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九章 甩锅计划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两个表哥明里暗里的非得要过来一起搞事情。

    如果不是她死命拦着,只怕现在那两个家伙会把晋国搅得更乱。

    烈云国那边,小玉出来以后,下一任的国主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何况王上跟夫人,都是她强有力的支持者。

    比江湖势力,她乃是如今江湖中威名赫赫的三绝堂的幕后堂主。

    在某一天,当林梦雅无聊时盘点自己身后的势力的时候才发现,她活脱脱的就是一只大粗腿。

    压根不再需要任何人的支持,也能坐稳昱亲王王妃的这个位置。

    冯子蝶也好,晋元帝也罢。

    想要插手她的婚姻,怕也只能乖乖的去角落里画圈圈的好。

    更重要的是,她与龙天昱早已经心心相印,至死不渝。

    这个男人,从里到外,从心到身都是属于她的。

    想挖墙角?拖走打死!

    所以即便是晋元帝跟冯子蝶不知道又在背后搞什么事情,可林梦雅一点都不着急。

    甚至,还有点悠然自得的态度。

    “我不想去见他。”

    提到自己的父皇,龙天昱的眉眼之中,也再没有了纠结的神色。

    依旧坚定而温柔的,把手中的栗子糕,塞进了自家娘子的小嘴中。

    “这样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他打的那点小算盘,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要是老不出现,他一个人可没办法唱这场大戏。”

    皇宫里面,那个才跟她示弱过的老匹夫,私下里的动作也不少。

    之前她为了保护应华,把他悄悄的送走。

    这件事情,除了龙天昱之外,就只有晋元帝的人知道。

    是以在几个月前,跟在应华身边的人,就给她传了口信过来。

    说是晋元帝的人,正在暗中寻找应华,还企图把他带回来。

    应华是个孩子,但是贤贵妃却是个灵透的人。

    这些年在后宫之中,她也算是看透世事。

    自己的儿子能平安长大,她已经别无所求。

    是以当皇帝,假惺惺的想要以储君的位置,再度忽悠贤贵妃的时候,贤贵妃二话没说,就把事情都捅到了他们这里。

    只怕晋元帝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他屡试不爽的手段,居然在贤贵妃这里翻了车。

    其实当年的皇贵妃,也并非是贪图什么太后,储君的位置。

    不过是真的跟皇帝有几分情义,所以才那般忍气吞声。

    但现在,皇贵妃早已经看透了那男人的真实面目,自然是不会再受到他的蛊惑。

    晋元帝倒也有些可悲,偌大的皇宫之中,当真再无一人,是对他真心实意。

    林梦雅不由得响起小玉的父母,纵然那二人之间,误会重重,历经了千辛万苦。

    却真的是互相真心相待,没有半点的虚假。

    晋元帝也是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

    也许有一天,他会后悔于自己的野心勃勃吧。

    “这个皇位,我不想要。”

    思考了片刻,龙天昱才有些闷闷的说道。

    这几天他们窝在王府内,不仅仅是因为想要避嫌,更重要的是,龙天昱对那个位置,有些抗拒。

    林梦雅看着他,温温柔柔的笑了出来。

    伸出小手,抚平了他略微有些皱起的眉头。

    “你是怕,将来委屈了我?”

    甜甜的声音,如同蜜汁一般,渗入了龙天昱的心中。

    他伸出手臂,紧紧的揽住了面前的女子。

    他本就不喜欢争权夺利,唯有守住面前的幸福,才是他心之所向。

    “你当不当皇帝,也没什么要紧。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当皇帝的话,可以过几年就退个位,让你那个七弟去苦恼不就行了?”

    林梦雅脱了鞋子,整个人都挂在龙天昱的身上。

    窝在他的怀中,温温柔柔的就坑了苦命的龙轻寒。

    龙天昱却是极为苦涩的摇了摇头,这种甩锅的办法他不是没有想过。

    只是,轻寒的出身跟之前的功勋都不太够。

    即便是他以后退了位,那些大臣们也未必都能服从轻寒。

    这次的事情,晋国只怕再也经不起第二次的折腾。

    在他心中,雅儿的确是第一位。

    但他也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幸福,就置晋国的百姓于不顾。

    “你傻啊,既然龙轻寒的生母位置不高,你就给她按个高一点的出身。如果别人嫌他功勋不够,那就让他立功好了。最好是功高震主,这样的话,你不就能顺利退位了么?”

    林梦雅戳着自家男人的脸颊,大眼睛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他们这些古人什么都好,就是思想,忒死板了些。

    龙天昱的眼睛一亮,似乎是开启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可...可什么功勋好呢?要不,让临天跟烈云假意攻击,然后让轻寒去平定?”

    林梦雅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家的那个曾经孤僻冷傲的冰山美男,已经被她给拐带得有些歪了。

    不过下一秒,她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

    “眼下,不就有一个天大的机遇么?只要,我们小心一些,龙轻寒这一次,可是立下了一个汗马功劳。”

    贼兮兮的笑着,林梦雅在龙天昱的耳边,悄悄的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日光下,夫妻两个笑得如出一辙的奸诈。

    而远在皇宫当中的龙轻寒,则是突然觉得,一阵从头到脚的寒意。

    狐疑的回过头去,看着外面早已经放晴多时的天空。

    看来,回去就应该穿一件大氅出来才是。

    真是一场冬雪,一场寒呐。

    商定了甩锅计划之后,困扰了龙天昱多时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皇宫之中,那位还以为可以掌控一切的皇帝,又派了人来通传。

    看着那家伙离开,独自守在院子里的林梦雅也把自己收拾一新。

    那天在宫墙外面,可是有无数人看到了她跳入了龙天昱的怀中,然后两个人绝尘而去。

    既然知道了晋元帝在打什么主意,她这个绯闻女主角,也就不能不出场。

    倒是如今已经正式成为小侯爷的清狐,则是靠在门框上,还抓了一把林梦雅房间里常备的炒货,磕得正香。

    “我说,你要是去了,就不怕把你那皇帝公爹气死?”

    对于林梦雅的一切行为,清狐都是抱持着不顾一切支持的态度。

    而且他就喜欢看他家小丫头这幅不肯吃亏的劲儿,尤其是在坑那些上位者的时候,连他这个旁观者,都能感受到一股子爽劲儿。

    “为什么不去?他可是欠了我不少,从前我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不去讨还,如今他故技重施,我就得给他个教训才是。”

    镜子前面,美人如画。

    可是那双眉眼当中,却散发出深深的怨念。

    终于吃完了手上的最后一颗小核桃,清狐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衣襟。

    端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可是那跟林梦雅如出一辙的奸诈,还是出卖了他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

    “也是,走吧。”

    王府外,招摇的轿子早已经备下。

    从来都是低调搞事的林梦雅,如今终于高调了一回。

    皇宫之中的晋元帝,丝毫不知道,自己那个一心想要找回场子的儿媳妇已经在路上。

    此时此刻,他正做出一副慈父的样子,看着面前,那个救他于水火当中的儿子。

    他们虽然是父子,但更是君臣。

    曾经他以为,这个儿子会是接替他掌管江山,最合适的人选。

    但是现在,他却渐渐的动摇了这个想法。

    就像是他的臣子所说,他还是春秋鼎盛的年纪。

    如今临天国已经主动与大晋交好,而烈云跟自己的这个儿子,好像是也关系匪浅。

    一旦他们都与晋国交好,那么至少在几年内,都不会爆发什么战争。

    而且,他已经掌握了古卫之遗最为关键的线索。

    只要他寻找到了古卫之遗,那么天下,也会尽归于他的手中。

    到时候,他便是天下之主。

    儿子,他还有。

    如果都不行,他还可以再生。

    只要他的手中,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那么一切,他都会得到。

    现在,只需要让儿子娶了那个愚蠢的女人,他就会离自己的野心,更进一步。

    不过是一个女人儿子,他这个听话的儿子,一定不会拒绝他。

    “儿臣,拒绝。”

    眼前,那个即便是在自己的面前,也依旧孤傲的儿子,轻柔却坚定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晋元帝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什么,他居然敢拒绝自己?

    “昱儿,不可任性。”

    沉下声音,晋元帝摆出了属于父亲的威严。

    可龙天昱却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儿臣绝不会迎娶冯子蝶,儿臣的正妻,只有临天的荣安公主,容不下任何人。”

    尽管书桌后面的父皇沉下了脸来,可龙天昱的心头,却再也没有了半分的惧怕。

    父皇真的老了,曾经那个纵横天下的霸主,如今也只是成了一个,被野心煎熬得老人而已。

    如此,让他继续荒唐下去,还不如让他早早的让出那个位置。

    这,也是大晋百姓的福分。

    “胡闹!你身份贵重,那荣安公主,怎能配得上你!”

    瞪着眼睛,晋元帝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

    可不知为何,心头却酿出一股子,淡淡的不安来。

    这个儿子,他,可能再也无法掌握住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