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七章 反攻开始
    纵然是那般轻浮的语调,可龙轻寒语气里的寒意,却比这冰天雪地的还要冷上几分。

    “七殿下说的对。”

    那个早已经被替换掉的信使垂下眸子,诚恳的说道。

    议政阁也好,亦或是那位太子殿下也好,他们都已经误判了形势。

    当真以为,昱亲王这么多年的准备,是白来的么?

    “不,你就留下来。林魁,叫人换下他的衣服,找一具新死不久的尸体,砍几刀扔出去。”

    雪地里,乱阵中。

    围在龙天昱身边的几个,都不由得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们的王爷。

    这...这挑衅,可是刺心猖狂的很呐。

    “多谢王爷!”

    信使倒是很高兴,他是军人出身,因为种种原因,不得已才成了潜伏在议政阁内的细作。

    如今看到昔日同袍们都在奋勇杀敌,身体里的热血,早已经奔腾了起来。

    一听到王爷说,居然可以回来,冷峻的汉子,顿时露出了孩童般灿烂的笑容。

    “三哥,你莫不是让三嫂给带坏了吧?”

    龙轻寒抿着嘴,眼中含了几分笑。

    他就觉得嘛,这次看起来三哥好像是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但具体是什么不一样,他一时半会的也没察觉出什么来。

    可要是从前的三哥,定然是做不出这么激进的行为。

    毕竟,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乃是军礼。

    他这个三哥从前古板的很,半点逾矩都不行。

    可是现在——龙轻寒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手中的剑,只怕当年的那个三哥,离他会越来越远了。

    “她还在等我。”

    不管刚才龙天昱的神色有多么的阴冷,只要一提起林梦雅来,那双黝黑而深邃的眸子,便是泛起能让人沉溺于其中的柔情。

    龙轻寒想要取笑三哥几句,却猛然想起来,现在时机好像是不太对。

    眼看着林魁跟信使干净利落的办好了事,一具还泛着热乎气的尸体,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扔在了议政阁的统领们面前。

    即便是隔了很远,他也能看到,对面的那几个人,脸都气黑了。

    现在,他们肯定早已经放弃了在想要两边讨好的心思。

    哼,一仆不侍二主。他真是替议政阁的八位老当家感到丢人现眼,一门忠烈,怎就变得如此的无耻堕落。

    “无耻忤逆,三皇子龙天昱,七皇子龙轻寒,犯上作乱,其罪当诛!”

    得了龙天昱他们的拒绝后,议政阁的那群人,显然是死心塌地的跟了太子一党。

    骑在马上的龙天昱,在听到对方喊出的话后,眉尾微微上挑。

    眼神之中,天寒地冻都压制不住的嗜血杀意,翻腾汹涌。

    “杀!”

    低吼一声,如今各方人员都已经到齐,他也再也没有了顾忌。

    所有的计划早已经制定周全,那些经过精心训练的士兵们,更是没有半分的迟滞,就将自己在校场上学来的东西,发挥了个十成十。

    只怕议政阁跟太子一方都没有想到,那位看似阴沉森冷的昱亲王,才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外表美艳,内心都黑得掉渣的王妃呢?

    议政阁暗金色的军旗扬起,并且汇入青灰色人潮后,林梦雅的心,终于安定回了肚子里。

    方才龙天昱他们被压着打的时候,她能明显的看到,那几个靠不住的东西,竟然悄悄的撤出去了。

    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本能,这她完全可以理解。

    但想要来捡漏,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哪怕是他们留下一队的人,将来也能有个说法。

    现在,外面的那一群黑压压的人头,哪里还有半个是属于那几位皇子的?

    就算是他们不要个脸了,以后想要来争抢。

    可这些将士们,难道都是死的不成?

    天下悠悠之口,一人一口吐沫星子,也够淹死他们三个来回的了。

    得意的眯起了眸子,这一仗,好处可是都归了他们家。

    这样,很好。

    站在宫墙上,正在俯视自己胜利的太子,丝毫不知道,下面的局势早已经成为了定局。

    看到议政阁的那些老狐狸终于出兵之后,太子连最后悬着的心思,都彻彻底底的放了下来。

    这下子,哪怕是龙天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得翻身。

    而且,他还会名正言顺的,登上那个位置。

    瞬间,太子觉得自己,豪气万丈。

    “来人,去把那个贱人给我押过来!”

    显然是欢喜得狠了,就连朕都忘了说。

    至于他口中的贱人嘛,除了皇贵妃还会有谁?

    “小美人,你不会还护着她吧?”

    太子转过头来,阴测测的看着她。

    可那个时候,态度还很强硬的林梦雅,此刻却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做出了个请字的意思。

    太子不知道她突然改变的态度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皇位,都是权势,哪里还会分心想这种事情。

    林梦雅看都没有看那个被太子遣走的人一眼,仿佛那人真的跟她毫无关系。

    不过,短短几分钟过去,城墙下的局势就又出现了惊天的逆转。

    原本被一直压着打的暗红色军队突然突进,而且他们紧缩时所形成的防备队形并未改变。

    如同一块钢筋铁骨,一步步坚定的收割着对方的生命,占领他们刚刚失去的失地。

    远远望去,那暗红色的人潮,如同一只世上最坚固的盾。

    可惜,谁也没有世上最锋利的矛。

    “怎么回事?”

    太子脸上的得意差一点就冰封住了,那双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暗红色的人盾。

    可此时,宫墙上却是静悄悄的,半个来回传令的将士都看不到。

    外面,龙天昱的人势如破竹。

    那些自以为厉害的议政阁人马,与太子的人手,则是在瞬间溃不成军。

    形势一下子就变成了一面倒,而且,还是彻彻底底的,单方面的碾压。

    “那个啊,我给他们取了名字,叫人肉坦克。别小瞧他们身上的藤甲,寻常的刀剑,只怕不能撼动半分。”

    林梦雅终于可以笑出来了,蔷薇花瓣似的唇浅浅的勾起,那抹笑,既美丽又寒冷。

    太子也终于回过神来,发现在了她的不对劲。

    “贱人!你到底做了什么!”

    发狂一般的冲了过来,恐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还占据绝对上风的他,怎么就在一瞬间,成了输家?

    “我没做什么?一切不都是殿下在做么?不是殿下强逼着我的夫君,走上这条路的么?现在,他取得的一切成果,你还满意么?”

    丝毫不再忍耐,也撕去了自己所有的伪装。

    林梦雅黑眸灼灼,晶亮的看着太子,里面,带着丝毫不留情面的嘲讽。

    “哼,朕早就知道,你跟那个杂种...”

    “太子殿下,你看看你现在,哪里还像是皇子?”

    早已经对他很不爽的林梦雅,冷冷的开口,截住了他的话。

    “你总以为你高人一头,可结果呢?你才是那个最为卑贱的。瞧瞧你现在的这幅这样,只怕是路边的乞丐都比你要高贵万分。不然的话,为何连你的母亲,你的妹妹,都在此时抛弃了你呢?”

    林梦雅目露不屑,专挑那戳心的说。

    太子狠狠的瞪着她,恨不得亲手扭断她纤细的脖颈,可惜那个冷艳的侍女,就这么直愣愣的挡在了他们二人中间。

    冰雪天地间,那侍女身上的冷意袭来,竟然是生生的冻住了他的脚步。

    “你说什么?母后跟妹妹,她们怎么可能会抛弃我!”

    越来越拔高的咆哮,显示着太子情绪的不稳定。

    林梦雅看着他那双,时而清明时而混沌的眼睛后,眸光一闪。

    嘴角带出了冷笑,她却是选择,在太子的面前,撕开所有的真相。

    “自从上官家忤逆被抓,剩下的大部分力量,都已经尽数的掌握在你母后的手中了吧?上官家可是要造反的,这力量有多大,你不会不知晓吧?你下面拼杀的队伍里,有多少是他们的人呢?还是,有人跟你说过,这些力量会在你登基的时候,协助你镇压朝臣不满。”

    太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丝的慌乱。

    林梦雅知道,自己猜对了。

    “还有一件事,上官家秘密的养了不少的门客,可你知道,这些门客都是为谁效命的么?不是你小舅,也不是你母后,而是你妹妹天成公主。”

    天成公主在背后做的事情不少,有些事情她知道,有些事情天成做得极为隐秘。

    但架不住她人脉广,毕竟三绝堂是靠这东西赚钱的,有些事情,自然是做得比龙天昱的人还要隐秘跟周全。

    那天成公主,想要当女皇的准备,还真是不少呢。

    只是现在,她把皇后的不知情,改为故意纵容罢了。

    “看看你自己,你又无能,又懦弱,又自大,又狂妄。所以你的母亲对你极为失望,你想的很对,你是她唯一的亲生儿子。她除了你之外,的确是别无选择。可惜你太笨了,让她完全看不到希望。所以,她宁可选择一个女儿,也不会再帮你稳固你的太子之位。啧,贫家小户都是男子当家。可你呢?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女人。”

    林梦雅故意做出一副鄙夷至极的样子,其实她是绝对的女权主义者,但是现在为了打击敌人,这样更能猛击他的痛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