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一章 拜拜菩萨
    “姑...姑姑...”

    小家伙还不大,不过才是牙牙学语,可说的第一个字,居然就是姑姑。

    林梦雅笑弯了眼睛,抱着墨言‘吧唧’一下亲了一口。

    想她这辈子也不算亏,男人是专一又厉害的绝世美男,哥哥们也都是天下难寻的优秀之人。

    如今捡了个小侄子来养一养,竟也是这样的粉雕玉琢,精致得跟娃娃一样。

    自己的运气,真是好到逆天。

    现在她看到那些,企图在她生命里蹦蹦哒哒阻拦的某些人,心里头倒也没什么芥蒂。

    谁能一辈子都这样顺风顺水的呢?那些节外生枝,就当是自己生活无聊之时的调剂品吧。

    “主子,你当真不怕咱们王爷,会把那个女疯子给娶回来么?”

    白芍今天运气不好,早早的就被清了盘。

    知道自家主子喜欢吃瓜子,就抓了一把来给主子扒皮。

    其实王爷前脚刚走,她们后脚就从自家主子的口中,得知了今天那位皇帝急召他们家王爷所为何事。

    可怜的晋元帝,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能打得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实际上,却连昱亲王府府中的下人们,都知道了他肚子里的那点小九九。

    这个皇帝当的,甚是憋屈。

    林梦雅眯起了双眼,虽然之前大家都东躲西藏的,但心细如尘的白芨,还是念及她喜欢在冬日里,吃一些蜜饯之类的甜食。

    早早的备下了青梅杨梅乌梅等物,如今拿上来,也让林梦雅甜蜜到了心口上。

    女疯子,是家里的几个丫头给冯子蝶起的绰号。

    与其说冯子蝶是为爱疯魔,不如说她不过是个大小姐的脾气,半点受不得什么挫折。

    她喜欢谁,谁就得喜欢她。

    如果不喜欢,那便是负了她欠了她的。

    也不知道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林梦雅对于这种强盗般的逻辑,一向是嗤之以鼻。

    她与龙天昱之间,从来都是平等的。

    她爱他,他也可以不爱她。但她的爱却不是廉价到,可以任意塞给一个男人的滞销品。

    即便是她站在冯子蝶的位置上,她也宁可把自己的心意,一清二楚的摆在那男人的面前。

    若他喜欢,那就皆大欢喜,若他不喜欢,她也只当是自己度过了一段十分美好的暗恋时光。

    唯有珍视自己,才能被人珍视。

    冯子蝶不懂这一点,所以在他们这些旁观者的眼睛里,才成了一段,最为可笑的笑话。

    “我怕什么,你觉得我家王爷会那么傻么?”

    她的男人,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要总是这样怀疑来怀疑去的,反而侮辱了他。

    反正她半点都没有把冯子蝶放在眼中,视线在院子里转了转,随后疑惑的看向了白芍。

    “你们不是去邀请琳琅姐姐了么?怎么,我怎么没看到她呢?”

    如今苏琳琅还是住在昱亲王府内,按照林梦雅跟龙天昱的意思,至少在盛南坤‘复活’之前,他们有保护苏琳琅的责任。

    虽然林梦雅不觉得苏琳琅就应该为盛南坤守节,但至少,她不希望两个人因为各种各样的误会,最后留下终身的遗憾。

    何况以她这段时间跟苏琳琅的相处来看,只怕这位琳琅表姐,是个极为长情之人。

    但愿她最后,能得偿所愿。

    “琳琅郡主带着丫鬟去上香了,听说城外新建了个什么寺,上次琳琅郡主去散心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看重了那里的香火。这下子,三天两头的往那里跑呢。大概,是比较灵验吧。”

    回话的是白芷,这丫头现在号称王府百事通。

    大事小情就没有这丫头不知道的,偏偏又生的一副可爱呆萌的样子,让人轻易的就能对她卸下心防。

    林梦雅有意培养她往三绝堂的主业上去发展发展,毕竟白芍现在可是跺一跺脚,就能让整个京都震动的商业女强人。

    看着输了一两银子就肉疼不已的白芍,林梦雅只能暗中腹诽。

    俗话说,越有钱的越抠门,果然不假。

    “哦,那里香火肯定不错吧。赶明你让琳琅姐姐也给咱们府里捐点香油钱,横竖你们白芍姐姐有钱的很,咱们也拿出点来,做点行善积德的好事。”

    墨言坐在他的怀中,吃着香甜的栗子糕。

    林梦雅随口挪揄着自家的财神爷,后者却只是翻了翻白眼,然后从袖口里拿出几千两白银来把她家主子的指示贯彻到底。

    “香火倒是不怎么旺盛,依我看啊,是那寺里的和尚太俊了,勾了郡主的魂吧。”

    白芍撇了撇嘴,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林梦雅却停下了手中的蜜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墨言,要不要跟姑姑出去看菩萨?”

    怀中的小奶包眼睛黑亮分明,虽然不知道菩萨是个什么,但一听说能跟姑姑出去,小脑袋立刻点得如同小鸡啄米。

    “走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也去看看,这寺里的和尚,到底有多俊。”

    想勾引她家的人,得先问问她这个一家之主同意不同意!

    大概是因为大战过后,家里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所以导致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热情空前的高涨。

    林梦雅不过是提了一句,家里的男女老少们,就抢着要去捉...拜佛。

    不过,家里也不能不留人看守。

    林梦雅钦点了四个丫头,外加看起来就老实忠厚的田妈妈跟白大娘两个,外加包子一只,由宁哥亲自赶车护送,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寺庙赶去。

    “头几天,这些店面上还没人呢。现在,就又热闹了起来。”

    白芷打起车帘,看着外面受到波及的店铺,如今又开了张。

    人来人往的京都,仿佛在一夜时间,又恢复了从前的繁华。

    “人就像是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战乱也好,疾病也罢。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

    抱着怀中的小家伙,林梦雅由衷的感叹道。

    太子也好,晋元帝也罢。

    他们在心底,都是瞧不起这些百姓的。

    但正是这些百姓,供养了他们,维持了整个天下。

    她一向觉得,所谓明君,就是要顺应民意,为自己国家的子民掌舵。

    这工作,只怕是天下间最难最辛苦的了。

    幸好,还有龙轻寒这个后备力量可以补上。

    不然的话,她只能想办法生下个儿子来,及早的继承这个位置。

    能不祸害自家人的事儿,她自然是乐享其成的。

    “阿嚏——”

    刚从皇宫里,跟龙天昱一同走出来的龙轻寒,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他怎么总觉得,后背升腾起一股子冷意来呢?

    疑惑的看了看天,看来大氅还不够,最好是加一件贴身的袄子吧。

    “你们确定,就是这里?”

    抱着孩子跳下马车,因为要去庙里面,林梦雅只穿了一件石青色的斗篷,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清爽。

    怀中的小家伙却穿了一身橙色的衣衫,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团肥美的小橘子。

    面前,矗立着一处不大的山门。

    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什么佛寺宝刹,倒像是街边的草台班子,糊弄人玩的似的。

    “没错,就是这里。”

    白芷再三的确认过之后,才点了点头。

    这寺是小了点,寒碜了点。但也许,有什么灵验的菩萨也是说不定的。

    “好吧,我们进去看看。”

    只看了一眼,林梦雅的心里头,就浮出了一丝怪异的感觉来。

    不过未经证实,她也不好妄下定论。

    带着一行人往山寺走去,山门上,偌大的‘空寺’两个字,让林梦雅的眉头,不由自主的跳了跳。

    倒不是什么危险的预警,只是感觉——还是先进去看看再说吧。

    空寺并不空,至少一般寺庙的配置是齐全的。

    穿过山门到达内院,林梦雅的眉头,却是微微蹙起。

    她...她没看错,对吧?

    看起来还簇新的山门殿内,左右立着的那两个站的笔直的僧人,目光也太锐利了一些吧?

    还有左右护法的金刚力士手中握着的,那熠熠生辉的,绝对是能杀人的凶器吧?

    护法身后陈列的,那一排排刀枪棍棒...别以为她没看到,那些东西都是有人经常使用过的。

    眼神匆匆扫过,林梦雅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空寺,违和感也实在是忒强大了些。

    穿过山门店,后面便是天王殿。

    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为什么从他们一行人进来开始,就总是有几个僧人盯着他们。

    对,没错,就是盯着。

    哪怕是穿着僧衣与僧鞋,脑袋也是光秃锃亮的。

    但是那些人大马金刀的走姿,还是豪迈得有些过了头。

    人家出家人,都是目光祥和表情庄重。

    他们可倒好,一个个板着个脸,活像是来讨债的债主。

    林梦雅突然觉得有些头疼,看来有时间,她真的应该让三绝堂的伪装高手们,给龙天昱的手下们上上课。

    这样伪装,只有瞎子才能看不出来异常好么?

    天王殿的后面,便是大雄宝殿。

    林梦雅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她看到几十个僧人们,正笔直的站在那里,蹲-马-步!

    想要练功,起码伪装成武僧嘛。

    这算个啥?得亏来的都是自己人,不然,只怕这一窝子的假和尚们,会被当成土匪抓起来的好吧?

    她这边心里头吐槽得毫不留情,可家里的几个人,却看得乐乐呵呵。

    瞧瞧,不愧是新开张的寺庙,就是与众不同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