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二章 戏弄故人
    有的时候,林梦雅宁可让自己瞎一点,也省得早晚会因为他们而笑死。

    刚看到那个山门殿的时候,林梦雅就明白过来,此处其实是她家男人暗中势力的一个落脚点。

    “这位女...女施主,请问你们来有什么事么?”

    终于,有人站出来搭理他们了。

    林梦雅端起了一副笑脸,看到那位穿着青色僧衣的小哥,眼神明显是在机警的提防着他们。

    说是来询问,实际上,却是想要她们赶紧滚蛋。

    “小师父,我跟家人来到贵寺,一是来求神的,二是来还愿的。不知可否请寺内的高僧前来商谈此事?”

    小师父挠了挠头,显然是个不擅长应对女人的类型。

    林梦雅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青年,心头却是在为他家男人的智商而担忧。

    装,也得装出个样子来吧?

    幸好现在心腹大患已经除掉,不然的话,是人都会看出来这空寺的异常的好么?

    “那...那个,我去问问主...主持!”

    小和尚急三火四的跑掉了,大雄宝殿外的小广场上,林梦雅他们,跟那些蹲马步的和尚们,大眼瞪小眼。

    此时,他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新来的这些香客们,一个个像是在看风景似的看着他们,当真是好生尴尬。

    林梦雅表面端庄,心头都已经乐开了花。

    她倒是想要看看,这群人究竟在弄些什么名堂。

    那小和尚倒是个动作极快的,没过多久,就带了一个穿着袈裟的大师过来。

    说是大师,实际上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而已。

    且那人方脸粗眉,面相十分的刚毅,一看就是个血气方刚的习武之人。

    但那人虽然看起来如此,气质却很超群,倒是有点跟他那个看起来儒雅,实则带兵多年的父亲有些相像。

    不过是打量了几眼后,林梦雅对此人的身份,便有了些猜测。

    当然那袈裟上胡乱系起来的扣子,更说明这家伙肯定是匆忙套在身上的。

    这一窝子的假和尚,能不能稍稍敬业一些了?

    “这位女施主,请问你有何事要找我?”

    一声女施主说的有些僵硬,林梦雅绷著脸,眨巴眨巴眼睛,看向了面前的年轻人。

    “大师好,其实我只是想来问问,大师的空寺里面到底藏了些什么,怎的就勾了我姐姐的魂,见天的来这里厮混。我家在京中有些分量,要是大师不给我个交代的话,只怕明日,京兆尹便会找上门来,与大师们讲讲道理。”

    林梦雅既然已经猜出了他们的身份,那么苏琳琅为何来这里,缘由她也猜测出了个七八分。

    只是有些事情,她得看清楚了之后,方才能放开手。

    听得她的话,那大师的眸子却是微微紧缩。

    不过也是片刻之间就恢复了正常,纵然人还是有些大马金刀的架势在,看样子,却并非是个莽汉。

    不慌不忙的做了个佛礼,道了声佛号,方才沉声说道。

    “女施主一定是弄错了,我们寺中的僧人虽然众多,但是规矩却是比其他的寺院严苛。施主所说之事,一定不会在我们院里发生。要是施主有意为难,小寺虽然势单力薄,却也不会任人任意欺辱践踏。”

    他的声音不高也不急,却像是一把笔直的利剑,横亘在林梦雅的面前。

    语气笃定,令人不得不信服。

    那张刚毅的俊脸上,虽并未带着凶神恶煞,却足以震撼居心不良的宵小之辈。

    果然,是他。

    林梦雅低下头,掩住了嘴角的一抹笑意。

    “大师当真是以身作则,令我等敬佩不已。既如此,那大师就把我的姐姐,还回来吧。”

    面前的女子,虽然眉目如画,精致而美艳,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大师的眉心一凛。

    刚想要呵斥,就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道女子惊诧的声音响起。

    “梦雅,怎么是你?”

    嘴角弯弯,林梦雅抬起头来,再也控制不住到了嘴边的笑。

    “我若不来,怎知你差一点就被人给拐跑了。南坤兄当真是好手段,这样悄无声息的就拐了我府里的人,怎的竟然连派人知会我一声都舍不得么?”

    假大师盛南坤,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梦雅?府中?

    顿时,一个名字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你...你是师弟的夫人?”

    果然,她就知道,这世上能勾了琳琅姐去的男子,也唯有那位重情重义的盛南坤了。

    当下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端端正正的给这位大伯哥行了礼。

    “见过盛师兄,刚才多有得罪,请师兄恕罪。”

    盛南坤有些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眼里的冰冷迅速的消褪,转而是一副自己人的宽和模样。

    “哈哈,这几日琳琅可没少跟我夸赞你,说你可是天上地上,不让男子的女中豪杰呢。”

    得知是自己人,盛南坤的态度,一下子就转变了过来。

    那人天生的豪迈与直爽,让人轻易的就能生出亲近与敬佩的心思。

    再加上林梦雅出身武将世家,本就对了盛南坤的胃口。

    这下子可是认下了这门亲,一下子就变得亲近了许多。

    “弟妹,我这空寺才开没多久,你们是怎么找过来的?”

    空寺的后院,是一排排干净的禅房。

    林梦雅一行人被迎到了其中一件最为宽敞的,尽管盛南坤十分的豪迈,可当场被抓包的苏琳琅,小脸却红的像是只熟透了的苹果。

    从前在府里头,硬怼那些想要痴心妄想,爬上林梦雅男人床上的妖艳贱货的厉害劲头,半点都不见了。

    林梦雅也不揭穿她,只是觉得这样的琳琅姐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幸福小女人的感觉来。

    虽然她相信,着两个人的相处是发乎情止乎礼,但两个人的眼神交汇之间,流露出来的情意,便是她这个外人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还好,琳琅姐总算是得偿所愿。

    “当然是多亏了我的琳琅姐了,从前啊,我这个姐姐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今三天两头的就往外面跑,来的还是一个新庙。我又不是瞎子,当然能看出其中的门道来了。”

    林梦雅无不挪揄的说道,那边琳琅姐姐的头垂得更低了,可盛南坤却是面色一凛,有些寒意闪过。

    “怪我疏忽了,此事我定会善后,你们放心。”

    没有责怪苏琳琅的莽撞,而是主动的就抗下了所有的责任。

    说实话,林梦雅现在对这位大师兄也是越发的欣赏。

    多少男人,总是会把自己的失败,强行按在女子的头上。

    可盛南坤却是没有,此人,倒是真的不枉费苏琳琅那般的女子,会对他如此忠贞不渝了。

    “不用了,此事我已经处理干净。算是给师兄一个见面礼,也算是我给琳琅姐的回礼。梦雅太过任性,许多事情,还得仰仗你们二位才行。”

    林梦雅真诚的说道,那边的二人,面上也带了几分凝重。

    “咱们都是一家人,任何事情,你只需要言语一声便是,不用这么见外。”

    盛南坤对林梦雅的印象极好,心中自然是把她当成了一家人。

    林梦雅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垂下了眸子。

    “我要走了,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希望你们二位,能替我好好的照顾龙天昱。”

    不仅是盛南坤,就连苏琳琅的眼睛里,也带了十足十的惊讶。

    “你要走了?去哪?”

    苏琳琅站起来,走到了林梦雅的身边,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是很喜欢这个聪颖又勇敢的妹子的。

    纵然她窝在府中,也知道外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事情。

    如果三皇子登基,那么面前的女子,注定会入住后宫,成为后宫之首的。

    但是现在听她的意思,却是要走。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责任,我虽不是个大义之人,但也不会轻易的逃避责任。盛师兄,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古卫之遗吧?”

    盛南坤的眸中,震惊的神色是骗不了人的。

    显然,作为龙天昱这一方背后的隐藏的力量,他也是清楚古卫之遗的存在。

    “实不相瞒,我林家跟古卫之遗有些渊源。有人想要开启古卫之遗,也许会造成生灵涂炭。我不能坐视不理,也不能让这命运,世代缠绕于我林家的传人身上。所以,我必须要走。”

    可这一次,却是跟之前有许多的不同。

    如果是在之前的话,林梦雅其实是抱着,跟对方同归于尽的心思去的。

    但是现在,她不再如此的悲观。

    烛龙会如何?守护者又能如何?

    她必须活下去,只有活下来,才能让她在乎的人幸福。

    她有了许许多多的顾虑,也就更加的爱惜自己的生命。

    这不是胆怯,反而却是最大的勇敢。

    唯有守护某样东西的信念在,才能让她迸发出强大的勇气与力量。

    “没想到...没想到居然,会是你。”

    盛南坤喃喃低语,语气之中,似带着狂喜,又带着几分忧虑。

    看来,盛南坤知道的消息,应该比龙天昱的还要多。

    也难怪,他为了寻找那些秘密,抛却了自己的身份,隐匿于黑暗之中,知道的事情,当然也就越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