个字都不说。

    毕竟清狐的情况跟别人不同,她也不好出手祸害人家姑娘的终身幸福。

    一时间,不知道摔碎了多少块少女的芳心。

    “陛下一定气得脸都歪了吧,只怕他也没有想到,那些在几天前还对他忠心耿耿的臣子们,现在就调转了风向,一个两个的,都开始帮着自己的儿子拾掇他了。”

    林梦雅跟清狐一样的悠闲,其实那天在战场上,许多人都看到了她一身的红装,跳入了龙天昱的怀中,二人还扬尘而去。

    所以她现在以女主人的身份生活在昱亲王府之中,倒也没什么人敢说什么。

    可一旦如果龙天昱登基称帝的话,她这个异国公主的身份,便有些尴尬。

    要是让一个他国公主成为后宫之主,来日再诞下皇子,成为晋国将来的储君,那江山,岂不是要成了别人家的了?

    现在龙天昱这边声势浩大,要是在此时鼎力相助,让他得偿所愿,到时候他们在新帝的面前,也就挣得了一席之地。

    到时候如果他们在言辞真切的恳求一下,只怕自家适龄的小姐们,就会成为新帝后宫的一员。

    要是抢在她这个外国公主之前诞下麟儿,他们这些人再趁机活动一下,江山,不就还是掌握在自己人的手中么?

    算盘打得甚是响亮,可惜他们谁都不知道,从来都是忧国忧民的昱亲王,可不打算长长久久的背着晋国国君这只大锅。

    所以,那些人的希望注定会落空。

    至于龙轻寒上位了以后,他们会不会故技重施嘛。

    那就得留给轻寒去苦恼了,不过她倒是听说,龙轻寒的府中,有一位新夫人十分的霸道。

    就连龙轻寒都被她从床上踹下来过,更别提那些府中娇弱的妾室夫人们,更是受了不少这位夫人的气。

    偏生龙轻寒就跟魔怔了一样,对这位夫人非但没有半分的责骂,还整日里捧在手心里,如珠似宝的。

    要是有时间她一定要去结交结交,互相交流一下御夫的心得。

    至于这后宫之主么,她可没有半点的兴趣。不过在龙天昱退位之前,她应该找个机会,好好的跟那位夫人面授机宜。

    那群老是想要把自家女儿送上别人的床的老臣们,只怕非得哭出来不可。

    “这倒没什么,反正他年纪一把,身体也早就被掏空了根基,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清狐对于晋国的皇室,一向没什么好的印象。

    从前对龙天昱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如今因为林梦雅的关系虽然已经缓和了许多,但提起其他人的话,倒还是如同之前一样。

    林梦雅虽然好奇,但她却是十分尊重清狐。

    即便清狐从来不会隐瞒她任何事情,她也坚决不会得寸进尺。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界限,如果真的把清狐当成自己的亲人,就更要在乎他的所思所想。

    抬起头来,林梦雅手指轻轻的敲了敲面前的桌子。

    “我猜,晋元帝绝不会善罢甘休。”

    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

    在外室做着针线活的白芨匆匆的赶了出去,没几分钟,就带着一脸的不安,回到了她的身边。

    “主子,宫里来人了,说是德惠皇贵妃娘娘传过来的旨意,想要让您进宫陪伴几日呢。”

    “哼,又是这招。自以为能捏住人的七寸,便可以肆意的搓扁揉圆。这么多年了,龙家人还是没什么长进。”

    清狐对这种做法自然是嗤之以鼻,晋元帝的那点小心思,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的双眼。

    皇贵妃自然是极喜欢她这个儿媳妇,但如果贵妃娘娘真的想要让她入宫陪伴,也绝对不会在龙天昱不在家的时候,派人来宣她入宫。

    那么是谁人来找她,已经昭然若揭。

    都被坑了那么多次,怎么晋元帝,就从来不能吸取点教训,学个乖呢?

    “你要去么?要是不去便不去了,左右那龙家的老匹夫,拿你也是没什么办法。”

    清狐一脸的不爽,如今京都内外的力量,都已经尽数的落在了龙天昱与龙轻寒的手上。

    说白了,晋元帝现在不过是一个光头将军。

    想要拿她,那还得看看京都上下的万余将士同意不同意。

    “去,当然得去。我要是不去,谁又能那么好心,戳破他的春秋大梦呢?”

    林梦雅的唇边勾起无情冷笑,什么君臣,什么父子。

    到了最后,还不是要撕破了脸皮么?

    她可以容忍晋元帝算计她,却决不能容忍,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她男人。

    当林梦雅盛装出现在晋元帝的书房之时,那位在朝堂上接连吃瘪的帝王,终于有了些精神。

    端坐在明黄色的龙椅上,现在的他依旧端着帝王的架子,只是那张脸,却是越发的阴鸷。

    林梦雅知道,越是在乎权势的人,就越是受不得这种大权旁落的滋味。

    何况晋元帝是个掌控欲超强的帝王,这样的人,更是会为了掌握住手中的权力不择手段。

    “陛下,听说您身体不适?”

    林梦雅没有行礼,虽然态度还算得上恭敬,却也跟之前截然不同。

    晋元帝的眼神顺便变得有些晦暗不明,不过,很快他便把心中的不悦,压了下去。

    面上露出无力的笑容,这头老狐狸相当知道示弱的好处。

    “唉,人老了就是如此,真是不中用了。早晚这天下,都是你们年轻人的。”

    如果不是知道他让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也许,她还真是会相信,晋元帝只是在感叹一下岁月无情而已。

    “陛下说的是,不过好在陛下福泽身后,儿子们又十分优秀,该是时候,颐养天年了。”

    林梦雅嘴角弯起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那位曾经隐忍多时的帝王,终于有些绷不住面上的表情,眼神之中带着几分阴狠,不过还是勉强的撑着面子。

    “也许你说的不错,但朕还不能为了贪图享乐,而放下朕肩上的责任。昱儿的确是不错,但是他还欠缺为人君者最重要的一点。朕早晚会把这个天下交给他,但绝不是现在。这把龙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坐。为了江山社稷,为了黎民百姓,朕唯有勉强为之。”

    又是这招晓以大义,又是拿什么江山百姓来当借口。

    林梦雅冷笑着摇了摇头,目光不屑至极。

    “大胆!你竟然敢嘲笑朕!”

    晋元帝瞪起眼睛,低吼一声。

    在一个小辈的面前如此,已经让晋元帝心生不满。

    而林梦雅的态度,则是更让他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林梦雅一步步的走到了晋元帝的面前,再也没有半点,当初对他的恭敬。

    她只觉得可笑,这样的人,到底是如何养出龙天昱与龙轻寒这样优秀的儿子的。

    也许只能说明,他们二人的母亲的基因,比较强大吧。

    “陛下,我就是在笑你,我笑你痴心妄想,我笑你不自量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