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三章 拐走大师
    默默的点了点头,林梦雅冲着盛南坤笑了笑,可目光之中,却有些略略的恳求之色。

    盛南坤也立刻领悟了过来,他又不傻,当然能看得出来,他的未婚妻,应该是跟这位师弟妹的关系极好。

    只是放在膝上的拳头,却是不自觉的攥紧了。

    如果早知道这件事情最终会着落到自己人的身上,他还不如当初不去追查此事,免得现在心塞不已。

    可看着正在跟琳琅谈笑风生的林梦雅,他的心中,又无端端的生出一股子信念来。

    如果是她的话,大概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吧。

    “盛师兄,依我看你们还是随我一起回府吧。”

    林梦雅悠闲的喝着清茶,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琳琅姐准备的,不然的话,他们这群心眼子比缸粗的粗人们,又怎么可能会预备得如此细致。

    “这...还是有些不妥吧。”

    盛南坤思考了片刻后,婉拒了林梦雅的邀请。

    不过后者却接收到了苏琳琅带着殷殷期待的眼神,即便他们是未婚夫妻,但现在盛南坤掩藏的身份是个和尚。

    虽然本朝并不流行跟和尚传绯闻什么的,但琳琅姐苦守了那么多年,自然是一时一刻都不希望跟心上人分开。

    只是私会这件事情,不管是面子还是里子,终究有些不太好看。

    “我知道你们先前来这里,是为了阻挡太子的援军。只不过天降大雪,没有了你们的用武之地。其实我倒是觉得,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如果你们此时出现,表明身份的话,倒是可以震慑一些人。”

    如今龙天昱的声望已经达到了最高峰,不管是朝臣亦或是平民百姓,支持他的占绝大多数。

    如果有些事情现在不做的话,以后便会错失良机。

    他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胜利,绝不能再被皇宫里的那个老匹夫给破坏掉。

    即位这种事情,及早不宜迟,迟则生变。

    盛南坤思考了片刻后,神色十分严肃的说道。

    “逼宫这种忤逆之事,我等断然是不会做的!之前与太子对峙,实在是无奈之举。我想这件事,师弟也定然不会允许。”

    明显的感觉到琳琅姐的目光一沉,林梦雅便知道,只怕这位盛师兄的倔强性子,也是让琳琅姐姐又爱又恨的。

    对付这种一根筋的家伙,还真是要费一些口舌的呢。

    “谁说我们就是去逼宫了呢?盛师兄,你也未免太瞧得起我了吧?我们林家一门忠烈,难不成到了我这辈,就非得出个叛逆不成么?”

    林梦雅佯装生气,顿时让盛南坤的脸色有些愧疚。

    转了转眼珠儿,林梦雅的态度又缓和了不少。

    “我是觉得,如果你们由暗转明的话,对于陛下来说,绝对是一种震慑。盛师兄你还不知道吧,我家王爷这一大早就被陛下给召进宫中。而且我听说,太子可是被陛下,重新给囚禁于他自己的寝宫了。”

    太子被囚禁在寝宫,是因为陛下要脸面,不想让人戳脊梁骨,说他去戕害自己的亲生骨肉。

    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再加上她有意的误导,听到盛南坤的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陛下...陛下太糊涂。”

    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别看盛南坤跟龙天昱是一伙的,但他的骨子里,还是存在着忠君报国的思想。

    如果太子是个好样的,他们自然是会拥立太子,这一点,就连龙天昱都是一样。

    可如今太子不仅仅是德行有亏,也变得越发的残暴不仁。

    为了整个大晋,他们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陛下那个人,我想盛师兄应该比我清楚。权力一旦还在他的手中,只怕早晚是要出大事的。依我看,不如及早让陛下退位。免得将来,所托非人。”

    林梦雅倒是一派忧国忧民的样子,可唯有她自己清楚,她不过是想要拐带盛南坤罢了。

    果然,盛南坤的脸色忽明忽暗,最后终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为了我大晋的江山,为了黎民百姓。我盛南坤,就当一回乱臣贼子吧!”

    挥了挥手,盛南坤那张英武的脸上满是愧意。

    苏琳琅虽然面露忧色,可眼睛里的喜悦,是骗不了人的。

    看着这一对眷侣,林梦雅的心中,也涌动着淡淡的暖意。

    琳琅姐的眼光倒是好的,盛南坤虽然看起来粗莽,但却是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

    有他跟龙轻寒在的话,还愁江山不稳固么?

    即便要由暗转明,可有些事情也是要细心的安排,才不会给有心人留下把柄。

    如今太子一党大势已去,太子连同其党羽,早已经被大肆逮捕。

    宫中的势力也遭到了清洗,只是那位天成公主,却是跑了。

    而且上官家的人,也早已经人去楼空。

    想来,是护着天成一起跑的吧。

    至于那位野心勃勃的皇后娘娘么,听说,早已经痴痴傻傻,已然是个废人了。

    皇后不成事,宫中便由德惠皇贵妃一人主持。

    陛下倒是没什么表示,反正他现在正在整理前朝之事,后宫自然是插不上手。

    何况他的心中,始终相信皇贵妃对他的情义,交给皇贵妃,他倒是放心。

    只是他哪里清楚,皇贵妃娘娘,早已经跟儿子儿媳一条心。

    他,是真真正正的成为了孤家寡人。

    把琳琅姐带回王府,苏琳琅对她的感激之情自是不必说。

    只怕从此之后,他们夫妻二人,便是为了龙天昱与林梦雅,赴汤蹈火也是在所不惜的。

    当然,关于这一点也是林梦雅的算计之一。

    做好事不留名的这种蠢事,她林梦雅向来是不会做的。

    “主子您可回来了,您要是再晚一点,只怕咱们王爷,都要成了望妻石了。”

    刚回到院子里,便有个在流心院里伺候的二等丫环迎了上来,调笑了一句。

    这些都是跟着白芨她们东躲西藏,忠肝义胆的人,自然也都被林梦雅视为了自己人。

    至于自己人嘛,当然对那位宠妻如命的王爷,没什么太大的敬畏之心了。

    “就你多嘴,也不怕王爷恼了,把你给发配了。”

    白芍笑着扯了扯那丫头的小脸蛋,林梦雅则是觉得面皮上有些燥热。

    脚步轻快的到了流心院中,还没等脱下斗篷,就被一个暖意融融的怀抱,给包裹了起来。

    “怎么才回来。”

    头上传来某人泛着醋酸味的问话,林梦雅深深的嗅闻了一口男人身上,极为好闻的味道。

    自打她入府以后,总喜欢把龙天昱身上的荷包换成药包。

    久而久之的,那人身上也沾了极淡的药草香味。

    每每嗅闻到这个味道,总是会让她的心神安定下来。

    “去外面走一走,而且还遇到了你的熟人,闲聊了几句话,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

    林梦雅窝在龙天昱的怀中,眨巴眨巴眼睛。

    她故意说的这样简单,只是想要看盛南坤他们一群人出现在龙天昱的面前,这家伙惊讶的表情。

    “什么熟人?”

    龙天昱狐疑的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女人,刚想细细的询问,就看到那颗小脑袋从他的怀中抬了起来,严肃认真的看着他。

    “你还没说你进宫的结果呢?你父皇一定逼着你娶别的女人了对不对?哼,我就知道,一定有不少女人都想要爬上你的床!”

    娇蛮的揪着龙天昱的衣领,可是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却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思。

    龙天昱真实爱煞了她的这副小模样,明明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一方霸主,却总是在他的面前,流露出这样可爱娇憨的天真姿态。

    怎能,不让他爱到心坎里。

    大手揽住她的腰,稍微一用力,把把她抱到了桌子上。

    弯下头来与她平视,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里,早已经溢满了深情。

    “我龙天昱这一生,再也不会有其他女人。”

    当初娶她入府,她死而复生之际,他便对一个截然不同的她起了好奇之心。

    后来的荣辱与共,生死相许,让他认定了自己的心思,这辈子,非她不可。

    纵然父亲跟手下的人都劝过他,迎娶别的女人,只为了开枝散叶。

    但即便是那次,以为她清醒无望,俩个人注定要生死相隔之时,他的心中,也没有动过另娶他人的想法。

    她是他那一颗心,唯一的永安之地。

    虽不知来生,但今世他的身边,永远只能容纳她一人而已。

    林梦雅看着那双黑色的瞳,心头泛起一阵阵甜蜜蜜的波澜。

    温柔一笑,小手抱住了龙天昱的脖颈,轻柔的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此时无声,更胜千言万语。

    昨晚的旖旎缠绵,让龙天昱跟林梦雅的日子,如同蜜里调油。

    第二日盛南坤便带着自己的假和尚军团,大大咧咧的进了京都。

    至于那座伪装的空寺,则是由林梦雅派了三绝堂的人去接手。

    后来嘛,则是在白芍的运作下,成了京都内外有名的香火鼎盛之地。

    乃至于白芍这个银子精发现了其中的商机,迅速的跟全国各大寺庙谈了几笔大生意,赚了个盆满钵满,为她们这些小姐妹的嫁妆添砖加瓦了不少。当然,这都是后话。

    不过现在就让林梦雅乐不可支的,则是被她故意支出门去的龙天昱,在看到一身戎装的盛南坤的时候,一脸懵逼的模样。

    天知道,他手中拿着一笼热包子,跟盛南坤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场景,可是着实让林梦雅笑了好几天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